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紫雪墨尘2017-07-15 17:352,788

  半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山后的坟冢长满了墨绿的青苔。梅师姑常常坐在这里发呆,一头白发刺得人心疼。暮色渐浓的时候,我会拉起她的手扶她回去。她的手,凉如冰,似乎整颗心都是冷的,似乎今生再也无法温暖起来。我的心疼里夹着迷惑:兰心师姐在梅师姑心里竟然如此之重。

  一日,接到师傅分配的任务,前往逍遥派送一瓶药蛤酒。药蛤,要用幼蛤炼制,用在山中采到的多种草药喂养,并用药汁为其洗浴。八八六十四天之后,药蛤炼成,通体油绿发亮。将其泡在酒中九九八十一天,便炼制好了一瓶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药蛤酒。逍遥与星宿原属同宗,交往虽非甚密,但毕竟有同门之谊。

  简单收拾之后,我离开了星宿宫,去往逍遥派所在的无量山。

  走过大漠孤烟、黄沙漫漫的敦煌,美丽的月牙泉像一只幽然凝望的眼睛,盈盈一水,脉脉情深。古老的城堡巍然矗立在茫茫沙漠之中,像一位顽强的勇士,仗剑天涯,满身风沙。

  走过天下奇险、峰削林密的剑阁,剑门蜀道沿着悬崖的边缘盘沿起伏,古道斑驳,步步生险。夔门天下雄的气势,眼见胜于耳闻,江水汹涌而来,震动耳膜,如千军万马的厮杀,刀光剑影,马蹄狂乱。

  来到民风淳朴的大理城,原本安宁祥和的城镇此时却笼罩着一种惶恐不安的氛围。带着困惑走到前往无量山的东城门,守门人将我拦住,劝我回头。原来以人肉为食的鬼面侏儒本已绝迹,今日不知为何竟重现无量山。前去无量山打猎和采药的人大多有去无回,少数回来的人都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言辞混乱。

  我按了按挂在腰间的药蛤酒葫芦,下定了决心,师命在身,岂可无功而返?千里跋涉,怎能半途而废?况且,我也并非弱不禁风的千金闺秀。于是谢过守门人,踏上了前往无量山的羊肠小道。

  山林叠翠,曲径通幽,鸟鸣猿啼,鱼翔浅底。实在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呢。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我紧张的情绪略微有些缓解。

  突然,听到了一阵细碎的声响,我刚刚缓和的神经立马又紧绷了起来。左手握紧一包蝎毒粉,右手按住了剑柄,四面张望打量。

  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快,似乎是很多人的脚步声。我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浓,居然生出了飞奔逃走的想法,但已然来不及了,瞬即周围已站了几个奇怪的小人,全身而退已没有可能。

  这些小人身高 一米左右,头部较大,腿部短小,长相凶恶,牙齿尖利,眼冒绿光,手中提着一个碗大的球体,散发出幽蓝色的光雾。想必就是人们口中的鬼面侏儒了。

  我心思急转,决定先发制人。脚尖点地迅速跳起,凌空飞旋,顺手将一把蝎毒粉洒到了空气中。附近的几个侏儒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几乎同时,周围又出现了另外几个侏儒,掕起手中的蓝色光球向我袭来。

  来不及细想,拔剑出鞘,剑花几转,将几个蓝色光球击成碎片。集中精力对付面前几个鬼面侏儒的时候,身后突然袭来一个光球打中左腿,刺痛难忍,我单腿跪在了地上。忍痛抬头,一个个头略高、头戴蓝光铁环的侏儒出现了,似乎是这群侏儒的头目。他看着我,嘴里发出一种“忽忽”的声音,我想他是在笑,可这笑声对我来说,比任何声音都要恐怖。然后他慢慢提起了手中的光球,看来是要对我进行最后一击。我的手轻轻攥紧。

  是的,我还有最后一招,保命的也是致命的一招。只是,就算能把面前的侏儒头目杀死,腿部受伤,不远处的鬼面侏儒虎视眈眈,能不能安全离开仍是未知,然事已至此,只有拼死一搏。

  正准备启动袖中的机关,眼前突然寒光一闪,侏儒头目已被剑气逼退几步,一个蓝影挡在了我面前。

  “姑娘,你没事吧?”一个清风明月般的声音响在耳畔。

  我微微摇头,回应了他一个感激的笑容。

  侏儒头目目露凶光,急促的吹了声口哨,身后的鬼面侏儒立时向前,同时向蓝衣人发起了进攻。蓝衣人把我护在身后,与几个鬼面侏儒站在了一起。

  我提心吊胆的观察着战场上的形势,看得出蓝衣人占据上风,我稍稍松了口气,然而眼神一转,看到侏儒头目提起了手中的光球,眼露杀机。我暗附不妙,他又想暗中偷袭。虽然此时蓝衣人占上风,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一他也受伤,只怕我们都是凶多吉少。于是我重新抬起右臂,看来这最后一招,注定要用在这里。

  侏儒头目正准备抛出光球,我飞快按下机关,袖中的金蜈蚣急速飞出,正好弹到了侏儒头目的眼睛上。只听他一声惨呼,光球被丢到了地上,另一只手却生生抓下了眼睛上的金蜈蚣,用里一攥,我养了十年的金蜈蚣顿时粉身碎骨。

  忍住心疼得眼泪,我飞身上前,用尽全力将手中的剑用里刺了出去,穿透了那侏儒头目的前胸。侏儒头目终于命赴黄泉。其他侏儒见头目已死,心神大乱,蓝衣人剑光四起,周围的鬼面侏儒纷纷倒在了地上。

  我与他对视一眼,彼此都长长地舒了口气。

  我挣扎着站起来,小腿吃痛一软,又倒了下去。就在感觉自己要重重的摔在地上之时,却倒在一个柔软的臂弯里。

  四目相对,仿佛有一阵奇异的风吹过心田,带着淡淡的温暖和微微的酥麻,我仿佛听见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世界一个趔趄,我跌倒在你的笑里。只是当时我们都没有想到,这样鲜血淋漓的相遇,注定得不到花好月圆的结局。

  在我羞涩的目光里,他道了一声“得罪”,将我轻轻抱起,行到九曲溪边,小心的放下,经我同意后开始帮我处理伤口,清洗,上药,包扎。他在做这一切的同时,我偷偷打量着他:眉如长剑,目如清潭,身如修竹,衣如晴天。

  他似乎感觉到我的注视,抬头看我,我心里一抖,赶紧扭头去看九曲溪。溪水清澈澄透,几尾金鱼欢快的游来游去,阳光洒下,水面泛起点点粼光,闪闪烁烁。

  虽然已猜到他来历不凡,但“俞非凡”三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我仍是吃了一惊。武当四侠在江湖上已颇有名头,每人手中都持有一把稀世名剑,分别名为春风拂栏、烈焰追魂、秋水无痕、玉雪生辉。

  镜湖渺渺柳飘飘,谁人不识笑三少。

  排名第三的俞非凡竟然就在我眼前。他手中的剑光色淡蓝,熠熠生辉,恰似一汪秋水,细波轻柔,宁静致远,想必就是传说中的秋水无痕了。

  夜里的无量山在满月的映照下朦朦胧胧。远山青黛,幽静而安然;溪水琉璃,活泼而恬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树下的光影的斑斑驳驳。江湖的概念,在这美妙的夜色里,变得模糊而遥远。

  你救了我的命。

  你也救了我的命。

  从此,我的命就是你的命。

  从此,我的命就是你的命。

  因为腿伤难行,他便陪我在无量山的一个山洞里养伤,每日朝夕相对,眉目传情。那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然而快乐总是短暂易逝,腿伤渐好,分离亦如期而至。

  恋恋不舍的收回缱绻的目光,他在我额头轻轻落下一吻,那一刻,我仿佛置身于九天的云端之上,浅醉微醺,心神荡漾。

  他说:“等着我,我回武当山禀明师傅后,就去星宿宫提亲。”

  我羞笑颌首。我当然会等你。

  他把我的碧竹箫收入怀中。一曲长相思,还君凤求凰。

  我握紧他的秋水无痕剑。一潭秋水似情深,春花秋月了无痕。

  思念,总是在不经意间,降临身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行天下之情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行天下之情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