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脸谱惨案
林盏2017-07-10 18:024,186

  白穆跟着刘韬离开了钟志谦家里,上了车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道刘韬:“小韬子,今天去品鉴会的那些人真的都是爱收藏的人吗?我看他们样子倒像是奸商比较多,还有那个孙先生,最后的态度实在是不敢恭维。”

  “按道理说,能来这品鉴会的名义上都是有钱人。”刘韬回答道。

  “名义上?”白穆不太明白刘韬的意思,皱眉问道。

  “也就是说,有一些人跟你一样,都是去探消息的,不过这些人都是一些‘跑道’的或者古董商家,他们或许是想抱着捡漏的侥幸心理来看货的,但是钟志谦手上的东西可不像地摊上面的,都是身份比较高的,所以肯定捡不到漏儿,当然,有些人也是真的想来买古玩的,但是价格也许并不在他们的范围之内,所以走了。”刘韬解释道。

  白穆听到这里也算是听明白了,心想那个孙先生肯定就是一个“跑道儿”,想压价却被钟志谦羞辱了一番,他点点头道:“所以,这钟志谦的品鉴会,其实就是身份比较高的交易场所,对吧。”

  只见刘韬笑了笑,说:“算是吧,不过我可从未听说过有人能从他手上买走过古玩。”

  “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价太高吧!”

  所以归根到底,这钟志谦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才这么做的吗?虽然不太明白这种人的心理,但是这都不是白穆所关心的,他最关心的是,这批古董到底是不是陆恒译从柏然出给了钟志谦。

  经过今天的观察,白穆觉得想从钟志谦这个老狐狸口中套出来的难度有点大,所以如果要确认这一事实,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靠冯景轩,毕竟冯景轩在柏然帮了不少忙,对里面的东西也算是了解,可他现在肯定是不同意白穆继续调查下去,所以还需要找个理由来说服冯景轩才行。

  ————————

  品鉴会的第二天冯景轩可以正式出院,本来白穆是打算一大早就出门去中心医院,等着接冯景轩回家的,可是刚走出门口,就接到了刘子循的电话。

  “白穆,你今天有没有空,有件事,想让你这边帮个忙。”刘子循的声音听起来很严肃,白穆好奇问什么事情,刘子循却说等下见了面再具体说。

  听到刘子循不愿意在电话里面透露,白穆心中有些不安,因为一般不能在电话里说的事情,往往都是比较严重的事情,所以就算今天要接冯景轩出院,白穆也决定先去刘子循那边看看情况。

  挂了电话之后,白穆驱车去找刘子循,他们约好了在刘子循家小区的门口碰头,白穆到了门口把车停在一旁,然后给刘子循打了电话让他下来,刚挂了电话,白穆便在自己车子前方的二十开米外看到一个人,白穆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于是眯起眼睛靠近挡风玻璃认真看了看,才发现原来是昨天在品鉴会上见到过的那个鹰哥。

  这个鹰哥的形象跟昨天大相径庭,昨天明明西装革履,一副年轻有为的领导风范,今天却穿着一身休闲装,头发也没怎么打理,难怪白穆一开始没认出他来。

  鹰哥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时不时朝小区内看去,像是在等人的样子,白穆正皱眉想了一下,想起了昨天刘韬说的话,钟志谦的那个品鉴会不过是变相的串货场,所以鹰哥实际上是个“跑道儿”,昨天也不过是遮掩身份去串货的也不足为奇。

  这时候,白穆看到了刘子循从小区门内走了出来,与此同时,鹰哥的表现似乎也有些微妙,只见他本来放松的身子一下子挺直了起来,把手中刚抽了一半不到的烟扔到地上踩灭,然后目光跟随者刘子循一直移动,直到刘子循上了车他才转头,走进了小区。

  “看什么呢?”刘子循主动地打开了车门上车,却看到白穆还盯着空荡荡的小区门口,便问道。

  白穆皱了皱眉,思索了片刻之后问道刘子循:“你们小区有没有一个叫‘鹰哥’的人?”

  “鹰哥?虽然我们小区大多数人都知道我,可是真个小区那么多人,我哪记得住啊。”刘子循疑惑回答道,不太明白白穆怎么了。

  但是刘子循这话也让白穆心里的疑惑少了些许,心想说不定鹰哥也只是刚好住在这个小区,刘子循是警察不是什么秘密了,他认识他也不足为奇,所以刚才的表现应该也算正常吧。这么想了之后,白穆也不去想太多了,直接发动了车子,往刘子循工作的派出去驶去。

  “怎么了?是不是查到了什么?”开动车子后,白穆直接把话题转到了正经事上。

  刘子循本来还在想着白穆的前一个问题,现在突然被白穆拽到正经事上,他也直接跳过了刚才的事情,认真了起来。

  “昨晚有人报案,说在东郊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臭气冲天,走进去还看到了血迹斑斑。我们马上派了人马过去,在现场勘察了之后发现有一块新翻的土地,我们从里面挖出来了十几具尸体。”刘子循目光有些失焦,似乎在想当时的情景。

  当时刘子循也在现场,他也是见惯各种凶杀现场的人了,但是那十几具尸体被挖出来的时候他还是被震惊了,死相实在是太过可怕。

  白穆光是听刘子循这么说都觉得有些惊讶,但是他不太明白这件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便有些茫然地问道:“这么可怕的命案,不过这个案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之前不是跟冯景轩一起被脸谱人追杀了吗?我怀疑这群死者,就是你们见过的那些脸谱人。”刘子循回答道。

  “什么?!”刘子循的话让白穆很是惊讶,本来认真开车的他猛地转眼看着刘子循,但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又回过头看着前路,但是心中依旧不能平静,如果真的是脸谱人的话,那么这整件事就更加扑朔迷离了,为什么会全部被杀掉了呢,难道也跟那个古币有关吗?

  “现在还没确定,你之前不是说你见过其中一个吗?我打算让你过去辨认一下。”刘子循说出了这次找白穆的主要目的。

  白穆皱眉点了点头,他觉得这事一时半伙估计也搞不完,于是停下车给冯景轩打了个电话,说要迟点再过去,让他现在医院里面等着他,白穆这么说这事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被冯景轩怼的准备,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冯景轩心情似乎非常愉悦,开心地说没事,还让他可以晚点再过去,然后迅速地挂了电话。

  白穆听着话筒里的忙音一头雾水,不过冯景轩没找他麻烦他是求之不得的了,所以他也没多想,放好手机之后继续开车,往公安局开去。

  到了目的地之后,刘子循带着白穆径直往技术科那边走,推门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白穆惯性地撞了上去,然后瞪了一眼刘子循道:“什么情况?有三急?”

  刘子循反瞪白穆,正色道:“没点正经,我刚才忘了跟你说,这些人死得都很诡异,加上又被埋在土里面一段时间,所以正常人看起来可能会有些不适应,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白穆本来还被刘子循的严肃表情弄得有些紧张,但是听完他的话之后,便很不屑,一边伸手推开门一边说道:“你第一天认识我吗?我不是正常人!”

  刘子循一下子又拦下了白穆,继续提醒他道:“我知道你见过大世面,但……”

  “啰嗦!”白穆丢下这两个字便用力推开了门走进去,刘子循拦都拦不住,只好跟着进去了。

  刘子循跟里面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声之后,工作人员让他们换好了防护服,然后带着他们走到了一个门口前面,给他们开门后便走开了。

  因为刘子循刚才的话,白穆对那些尸体的样子更是感兴趣了,他首当其冲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了一拍白色的床上盖着许多白色被子,被子下面应该就是刘子循说的那些尸体吧。

  虽然刚才还信誓旦旦自己不一般,但是看到这阵势还是稍微觉得有些心悸,这少说也十四五个人。

  这时,刘子循走了进来,白穆为了不让他看出自己的临场胆怯,一咬牙走到最近的那具尸体旁,伸手把被子一掀。

  一股福尔马林夹杂着腐臭味迎面扑来,白穆发誓,这绝对是他最近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当他看清楚尸体的面目时,头皮猛然一炸,胃海开始翻腾,肚子里像是有一个东西顺着他的肠子慢慢往上爬。

  白穆条件反射地转身,那时候刘子循正好走过来,他猛地推开了刘子循,冲到了一边呕了起来,可是早上什么东西都没吃,所以也只能干呕着,胃里的酸液已经涌至了喉头,让他难受得眼中都有了泪水。

  该怎么说呢,那些尸体真的不能用一般的尸体形容,因为除了脸勉强算正常的之外,从脖子开始往下就可以用血肉模糊来形容,从外观上来看,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般,感觉比硫酸还要可怕许多。

  “这也太恶心了吧,这凶手到底是跟他们什么仇什么怨,太变态了!到底什么情况啊?”白穆在一旁干呕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咽了咽口水问刘子循道。

  刘子循走过来,嘲笑般笑了笑道:“能把你这种口气这么大的吓成这样,除了变态还能是什么?变态嘛,脑回路也不是我们能够想到的,现在法医只能检测出他们的身子里面的器官肌肉全都被一种超强的化学物质腐蚀掉,表面的皮肤也被腐蚀了一大半,就好像是这种腐蚀物质由内而外地渗出来,然后活生生把一个人折磨死一般。那个东西是什么物质现在还没确定下来,法医那边还要进一步检查化验,不过幸好脸还能分辨得清楚,要是再多埋几天,可就难办了。”

  白穆点了点头,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情绪之后问道:“那我们现在开始认吧!”

  “你确定你可以了吗?”刘子循有些怀疑。

  “当然。”白穆调整过情绪之后,对于那些不堪入目的血肉模糊也没那么反感了,他也学聪明了,看的时候只拉开一点点被子,足以看清楚那些尸体的脸就可以。

  看了好几具之后,白穆就看到了那天开车的那个胖子司机,这也证明了,这一群死者应该是脸谱人,起码是跟脸谱人有关的。

  认尸完毕之后,白穆迫不及待地离开了那个停尸房,一出来就深呼吸,感慨外面的空气实在是太美好了,刘子循跟那个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之后也走了出来。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们把古币交上去了之后,幕后黑手为了不走漏风声,把他们都给灭口了?”看到刘子循出来之后,白穆猜测地说道,因为除了这个,他似乎想不出什么比较合理的答案来。

  “这件事我们会调查的,你已经算是帮了大忙了,你不是有事吗?先去忙吧。”刘子循说完开始摸着口袋找着什么。

  “那我先走啦,有什么记得告诉我一声。”白穆说到后半句的时候明显降低了音量。

  刘子循点了点头,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盒烟,拿出了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样子看起来很愁。

  白穆本来都打算转身走人了,可是看到这一幕时又停了下来,鄙夷地看着刘子循道:“你不是不抽烟的吗?”

  刘子循拿下烟,苦笑了一下,自顾地吐了一口烟道:“你别说,在烦恼的时候这玩意还挺管用。”

  白穆拍了怕他,安慰道:“别想不开,如果有什么要我帮忙尽管说。”

  “行了,我还会跟你客气吗?先去忙你的吧!”刘子循似乎陷在了抽烟的愉悦只中,催促白穆赶紧走。

  白穆跟刘子循道别了之后,便开车直接去了中心医院。

继续阅读:第22章 旧好短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