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父皇疑心
空信封2017-07-04 16:472,331

  从余贵人宫里出来的朱元璋,不觉间径直走到了后花园里,来到了一处种菜的地方,此处正是马皇后在世时种菜的地方。这种菜的地方是朱元璋当年特意吩咐主管皇宫营造的胡惟庸所留,专供勤俭的马皇后种菜所用,马皇后病逝后,还是有后宫的女官们派宫女下种打理。

  看着眼前的菜,朱元璋还是不免有些伤感,若是马皇后在,自己也好有个可以说话的合适人,如今自己也渐渐老去,今日听栴儿说梦到檀儿病重,不知是真是假,想想也是为儿子担心,如今这些年长的儿子们个个在封地就藩,除了太子朱标常在身边,那些年幼的儿子终是太小,和他们说话更多的是君臣行为,少了许多父子交心,这眼瞅着好学聪慧的朱栴长大了些,却又成了这个疯癫样子,一时间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皇上,外面凉,您还是回宫去吧。”内侍统领二虎近前说话,这二虎也是跟随朱元璋多年的战将了,对朱元璋的照顾也是尽心尽力。

  “二虎,你说这栴儿的病怎么就忽好忽坏呢?咱可是很在意这个皇儿。”朱元璋看着院子里的菜,弯腰摘了一片菜叶在鼻子前闻着,道:“栴儿下午恍惚错乱间还说什么赣州夏三反,要咱速速派人去赈灾,但凡这造反的,无非是没有饭吃和活路,可这栴儿他是怎么知道的呢?梦到的?”

  “皇上,十六殿下这摔伤了说的话,可信可不信,但可以派都察院和户部或是亲军都尉府的人去赣州查寻便知道是真是假了。”二胡弯腰拱手道。

  主仆二人正说话间,有内侍来禀报说兵部尚书唐铎求见。这唐铎有什么事为何不在早朝的时候说?为何自己单独来求见?想着,朱元璋便让内侍传话唐铎,让他在乾清宫候着。

  回到乾清宫后,唐铎早在那里站立候着,见朱元璋到了面前,便跪地抱拳说话:“臣唐铎叩见陛下。”这唐铎早年更随朱元璋打天下,忠心耿耿,也是淮西勋贵了,做了数年兵部尚书,前阵子刚被选中兼任詹事院詹事,詹事院是负责皇后坤宁宫和太子东宫事物的大员,足见朱元璋对唐铎的信任。

  “起来说吧,卿家有什么事就说吧?”朱元璋让唐铎起来说话,老部下了,虽然唐铎知道君臣之礼和上下有别,可朱元璋还是对他很是随和。

  “皇上,兵部刚刚接到西平侯沐英将军塘报,说西平侯正起程进京,十二月可到京城。”唐铎道。

  “好,好啊,塘报上可说了云南流寇可曾扫清?”朱元璋问。西平侯沐英在洪武十四年,奉命和蓝玉率领三十万大军征讨云南,云南大定后沐英就镇守云南,一直经营云南和扫清叛乱流寇,朱元璋也是好几年没有见他了。

  “回皇上,西平侯在塘报里还说云南流寇已经全部扫平,百姓安居乐业,他这才敢进京面圣。”唐铎高兴地回着朱元璋的话,也看着他的眼神,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西平侯镇守云南数年,功劳卓著啊。”

  这个好消息,让朱元璋很是高兴,他大喊着:“二虎,穿咱的口谕,着礼部早作准备,咱要好好的为西平侯庆功。”二虎答应着下去了。

  送走了唐铎,朱元璋忽地自己吃惊了起来,沐英扫平云南回来,这栴儿是如何知道的?他明明是在糊涂不堪间说了“西南定,沐英回”的,此事如此蹊跷,是巧合还是有人为他报信?想着,朱元璋不免更加吃惊。

  回到书房,正在思索朱栴病情和奇怪之处时,太子朱标进了御书房,朱标弯腰抱拳道:“父皇,十六弟醒了,知道了父皇许可他自己不用去东宫师傅们那里去上课,可以自由走动,很是高兴。不过儿臣见十六弟还是虚弱,怕是摔伤受惊吓过度所致,他总是神情错乱,不时喘气胸闷。”

  朱元璋看了朱标一眼,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便道:“标儿,为父知道你素来仁义善良,对弟弟们一视同仁的爱护,你看这栴儿他一摔伤,怎么就知道檀儿有病了?还有他怎么知道沐英扫清了云南流寇要回京呢?还有什么赣州夏三反,真是奇怪。”

  看着父皇试探的眼神和问话,朱标抱拳,谨慎的回话,道:“父皇,这十六弟摔伤那是无意,这要说他未卜先知,儿臣也是难以相信,他所说的那些话,若是真,那真是奇了。”

  “栴儿所说的一件事是应验了,沐英已经扫清了云南流寇,正起程回京,这事是千真万确的。”

  “那十弟檀病重一说,暂时无法验证,只有等派去的人回来才知道。”

  “标儿,你明日派两个人速速赶往赣州,打探当地是否遭灾和那夏三的情况。”

  “儿臣记下了,父皇!儿臣还有一事要和父皇说,李太医说十六弟的病需要散心调养,可否许可十六弟随意出宫到市井街市去?进父皇明示。”

  “为父都说过了可以自由走动,当然包括随时出宫了,蒋瓛不是派了两个人跟着保护他吗?让那李太医随时跟着就是。”

  “儿臣明白了。”

  朱标高兴的出了御书房,朝余贵人宫而去。这个十六弟真是让人心疼,如此好学的一个孩子,却摔成了这样,真是老天不公,希望李太医可以医好他,别落下什么病根子。

  余贵人宫里,卓然和项来正在院子里来回走着,马世勋和史大亮二位锦衣卫直直的在门口两边站立着,看样子这二人已经担负起了保护朱栴的差事。

  见朱标进了院子,卓然和项来即刻跪下给太子行礼,接着马世勋和史大亮也跪下行礼,朱标和两位锦衣卫道:“二位将军,这以后十六殿下的保护就交与二位,还请二位多多费心才好。”

  二人便抱拳回话,道:“我二人誓死保护好十六殿下,请太子殿下放心。”

  正说着,李享推门出来了,他嘘的一声,接着道:“太子殿下,十六殿下吃了药,刚刚才又睡去了。”

  朱标一听,便制止几人勿要大声说话,只招手将几人叫到身边,轻声道:“你们几人以后就和李太医一道好生照顾十六殿下,父皇已经许可十六弟可以随便出入皇宫,到了市井你等需谨慎从事,好生保护好十六殿下。”

  几人便应允着,尤其卓然和项来更是暗自高兴,终于有机会可以出宫去走走了,李享也是高兴,看来太子殿下没少在皇上面前美言,如今得到了皇上的许可,那谁也拦不住这十六殿下出宫,怕是日后自己的麻烦事也更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