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多情却似总无情
紫雪墨尘2017-07-16 17:352,097

  半月后返回星宿宫,碧湖烟雨,甚是亲切。

  我去向师傅禀告任务完成的情况,恰巧梅师姑也在,想到择日不如撞日,我便把我与俞非凡的事情告知了师傅和梅师姑,虽然心中很是羞涩,可是他说很快就会来提亲,师傅终归是要知道的。

  师傅听后沉默不语,梅师姑却脸色大变:“小蝶,你怎如此糊涂!”

  “怎么了?”我疑惑不解地望着他们。

  梅师姑似乎又生气又伤心,嘴唇几乎哆嗦了起来,但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良久,师傅才缓缓开口说道:“武当派向来以侠义大派自居,恐怕不屑于与星宿宫结亲,小蝶,不要抱太大希望。”

  我心里一沉,仰起头语气急促而坚定的说道:“师傅,我相信他,他说过会来就一定会来。”然后不等师傅再说什么,便决绝的转身离开,未听见身后沉重而无奈的叹息。

  两个月的漫长等待、寝食难安之后,终于传来了他的信息。

  去往山外办理事务的一位师兄带回一张喜帖,富贵金边,喜气洋洋。上书:“本派弟子俞非凡将于本月十八与峨眉派弟子韩映雪拜堂成亲,共结百年之好……”喜帖自我手中滑落,飘进碧波万顷的星宿湖,绿中一点红,似利刃刺进眉心,痛到毫无知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深夜出星宿,孤身探武当。

  险崖索道,古柏参天。千年禅院的墙头挂满了鲜红如血的灯笼,清静也开始变得惊艳。

  我一步一步的挪动着,长长的索桥似乎走不到尽头,脚下是万丈悬崖,深不见底。

  你说,我的命就是你的命。那么,若我在此刻失足落崖死去,你当如何?

  远处传来热闹的喧嚣,以及,拉着长音的礼唱“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我终于在礼唱声结束前的一瞬间迈进了礼堂。“慢着!”一声断喝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身上。我环顾四周,突然醒悟,哦,原来是我在喊,是我自己在喊。

  他向前紧走两步,却又猛然站住,用一种奇怪的、我看不懂的眼神,看着我。他一身鲜艳的红衣刺痛了我的双眼,这是他的婚礼,他与别人的婚礼。那么,我算什么。

  我举起手中的秋水无痕剑。还记得吗?还记得吗?无量山前,九曲溪边。他眼中似有火星闪过,亮了一下,又马上熄灭了。

  一位武当长者站出来说:“此乃本派的秋水无痕剑,前些日子在外丢失,多谢姑娘登门送剑。”然后一个小道士走到我跟前摊开双手,示意我交剑。

  我冷冷一笑,想得美,既然得到过,就不可能完整的送回。

  我猛地将剑从鞘中拔出。小道士以为我要动手,脸色微变,往后退了几步,握紧了腰间的佩剑。

  我双手握住剑身,怒意在体内卷起惊涛骇浪,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只听一声脆响,剑身断成两截,鲜血自我手心淌出,滴落在青石地板上,仿佛一朵朵盛开的彼岸花。

  剑断,情断,你我之间,犹如此剑。

  众人惊呼之后,脸上均现出怒意。

  我却毫不在乎,来吧,来吧,我不怕你们,一条命而已!

  突然间一条红影闪到面前,来不及反应,我已重重的挨了一掌,跌倒在大堂外面的红毯上。抬起头,只见他站在大堂门口,对我怒目而视。

  原来,刚才那一掌,竟然……是他!

  他恨恨的说道:“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此言一出,心如碎屑。

  跌跌撞撞的下了武当山,不知该何去何从。

  你的命就是我的命。

  你的命就是我的命。

  我们都错了,你的命就是你的命,我的命还是我的命。如今我遍体鳞伤生不如死,你却新婚燕尔春风得意。

  我是制毒用毒的毒娘子,当你摘下我面纱的那一刻,我已中了这世上,最无可救药的毒。

  世上所有的毒,都有解药或者解法。可我中的毒,如何来解?

  无量山的风景再美又能怎样?

  长白山的雪飘得再美又能怎样?

  我笑的再美又能怎样?

  你不在了,不在了,不在了……

  我轻轻合上双眼,就像当日的兰心师姐一样。师姐,等着我,可惜,我不能再对你笑了,我已经,不会笑了……

  醒来的时候,师傅和梅师姑在我身边。梅师姑双眼通红,见我醒来,半忧半喜。然后,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星宿派的绝色美女遇到了英俊潇洒的名门侠义之士,两情相悦,私定终身,胚珠暗结。却突生变故,那位所谓的侠义之士弃女子而去,另娶新人。女子悲痛欲绝,几欲结束性命,为了腹中的胎儿还是勉强活了下来。

  “小蝶,”梅师姑声音颤抖,“那个女子,就是我;那个孩子,就是兰心。”

  我心头一惊,随之泰然。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之前的种种疑惑,在真相面前冰雪消融。除了母亲,谁还会为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一夜白头?

  梅师姑颤巍巍的摘下了面纱,我骇然。想象之中的美丽容颜上,布满了横横竖竖的疤痕,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怎样的残忍与恐怖。

  “是我自己划的。我恨我的美丽,恨我的轻率,恨我遇人不淑……小蝶,你比我幸运,你还有路可退。兰心命薄,华年早逝。我知道你是她最好的姐妹,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我呆呆的看着梅师姑,良久,终于转头,视线落在窗台的那盆毒兰花之上。

  对啊,我为什么要死?我要活着,好好的活着。

  我站起身,缓缓走到师傅面前,跪倒在地。

  然后,我听见自己清晰的声音:“师傅,我想成为天下第一。”

继续阅读:第五章 青锋冷彻凝寒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行天下之情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