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御书房
空信封2017-07-04 16:473,912

  人在乾清宫的廊下从卯时等到辰时,依旧不见朱元璋和太子朱标散朝,朱栴也站的腰腿有些酸,再看看李善成,依旧站姿稳定闭目不语。

  “李先生,今日可知父皇讲些什么课?”朱栴开始好奇的问李善长,这问下李先生讲什么,也好有个准备,父皇问起了就好对答了。

  李善长微微睁开了眼睛,用手示意他不要说话,并用一只手轻轻指了指身旁的墙和自己的耳朵,朱栴一看忽地明白了,李先生的意思是隔墙有耳。

  对呀,怎么将锦衣卫给忘记了,这个明朝第一的特务机关可是无处不在啊,朱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莫说是宫内的太监了,就是那些侍卫亲军和仪仗队里的人也不乏锦衣卫的人。

  这个有父皇朱元璋在洪武十五年亲自设立,只对皇帝负责的庞大特务机构,虽说在洪武二十年撤销,恢复了以前“亲军都尉府”的名号,到了朱棣朝又恢复叫锦衣卫,可现在谁敢保证这些人就不会暗中监督自己呢?

  那胡惟庸一案和后来的蓝玉案都是有锦衣卫负责侦办的,可是诛连了数万人啊,想想都后怕,朱栴也牢牢记着了从今日起要处处提防着锦衣卫了。

  朱栴正在想对付锦衣卫的办法时,内侍太监一声大喊:“皇上驾到!”原来是父皇散朝回乾清宫来了。老远就见黄罗伞下,父皇朱元璋着黄色龙袍,头戴赤金皇冠而来,后面跟着太子哥哥朱标和两个人,一位是内侍统领二虎,这位自己摔伤后在余贵人宫里见过。

  另一位自己没见过的估计就是御前侍卫统领了,如果自己没猜错,这位该是还兼着亲军都尉府指挥使的蒋瓛(huan),此人也就是侦办蓝玉案的第二任锦衣卫指挥使。

  廊下八人即刻统统跪下候着,待朱元璋上了台阶到廊下时,几人便开口给皇上请安。

  “罪臣李善长叩见上位!”

  “儿臣叩见父皇!”

  “臣太医院医士李享叩见陛下!”

  “都来了,起来吧。”朱元璋命令几人起来,几人便谢恩后慢慢站了起来,除了朱栴,其他人都不敢抬头看朱元璋。

  “栴儿,气色不错,听说你昨晚就进食了,想来已无大碍,今日父皇为你压惊。”朱元璋看着儿子朱栴,又拍了拍他的头,道:“父皇今日心情好,中午陪一起吃饭。”

  “谢父皇,儿臣在母亲的照料下已然无恙,这也得益于太子哥哥的关照和李太医的医治。”朱栴微笑着抱拳道,这句话不但将大哥朱标感谢了,也将李太医笼络了。

  “嗯,咱就说这李太医医术高明,果然是没有辜负咱的期望。”

  “谢皇上夸奖,微臣自当恪尽职守。”

  之后朱元璋将目光对准了低垂着头的李善长,看了一会没说话,又歪着头看了一会,这才道:“善长啊,咱看着你又老了,这头发也花白了许多啊。”说完话,朱元璋抬脚跨进了乾清宫。

  李善长额头上早冒出了汗,伴君多年,他是了解朱元璋脾气的,这看着自己不说话,不是他不说,而是他将话都化作了威慑和利器高悬在了自己的头上,这样才最是可怕的。自从自己因为胡惟庸案受牵连以来,三司正在侦办自己,本想着这辈子怕是再也见不到上位了,却不成想今日又见到了。

  太子朱标、二虎、蒋瓛(huan)三人也跟着朱元璋进了乾清宫,朱栴、李善长、李太医几人和三司的三人依旧在廊下候着,没有内侍官的传唤,断是不敢进去的。

  “宣皇十六子栴、李善长乾清宫御书房觐见!”内侍官喊话了,朱栴和李善长便随着内侍官进了乾清宫。李太医和卓然、项来因为没有被宣,就在廊下继续候着,三司的三位更是知趣的不做声,没有法子,这皇上要在自己的御书房听课,这可是不一般的地方,不是想进去就进去的,能进去的,多是皇亲国戚或是公卿勋贵。

  进了乾清宫的正殿后,朱栴边走边看着正殿,这里果然是父皇的地方,可谓是天下第一寝宫了,处处华彩中却依旧彰显着父皇勤俭的意思。跟着内侍官又进了一道门,才到了御书房,只见正中央摆着一张大案桌,桌上摆着笔墨等用具,还有一摞奏章什么的。

  让朱栴开眼的是案桌上还有一幅写好的字,估计是父皇天天还在坚持写字,这真是不错,后世的史书多记载他好学习,看来果然不虚。

  二人又跪下向朱元璋扣头行礼,礼毕便站在一边看着他,只见他向着二胡和蒋瓛看了一眼,二人便会意的轻轻退出了御书房。整个御书房就只剩下了朱元璋、太子朱标、朱栴和李善长四人,朱元璋看了李善长一眼道:“善长,现在没外人,你坐吧。”

  “谢上位!”李善长有些激动,以至于说话也有点微颤,想来他是因为感动,一位罪臣还被皇上看做自己人,不感动才真是罪人呢。

  “栴儿,你也做吧,今日刚好,别累着了。”朱元璋又对着朱栴道。

  “谢父皇,儿臣无恙,儿臣不敢坐,儿臣陪着太子哥哥听父皇和李先生讲课。”朱栴知道自己不能坐,就是父皇再心疼自己,自己今日也不可以做坐,自己若坐了,不但让太子哥哥难堪,怕是更让父皇邹眉头,这太子听课都是恭恭敬敬站在一旁,何况自己一位十二岁的皇子。

  想着不坐,朱栴倒是很满意自己的决断和表现,看了看父皇满意的表情,又看了看对自己微笑的太子哥哥。朱栴还是走到了太子朱标的身旁和他站在一起,面对着朱元璋和李善长。

  “善长,可知道咱今日为何请你来这御书房侍讲?”

  “罪臣愚钝,还请上位明示。”

  “你知道自己有罪了?罪在哪里?”

  “罪臣不该对亲戚不严加管束,更不该对胡惟庸不加劝导和疏引。”

  “前面说对了,咱恨你们这些勋贵不加检点,后面不是你的错,那胡惟庸也不是你可以驾驭的。”

  “上位说的是。”

  “咱想刘伯温啊,善长你想过他吗?”

  “罪臣也时常想起他。”

  朱栴看着朱元璋和李善长说话间,朱元璋的眼里似是开始湿润了,估计父皇真是想刘伯温了。

  自己这位六十岁的父皇虽是放牛娃出身,确也是千古一帝,虽然他为了大明江山,晚年开始诛灭开国功臣,但他在自己的统治时间内,不但只用了十年就恢复了前元恶政和战争造成的戕害,还使全国人口大增,粮食常量大增,经济得到空前繁荣,为大明江山开了一个好头。

  再看李善长,已是满脸汗珠,这位老人怎么就晚节不保了呢?

  “善长,咱知道你一直和刘伯温较劲,可你输了,他从不和你较劲,你以为他惦记你的左丞相之位?你错了,咱让他做他都不做,在这点上,你真的没有刘伯温高明啊。”朱元璋说话间,拿起了一支笔在敲打着案桌。

  “罪臣知道了,罪臣确实不如刘伯温高明。”

  “当然了,这也不尽然,你的功劳还是在哪里摆着,咱相信你也会在史书上留下一笔,咱让史官将你们这些臣工的功过都写下来了,后人会对你们做出评判。”

  “标儿,今日父皇说李先生的话,你给咱记好了,为天子者得会驾驭臣子。还有栴儿,父皇知道你好学善读,日后你会是你标哥哥的好帮手。”朱元璋又对着朱标和朱栴道。

  “儿臣谨遵父皇教诲。”朱标抱拳道。

  “儿臣一定听父皇的话,一定辅佐太子哥哥为大明江山鞠躬尽瘁。”朱栴抱拳说完,又感觉这鞠躬尽瘁该是大人说的话,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这样说,似乎是有些早熟的样子。

  想着,朱栴也不由得难过,父皇让自己成为太子哥哥的好帮手,可他哪里知道太子哥哥英年早逝啊。

  朱元璋看着面前的两位皇儿,甚是高兴,又看了看李善长,还是没有生气,道:“善长,你来为咱评价下太子和栴儿,说说他们二人的优点和缺点。”

  “上位,罪臣哪里敢评论太子殿下和十六爷啊,您就饶了罪臣吧。”

  “这今儿要是刘伯温在,他是断然会说的,因为他厚道刚直,不贪恋权势和富贵。”朱元璋看着李善长,提到了刘伯温。

  见朱元璋这样说,李善长更加羞愧,便道:“太子殿下善良厚重,身为我大明储君,日后定能延祚,让大明江山万代千秋。”

  “接着说。”朱元璋看着李善长,眼神里像是藏了一把刀子。

  “十六皇子好学聪慧,堪当重用,实乃我大明之福。”李善长说完,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子,扑通跪在了地上:“上位,罪臣知错了。”说完,李善长哭了起来。

  朱栴一看李善长这样,也不免叹了口气,这一代丞相竟落得这般田地,不过他说自己堪当重用倒是说对了,自己这大明朝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精彩还在后面呢。想着,朱栴就想上前搀扶李善长,往前走了一步正要伸手,太子朱标也上前伸出了手,兄弟二人扶起李善长后,看着父皇朱元璋。

  “二胡,将李先生送出乾清宫去吧。”朱元璋对着御书房的门大喊了一声,随即内侍统领二胡便应着声进来了。

  李善长再次跪下,哭着给朱元璋扣头:“上位,罪臣去了。”

  朱元璋闭上眼睛摆了摆手,二胡便扶着李善长朝门外走,太子朱标便也在一旁扶着李善长往出走,朱栴也正要送李善长,被朱元璋叫住了:“栴儿,你留下,让父皇好好看看你。”

  朱栴只好留步,看着朱元璋,不知道父皇要怎样好好看看自己。

  “栴儿,今日听了这许多,可有什么对父皇说的。”

  “父皇,儿臣感谢父皇今日的恩赐。”

  “还有什么要说嘛?”

  朱栴这才明白父皇是要自己谈今日的学习心得,便装作年少无邪的样子,斜着脑袋看着父皇道:“父皇,儿臣前日迷迷糊糊中还看到鲁王哥哥檀病得很厉害,父皇,您还是派太医院的医士们去山东替我的檀哥哥诊治吧。”

  说着话,朱栴竟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凭着后世的历史知识他知道这鲁王朱檀洪武二十二年就要殒命了,便借着这个机会告诉了朱元璋,希望可以提前让他知道一些鲁王朱檀的病情,不然太突然了,这位老人接受不了。

  “栴儿休要胡言乱语。”

  “父皇,儿臣说的都是真话,父皇,快下旨请太医去救我那鲁王檀哥哥吧!”哭诉着,朱栴跪了下来,许是只有这样施以大礼父皇才肯信吧。

  朱元璋愣了一会,接着站了起来身子朝案桌前倾了倾,看着跪在地上的朱栴,好久,他大喊一声:“来人啊!传咱的口谕,着太医院派最好的医士速速赶往山东鲁王府。”

  见父皇下了旨,朱栴这才稍稍轻松了些,看来今日这关是过去了,我的明朝生活注定了不平常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