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蝶
一直追求写作2017-07-07 17:172,555

  下楼的脚步有些踉跄,但速度很快。我急于知道是谁在二楼放哀乐,所以已经顾不得我的脚步弄出了很大的声响。当我推开二楼的房门时,里面竟一片漆黑。哀乐在响着,我还能听到磁带在录音机里转动的声音:“沙沙……沙沙……”

  情急中我大叫:“谁在这里?”声音因为紧张有些走调。但没有人回答我,除了节奏沉缓的音乐以及磁带转动的沙沙声。

  我在原地站了半分钟,摒息细听,然后确信这间屋子里除了我之外,没有别的人了。

  我转身下楼,但一楼没有人,院子里也没有人。而院门是敞开着的,刚才一定是有人来过的,因为我记得进来时将门掩上了!

  我跑出院子,冬夜空旷寂冷的巷子还在沉睡中。四周一团漆黑,只有三楼的灯光还在亮着。灯光里,有我的方舟,永远睡过去的方舟。那屋顶升起一轮圆月,光晕笼罩着小楼,那是天堂的灯火。

  我返回二楼,打开灯,一切跟我离开前无恙,除了开着的录音机。方舟仍然在相片中注视着我,那眼神是有生命的,让我觉得他仍然活着,他就在我的周围,在我的心中。

  我关掉了录音机。我不喜欢这音乐。生离死别原本就是悲痛欲绝的,为什么还要听这样悲痛的音乐?走向天堂的人,也不会喜欢的。最起码,我的方舟他不会喜欢。他酷爱音乐,此刻他若在天有灵,若他的灵魂就在我身边,想陪着我听的,一定是那支《梁祝》。那蜕蛹成蝶的,是我的一颗心,萦绕着相中方舟的面容。而那羽翅上,沿染着我的泪水,翅膀振动起来,是沉重的,将泪水洒落成雨,纷纷而落。

  而梁祝的曲子,正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起初,我以为是幻觉,过度悲伤而引起的幻觉。但渐渐的我感觉到,那琴声是真正存在的。而拉琴之人,不会是别人,只会是方舟!那天在酒巴邂逅,他演奏的正是这支曲子。再没有一支琴乐,比这支更悦耳更动人。

  闻曲思人,我不禁又潸然泪下。我轻声低唤他的名字,双唇在颤抖。我听到了他的回应。他说:“容儿,别哭,我最爱的人。”

  不哭?我要如何止住这来自心泉的泪水?倘若今后我一个人留在这世上,漫漫长夜,还会有多少夜风被泪水沾湿?

  “容儿!”方舟的声音更真切起来。“别哭,我永远都爱着你。”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琴曲已经奏完。所以在静谧的夜里,这句话格外清晰。不是幻觉!绝对不是幻觉!

  “方舟!”我惊喜地叫着,“你在那里?”我环顾四周,没有人。而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呢?我想到三楼方舟冰冷的身体,打了个寒噤。

  是他活过来了?还是……鬼?我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但瞬间的恐惧之后是狂喜。我来不及多想,准备再上三楼。

  “容儿!”身后又是一声呼唤。声音真切,但有些发闷,像是有什么东西阻碍着声源一样。我猛然站住,回过头来,没有人。但是,方舟,是你在呼唤我吗?你在哪里?

  “容儿别怕,请你别怕。我在这里。”这一次,我凝神聆听,终于察觉方舟的声音来自何处!

  那声音是从灵堂方向传来的。而灵堂上有什么?决不是录音机发出的声音。我将目光落在了遗像下面那只黑色的盒子上,然后,感觉整个胸腔在燃烧膨胀,血液涌向头部。

  我的手指无意识地抓住了零乱的长发,用力撕扯,那痛楚让我明白这一切并不是幻觉。我愣愣地站在那里,眼睛盯着盒子,仿佛在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但之后,是更深的困惑。

  周围静了很久。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双腿麻木。我向前走了两步,将双手按在那只盒子上,目光却凝视着相片中的方舟。那双眼睛是有生命的,看我的目光深情似海。

  “舟,告诉我,你在哪里?”我的声音此刻出奇地平静,平静得自己都不能相信。

  过了几秒钟,我听到了回音。那是方舟的声音。他说:“容儿,你带我走吧,离开这里。”

  声音是从盒子里传来的。我的双手盖在上面,感觉到了声波的震颤。我没有说话,只将盒子紧紧地捧在怀里,像捧着一颗易碎的心。

  我在夜色里走着。不再有饥渴,不再有寒冷,不再有黑暗。只有我和我的方舟。我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平静而均匀,如同我的心跳。

  我走到家的时候,已经晨曦微透。我知道,太阳就要升起来了。阳光将充斥到每一个角落,包括我的心房。

  那一觉我睡得很沉。睡梦中,方舟一直在抱着我,在我的耳边轻声细语,一如从前。我在梦中已经知道那是梦,所以我很小心地靠在他的怀里,害怕突然醒来。梦里的感觉是真实的。真实的体温,真实的心跳,真实的声音。但若醒来,我知道,一切都如海市蜃楼,将在瞬间消失。

  梦与梦之外的距离,是梦醒,阳光照进眼睛的瞬息。梦之外与梦的距离,是梦醒,泪水滑落在枕上的瞬息。我听见有人在呼唤我,那声音却不是方舟。怎么会不是方舟呢?我的眼皮很重,想睁开眼看,却不能。

  “颜容!颜容!有人边喊边推我。我觉得四肢柔弱无力,全身的筋骨像是已经断掉。有人将我扶起来,他的手臂非常有力,一手托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放在我的额头上。我听见一声低呼,然后我的眼睛终于睁开,朦胧中一张熟悉的脸。

  “木森!”我喃喃地叫他。木森怎么会在这里?

  “可怜的丫头,别说话,你在生病呢。我打你的手机找不到你,就来你家找你。门也敲不开,我只好从窗户爬进来。”

  木森将一只枕头塞在我的身后,将我的身体靠在上面。而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的身体一激灵,吓了木森一跳。他忙问:“颜容你怎么了?”我猛然掀开被子,然后,松了口气。那只盒子,好端端地搁在床上呢。昨晚,我是楼着它入睡的。这只曾经让我心悸的盒子,如今却让我倍感亲切。

  而木森看到盒子,面色却是突变。他不安地问:“这盒子怎么在这里?颜容,你知道这盒子里面是什么吗?”

  我平静地看着他:“我知道,里面是方舟。”

  木森听了诧异地盯着我,像盯着一个怪物。半天才说:“你是发烧发迷糊了吧。说疯话呢。”

  我苦笑了一下。我清楚地记得昨夜发生的一切。虽然那一切古怪离奇,恍若隔世。

  我忽然想到什么,问木森:“林兰呢?我刚刚离开就又回去找你们,可是你们都…。。都不见了。”说到这里,我心里升起一股寒意,身体不由又颤栗起来,心不由又痛起来。我才知道,看似平静的状态,只不过是反弹,此刻,我整个人又跌入深不可测的漩涡中!方舟,他到底是死是活,是人是鬼?他真的在这只盒子里面吗?这怎么可能?

  木森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他安慰我说:“颜容,别急,你要先吃点东西,再把药吃了。然后,我告诉你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