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阎王的里衣
暴雨梨花粥2017-07-14 14:031,108

  话虽如此,有求于人时态度一定要放得端正…

  “夫人有什么要求大可直说,我能满足你的一定满足。”毕竟,翻遍整座枉死城估计也找不到比钟馗更臭不要脸的人了。

  池头夫人颦眉,声音娇柔若黄莺,听得人心一颤一颤的:“本来呢,这女儿家的贴身物件是不可轻易送人的,可奴家不忍让姐姐空手而归,只能破了这例。”她低眉抚了抚鬓发,面颊似有羞红:“可若这事儿传出去了,以后奴家的名声在地府往哪儿搁?”

  孟萋萋掷地有声地保证道:“夫人放心,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钟馗知,绝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池头夫人掩面笑道:“孟姐姐的承诺奴家自然是信的,可奴家还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姐姐可否满足?”

  这话听得孟萋萋背心蓦地一寒,她怎么感觉此情此景似曾相识,貌似方才钟馗问她要池头夫人肚兜时也是这么说的吧?!

  强忍寒意,孟萋萋道,“你且说来听听。”

  “奴家仰慕陛下许久,想要一件他的贴身物件来做交换。”

  “……”

  真是好一段复杂曲折的三角恋啊!到头来她还是要在盛嘉彦身上下功夫。

  孟萋萋觉得心好累:“那…我试试吧。”

  ……

  廖阳殿看守的侍卫见到她并不意外,连通报都省了,反正孟萋萋也不是第一次来骚扰阎王陛下了。于是孟萋萋就这么旁若无人的走进廖阳殿内,主殿一个人也没有,一片寂静。

  孟萋萋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后殿,推开铜色的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廖阳殿后是一片规模有些庞大的府邸,这就是盛嘉彦平日休息的地方。

  四周寂静,两边回廊空无一人,屋檐下悬挂着一排散发着幽蓝光芒的灯笼,晚风吹来左右摇摆,怪阴森恐怖的。孟萋萋在原地打转,苦恼着从何处找起,忽听抱厦里传来窸窣的水声。

  有没有这么巧!盛嘉彦现在在沐浴?!

  孟萋萋内心狂笑几声:当真天助我也。趁着盛嘉彦沐浴的时候进去偷走一件衣服,只要不跟他打照面一切都好办!孟萋萋计上心头,悄悄咪咪的往流水声走去。

  起居殿的门是虚掩的,只见一道黑影刺溜钻了进去。

  孟萋萋弓着腰四处环顾,从屏风上扯下一件雪白的xie衣正想脚底抹油,忽然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有人从抱厦里走了进来。

  她抱着xie衣连忙躲到屏风后头。透过缝隙看见盛嘉彦赤着上身走到屏风前,巡视一番,似是在寻找挂在屏风上的衣服。动作间,一连串水珠从他结实的胸膛滑落沿着劲瘦的腰线蜿蜒而下。

  孟萋萋感到脸颊突的涨红起来,眼神不受控制的随着盛嘉彦的动作流连在他身上。孟萋萋在心内叫嚣着让自己快跑,但这腿就如同灌了铅一样挪不动步子,她看着盛嘉彦的上身,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为了保持清醒,孟萋萋拔下头上簪子往大腿上一扎。

  “嗷!”的一声,她泪眼朦胧的低头看腿。嘤嘤,一不小心自己下手太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溺爱:孟婆追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溺爱:孟婆追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