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缝制麻衣
空信封2017-07-04 16:472,301

  这天早上,余贵人宫里都在为十六殿下朱栴的出宫做准备,为了掩人耳目便于行事,朱栴便央求母亲余贵人为自己缝制一套街市百姓的衣服。

  余贵人答应着儿子,却又是暗自犯了难,这贵人宫每月俸银和所需物品均是有规定的发放,朱元璋和马皇后都是节俭的人,后宫的其他妃子也都是严格按照规矩发放,众妃子们也总是捉襟见肘,尤其那些没有生得一儿半女的妃子,生活更是清苦。

  余贵人虽育有皇十六子朱旃和皇二十子朱松,却也是每月按照规矩领取所需,加之余贵人总是不善于去结交一些儿子封王的妃子们,生活上更是清苦,眼瞅着朱旃可以出宫散心了,宫里却没有多余的麻衣布料为朱栴缝制一件平头百姓常穿的衫子,余贵人不免窘迫难堪。

  朱栴看着母亲为一件百姓质地的衣物犯难,便不觉间为自己的母亲难过,堂堂一国后宫妃子,都是如此清贫这皇家的尊严何在?朱栴暗自下决心要改变后宫这样的窘迫景象。

  “吆,姐姐,这忙什么呢?都没看到妹妹来了。”一声姐姐的,将余贵人惊的缓过神来,说话的是庄才人。

  “是妹妹呀,姐姐这正忙着,没有看到妹妹来,真是过错,妹妹快快请坐。”余贵人招呼庄才人,侍女也即刻去沏茶伺候。

  按照大明后宫等级,这才人要高于贵人,庄才人因为年轻,又没有育有儿女,故对育有一双皇子的余贵人很是敬重,二人彼此走动也多些。庄才人听说皇上准了朱栴可自由出宫的便利,便过来看看,顺便问候下朱栴的病情。

  “姐姐,你这是在忙什么呢?几案上怎么都是些碎麻布头的?”庄才人看着面前的景象,不由得问了起来:“难不成姐姐闲来无事在借这些布头打发时日吗?栴儿的病情如何了?”

  “多谢妹妹关心,栴儿在李太医的诊治和护理下,暂时病情稳定,现在看来暂无大碍,可就是不知道这日后会不会再犯病了。”余贵人说话间,便抹泪不止。

  “姐姐,莫要过度悲伤,栴儿吉人自有天相,定是没事了。”庄才人劝慰着余贵人。

  二人正说话间,侍女进来说话,只说是十六殿下听说庄娘娘来了,便要下床来为庄娘娘请安。庄才人一听,即刻制止,道:“不可,不可,让栴儿好生歇息,姐姐快带我去看望栴儿,莫要让他劳顿才是。”

  余贵人便带着庄才人进了朱栴的屋子,见母亲和庄才人进来了,床榻上躺着的朱栴便开口说话:“庄娘娘,栴儿给您请安了。”说着话,朱栴就撑着身子要起来。

  庄才人早上前扶着朱栴,道:“我可怜的栴儿,怎么就摔成这样了?这眼看着就要封王就藩了,这可如何是好啊。”说话间的庄才人也不免落泪起来,她知道按照大明的规矩,皇子一般不会超过十八岁就要封王的。

  “栴儿不想封王,就想陪着母亲和各位皇娘娘。”朱栴稚嫩的看着庄才人,说出了孩子气的话:“栴儿这病根怕从今就落下了,一有惊吓便是头晕目眩、胸口发闷,若长此这样,那孩儿怕是也活不多长了。”

  朱栴说话间,也是落泪,庄才人和余贵人更是抽噎不止。就在此时,内侍过来说,充妃娘娘来了,屋子里的人变都止住哭泣,起身迎接胡充妃。

  胡充妃抱着一块布料进了屋子,众人便躬身向她请安打招呼,“大家都起来吧,不要客气,本宫是来送布料的,这栴儿的病情需要出宫走走散心,本宫知道余妹妹这里也是拮据,便带了这块布料来,给栴儿做件平常人家的衣物吧,也好掩饰身份。”

  “充妃娘娘想得真周到,有充妃娘娘关照,这栴儿真是有福气。”庄才人看着胡充妃道。

  “庄妹妹过誉了,你这不也来看栴儿了嘛,有诸位妹妹的关心,栴儿会没事的。”胡充妃回着庄才人的话,也夸赞起了她,只听得庄才人心头发热。

  直到胡充妃和庄才人离去,朱栴这才又起身下了床走动,再看太医李享,早已是满头大汗,朱栴便看着他笑,李享道:“我的十六殿下、十六爷,下官真是受不起这样的惊吓啊。”

  “李先生莫要害怕,这习惯了也就成自然了,慢慢习惯了就好了,听话。”朱栴看着李享,还是在笑。李享也是哭笑不得,这上了船再想下去可就难上加难了,搞不好自己全家的性命都要搭进去。

  不一会,内侍卓然进来说庄才人派人也送来了一块布料,余娘娘在为十六殿下缝制出宫的衣服。

  朱栴这才想起,这庄才人没有儿女,怕是日后要为父皇殉葬的,这大明的殉葬制度从朱元璋开始,开了一个极其恶劣的头,直到英宗时期才废除了这种陋习。这庄才人看来对自己和母亲都不错,那日后就要救她,不可以让她去陪葬了。

  看着没事,朱栴出了屋子,锦衣卫马世勋和史大亮看到朱栴后,即刻抱拳行礼,朱栴很是客气的制止二人,这才仔细打量起了二人。二人肩宽体壮,英气逼人,举手投足间干净利落,这怎么看也不像自己在影视剧中看到的锦衣卫形象啊,哦,那都是明中后期的特务形象,这洪武时期的亲军锦衣卫还是很阳光洒脱的。

  “二位将军,日后就有劳了,本殿下这病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犯了,若是本殿下有什么闪失了,希望不要连累两位将军啊。”朱栴抱拳躬身对着二人道。

  二人只听的是头皮发麻,恐惧不已,这皇子真要有什么闪失,那自己全家都要死啊,“十六殿下,您一定要好好的治疗,千万要听李先生的,不可有什么闪失啊。”

  李享在一旁看着马世勋和史大亮,也是不由得暗自发笑,都说这锦衣卫六亲不认、手段毒辣,看来他们也是有所惧怕的,只是这身份连累了他们,将他们变成了皇上手中的棋子罢了。

  朱栴看着二人一直在回头微笑,直到进了母亲余贵人的屋子。

  “栴儿,今儿为娘就将这衣服缝制好了,明日你就可以出宫了,你这一病啊,为娘可真是跟掉了魂似得,这皇家也有皇家的无奈啊。”余贵人边缝制衣服,边和朱栴说着话。

  “母亲,儿子一定好好活着,不让母亲你难过。”

  朱栴看着母亲在一针一线的缝制衣物,也是不觉得好奇,这洪武朝的后宫真是清苦,连娘娘都会自己缝制衣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