第五章郭宁妃闯宫
空信封2017-07-04 16:473,247

  带着李太医和卓然、项来三人回到余贵人宫里时,胡充妃早带着弟弟朱松在等着了。这几日摔伤都躺糊涂了,都忘了自己还有个九岁的弟弟朱松了,原来那日弟弟朱松下课后正好被胡充妃接进自己的宫里玩耍,闻听朱栴摔落梯子昏死过去,怕年幼的朱松害怕,胡充妃就将他留在自己宫里几日,今日才带他回来余贵人宫里。

  见朱栴回来了,胡充妃和余贵人早迎了出来,胡充妃首先开口:“栴儿,今日气色不错,还陪着你父皇和太子殿下乾清宫御书房听讲,真是出息,给你娘长脸了。”

  胡充妃说笑间,也不忘看着余贵人,眼神间多是高兴和欣赏,都因胡充妃的儿子楚王朱桢洪武三年就被封王,朱桢于洪武十四年就藩于武昌,胡充妃年长,儿子又常年不在身边,不免寂寥。天长日久,胡充妃便和余贵人处的不错,加之余贵人养育一双儿子,生活上也总是拮据,而胡充妃总是将儿子楚王朱桢孝敬自己的钱物用来拮据余贵人,二人关系便处的很是融洽。

  “儿臣见过充妃娘娘、母亲。”朱栴给胡充妃和母亲余贵人请安,刚施礼完,没等两位母妃回话,九岁的朱松就扑了上来。

  “兄长,兄长,这几日有没有想弟弟啊?弟弟可是想兄长了。”朱松稚嫩天真的说话间,早扑到了朱栴的怀里,抱着朱栴摇晃。

  朱栴一时间接受不了一个小孩这样抱着自己,不过看样子自己和这位九岁的弟弟关系不错,不然他不会这样亲近自己,有个这样乖巧可爱的弟弟也是一件好事,也省得自己在这深宫里无聊寂寞。

  “哎呀,二十弟!松弟弟,哥哥可想死你了,这几日不见,你都在充妃娘娘那里吃胖了,快说有没有不听充妃娘娘的话?不听话就打屁股。”朱栴抱起朱松就地转了一圈后,又将自己的脸靠在朱松的脸上蹭着笑着。

  “充妃娘娘,你为松儿作证,松儿可是乖的很。”朱松转头对着胡充妃嬉笑着喊话。

  “乖,乖,松儿最乖了,松儿赶快下来,你家哥哥昨儿才缓过来。”胡充妃疼爱的看着朱栴和朱松,说话间上前将朱松抱了下来。

  朱栴还是越看自己这位兄弟越是可爱,史书上说这位弟弟和自己一起被封为王,是为韩王,藩属地在辽东开原,朱松弟弟为人谨慎,聪慧机敏,博览群书,通古今。这位弟弟在位十七年,但却没有去辽东封地就藩,一直生活在金陵,于永乐五年十月二十日病逝于南京,享年仅28岁。想来也是位苦命的弟弟,不过他一直在应天府金陵,对自己也是个很大的帮助,自己一定要让自己的弟弟过得快活。

  “栴儿,你兄弟二人素来亲近,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快随充妃娘娘屋子说话。”余贵人看着大家这般亲热,更是心存高兴,便招呼几人进屋子。

  “宁妃娘娘驾到!”一句内侍喊话,瞬时让余贵人宫安静严肃起来,原来是鲁王朱檀的母亲郭宁妃到了。这郭宁妃虽也是妃子,确是实际掌控管理后宫的主子,虽无皇后之名,去有皇后之实。

  自洪武十五年孝慈高皇后马氏因病去世后,朱元璋感念和马皇后的夫妻情分,发誓再不封后。其后后宫有李淑妃掌管,不久李淑妃也病故,后宫便有最得宠的郭宁妃实际掌控管理。本来胡充妃比郭宁妃年长,论资历也是胡充妃掌管后宫,怎奈这郭宁妃得宠,她便成了整个后宫之主。

  “妹妹,你来了。”胡充妃微微弓着身子行礼问候郭宁妃,因为年长,加之胡充妃的儿子楚王朱桢藩地富庶,胡充妃有自己的儿子孝敬,也从不与众嫔妃们争宠,在后宫深得众嫔妃们的尊敬,她对所有嫔妃们从来都是站着施礼打招呼,从不下跪,这也成了整个后宫不成文的规矩。

  “臣妾见过宁妃娘娘。”余贵人跪下和郭宁妃打招呼,没有郭宁妃的许可,自己是不可以起来的,这也是后宫的规矩。

  朱栴见胡充妃和母亲余贵人都这般惧怕郭宁妃,便即刻拉着弟弟朱松跪下,给郭宁妃请安:“朱栴、朱松见过宁妃娘娘。”余贵人宫里的其他宫女太监们和太医李享便也纷纷下跪请安。

  郭宁妃满脸怒气的看着面前的众人,对着余贵人呵斥起来:“余妹妹,本宫从不曾得罪过你,你却因何这般痛恨本宫?自本宫掌管后宫以后,本宫素知你恪守本分,可今儿妹妹是本事渐长了。”说完话的郭宁妃依旧怒不可歇,依旧不依不饶:“余妹妹,本宫知道你育有栴儿和松儿两位皇子,本宫也知道栴儿很是受那些翰林和东宫师傅们的喜爱,可你不该依仗这些,让少不更事的栴儿去信口雌黄。”

  “宁妃娘娘,臣妾不明白娘娘说的是何事,栴儿是小,他做了什么对娘娘不恭的事,就请娘娘责罚臣妾便是。”余贵人跪在地上怯怯的说

  朱栴一听,知道自己闯祸了,知道自己在父亲的御书房请父皇派太医,去看望鲁王檀哥哥的话传到了郭宁妃的宫里,她这次带着宫女太监来问罪了。

  “宁妃娘娘,这余贵人和栴儿到底有何过错,让娘娘这般兴师问罪?”胡充妃实在看不下去郭宁妃的跋扈,便说了一句:“再者栴儿今日刚刚康复,娘娘就不怕吓着他吗?”

  “充妃姐姐,本宫今儿是来找余妹妹的,姐姐就不要凑这份热闹了,本宫也懒得去姐姐的宫里说事。”郭宁妃言语尖刻,将胡充妃堵了回去。

  “你”胡充妃语塞间,落泪不止。

  余贵人宫里开始变得紧张不堪,看着母亲和几位“婶婶”的剑拔弩张,朱栴一时间有点小惊慌,弟弟朱松更是吓得哭了出来。

  朱松这一哭,余贵人也跟着哭泣了起来,她跪着挪到了朱松前,一把将儿子朱松揽进怀里,生怕儿子离自己而去或是受到惊吓。

  “够了,真是恶人先告状,反倒成了本宫的不是了,余妹妹,栴儿今日在御书房无端诋毁、诅咒我的檀儿是何道理?”郭宁妃这才愤愤说出了来闯宫的由头,她越说越气大,径直走到了余贵人面前,伸手就要打遇贵人的脸。

  朱栴一看母亲余贵人要吃亏,便大喊一声:“檀哥哥,弟弟陪你来了。”喊着话,朱栴站了起来朝郭宁妃走去,刚走了两步,便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郭宁妃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自己本来是要收拾余贵人和朱栴的,没想到事情闹到了这个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太医,快救栴儿。”年长的胡充妃总是见得事多了,她第一个反应过来,呼喊还跪在一边的太医李享。

  李享冲到朱栴倒地的地方,即刻抱起朱栴的脑袋,掐起了人中和虎口。余贵人早惊呼着儿子的名字哭的快死了过去,朱松也哭喊着母亲和哥哥,怒目看着郭宁妃等人。

  这下轮到郭宁妃发慌了,她喊着自己的侍从太监和宫女去太医院再请其他太医,之后也是傻傻的蹲下了贵体,摇着余贵人的身子:“余妹妹,余妹妹,你不要吓本宫啊。”

  胡充妃依旧冲太医李享哭喊着:“李太医,快救救栴儿,快救救栴儿啊。”接着便哭泣不止,满脸梨花散落。

  太医李享一手搂着朱栴的脑袋掐着人中,另一只手握着朱栴的左手掐虎口,正掐间,就感觉到朱栴的这只手翻着将自己的手抓的很紧,还感到不时的用力。李享也顾不得许多,又翻转着将朱栴的手握住掐起了虎口,很快朱栴的手又挣脱了握着李享的手用力捏。

  忽地,太医理想似乎明白了什么,抱起朱栴就进了屋子,将朱栴放在了床榻之上。果然,朱栴微微睁开了一只眼看了李享一眼,又闭上了眼睛,只是眼脚多了几滴泪水。

  胡充妃、余贵人、郭宁妃几人也跟着太医李享进了屋子,围在了床榻边哭泣呼喊着。三个女人惊慌的早花容失色,满脸柴色,尤其郭宁妃,心里就似是吃了胎盘一般的难受,更不好再说什么

  李享也依旧在忙乎着为朱栴捋着胸口,边捋便喊着:“殿下,殿下,殿下醒醒。”

  许久,朱栴噗的大声出了一口气,眼睛依旧闭着,嘴里却开始胡乱说话:“檀哥哥,檀哥哥,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你走了宁妃娘娘和父皇会难过的,檀哥哥,檀哥哥”

  郭宁妃被朱栴模糊中胡乱说的话,吓得面色乱颤,不知什么时候,他抓着朱栴的手哭喊:“栴儿,本宫不是来问罪的,你不要吓本宫啊。”

  忽地,朱栴睁开了眼睛,抓着郭宁妃的胳膊说话了:“宁妃娘娘,快救救我檀哥哥,救救我檀哥哥。”说完,朱栴倒在了床榻上又昏死过去。

  众人正哭天喊地见,太医院的三位医士也赶到了面前,几位医士轮流为朱栴把脉诊断。只见朱栴的呼吸忽有忽无,一会满脸涨红,一会面色苍白,几位太医更是如履薄冰,紧张会诊。

  约过了半个时辰,朱栴又是长长舒了口气后,睁开了眼睛,众人这次转悲为喜,松了口气。很快,朱栴打着粗气呼吸睡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