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登基为皇
八月秋夕2017-07-13 19:023,193

  钢铁水泥铸造的S城里难得看到一个万里无云的天气,空气也难得的清新许多,气温23度,正正合适。

  此时正是中午休息时间,萧染拎着手提包,跟周围的同事们打了声招呼,便出走了公司的大门。

  意外的发现,今天的天气空气都是如此的好,让她的心情也更好了。

  26年了,今天是她在这个世界上过的第26个生日,是她自己单独一个人过的第4个生日。从小,她就知道她不应该期望太多,要比别的孩子更容易满足,谁让她从小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呢?没有人疼宠,就要自己学会自强。

  26年了,她曾经也想过去寻找自己的爸爸妈妈,现在的她已经毕业工作,可以赚钱养家了,爸爸妈妈应该可以认她了吧?她只是想要一份简单温暖的亲情而已,不想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活在这个世上。

  多次的寻找探查带来的都是失望,没有任何线索。

  她伸手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脸,鼓舞的对自己说道:“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不是吗?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儿去就去哪儿玩。虽然生日没有人陪我一起过,但是我一样还是可以去吃我最爱的日本料理和芝士蛋糕。”

  “小姐,行行好,我午饭还没有吃呢……”

  一个不锈钢的盆子挡在了萧染的面前,是个腿有残疾的老爷爷。

  萧染甜甜的对他一笑,没有丝毫的不耐烦,顺便将一张十元的纸钞放在了盆子里。

  老爷爷欢喜的对她笑了又笑,谢了又谢,随后便走向下一个人,依旧是一样的台词,一样的乞讨。

  萧染不在意的继续向地铁口走去,心情愉悦,她知道那些出来乞讨的人未必都是真的缺钱,只是,有时候看到这把年纪的人还在外面乞讨,她就会想到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过的如何。

  对亲情的渴望早已超过了她对他们抛弃她的恨意。

  多希望,她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你们不让我跟他在一起,我就死给你们看!”

  一个女子咆哮的尖锐声音穿透萧染的耳膜,她停下脚步,诧异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是一个身姿窈窕二十出头的姑娘站在马路边呢。而在那女子面前不远处,正站着一对中年夫妻,男子的神情冷漠,妇人则略显焦灼。

  “丫丫,你过来,别站那里,那边危险。你先过来,咱们好好说行不行?”妇人担心女儿的安全,担忧的劝道。

  男子却狠狠的瞪了妇人一眼,斥责道:“你叫她干什么?她自己多大一个人了,还能不知道好坏?那个人渣有什么好的?哪里配得上她?哼!我张壮业说一不二,与其把我的女儿嫁给那个王八蛋,我宁愿她死了!”

  萧染站在人行道上,苦笑着看着这幕闹剧,心疼中年夫妻的无奈,也暗责女子的胡闹。真是的,有什么不好商量的?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生命去威胁父母呢?这世上,除了父母最爱你,还能有谁?

  女子被父亲的话一刺激,头脑一懵,居然就直直的冲向了路中央。

  萧染惊愕的看着这一幕,条件反射之下,还未等中年夫妻冲过来,她就已经跑向了年轻女子,一把将她拽到了一旁。

  嘭……

  刚刚将人拉到一边,萧染瘦弱的身体就腾空而起。

  剧烈的撕扯般的痛席遍全身。

  很奇怪,明明这时候的她应该感到痛苦懊悔,不应该为了那样一个不知道爱惜生命不知道疼惜父母的人付出生命,但是,她的心理却只感到解脱。

  反正她是一个人在世上,若是因此去世,再次投胎为人的话,她应该就会有爸妈,有家人了吧?而且,她还让一个家庭完整了呢,一家人都不会伤心。

  奇怪的,她的心里居然是如此的开心和满足。

  南康国勤政殿,十四岁就已出落的宛如雨后荷花的萧染身着金色盘凤袍头戴皇冠坐在高高的皇位之上,她的背脊挺的直直的,像是一株千年巨松般不可弯折,她的眼神犀利如剑,锋利的划过殿上叽叽喳喳的大臣们,顿时吵闹如菜市场的大殿一阵安静。

  萧染头疼的低低叹了声气,她面上虽是一副顽强冷冽的样子,心里却是觉得委屈的很。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受尽父皇母后疼爱的小公主。

  十四年前,因为车祸,她居然离奇的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国度。

  从一个小奶娃娃长成一个大姑娘,她受尽了父皇母后的宠爱,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好看的好玩的漂亮的,只要是她想要的,父皇母后就会帮她找来。各式各样稀奇的珍宝堆满了她的寝宫,昭示她的荣宠无双。

  也许是前世的她太过凄苦,所以这一世,上天才会这么善待她吧?

  只可惜,父皇在半年前去世了,留下的是她对父皇的无尽思念。

  千百年来,南康国一向是立皇子为皇,虽然没有立长不立幼之类的狗屁规矩,但起码从来没有出现过女皇!可是,历史居然在她的身上改写了!

  父皇驾崩之前,当着满朝文武和母后的面,亲口下了圣旨,要封大公主萧染为皇!尽管文武百官个个搜肠刮肚费尽口舌的劝诫父皇改立大哥为皇,怎奈父皇之意已决,旁人再无更改的可能。

  南康国一向是以文治立国,百年下来,南康国的百姓个个安居乐业,国家愈发的繁荣昌盛。而与之一同发展的便是,南康国的文化越来越繁荣,武力却不免渐渐落后,略逊于周边的几个国家。好在,中跃大陆从未曾发生过什么大的国家之间的战争,多得是小打小闹,倒也无什大碍。

  如今她登基不过才半年之久,朝中大臣却已经忙着帮她选夫郎了,说什么中宫之位不宜久悬,不然于国基不好。

  以前父皇在世时,她尚可以在父皇的面前撒撒娇,拒绝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可是,现在父皇不在了,她身为一国之尊,再也没了自由,所思所想都得从国家出发。

  今儿个,满朝文武就是在同她讨论,到底是从自己国家的人里选择夫郎好,还是与其他国家联姻好。

  左相沈亚峰上前一步,沉声禀道:“陛下,依老臣之见,新皇初立,国基未稳,不过我国现下既无外忧,也无内患,还是从本国的男子当中选一品貌上佳的为夫郎,如此才是上策。”

  右相傅卓文眉头一拧,上前一步,扬声禀道:“陛下,老祖宗有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如今我国皆以读书为上品,会武愿意学武的男子越来越少,军队里每年都招不到什么人了。依臣之见,陛下的夫郎应当是一个孔武有谋的男子才好,如此陛下就应当与其他国家联姻,像西沙国就很是不错嘛。”

  左相沈亚峰冷哼一声,撇嘴道:“西沙国?就那个终年不见天日,到处都是黄沙的西沙国?那个偏僻的鸟不拉屎乌龟不下蛋的地方能出什么人才?那里的人岂能配为陛下的夫郎?再者说了,我南康国一向是以文治立国,要一个只会武的男子有何用?莫非……”

  沈亚峰面露异色,一步一步的逼向傅卓文,惊得年约六旬的傅卓文满头冷汗,口中结巴的说道:“你休得信口雌黄诬蔑我,我在朝为官四十年,对陛下的忠心天地可鉴,不是你可以瞎掰的。”

  御史大夫包旭涛见得左相与右相再次针锋相对,赶忙做出一副和事佬的样子,挡在了那二人的中间,故自对左右二相都笑了笑,好声好气的劝道:“两位大人莫吵莫吵,这不是在大殿之上吗?陛下是要我们商量正事儿呢,可不是让咱们来吵架的。”

  说罢,包旭涛又面向萧染,恭恭敬敬的说道:“陛下,依老臣之见,右相的话也有些道理,只是西沙国实在是太过荒凉,不值得咱们与之联姻,老臣看东海国倒是不错。”

  太尉罗毅冷哼一声,嗤道:“东海国?包大人此话说的当真是有意思,东海国与我国相距甚远,隔着偌大的海洋,根本就没有相助之力,联姻了干嘛?不是白费功夫吗?”

  话音一转,罗毅却面向了萧染,沉声道:“陛下,依臣之见,其他诸国都不可取,倒是可以在千泉国和娄国甄选一二,以填补陛下的后宫。”

  罗毅这话一出,自然又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立时就有人回驳于他,说出千泉国和娄国的诸多不可选之处。

  刚刚安静下来的大殿再次陷入吵杂之中。

  萧染百无聊赖的听着殿下大臣们的吵闹,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有一点觉得奇怪。

  中跃大陆上有六个国家,分别是东海西沙,南康北固,千泉娄国。这六个国家里又以南康和北固为上,东海西沙次之,千泉国和娄国则是真正的小国了,不值一提。

  现在,包含南康国在内,五国的人选都被提了个遍,为何却无一人提议北固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倾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倾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