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旧爱入豪门
冷颜红唇2017-07-14 11:022,207

  小孩子玩意?

  这一家子都什么跟什么啊,给小孩子买玩具,怎么跑到古玩街了。

  苟三景心里腹诽不已,表情分明不信,难不成这相貌憨憨的青年在扮猪吃老虎,自己这颗眼球要真的是宝物,先前可是找了很多功力深厚的老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啊。

  一阵迟疑,苟三景拿捏不住了,这玩意要真的是宝物,搁这价位等于买一送一,那可亏大发了。

  “小哥,你认识这东西?说句实话,老哥可看不出来。”苟三景讪讪问道。

  “不认识。”孙小天果断地答道,随即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说道:“老板,你到底卖不卖,不卖,我可走了。”

  “老弟,虽然看不出这是什么宝贝,既然是从古庙里得到的,就沾染一点佛气,那也是了不得的佛门法器,要不你加点,一千,你全拿走,可以吧?”

  不管是不是宝贝,苟三景都不想随便给孙小天,不然,混迹龙缘街这么久,还不真成了凯子。

  “我只给你加一百,你给了,我就拿走。”话音刚落,孙小天见苟三景迟疑,立马不悦地站起,扭头就走,朝龙缘阁的方向,果决地走去。

  “哎哎哎,老弟,你走这么快,做什么?什么事都好商量,也罢,我看老弟诚心想买,为了咱侄子,我也咬牙卖了。谁让我看老弟面善,咱们就结个善缘。”

  一看孙小天走这么快,没时间去思考,这都快晌午了,一笔买卖都没做,也是,谁让上次那凯子拿了一万块买了个假玉佛,吃了亏,就回来跟自己闹了个翻天覆地,名声都被那家伙给搞臭了,现在,苟三景怀疑那小子脑子有问题,古玩行当全凭自己的眼力,买定离手,当面交易,买的是虫是龙,全凭个人判断,概不反悔。

  看了一眼拉住自己胳膊的苟三景,孙小天心里笑了,没想到这老狐狸也有妥协的时候,付了钱,苟三景还建议他去龙缘阁旁边的装裱点,给这本鸳鸯戏水图装裱一番,添点新气象。

  末了,苟三景一再强调,商品一概售出,不得退换,还说,这次吃了大亏,如果有生意,请孙小天一定照顾。

  瞥见苟三景眼底的喜意,孙小天撇了撇嘴,这老家伙哪像吃亏的样子,那本鸳鸯戏水图破烂不堪,年代又非久远,如果不是特别爱好的话,丢到地上恐怕都没人捡。

  花了一个小时,以百元代价,鸳鸯戏水图焕然一新,既古朴盎然,也不失整洁干净,相必庞胖子一定会喜欢。

  坐地铁,赶往秀水区的宴天阁大酒店。

  宴天阁是遍布郑城的连锁酒店,装饰豪华,大宴四方,出入者,非富即贵。

  真不知道这好色的庞胖子,家里哪座祖坟上冒了青烟,竟然傍上了秀水区副区长的千金。

  当然,究竟是哪个区长,平时不看新闻的孙小天,也不清楚。

  站在宴天阁楼下,孙小天心里满不是滋味,身上这身西服皮鞋还是毕业时找工作买的,花了三千块大洋,从来就没这么奢侈过。

  平时就搁置在箱子里,不舍得穿,也就是在重要场合,让它出来露露脸。

  孙小天一看宴天阁门口停靠的车,和车上下来的人,彻底傻眼了。

  男的西装革履、名表皮带,英俊潇洒,女的礼服旗袍、名贵皮包,华丽首饰,丰姿绰约,贵气逼人,一个个走在太阳下,无不彰显出一句话,我活在上流社会里。

  掏出手机,播出个号,等了一会,那边传来庞山粗重的声音,像刚在床上活动完。

  “小甜甜,到哪了?”

  “滚你大爷的,都说了,别叫小甜甜,搞得我跟你有基情似的,你在哪个房间?”

  以前,班里同学都叫他小天,亲密点,就多加了个字,小天天,他大爷的,庞山那厮叫着叫着,就他娘的变了味,小甜甜,跟玛丽莲•梦露有的一拼。

  直到后来,像是刮了一场划时代的风暴,全年级只要认识他的人,都开始叫了。

  罪魁祸首就是手机里说话这人:“别,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不好那口。你等着,我下来接你。”

  就跟他娘的自己好那口一样,孙小天等了一会,就见喘着粗气下楼的庞山,滚了出来,像个圆滚滚的肉球。

  毕业一年,庞山这腿短了、屁股翘了、肚子也大了,全面横向发展。

  啪,庞山拍了一下孙小天肩头,说道:“小甜甜,我以为你丫的不来了,都快开席了,害得我这新郎官放下如花似玉的新娘子,出来迎接你。就是副市长来了,我都没出去迎接,你这待遇可真不错。”

  一边往前走,孙小天一边说道:“还不是你小子要礼物,我就去淘了一个。闺房里的,知道你好这口,这可是我从龙缘阁里,花了两千大洋,买的。对了,彩礼钱,可就没有了。”

  “你真是我肚里得蛔虫,不过,你丫的不会是诈我吧,前几天找你喝酒,你丫的就没钱了,酒钱还是我垫的,这会就两千了?”捏着孙小天递过来的图本,庞山分明不信。

  “工资发了,当然就有钱了。来的同学多不多,有我认识得吗?”不能总在这世上扯皮,孙小天忙转移了话题。

  “你坐王云瑸那桌,都是我们一级得同学。对了,我得提醒你一句,徐柯来了,还有她老公,你也认识,赵玉清。不管那小白脸怎么诋毁你,你一定要给我面子,千万别砸了兄弟的婚礼。”

  好像想起什么,庞山低声说道:“赵玉清家世显赫,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他父亲是郑城的市委副书记,虽然那老家伙没来,但他秘书今天过来了。”

  经庞山这么一提,往日痛苦的水波,一浪一浪拍打着心脏,像海边的礁石,被海水拍得久了,已经快碎了。

  徐柯,一个让他做梦都能疼醒的名字,一个像锋利匕首一样无情的女人,用最恶毒的方式,刺破了他的胸膛,用力搅碎了他最后一点男人的尊严。

  徐柯,毅然嫁入了了赵家,一个郑城乃至南庆省都数得着的豪门。

  旧爱,伤害已经过去了吗?

  或许吧,至少,孙小天的心,没有毕业时刀剜般剧痛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 未见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