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青锋冷彻凝寒雪
紫雪墨尘2017-07-18 17:062,238

  紫气朦胧魅影生,似真似幻莫与争。

  夜幕氤氲之中的星宿宫寒灯半点,烟雾透影,玄冰绝情;薄雾之下的星宿湖点点涟漪,碧池残月,柳枝弄影。

  没有如花美眷,只有似水流年。

  两年前一见钟情、心心相映的柔情蜜意,和断剑伤情、撕心裂肺的血色仇恨,似乎已经被时间冲散在墨色苍穹下常年不断的蒙蒙烟雨里。

  可惜,只是似乎。

  日日寒冰掌,夜夜龙泉剑。

  两年的时光,就在我舍命一般的练习中,渐渐逝去。

  师傅说:“在同一辈的弟子中,你的资质并非最好。但勤能补拙、怒可生威,你的努力与怨恨,应该可以助你练成星宿派的最高绝学——拼命三式。“”

  拼命三式,顾名思义,拼命之招,分别名为玉碎瓦岗、金石俱焚、天地同寿。三式招招狠辣,意在取敌性命,不惜同归于尽。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因此不可经常使用。

  师傅说:“拼命三式练成,不敢说天下无敌,却定是少有敌手。”

  我点点头,视线越过师傅的肩膀,落在看不到风景的远方,然后轻轻拨动了持在手中的、我的新武器——凝雪流霜凤首箜篌。

  这把箜篌比一般的箜篌要小,既是乐器,也是利器。

  因我善音律,此而前随身携带的碧玉萧当年赠给了那位负心人,想来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师傅特意请人为我打造了这把箜篌。凤首箜篌,有项如轸。

  叮叮咚咚的音符四散开来,在墨色的烟雨中优雅而绝望。我幽幽的翘了一下嘴角,仿佛是在笑,然而那笑意冷的像冰,像我沉静多时的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师傅的意思,我懂。练成拼命三式,半年之后的华山论剑,将由我代表星宿派出战。天下第一的征程终于开始了。

  半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当我跟随师父策马驰骋在前往华山的路上时,紫色的面纱在风中飘摇成一朵妖艳的花。我感到自己的血液中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不停的扩张和增强,似乎要把血管崩裂。

  烛影深,暗夜沉。我用手指在凤首箜篌的一根琴弦上狠狠一划,琴弦一声闷响,血珠自我指尖滑落,滴在花盆中滋养的毒兰花的泥土里。

  蓝紫色的叶片诡异的舒展着,我仿佛听到兰心师姐遥远的而清晰的声音:“小蝶,你在恨他,你在恨他……”我身体一颤,环顾四周,除了模糊的夜色,什么也没有。抱着腿坐在床上,在静默的黑暗里倾听自己的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的声音,不知不觉,脸上已经湿润一片。

  第二天,抽签决定对手。

  我在竹筒中抽出一根竹签,交给了武林大会的负责人,然后站到一旁等待,这时,我看到了那个从武当派方阵走出来的熟悉身影。

  大地一个趔趄,四周的喧嚣在我耳中陡然寂静无声。看着他走近,走近,又看到他看到我之后的惊愕的表情。

  眼睛突然一阵酸痛,我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对自己说:不许哭,要笑。

  于是,我轻轻摘掉面纱,然后看着他,微微的笑了。

  我不哭,我要笑。对着他的春风得意笑,对着他的幸福美满笑,对着他的高高在上笑。笑得再凄惨也要笑,笑得再狼狈也要笑,笑得再可笑也要笑。

  一个响亮的声音打破了耳膜的安静,然后我的笑容变得真实起来。因为比赛的负责人大声宣布:“明天第一阵,星宿派柯小蝶,对阵峨眉派崔绿华。”

  失去的还会再得到,相逢的还会再相逢。

  我转身离开,看到他张了张嘴,仿佛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

  回去之后,我看到了师傅额头的焦虑和梅师姑眼中的担忧。三年前,兰心师姐在她手中败北并丧命;三年后,我又与她狭路相逢。

  师傅说:“这一阵不好打。你记住,比武,比的不仅是武功,还有心机和智谋。”

  我点头。转而用手指轻轻滑过毒兰花的叶片,心里暗暗发誓:“师姐,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夜深,然后天亮,比武正式开始的第一天,周围一片喧嚣。

  盛世长安,莲花擂台,飞雪流云,群雄逐鹿。

  我步伐坚定的走上擂台,对面的崔绿华没有戴面纱,却比我戴着面纱更可怖。因为在她脸上,有着五道清晰的伤疤,正是当年兰心师姐留下的痕迹。一场比武,一个失去生命,一个失去美貌。对于女子来说,哪一种更残忍?

  我深吸一口气,淡淡的向她抱了抱拳,却看到她眼中隐约有愤怒的火焰在燃烧。我忽然懂了,她在恨,她把对兰心师姐的恨转嫁到了我头上,因为我们都是星宿宫的弟子,因为我们一样会用毒。

  我心机一动,豁然开朗。

  师傅说:“行走江湖,靠的不是俊美的容貌,而是功夫和手段。”

  不过今天,我要让容貌成为我的另一种手段。

  我翘起纤长如嫩葱一般的玲珑玉指,轻轻摘下了紫色的面纱,然后看着对面强劲的敌人,幽幽的笑了,冰肌玉骨,吹弹可破,仙月凝脂,春水化颜。

  我用我的美丽无声地取笑着她脸上丑陋的伤疤,那由我的同门师姐留给她的一生的耻辱。

  她眼中的怒火越来越旺。我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这一阵,我已胜券在握。一个发怒的人,必将破绽百出。

  如我所料,比武一开始,她已急怒攻心,自乱阵脚。而我则春风化雨,不急不躁,张弛有度,最后一招金石俱焚,她表情扭曲的软软倒在了地上。我内力大损,娇喘吁吁,但她已内脏破裂,绝无生还的可能。

  在同门中人的欢呼声中,我静静的走开。没什么好庆贺的,刚刚开始而已。

  接下来的对决中,我愈来愈沉稳冷静。每个对手都实力不凡,但最后我总能险胜一招半式,终于闯进了决战。我不知道老天爷对于我,是眷顾还是惩罚。

  决战的前几日,人群聚集的地方都贴上了告示,人们竞相谈论着两位决战者的武艺超群,甚至押注赌彩。

  告示上书: 华山论剑决战

  星宿派 柯小蝶 对 武当派 俞非凡

继续阅读:第六章 坐看流萤舞到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行天下之情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