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飞鸟的翅膀
顾长安2017-07-14 15:023,052

  杨筱墨曾经想过无数次和裴子吴的相遇,可相遇这两个字不是按照人的想象就会发生的。总是在不经意间,它就来了。就像当时的别离,没有任何的彩排。

  杨筱墨抬头望着眼前的男子,岁月磨去了当初的轻狂张扬,让这张熟悉的面孔更加的坚毅,内敛。依然干净阳光。

  裴子吴嘴边带着杨筱墨熟悉的浅浅的痞笑,他的眼神依旧明亮、干净,她仍能从他的眼中捕捉到那丝桀骜不驯。依然像雨后晴空的第一道阳光照亮她心里的每一个角落。炙热而又温暖。

  杨筱墨眉眼弯弯,笑容灿烂,轻轻的叫了一声:“哥。”

  裴子吴看着眼前女子文静婉约的笑容,眉宇间也染上柔色。抬起手,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落在杨筱墨头上,狠狠地揉揉。“嗯,回来啦。”语气熟稔,仿佛很早就知道了那般。

  杨筱墨笑嘻嘻地整理被裴子吴弄乱的头发,抬头看着裴子吴。她的双眸一如当年那般温婉动人、清澈。

  这是一家咖啡店,装修很简朴也很婉约,轻柔的音乐静静流淌,周围的人或在安静的交谈或安静的看书。杨筱墨和裴子吴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遇到了。

  “飞鸟的翅膀”是这家咖啡店的名字,它的主人,是裴子吴。

  两人安静的喝着咖啡,咖啡的味道很纯正,香醇浓郁。两人已许久未见,如今再见仍像往昔那边熟稔。

  最后,还是杨筱墨打破了两人的沉静,“叔叔他,还好吗?”

  裴子吴放下杯子,点头,“挺好的。”迟疑了一下,“我妈,她也挺好的。”

  杨筱墨点头,“我现在住在老家那里,也挺好的。”

  “陈晨他在帝都工作,也挺好的。”裴子吴望着她,温柔一笑,“我也挺好的。”

  杨筱墨回之一笑,道:“啧,我哥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温柔了。”

  裴子吴面对杨筱墨的调笑,哑然失笑。

  也是,他以前很张扬,对她总是很冷酷,浑身是刺。可自从听到她要离开,独自一人,远赴重洋求学,他才发觉他的不舍,同时也后悔当初待她那浑身是刺的模样。

  用李楚晴的话说。若说,裴子吴是一头桀骜不驯的狮子,生来一副懒洋洋的气质,干净阳光。那陈晨就是一只永远没有脾气的海豚,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的笑容,那笑容就如春天的暖风、冬日的阳光,温暖而灿烂。

  她觉得她很幸运,在年少不经事的时候,拥有最真挚的友谊。

  想到了陈晨,脑海中闪过那张清素温然的脸,心中还是暖暖的、柔柔的。

  告别了裴子吴,杨筱墨推了李楚晴的约,回家了。

  想起许久不更新的社交工具,打开,写下从一篇文章上看到的一句话,出处不记得了,但却十分的切合此时心情:“那一段孤独的往事,还是会像夜鸟的翅膀,一下子,温暖地掠过内心。”

  她三岁那年,杨父因故去世,由于没有监护人,她被送到市福利院。

  四岁的时候,被裴家领养。

  第一次见到裴子吴,是在那个燥热的午后,阳光明亮而刺眼。屋顶上的吊扇“吱呀”的转着,她尴尬又局促地站着,吊扇在光线的投射下,它转动的轨迹忽明忽暗的打在她的周围。她跟前站着一个男孩,眉目清秀,阳光、干净。他和她对视着的眼睛,很大很亮,带着些冷漠。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跟她说话,她也一直是安静沉默。自从她到裴家之后,他不再许朋友到家里来玩,但谁都知道他多了一个妹妹。

  他不让她叫他哥,他说,我不是你哥,我没有妹妹。

  她点头,依旧安静而沉默。

  她的到来,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受欢迎。尤其是裴阿姨眼中的厌恶和冷漠以及她那时还读不懂的神色——紧张。在福利院的一年,造成了她敏感、内向,防备心极重,对周围陌生环境防备心重且很难去适应,却会努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以免遭来裴阿姨及裴子吴的厌恶。而那时在裴家,能让她放下防备心的只有裴叔叔,因为敏感而年少的心,是最能感受到环境的微妙变化,以及对方心里的喜欢和厌恶的。

  裴叔叔给他爸爸的感觉,是真的欢迎她,将她当做裴家的一份子。

  那时候的滨城,还没有高楼大厦,都是一家一户的院子,邻居关系也较和睦。一个小区里没有哪户人家是不认识的。露天的矮草地,院子门前的道路都是熊孩子们的游乐场所。

  到裴家两年里,她很少出门,除了主动帮裴子吴分担家务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书,而看书也是她唯一的消遣。裴子吴与她不同,他总是活力十足,阳光四射,到哪里都带着光,都会是人群的焦点。

  和杨筱墨在福利院接触的孩子不同,他眼中是光亮的,很耀眼,没有一丝灰暗和小心翼翼。那时候她就在想,要是他的光能分她一点就好了。

  可在这一点上,裴子吴是吝啬的。

  裴叔叔知道她喜欢看书,便给她买了很多的书放在房里。那个时候的她只有在书中才是自由的,欢快的,开朗的,没有压抑,没有陌生,没有不安,没有孤独。

  在裴家三年的时光一晃而去,裴子吴对她还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是杨筱墨已经习惯了,至少他已经愿意跟她说话,近段时间他去哪玩都愿意带上她了。

  七岁,杨筱墨准备上一年级。那时,裴子吴九岁,三年级。

  那天阳光正好,天很蓝,风也很柔。

  裴子吴换好鞋,背起书包,回过身喊:“杨筱墨,你好了没,快点!”

  杨筱墨怯怯的应了一声,背着书包从房走出,望了裴子吴一眼,又低下头快步向他走去。

  裴子吴看了一眼杨筱墨身上穿着的校服,很满意的笑了,“走吧。”

  杨筱墨点头,乖巧地跟在后面。

  学校,对于杨筱墨来说,又是一个新的环境。

  一年级的小孩,仍带着些许雀跃、些许好奇和些许友善,上学的第一天杨筱墨过得还算舒适,对于友好的招呼,回之一笑。对于略带的敌意,她淡然处之。

  放学的铃声响了,杨筱墨正在收拾书包,身后有人轻轻碰了一下她,是个甜美的小女生,指了指教室外,“门外有人好像找你。”杨筱墨顺着她的指尖看向教室门外,裴子吴站在那,一脸酷酷的表情,还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班里的小朋友,尤其是女生,略带好奇的眼神偷偷瞄着裴子吴。无论哪个年代,一年级的学生总是会好奇高年的学生,或者说是崇拜。

  尽管当时的裴子吴只有三年,但他那随时摆着的臭脸还是很能迷住那帮早熟的一年级小朋友的。

  杨筱墨快速的收拾好书包,不声不响的离开座位,向裴子吴走去。走到门口,发现裴子吴身旁还站着一个人,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生,同样干净明亮,可相对于裴子吴,那男生就温和许多了。他站在门边,正好被挡住了。

  裴子吴看着一年级那些白痴的眼神,不耐烦的说了一声:“走吧。”

  裴子吴走在最前方,杨筱墨走在最后,中间是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渐渐慢下步伐,最后与杨筱墨同步。杨筱墨不确定的看了那男生一眼。又望向走在前面的裴子吴,他的背影挺拔,步伐飞快。

  那男生开口说道:“我叫陈晨,你是杨筱墨,是吗?”

  杨筱墨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裴子吴,然后点点头。

  陈晨自说自话道:“我是裴的朋友,你可以叫我陈晨哥。”

  杨筱墨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口中的“裴”指的是裴子吴。不待杨筱墨开口,走在前面的裴子吴停下脚步,转过头,“走太慢了,快点。”

  杨筱墨转过头立马小跑着跟上去。

  陈晨见状,嘴角勾起安静的笑意,笑意中带着无奈。裴子吴神色平静的望了陈晨一眼,转过身,脚步仍旧飞快。

  看着杨筱墨那快步努力跟上的样子,真像只小兔子,而且是只反射弧很长的兔子,陈晨想。

  陈晨是转校生刚好和裴子吴同班,他们家前些日子刚搬到滨城,恰巧就在裴家附近。

  班主任安排裴子吴和新来的陈晨同桌,本以为裴子吴会拒绝,却没想到他却同意了。裴子吴学习成绩很好,性格却有些乖张,不愿与班里的同学同桌。班主任问他原因,竟得到了一个让她哭笑不得的答案——他们太幼稚。班主任心想,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