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国破家亡
八月秋夕2018-03-29 12:573,325

  夜,漆黑的像是再也无复亮的那一日。

  北固国,凤鸢宫

  萧染静坐在窗前的紫檀木雕花榻上,目光深幽的看着窗外的荷塘,那片片荷叶随夜风而动,洁白如雪的荷花乍隐乍现。曾经,南康国的百姓都喜欢唤她莲公主,因为她出尘的美貌如雨后的莲花一般不可亵渎,让人望之既喜且畏。

  不自禁的,萧染再度陷入了回忆之中。

  不过是一年而已,曾经那个茫然无知,不管任何时候都不知愁怨为何物的她早已消失无踪。如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彻底颠覆了曾经的她的自己。现在,她的心头只余满腔的恨意,日日夜夜都盼着能手刃仇敌。

  前世的她凄苦一人,好不容易上天垂怜,让她拥有那无双的宠爱,让她拥有一切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梦有多美,醒来的时候就有多痛。

  顷刻间,所有的一切灰飞烟灭,她至今记得母后绝望无助的眼神,记得大哥毅然决然的让她速速逃走,记得母后最后的叮咛,记得弟弟依然被囚禁在她不知道的某一处。

  为什么呢?她好不容易可以过上幸福的日子,好不容易拥有了亲情,好不容易有了关心她的人,为什么这一切是那么的容易失去?

  转眼之间,国破家亡。

  她只想要家人而已。

  她好恨他!恨得入骨!为了他所谓的宏图大业,为了他的野心,他毁灭破坏了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有恨,就必然要发泄。

  不过是短短一年的时间,她已然成为北固国人口中狠心毒辣骄奢淫逸的毒妃!曾经清纯若莲的莲公主彻底随着南康国的覆灭而消逝于时光之中。

  那一日,司徒晴空说要她成为北固国后宫中的嫔妃之一;那一日,千军万马如从天降,一下子覆灭了传承千年的的南康国;那一日,母后悬梁于南康国的凤鸢宫之中,八岁的皇弟被囚;那一日,南康国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尽数被杀,包括她一向视为顶梁柱的大哥;那一日,她才知,女人是这世上最不可信的东西!

  云练芷,那个背叛南康国的叛徒!

  她永远无法忘记,那一日,当司徒晴空的右手举起来的时候,云练芷毫不犹豫的飞身到了皇座旁,一下子就制住了她!

  曾经,她们是在一起玩耍的姐妹,好玩的好吃的都会互相分享,母后像疼爱她一般的疼爱云练芷;曾经,她是那般的相信她,并且将南康国的兵权全权的交到了她的手上,只因云家世代忠良,只因她对她的信任。

  可是,她却用背叛来回报她对她的信任,对她的依赖。

  她不敢置信的问她,为何要背叛南康国。

  她却说,那人许她皇后之位,她对那人一见倾心,为了陪在那人的身边,只好选择背叛南康国。她说,她的心里也很痛苦,她知道自己对不起她,可是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鱼和熊掌永远都是不可兼得的。

  为了他,她宁愿遭世人辱骂。

  从不知爱情为何物的她只能苦笑无言,只求云练芷看在她们以往的情分上面,让她再去见母后最后一面。

  枉她两世为人,枉她明知女人是容易为爱犯傻的,却还是那么信任的将家国安全都交到了云练芷的手上。

  她虚软无力的坐在皇位上,眼中泪水朦胧,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大哥奋力抗敌,可是南康国的人从小就没有习武的习俗,大哥也是如此,最后不敌被杀。她眼睁睁的看着大哥被人砍下头颅,眼睁睁的看着大哥脖颈中的血如泉般喷出,那一刻,她目眦欲裂,恨不得灭了这天下,更恨自己当初对云练芷的轻信!她以为,她的下场也是跟大哥一样,身首异处。

  也许是她眼中的泪和恨刺痛了云练芷,她当真放了她,让她再去凤鸢宫见母后最后一面。

  也是,都是将死的人了,她和母后都不懂武功,下场必然也是被杀。那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尽管放了她去见母后便是。

  犹记得,她奔入凤鸢宫后,母后听说南康国的内贼居然是云练芷,当场气的吐血。嘴角带血的跟她说道:“染儿,你记得,你大哥已去,从此以后,这世上除了你皇弟外,再别相信旁人。”

  随即母后在她耳旁低声说了宫中的密道位置,让她速速带皇弟萧然一起逃出宫外。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萧氏香火未断,总有再起的一日!

  她眼睁睁的看着母后在她面前悬梁自尽,眼睁睁的看着司徒晴空将皇弟擒住,勒令她也束手就擒。皇弟是萧氏最后的根了,也是母后的遗愿,她不得不听从司徒晴空的话,束手就擒。

  当真是宛如戏剧一般,最后她与皇弟都没有死,她成为了北固国皇帝司徒彦的萧妃,而皇弟则成为了制肘她的软肋。

  司徒彦遣人将萧然关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并未让她知道确切位置。

  当然,云练芷最后也没能如愿成为北固国的皇后,不过是成为了司徒彦的云贵妃罢了。

  二人入宫那一日,她昂首站在云练芷的面前,冷冷的嘲讽她,即便是倾出一国为礼,她云练芷也不过是成了贵妃而已,皇后?不过是一场笑话。

  当时云练芷的脸有多黑,她想她一定会一辈子记得。

  从刚刚成为囚徒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懵然间知道,司徒彦不会拿她如何。不然,北固国皇宫之中不会出现与南康国一模一样的凤鸢宫;不然,凤鸢宫外不会有这样大的一片莲池;不然,不会在她掌掴云练芷的时候,司徒彦毫不维护他最大的功臣,反而作壁上观。

  难道饶她性命,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她吗?

  萧染没有问过司徒彦这个问题,也不会去问。

  这种情况要是搁在现代的言情小说里,必然是冠着爱情的名头。不然,司徒彦凭什么为她一个亡国公主做那么多的事情?

  爱情?呵呵……她会信才有鬼!

  现在,她不仅仅是以蛇蝎心肠闻名于北固国,最最重要的是,她宠冠六宫!无人敢得罪!

  “娘娘,夜凉露重,皇上今儿个想必政务繁忙,应是不过来了,娘娘还是早些歇息吧,身体要紧。”

  眼见时辰已晚,一直手捧香炉站在一旁的宝瑶忍不住出声劝萧染早点儿去休息。虽然现在是夏夜,但娘娘若是受了寒凉,皇上肯定要怪她们对娘娘服侍不周。

  皇上对萧妃的宠爱满朝皆知,萧妃的狠心毒辣也早已传遍天下。

  这一年,有形无形的被萧妃直接赐死的嫔妃就有三个,而被萧妃打伤流产的妃嫔也有两个,更有不计其数的宫女太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萧妃责罚。

  即便萧妃在宫中如此张狂霸道,皇上却未曾说萧妃半句重话,反而还从全国各地收罗异物哄萧妃开心。

  宝瑶悄悄的小心翼翼的打量眼前的女子,合身的淡绿色绮罗纱裙完全勾勒出女子曼妙的身材,无暇白如凝脂的脸蛋,挺直的鼻梁,水亮的杏仁双眸,黑瞳中似有媚意天成,嫣红的樱桃嘴。即便是她,看着这样的美人也是心动不已,就更别诓论皇上了吧?

  不过,最让她开心的却是,萧妃虽然对凤鸢宫外的主子奴才都不太好,但是对她们这些在凤鸢宫伺候的人却是不错。

  当初初进凤鸢宫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命不久矣,没想到现在过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别提让其他宫里的宫女多羡慕了。

  萧妃既然对她们好,她们自然也是真心的待萧妃好。

  听说司徒彦今晚不来凤鸢宫,萧染的眉微微拧了起来,天籁般的嗓音微启,嫣红的双唇微动,轻声说道:“皇上今晚在哪个宫里住下了?”

  宝瑶早知萧染会有此一问,赶忙回禀道:“回娘娘的话,皇上今晚住在乾政宫,并没有去其他娘娘的宫里。”

  萧染微蹙的眉放下,神情重新变得淡然。

  “行了,那也伺候我休息吧。”她淡淡的吁出一口气。

  若是,司徒彦今晚是在某个嫔妃的宫里过夜,那她就要尽职尽责的在明日上午让人给那个妃子送汤药过去了。

  司徒彦灭了她的国灭了她的家,她也不会让他的任何一个孩儿降世!

  曾经,也有人当面骂她是狠心的毒妇,骂她这辈子生不出孩子,泣血痛诉她的狠辣蛇蝎,她不过是让手下割了其中三个人的舌头,便再也没有人敢在她的面前胡言妄语了。曾经,也有嫔妃胆敢不喝她送去的汤药,私自怀了身孕,后来她亲自让人给她们灌了滑胎的药,伤了她们的根本,让她们再无有孕的可能,从此,再也没人敢在她不同意的情况下做任何事。

  心软?不舍?同情?

  哈……当真是笑话!她国破家亡之时,可曾有一人心疼于她?大哥的身首异处,母后的悬梁自尽,父皇的掀棺鞭尸,满朝文武翻滚的头颅……样样件件都让她夜不能寐。

  多少个夜里,梦中的她在血池中翻滚,大量的鲜血从她的耳鼻口中涌入,几欲让她丧命。她拼命的挣扎,期盼能有一个人能救她于水火之中,可是,没有,永远都只有她一个人在挣扎。

  泪,在她的心里翻涌,却不能流出眼眶。她再没有脆弱的理由。

  滔天的血仇,何时才能报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倾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倾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