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九节
独孤墨昀2018-04-06 16:352,261

  第五章

  第九节

  陌沅芷说:“梵君你们快走吧,这里我来断后。”

  南悲梵见事情紧急:“沅芷,你小心。”南悲梵拉着疏临走了,两个人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坐在岸边隐蔽处,等陌沅芷。

  疏临说:“你们怎么来了?”

  “带你去找焕白”

  “焕白——”疏临嘴里念了几遍。

  “疏临,你怎么了?你不愿意见到焕白吗?”南悲梵感觉疏临好像又什么难言之隐。

  “我怕——”

  “你怕什么?”

  “我怕焕白她——”

  “你怕焕白不爱你了是吗?”南悲梵终于知道了疏临的担忧。“你这么多年不就是是一直在等焕白姑娘吗?怎么现在能见到了反而害怕呢?你这些担忧也应该捡了焕白姑娘再说。”

  “嗯。”

  南悲梵见疏临的心放下了,便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可能看陌沅芷。”

  “梵君,我来了——”南悲梵刚要起身,就看见陌沅芷从远处跑来。

  “快——快——快走。”陌沅芷上气不接下气。

  三个人御剑飞行走了。

  侍卫追到岸上,知道是追不上了,便去汇报给泯王:“属下无能,让大王子跑了。”

  “什么?”泯王大吃一惊。“一群废物,是谁带走的疏临?”

  “是上次来的两个姑娘。”

  “原来是她们。”泯王心里想着。“好了,好了,你们退下吧。”

  泯王知道这件事不同寻常,他主要是怕得罪大皇子,便连忙亲自去见大皇子说明情况。

  解玉永远看起来是那么从容,即使是对他不理的事情发生,他也是能将任何情绪隐藏在心里。

  倒是泯王显得十分的焦虑:“我的大皇子,你怎么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喝茶,疏临被那个南悲梵带走了。”

  解玉细细的品了品手中的茶:“泯王啊,不是我说你,你也是见过大世面的,怎么你这么的没有远见呢?”

  “大皇子的意思是——”

  “将计就计。好了,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那大皇子自己保重。”

  南悲梵和陌沅芷带着疏临御剑飞行到了天界。这边有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南悲梵说:“疏临你在这里先住着,我么去找焕白姑娘。”

  “怎么,我不能一起去吗?”

  “现在焕白姑娘和三皇子在北海打仗,很危险,我们把焕白姑娘请来。”

  “那我就更应该去了。”疏临坚持到。

  “好了,你就听梵君的话吧。”陌沅芷说。

  南悲梵和陌沅芷走了,穆青带着她们两个来到自铭的大帐前,自铭说:“请她们进来。”

  南悲梵和陌沅芷互相看了一眼,进去了。

  自铭严肃的看着南悲梵,南悲梵看到自铭也是吃了一惊,他还是那个上次在无涯还会见到的自铭吗?他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自铭先开口说话了:“我们又见面了。”

  南悲梵说:“我是奉白维桢上神的命令,来协助您的。”

  “哦?白维桢?”

  “是。”

  “穆青,带两位先下去休息。”

  “是。”

  南悲梵和陌沅芷回到大帐中,陌沅芷立刻坐在榻上,好好休息。

  “梵君,我感觉这位皇子好像不是很好讲话。”

  “我倒是感觉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有故事?”陌沅芷好像并不是很关心。

  “梵君,我们什么时候去找焕白姑娘。”

  南悲梵拿出疏临让自己转交给焕白的玉佩,说:“在等等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一夜,很安稳。无事。

  令修止此时此刻已经想好了一个完全之策,他已经做好了埋伏,就等着自铭来了。当然,他知道自铭绝不会主动出兵的,这也正是令修止想要的,他并不在乎战争的输赢,只是希望达到自己的目的。他的目的就是——自铭。

  而解玉的计划正是建立在对令修止和自铭一些列的分析上做出来的,他在乎的也不战争的输赢,他在乎的也是——自铭。

  此时的自铭明确的知道灵族设下了一个巨大的埋伏,等着自己去闯,自铭才不上当,反而是整日的外松内紧,加紧对自己天兵的管理。

  就这样拖了一天,两天,三天,知道脱了二十天之后,天君有些不高兴了。

  令修止让手下将攸宁已经死了的消息传遍了天界,尚德君听到了这个消息,更加的生气了:“自铭真是没用,攸宁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迟迟不去攻打灵族,这些人就是乌合之众,自铭一天到底在干什么?”

  解玉知道时机来了,便说:“父君息怒,想必三弟有自己的苦衷,只是三军的军心不可乱,不如让焕白姑娘来天界讲明情况。”

  “就这样。”

  自铭早就料到天界肯定会又怨言,只是没有想到怎么会是焕白去呢?

  焕白接到这个消息,立刻就明白了是解玉的离间计,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向自铭辞行。

  自铭这次没有见焕白,只是让穆青转达:“姑娘路上小心。”

  焕白真的是不想忍了,她想这次找解玉说个明白。

  焕白来到天界,见到了解玉:“大皇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焕白姑娘生气了。”

  “这天界就要是大皇子的了,大皇子还在担心什么?是自铭吗?他早已经无心世事了,大皇子为什么海苦苦相逼呢?”

  “焕白,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南悲梵带走了疏临。”

  “什么?”焕白没想到解玉会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因为解玉一直都是用疏临来要挟自己的,他不应该告诉自己的。

  “你想干什么?”

  “别这么大的敌意,只是故人不应该见一见吗?”

  “还有事吗?没有,我走了。”

  “告诉自铭,必须在七日内攻打灵族。”

  “那是灵族的圈套。”焕白生气的反驳。

  “这是天君的意思。”

  焕白没有在说话,走了。

  自铭在大帐里心烦意乱的等着焕白,焕白回来了,见自铭一个人在大帐里,便说:“三三皇子,我回来了。”

  “父君说了什么?”

  “我没见到天君,大皇子说让您七日之内攻打下来灵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悲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悲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