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婚礼爆斗
冷颜红唇2017-07-14 11:032,373

  孙小天直接无视了赵玉清的威胁,只是心真得很痛。

  以前,孙小天以为再见到徐柯时,心中不会有什么感觉。

  没想到,他再一次错了。

  王云瑸推了推怔住的孙小天,低声说道:“小天,你小心点赵玉清,这家伙通阴着呢。”

  “我明白。”

  心中叹息一声,孙小天望着人来人往的礼仪厅门口,佳人一去,心却复杂至极。

  音乐响起,司仪说着吉祥话,身边站着闪烁着幸福光芒的庞山,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副区长手里牵着的新娘。

  “新娘子挺漂亮啊,她怎么会喜欢上庞胖子?”王云瑸瞪圆了眼睛,望着款款而行的新娘子,拖地的洁白婚纱被可爱的男孩女孩拖着,还跟着两个撒花瓣的漂亮女孩。

  “对眼了呗,怎么,王老板也羡慕了?”肖洁儿眨着圆圆的眼睛,挖苦道。

  “哥们不缺女人,好奇而已。肖美女,你们电视台的靓女更多啊,一抓一大把,要不给咱们这些单身的兄弟们扯扯红线,多好啊。”王云瑸笑着回道。

  “得了吧,一年不见,你嘴皮子更利索了啊。你随便问问,在座的各位,谁还单身。”肖洁儿耻笑道。

  “别介啊,肖大美人,我就没结婚,现在还做梦,还梦见你呢。”坐在张开身边的郭德珂笑咪咪地望着肖洁儿,一脸花痴相。

  “老郭,你孩子都快叫你爹了,还惦记肖美人啊,你太无耻了。”虽然赵玉清不在了,一直沉闷的张开,也不能总闭着嘴。

  “好了吧,今天是庞胖子的好日子,你们吵吵闹闹的,多不好啊。”王静看着这些窃窃私语的同学,提醒道。

  张开好像想起什么,问道:“王静,庞山不是喜欢你吗?怎么新娘不是你啊?”

  王静恼怒地说道:“张开,你是故意得吧。”

  肖洁儿帮腔道:“张开,你这张嘴还是这么讨厌,明摆着,王静被抛弃了。”

  张开讪讪一笑,赵云清不在,他这狗腿子好像失去靠山一般,不敢多言。

  反而是肖洁儿疑惑地问道:“庞山也给你送请帖了?”

  王静摇了摇头,说道:“他怎么敢?要是我搅了他好事,他肯定暴跳如雷。今天来了这么多大人物,庞家可真是春风得意。哼!我今天不请自来,就是看看他究竟多幸福。”

  孙小天看王静闷愤的模样,安慰道:“庞山心里由你,前几天,他还找我喝酒,醉了,满口叫得都是你的名字。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想,恐怕是你亲手把他推向了今天的新娘子了。”

  “信你才见鬼了,你比庞山还不是东西。杭家有钱有势,家世显赫,再怎么选择,他也不会娶我。陈世美都是发达了,才变心的。”王静酸溜溜地说道,端起桌子上的酒,一口闷了下去。

  得,惹火上身了,孙小天不敢说什么了,谁让庞胖子抛弃了王静。

  王静的脾气不好,在南华的时候,庞山就像太后身边的大太监一样,虽把自己女人伺候得很好,可在女人心里,却没什么地位。

  也许,王静是把庞山当奴才用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奴才有一天受不了,那是会起义的。

  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只是代价不同而已。

  庞山诉苦说,本来杭晴跟他没什么事,可王静翻来覆去就让他交代,到底跟杭晴开了几次房,为什么对不起她,还扬言要划了这小妖精的脸。

  很明显,受够了王静的娇蛮、跋扈,庞山选择站在杭晴的背后,甩了王静一巴掌。

  年轻人起哄,要庞山说说和杭晴的恋爱经过。

  庞山满面红光地说了一段风花雪月的好事,当然,是胡编的。

  之后,就在二人要交换戒指的时候,礼仪厅的门被人重重地打开了。

  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男人,手里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大声喊道:“晴晴,你不能嫁给这个胖子。”

  哗!

  这一句话一出口,引得宾客哗然,低声议论,不知来人是谁。

  “好戏开场了。”

  王静神经质地望着来人,笑了,笑得很疯狂。

  自己不幸福,你这胖子也别想好过,此刻,王静满脑子都是这念头。

  孙小天脸色很难看,问道:“这人是你找的?他是谁?”

  “哈哈,孙小天,又不是你结婚,你操得哪门子心。”王静冷声说道。

  “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张开附和。

  来人,多数不认识,可新娘子是个例外,冷喝道:“周凌,你滚,我不想看到你。”

  “晴晴,你怀了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你嫁给别人。我爱你,永远爱你。”周凌深情地说道。

  一听突然冒出来的孩子,众人大惊。

  奉子成婚常见,可新娘子怀的不是新郎的孩子,这可不多见了。

  砰。

  庞洪一拍桌子,颤抖着手,冷冰冰地望着坐在旁边的杭纲,说道:“杭大区长,你们杭家真有能耐,拿屎盆子往我们庞家扣。你要给我个解释,不然,我们庞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老庞,哎,这事我也不清楚啊。你别走啊,听我解释……”杭纲忙拉庞洪的胳膊,却被这老胖子甩开,冲自己老伴吼道:“愣着干嘛,还不够丢人的,咱们走,等回去,看我不打断这狗东西的腿。”

  袁清霞只不过是个中学的语文老师,什么时候碰到过这样丢人的事,顿时吓傻了,连儿子都没叫,好像傻了,被庞洪扯着,气呼呼走了。

  庞山也被这一幕搞蒙了,脖子都僵了,结结巴巴地问:“杭晴,你不是说这孩子是我得吗?”

  “庞山,你听我解释,我……”

  杭晴话没说完,左脸被庞山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吼道:“贱人,你他妈还解释什么,这狗东西都找上门了,你当我眼睛瞎啊。”

  “你……”杭晴被庞山一巴掌打蒙了,冷在那。

  “你敢打晴晴,你他妈不想活了。”周凌丢掉手里的玫瑰,抄起身边的椅子,朝庞山头上砸去。

  庞山像一头被怒火惹疯了的野猪,眼睛都红了,虽然没有周凌高,可他站的高,身体肥壮,胳膊往上一挡,只听啪地一声,不知胳膊有没有断,椅子却碎了,跳下台子,一脚踹开周凌,然后二人就扭打在一起。

  两边宾客一看,都怒了。

  庞家是丢了脸,好似没人头上都冒了绿光,这还得了,打吧。

  杭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孩子还没过门,家暴都开始实施了,这还了得。

  这下子,所有人都扭斗在一处。

  盘子满天飞,桌子满地滚,打的热火朝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灵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