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五十万的人命
冷颜红唇2018-03-29 15:102,388

  刚拐进一条较为嘈杂的街,两旁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烧烤铺,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烟气和血腥味,是一家为了展示自己烧烤材料的新鲜和干净,正在剥一头山羊的皮,血淋淋的场面,腥臭味的内脏,而旁边却坐着一桌大口吃肉、啤酒对吹的客人,真难以想象,他们面对着这么血腥的一幕,怎么能吃得下?

  现代人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真是难以侧目。

  心里想,下辈子千万别进畜牲道,这么当着众多强人的面被扒皮抽血,多没面子。

  受不了这血腥味,孙小天匆忙往最近的地铁站走去。

  刚拐过一个弯,一辆车嘎吱停在身边。

  “怎么开车的,撞到人怎么办?”

  面包车门打开,呼啦一下子,从上面跳下三个人,你拽胳膊我抱腿,把孙小天弄上车。

  似乎害怕他叫出声,还有一人紧紧地捂住他的嘴巴。

  尼马,这家伙是不是刚从厕所出来没洗手,汗臭味熏得他直翻眼。

  绑架?

  可自己没钱啊!

  又不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炸不出油水啊。

  孙小天也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和一个司机满脸凶煞,其中一个右边脸被什么利器划了一条狰狞的伤疤,从右眼角直划至右耳根,完全破了相。

  这打扮,这装束,尼马,这就是传说中的黑涩会嘛。

  车开的飞快,出了秀水区,拐进滨河大道,顺着盘山路,就到了金阳山。

  车一停,孙小凡就被三人推了出来,四下一看,得了,也别看了,出了市区,就是黑压压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被凌冽的山风吹得脊背发冷,他不过是一个窝在家里、活在虚幻里、超市里打工的小屌丝,他什么时候见到过这架势。

  金阳山来过三四次,可都是白天来的,这漆黑的夜晚,正值月末,只有稀疏的星星,闪烁着暗淡的光芒。

  金阳山失去了白天光芒万丈的圣洁气象,像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惊得人心肝具颤。

  从来没感受过,夜晚的山风冷得要命。

  更要命的是,你真不知道对方是谁,带自己来这做什么,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们?

  孙小天蹲在两道车灯光晕里,眼睛被光柱查刺得生疼,看不清四人的表情。

  “四位大哥,你们把我拉到这里做什么?如果小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们指出来,我改。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什么地方冒犯了各位。我刚毕业一年,也没有什么存款。这是我的钱包,身份证、工资卡、现金都在里边,你们看上什么就拿什么。如果有什么让我做的,明说,办到的话,我绝不推辞。”

  不怪孙小天胆小,这都什么事啊,突然被四个陌生人和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带到这四野无人的金阳山,这架势,这环境,是个月黑风高杀人的好地方。

  那个刀疤脸蹲下身体,接过孙小天的钱包,往里边看了看,说道:“你这钱包挺干净啊,就他妈三百多,还不够老子的油钱。”

  吓得孙小天都快哭了,说道:“兄弟真的没钱,刚发的工资,都给同学随礼了。你们也知道,这年月不好混,几百的彩礼都拿不出手,兄弟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再加上我是孤儿院出来的,养母也去世了,没有什么依靠。”

  脸蛋被刀疤脸拍得啪啪直响,说的话,胆水都快吓吐了。

  “是吗?你这辈子挺凄惨啊。我就纳闷了,怎么会有人拿五十万买你的命。”

  腿一软,孙小天再也蹲不稳,一屁股坐在那,问道:“什么?五十万,我的命还真值钱。大哥,你放了我吧,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我才刚毕业,还没过上好日子,连女人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就这么死了,你不觉得我冤枉吗?”

  刀疤脸试着手里刀子的锋利度,好像没看到一把鼻涕一摸泪的样子,说道:“兄弟啊,都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哥哥我也很为难。接了这单生意,也不好再返回市区,让你开开荤。像你这么单纯的小雏,还真不多见了。你说你在学校怎么就没睡个学生妹,得了,你这辈子是吃不了女人,我也替你遗憾。麻子,带他去林子里,放了血,埋了。”

  生死攸关之际,孙小天像被逼疯了的野兽,红着眼睛,就蹿起来,一拳打在这麻子的脸上。

  一脸狞笑的麻子,一愣,竟没躲过去。

  一个坐在那痛哭流涕、大谈生命美好的窝囊废,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血性。

  鼻子被压断了,血直往外窜。

  “妈的,老子要扭断你的脖子。”麻子气呼呼地追过去。

  孙小天打断了麻子的鼻梁骨,冲出四人的围拢,朝山顶跑去。

  一来被突如其来的祸事吓破了胆子,另外被这买命的消息惊住了,长这么大,从来没打过架的乖宝宝,孙小天又能有多大的血气和凶狠。

  腿软无力,没跑出多远,就被率先赶过来的麻子一脚踹倒。

  孙小天倒下那一刻,手一抱麻子的小腿,用力往怀中一带,然后就趁势扑了上去,用手死死地掐住麻子的细脖子。

  “松开……咳咳……”

  “你都要我的命了,我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说,是谁让你们杀我的?”孙小天发了狠,全身的力气都涌到了手上。

  照着孙小天肚子打了几拳,可陷入疯狂的孙小天一点感觉都没有,麻子又挣扎地抓孙小天的头发,带头皮的一绺头发被扯了下来,可再也提不起一点劲,眼珠直往上翻,一时三刻就得毙命。

  这时候,司机、刀疤和另一个胖子气喘吁吁追了上来。

  “小刀哥,救……救我……”

  只听咔吧一声,由于脖子上没肉的麻子,喉骨竟然被孙小天疯狂的劲力掐断。

  麻子眼一翻,顷刻毙命。

  刀疤一脚把孙小天踹出去多远,半天没爬起来,把麻子身体拉起来,喊道:“麻子,你怎么样?”

  麻子哪还能回答他,早没了气息,司机摸了摸他的脖子,说道:“麻子的喉骨被这小子捏碎了,这小子下手太重了。”

  “废什么话,他是狗急跳墙了,妈的,老子非宰了他,把他心挖出来,给麻子祭奠。”刀疤厉吼一声,就要过去。

  孙小天哈哈一笑,扭身就往旁边的悬崖跑去,一点没迟疑,跳了下去,只留下一句话,随山风呼啸。

  “老子变成厉鬼,也要找你们索命。”

  司机往下一看,黑洞洞的,不知道崖下是哪,但知道不远处就是一个险景,断仙崖。

  传言,仙人在这悬崖前,也得望而却步。

  “小刀哥,怎么办,用不用下山找找那小子的尸体?”司机小心翼翼地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