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武英殿(二)
空信封2017-07-04 16:472,328

  朱元璋看着皇子们为沐英敬酒,自是很高兴,这大明的天下有自己这些义子们的功劳,而朱栴的敬酒更是让朱元璋想到了过往的一切,若是马皇后在,今晚也一定会为皇儿们高兴地。

  想着马皇后,朱元璋不由得对着朱标大喊了一声,道:“标儿,若是你母后在,她也一定会为你们高兴的。”

  朱元璋刚说完话,坐在一旁一直不语的郭宁妃忽地哭了起来:“皇上,我那可怜的檀儿呀!”

  “放肆,休要提你那荒唐的儿子,咱今日高兴,看着标儿和诸位皇子和列位臣工们齐聚武英殿,你却扫咱的兴。咱念你爱子心切,咱不责怪你,你就不要做声了。”朱元璋呵斥着郭宁妃,之后自己端起酒杯又自己喝了一杯。

  群臣们见朱元璋责怪郭宁妃,一时间都不做声,整个武英殿顿时少了欢笑多了紧张。郭宁妃自顾自的在抹着眼泪,朱元璋却站了你起来走到众人中间大喊着要和众人干了杯中酒。

  朱标即刻上前扶着朱元璋,诸位皇子们也都不敢做声,在一旁站着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有朱栴不然,他端起了一杯酒,走到了朱元璋面前跪下。

  “儿臣祝贺父皇,祝贺西平侯扫平云南将我大明的威名远播西南。”说着话,朱栴便干了杯中的酒。

  “好,栴儿说的好,标儿,你再敬西平侯,我大明的列位将军若都如沐英,那咱就没有什么可忧虑了。”朱元璋命令着朱标,也不忘多看了蓝玉一眼。

  朱栴留意着父皇的话语和眼神,知道这话是说给大将军、凉国公蓝玉的,知道历史果真是如期来临了,这父皇对蓝玉是有了想法和成见了。

  朱标和沐英碰杯间,蓝玉也是郁闷的坐在那里自顾的喝了一杯。朱栴觉着自己今晚的表现够了,便不宜再说什么,就走到郭宁妃面前,双膝跪下。

  “宁妃娘娘,栴儿年幼无知,若有哪里让宁妃娘娘不满意的,还请宁妃娘娘多多担待,原谅栴儿。”朱栴抱拳道。

  朱栴这一跪,让武英殿上的众人又是一惊,诸位皇子们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倒是郭宁妃被朱栴这样一跪,更加的想念朱檀,便哭的更是伤心,几欲要上前掌朱栴的脸,幸好被侍女所劝阻。

  朱栴依旧跪着不起来,群臣们都将目光投到了朱栴和郭宁妃面前,朱元璋也是看着,什么话也不说,脸上的表情复杂。朱标很快反应过来,上前扶起朱栴,道:“十六弟,你这是要做什么?宁妃娘娘,念在十六弟年少,您就不要和他计较了。”

  郭宁妃被朱标一说,更觉着自己委屈,大哭了起来,道:“太子殿下,你檀弟弟死的冤啊。”

  “宁妃娘娘,檀弟弟的离去大家都难过,可这和栴弟弟没有关联啊,宁妃娘娘要明辨。”朱标还是为朱栴说了公道话。

  朱栴见郭宁妃依旧不依不饶,连自己的下跪都不放在眼里,便很是难堪,随即身体又开始发抖了,嘴角也开始抽搐起来。朱标发现朱栴又开始发抖抽搐,一把将朱栴揽在怀里,道:“宁妃娘娘,休要再无端计较了,十六弟又被你惊吓到了,这病怕是又犯了。李太医,李太医。”

  武英殿上是一阵慌乱,太医李享和内侍卓然、项来及亲军马世勋、史大亮都到了面前,李享将朱栴抱住,照例掐了虎口和人中。朱元璋看着朱栴长舒了一口气,慢慢缓过来的时候,让李享等人将朱栴背了下去。

  郭宁妃早吓得止住了哭声,跪在地上不敢抬头。朱元璋走到郭宁妃面前,看着她什么话也没说,只大喊了一声:“二虎,送宁妃娘娘回宫。”内侍统领二虎应声和侍女送郭宁妃离开了武英殿。

  朱元璋和朱标继续招呼诸位臣工喝酒,众人早没了先前的兴致,只是不便说、不敢说,只得佯装高兴地相互杯盏交错着。整个酒宴直到朱元璋喝多了,大家才陆续离开了武英殿,各自回去了。

  余贵人宫内,李享看着满脸酒气的朱栴,还是说了句,道:“十六爷,您怎么又犯病了,这不是要下官的命吗?皇上宴请群臣,这么大的场面,您都敢犯病,这下官真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啊。”

  “李先生,本殿下不犯病,我等何时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宫呢?”朱栴说话间,脸上却透着一股少年特有的憨直坏笑。

  “嘘,我的十六爷啊,您就轻声点吧,别被人听到了,这可是欺君之罪啊。”李享急忙制止朱栴,不让他说下去,还一边擦拭自己的额头。

  朱栴还是有些坏意的笑着,躺在床榻上道:“放心,李先生,过不了两日,父皇就会催促我们出宫治疗了,你就做好准备出宫为本殿下治疗吧。”

  说话间,余贵人陪着侍女采莲和清荷端了一盆热水,还拿来了帕子,就开始为朱栴擦洗面部,朱栴喝了几杯酒,还犯了病,这脸上红的似是泼了颜料的纸张一样,白里透着红,红中又透着一股紫。

  余贵人也是很难过,这儿子每次犯病,最难过的莫过于这做母亲的,可一时间余贵人又似乎没有法子阻止这一切,只有暗自着急和祈求神灵和朱家的列祖列宗保佑朱栴了。

  次日,十六殿下朱栴在武英殿上和太子朱标以及沐英喝酒哭泣的事,还有朱栴为郭宁妃下跪被吓犯病的事,就传遍了整个京城的官场市井和后宫。一时间朱栴的和太子朱标、沐英的深厚情谊被京城的百姓传颂起来,同时,后宫也有人为朱栴鸣不平,更有人开始说朱栴是魔障的不可救药了。

  朱栴没有起来,躺在床榻上,太医李享在一旁伺候着,生怕朱栴再有什么不适。内侍一阵唱喊,太子朱标来了,原来朱标下了早朝,放心不下朱栴,便受了父皇朱元璋的吩咐前来看望朱栴。

  “十六弟,父皇口谕,让李先生明日就带你出宫去走走,不要再这样不出宫的静养了,看来不出宫不行啊。”太子朱标关切的对着朱栴道。

  “谢父皇和标哥哥体恤,栴儿一定配合李先生早做治疗。”朱栴说着话,双眼疲倦的就要睡去。

  朱栴见状,便嘱咐李享要好生为朱栴治理,之后出了余贵人宫。

  见太子哥哥走了,朱栴猛的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道:“李先生,本殿下没说错吧,明日就可以出宫了。”

  李享看着朱栴,又惊又喜,这十六爷真是神了,怎么什么都似乎知道,这哪里是个有病的病号呀,简直就是个惹不起躲不掉的瘟神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