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诡异的遭遇
冷颜红唇2017-07-14 11:032,370

  “下去看看?你知道他掉到哪了?滚蛋,你们两个真是废物,不知道第一时间抓住他吗?”小刀怒道,抬脚把司机踢倒在地。

  司机被踢倒,然后爬起来,站在一边,一句顶撞的话都不敢说。

  胖子凑了过来,说道:“刀哥,麻子的尸体怎么办?用不用拉到火葬场。”

  小刀抬起手照着胖子的脑袋拍了几下,怒道:“你脑袋被驴踢了,火葬场是咱们能进得吗?你有派出所的死亡证明吗?蠢货,我怎么收了你们这些废物。麻子也不是东西,平时吃那么多,尼马脖子还没筷子粗,竟然一下子被捏碎了,真他娘的晦气。”

  司机跟麻子关系不错,说道:“麻子的死,用不用跟他娘们说一声?”

  小刀似笑非笑地说道:“麻子死了,那婆娘不就光明正大地成你女人了吗?你可别告诉我,你没睡过她。”

  “刀哥,嘿嘿,这……”司机讪讪一笑,很是尴尬。

  “编什么理由,你随意。去,挖个坑,把麻子埋了。尼马,挖深点,别像上次,一天没到,就被野狗扒出来了。”

  二人拖着麻子的尸体,进了树林,小刀拿出手机,按了个号码。

  半天,才传出一阵酒吧嘈杂的声音,小刀呸了个唾沫,骂了句,小杂种。

  “办好了?”

  “清少,好了,保证那小子彻底从世界上消失。不过……”

  “不过什么?”所谓的清少一听,声音提高了八度。

  “我有个兄弟被那小子掐断了脖子,你看这钱是不是再抬点?”小刀谄媚地笑道。

  清少冰冷地说道:“我不管,说好的价钱,一分都不能多。我会让阿彪给你结余款。”

  话音刚落,就挂断了电话。

  气得小刀差点把手机扔了,骂道:“狗日的,副市长的儿子怎么了,惹得老子不耐烦,明天就把你雇凶杀人的音频传到网络上去。”

  不过,那个阿彪的名字,却让小刀浑身一哆嗦。

  不提小刀如何处理麻子的后事,单说掉下悬崖的孙小天。

  被小刀一脚踢开的孙小天,疼痛使其立刻清醒,意识到自己杀人了,如果落到剩余三人手中,下场可想而知,拼吧,第一时间选择了跳崖。

  跳下,生死未知。

  不跳,绝对死亡。

  不知撞断了多少树枝,终于,孙小天掉进崖下,巨大的冲击,瞬间昏了过去。

  清晨,太阳光顺着枝桠射进林内,斑驳陆离的光团,给阴暗潮湿的密林增添了几点光明。

  被厚厚腐烂落叶覆盖的林内,遍体鳞伤的孙小天奋力睁开了眼,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连一根手指头都不能抬起。

  一条黄黑斑纹的蛇,吐着芯子,昂着头,朝一头飞速闪过的老鼠追去。

  一只巨大的白鹰,扇动着两片三四丈大小的翅膀,只是一扇,像是刮起了两团夹杂落叶的龙卷风,猛地一落,再腾空而起,宛如钢钩般锋利的爪子,抓着一只足有十几斤重的大野兔,清戾欢喜的鹰鸣,划破了密林的宁静。

  孙小天眼珠转了几下,惊愕地望到悬在脑袋上空的黄色光团,这是什么?

  被砸晕的脑袋,混浊杂乱,但还是认了出来,这不是在龙缘街淘到的珠子吗?

  只是珠子被自己的鲜血侵染,散发着黄红交织的光芒。

  那珠子遍布的复杂纹络,像是活过来一般,发生着神奇、难解的变化。

  突然,珠子光芒猛地一放,像林间突然升起一团拳头大的太阳,隐隐有梵音吟唱,四周鸟兽的嘶吼和鸣叫,一下子恢复死寂,然后猛地坠落,没入孙小天的脑海。

  一个缺了一只眼睛的金黄佛陀虚影,闪烁几下,化作点点光点,消散一空。

  孙小天嘶吼一声,其音凄厉,痛苦至极,再次昏了过去。

  黄色光芒笼罩着孙小天残破的身体,外边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脱落,露出里边粉嫩的新肉。

  断裂粉碎的骨头,也在缓慢地愈合、恢复,大量的瘀血和黑色杂质顺着毛孔流出体外,转眼间,孙小天的身体就被黑色血痂糊住,连快要破相的脸也不例外。

  转眼间,又过了一夜。

  孙小天只是轻轻地蹬地,身体竟然轻飘飘地跳起来,此时,虽是漆黑的黎明,却能看得清周围的一切,耳力也极为灵敏,能听到方圆千米的虫鸣、动物的咀嚼声以及隐隐传来的水流声。

  相必这峡谷距金阳山脚的金灵河很近,孙小天心里感叹,从这么高的悬崖上坠落,虽说峡谷内堆积着几十米厚的落叶,受那么重的伤,昨天还一根指头都动不了,今天就能站起身。

  浑身流淌着绵绵不息的暖流,一直往小腹下汇聚,难道说那里就是练武人所言的丹田?

  如果有镜子的话,孙小天肯定能看到双眉之间有一团若隐若现的黄色漩涡,形状似先前的眼状石珠。

  脑海里,孙小天一直感觉到和尚念经的梵音,每一次音灭,都会有一股暖暖的细流顺着经脉流转,向小腹下汇聚。

  孙小天彻底明白自己捡到绝世宝贝了,虽然仍旧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也知道是佛家的宝物。

  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孙小天决定朝水声的方向跑去。

  只是轻轻地提速,孙小天发现自己的速度快若闪电,耳畔风声阵阵,就像是游戏里的赛车奔跑的声音。

  一头十几米长的斑斓大虎横卧在大青石上,正在呼呼大睡,忽然感觉到一阵劲风呼啸而过,猛地睁开铜铃般的虎目,嗷一嗓子,像是平底炸雷般,震得四周木叶萧萧而落。

  猛地一扑,大虎扑了个空,转眼间,面前闪过的黑影,消失在密林深处。

  前爪挠了挠头,大虎疑惑地望了望密林,却没发现什么,又重新跳上大青石,卧下睡觉。

  那天快速闪过的黑影,正是孙小天。

  大虎一个饿虎扑食,吓得他一提气,腹部涌出一股炙热的暖流,脚下顿时似有风声旋转,速度提高了一倍。

  奔跑出十几里地,不知道是不是走错了方向,水声虽然越来越近,可这条峡谷却诡异般特深。

  谁能想到,金阳山的背后,竟然有这么一条林深诡异、恶兽遍地的峡谷。

  跑了半个小时,碰到了一头巨虎、一条盘旋似山的巨蟒,似乎最上头还有微微凸起的角,连他妈兔子都大的离谱,如果这些猛兽跑出去,那得祸害多少人。

  不对,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猛兽,不对,自己好像在兜圈子,他已经两次看到那天沉睡的青蟒,焦急下,满脸淌汗,眼睛突然被黄光覆盖,周边的环境一下子清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