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佛像疑云
林盏2017-07-10 18:022,870

  最近因为五帝钱的事情忙得团团转,冯景轩受伤了之后白穆才安静下来想了许多事情,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家看过宋秀荷,而且之前说要回家去找沉香手串的事情也一直耽搁了,于是白穆决定先回一趟家里,再找刘韬。

  虽然沉香手串不知所踪,但是家里的钥匙白穆还保管得好好的,到了家之后他打开了门,一股檀香的香味从屋子里面飘了出来,白穆向来不太喜欢这种味道,他皱了皱眉头,走进家门。

  不一会,他就看到刘兰芝围着围裙急急忙忙地从厨房那边走了出来,兴许是正在做午饭听到动静就走出来看看,一看到白穆就开心得不得了。

  “哎哟小穆你回来啦,我这就去加点米多做点饭!”刘兰芝说着乐呵呵地又走进了厨房。

  白穆的母亲叫宋秀荷,一想起她,白穆的心中不禁又满是愧疚。白丰的去世和柏氏集团被自己的侄子吞掉对她来说已经是双重打击,但自己却不争气,不但什么忙也没帮上,之前还天天都去买醉,想必她也为自己担心了不少吧。

  而刘兰芝,是白家的佣人,她跟了白家十几年,平常的一些家务都是她帮着打理,即使白家落到今天这地步,她依旧不离不弃,白穆打心眼里是很感激她的。

  白穆悄悄地走到了宋秀荷的门前,那股檀香味愈加浓烈,白穆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宋秀荷什么时候喜欢烧这种奇怪的檀香了呢?他自己竟然想不起来了。

  门是虚掩着的,白穆把门推开一条门缝往里看去,只见屋子里面的窗帘都被拉上,只点着一盏昏黄的灯,整个房间有说不出的诡异感觉,宋秀荷背对着白穆跪坐在地上,白穆看不清宋秀荷在干嘛,心想也许是在盘珠子吧。

  宋秀荷的面前是一堵墙,墙上有一个佛龛,里面摆放着一尊佛像。

  看到佛像的时候白穆的心不禁顿了顿,烟雾缭绕之下,那尊佛像伸张着六条手臂,在这本来就诡异的气氛只中显得更加诡异了。

  突然有人在后面碰了碰白穆,白穆本来就因为宋秀荷屋子里的诡异气氛而心戚戚,这么一碰让他吓了一小跳,转过头才发现是刘兰芝。

  “太太现在每天都在吃斋念佛,你先别打扰她。”白穆回过头后,刘兰芝告诉他道。

  白穆对于宋秀荷为何会变成这样很是好奇,他轻轻关上了门,把刘兰芝拉到一旁,问道:“刘姐,我妈这是怎么了?”

  刘兰芝看了看宋秀荷的房间门,然后叹了口气道:“自从你爸去世之后,太太就在自己房间里面供奉了一尊佛像,大多数时间都在拜佛念经,我之前也问过她,她说是想求个心安什么的。”

  白穆继续追问,求心安,是什么事情让宋秀荷心不安吗?白穆有些不解,继续追问道:“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唉,你这段时间不是都找不到人嘛,我就想着等你回家了再跟你说。”刘兰芝这话让白穆不禁有些尴尬,这确实是他自己的问题,白穆便不好意思再在这个问题纠结了,反正吃斋念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午饭之前,除了宋秀荷的房间,白穆把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找了个遍,还是没能找到自己丢失的那串沉香手串。

  午饭的时候,刘兰芝把菜端出来之后就去喊宋秀荷,中途看到白穆在翻箱倒柜的便问他怎么回事,白穆告诉刘兰芝自己在找沉香手串,顺便问了刘兰芝有没有看到过。

  “没有,太太的房间我整理过一遍,应该也不在里面,怎么,这东西很重要吗?”刘兰芝摇摇头道。

  “哦,没事,可能是落在别的地方了吧。”白穆有些失望。

  “那就先过去吃饭吧,我去叫太太。”刘兰芝说完便要走开,白穆把刘兰芝拦下来,说道:“诶,刘姐,让我来叫吧,你先过去。”

  刘兰芝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走开,白穆则往宋秀荷的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宋秀荷依然盘腿坐在佛龛前,白穆轻轻敲了敲门,喊了一声:“妈,吃饭啦!”

  宋秀荷的背影轻轻一顿,兴许是没料到白穆回来了,她转过身来,看到白穆的时候显得有些惊讶,白穆赶紧过去把她给扶了起来。

  宋秀荷便开始唠叨了起来:“你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些天不在家也就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也不知道心里有没有我这个妈!”

  白穆正想着找个什么理由哄一下宋秀荷,但下一秒就听到宋秀荷继续唠叨道:“还好景轩每天都跟我在汇报,他说你现在有工作了,那我也就安心点了,对了,工作做得怎么样?”

  这件事情之前白穆给宋秀荷打电话的时候就提到过,所以他来的时候早就想好了应付对策,他笑了笑道:“挺好的,朝九晚五,还有双休,就是距离我哥那里比较近,所以在那边住方便些。”

  “嗯,那就好,现在你不能吊儿郎当了,你爸爸不在了,你只能靠你自己了!”宋秀荷说道白丰的时候有些哽咽,白穆轻轻拍了拍宋秀荷,他知道宋秀荷跟白丰感情很好,他自己都打击这么大,宋秀荷肯定不比他好受,不过现在看来宋秀荷倒是比自己坚强得多,起码已经从痛苦中出来了。

  白穆和宋秀荷刚在饭桌旁坐下,宋秀荷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宋秀荷拿起电话接听起来:“喂,景轩啊。对,白穆在我这吃饭呢……”,说到这里,她把手机给白穆递了过去,说道:“景轩让你接。”

  “喂,哥啊……”白穆接过电话,刚说出这话,那头冯景轩就压低着声音说:“木头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呢,我跟你说,之前我骗阿姨你已经在工作了,你可别穿帮了啊!”

  想不到冯景轩自己住院了还关心着这件事,这么想着白穆心里突然乐得开花,说道:“知道啦,知道啦,你就好好……”养病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白穆便及时刹住了车,这可不能让宋秀荷知道,否则非要把他打死不可,毕竟在宋秀荷心里,冯景轩可是“不是儿子胜似儿子”的存在。

  “你就好好写稿吧!”白穆改了口,然后再随便聊两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午饭过后,刘兰芝收拾碗筷去洗,白穆好奇地问起宋秀荷那尊佛像的事情,宋秀荷神情突然变得有些古怪,幽幽道:“求神拜佛能够减轻一些罪孽!”

  “什么罪孽啊?”白穆好奇,总觉宋秀荷说这话是因为犯了多大的罪孽一样。

  宋秀荷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般,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希望我们都能平平安安。”

  白穆虽然觉得有点古怪,但是也没去细想什么,权当是宋秀荷在失去了白丰之后寻求一个心理上的安慰吧。

  之后,白穆跟宋秀荷聊了一会儿家常,宋秀荷又回到屋子里面继续她的拜佛念经去了,而白穆也约好了刘韬,准备去调查钟志谦的事情。

  离开的时候,刘兰芝脸色突然变得有些纠结,似乎有些恐惧对白穆说道:“小穆,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不知道要不要跟你说。”

  白穆一愣,皱眉道:“什么事这么神秘?说出来听听。”

  “太太房间里的那尊佛像,是你不在的时候,陆恒译给送过来的。”刘兰芝说道。

  白穆听了之后有些气愤,但是他不想在刘兰芝面前表露太多,所以只是咬了咬牙,然后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陆恒译还做过什么吗?”

  “那倒没有了。”刘兰芝想了想之后,回答道。

  “我知道了,你以后少让陆恒译过来这里,我妈就拜托你多多照顾了!”

  “嗯,我会的!”

  “那我走啦!”得到刘兰芝的肯定回答后,白穆朝着她挥了挥手便离开了。

  走远了之后,白穆紧紧握住了拳头,心想陆恒译这个无耻之徒,要不是他,白家也不会变成这样子,他现在到底还想怎么样!白穆咬牙切齿,满腔愤怒,但也只能在心里窝窝火,毕竟现在他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