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未见红
冷颜红唇2020-01-18 18:072,155

  孙小天一出现,赵玉清就看到了。

  其实,赵玉清跟庞山的关系并不怎么和睦,如果不是他老丈人是父亲的班底,如果不是今天想恶心一下孙小天,他根本不会过来。

  虽然徐柯表现得很坦然,可以说很冷漠,但她的手在轻微抖动,赵玉清眼底的冷光一闪而过,保养极好的手,恐怕连女人看了都会嫉妒,探手抓住徐柯柔若无骨的小手,这双手昨天晚上还抓过自己的小弟,一想到这,浑身都激动,斜长的眸子流露着兴奋的神采,又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很难看,似乎头顶冒了绿光。

  第一次睡徐柯的时候,雪白的床单连一滴血花都未见,当场,赵玉清就抽了徐柯几巴掌,问:“你不是说没被孙小天碰过吗?为什么今天没见红?”

  这个贱女人那天晚上是怎么回答的,哦,对了,我想起来了,赵玉清心脏的刺又刺深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小时候骑车磨的。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从来没被别的男人碰过。”

  徐柯蜷缩着身体,像个可怜的小猫,缩在酒店豪华庞大的床角落。

  这柔弱的模样,引起不是同情、怜惜,而是赵玉清心底的怒火,嫉妒,伤痛,以及疯狂。

  第二天,徐柯没起床,又酸又痛,好像那蝴蝶不再是自己的,枯萎了,凋零了。

  看徐柯走不成路,大眼睛里不是委屈,而是冷漠,大早晨,在晨阳的暖意里,只说了三个字:“你满意了?”

  满意?

  不,自己永远都不会满意,孙小天已经成了自己心头的刺,一看到徐柯娇羞红润的脸,赵玉清就怀疑徐柯在孙小天怀里,承欢娇喘,红晕更浓,更烈。

  徐柯像一杯香醇可口、绵柔温香的红酒,只可惜前半杯已经被孙小天尝过了,至于喝了多少,凭赵玉清丰富的想象、夸张的联想,也得不到答案。

  反正徐柯死死咬定,孙小天没碰过她,至于你赵玉清信不信,她不管。

  王云瑸是这桌的接待者,凡有同学进来,他都会去迎接。

  身材削瘦,平头,身高不过一米七,两双不大的眼睛,时有精光闪烁,这样貌,显得王云瑸十分精神。

  见孙小天跟庞山父母打完招呼,站起身,就迎了上去,王云瑸笑道:“这不是小甜甜吗?”

  “靠,王老三,再这么叫,我可抽你了?”王云瑸在宿舍排行老三,毕业后就南下广东打拼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孙小天问道:“你这家伙回来,怎么不打个招呼?”

  王云瑸把孙小天让到自己旁边的座位,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正好坐在徐柯和赵玉清对面,说道:“这不是回来迁户口嘛,昨晚刚到。”

  “混得可以啊,都拿到羊城户口了,这可不是谁都有本事拿到的。”孙小天惊讶地说道。

  他当然看到了徐柯二人,还知道他们一毕业就结婚了,听说徐柯过得并不好,特别是婆婆很看不起这农村来的媳妇,满身的土腥味,孙小天心里不舒服,就装着看不到。

  “哪里哪里,侥幸得到而已。老四,如果想去南方发展,可以找我,哥哥给你办得妥妥的。”说完,王云瑸递给孙小天一张印刷精美的名片,写着云商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

  靠,这王老三都混到总了,孙小天现在还知道这奸诈的王云瑸,大二时组织近百人去青岛厂里打工,谁知道被骗了,一个小镇上的小厂子,做性产品制造的,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人。

  知道被骗的人,被学院领导和当地警方送回了学校,王云瑸只是个中间人,也不清楚那人的来历,最后不了了之,还把中介费退给了同学。

  学校给了他个警告处分,王云瑸名声彻底臭了,后来还被拍了黑砖,到现在都不知道谁打的,

  那次,孙小天发高烧,不然,也被坑了,还办得妥妥的,他可不信这黑心烂肺的家伙有这么好心。

  “别,我可没你有本事,闯不了太大名堂。”孙小天拒绝了。

  “孙小天,这都半天了,怎么就跟王云瑸聊了,这些老同学就装作没瞧见?”赵玉清阴阳怪气地叫道。

  “肯定是没脸见人了,赵少,你不知道,他这身西服还是毕业招聘会时穿的,这都一年了,还没换,肯定混得特惨。”叫自己同学为赵少,张开还真张的开口,整个就是赵玉清忠实的狗,主人刚开口,立马跳出来狂吠,好像这么多年还没从赵玉清菊花里滚出来。

  “还赵少,张开,你脸皮可真够厚的。你尾巴摇这么欢畅,也没见赵玉清丢你几根肉骨头啊?”一见孙小天脸色难看,王云瑸立刻嘲讽道。

  “王云瑸,你丫的找死,你骂谁狗呢。”张开一拍桌子,站起身,脸色阴沉地说道。

  “我可没说你是狗,你急什么?”王云瑸淡淡地说道。

  孙小天拉了拉王云瑸的衣角,示意他坐下,而自己盯着张开,说道:“张开,消消气,都是老同学,何必闹得这么不欢。我真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连我毕业时穿什么衣服,你都记得,比我女朋友称职多了。如果你是女的,说不定我都想追你了。”

  噗嗤一声,坐在孙小天右边的女人,肖洁儿被孙小天这句话搞得笑出声。

  另一些人也暧昧地望着张开阴云密布的脸,捂着嘴,强忍笑意。

  赵玉清笑了,说道:“孙小天,真不知道你还有这爱好啊,真是领教了。”

  孙小天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说道:“是啊,你不知道得多了,不像某些人,专捡别人用过的垃圾,真不要脸。”

  “孙小天,你混蛋。”徐柯噌地站起身,恶狠狠地瞪着孙小天,眼泪在打转,满面通红,骂了一句,说道:“我身体不舒服,玉清,你送我回家。”

  不等赵玉清回答,拿起放置在桌子上的LV手包,转身离去。

  众人面面相觑,都觉得孙小天说这话太过分了。

  赵玉清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孙小天,老子跟你没完,你等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