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突发事件
林盏2019-11-06 10:243,749

  “真金不怕火来炼,徐先生有什么顾虑的话就尽管去验证。”胡老板这话说得白穆都有些尴尬了,明明是坏的,为什么胡老板就这么底气十足呢?

  只见徐峰放下手中的所有东西,走向门口打开门,似乎是跟门口的服务员说了什么,白穆和冯景轩对望了一眼,彼此都用眼神表示疑惑。

  不一会儿,徐峰拿着一个电子称回来,而刚才还胸有成足的胡老板看着徐峰,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始料未及的样子,白穆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心不禁一沉,想着这下可是凶多吉少了。

  徐峰逐一地把古币上称,最后眉头轻轻皱了起来,道:“这个康熙通宝背大台属于大钱,原始的重量应该不会超过7克,而从清楚流传至今,因年代久远,内部成分发生变化,重量会大为减轻,真品一般在5.5克到6.5克左右,但是你们这个在的重量是7.3g,刚才用手掂量我就有些怀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这串五帝钱,很有可能是市场上的高仿品。”

  白穆的手轻轻握成了拳头,冯景轩在一旁偷偷拉了拉他,白穆才慢慢放松了下来,然后把目光投向了胡老板,这下该是他出场的时刻了,毕竟当初答应分他一半钱的理由便是让他来搞定徐峰的,他倒是要看看胡老板有什么本事扳回这一局。

  只见胡老板淡然一笑,缓缓起身,道:“徐先生,单凭重量就判断这古币是假的,也未免太过武断了些吧。”

  徐峰兴许是不想输了气场,也马上站了起来,语气铿锵道:“胡老板刚才既然都能说出‘探针测试法’,那就说明也是行内高手,这古币鉴定法其中有一个‘重量鉴别法’,你应该知道吧。”

  徐峰提到这个“重量鉴定法”的时候,白穆明显看到了胡老板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当然知道,不过并非所有的鉴别方法都适用于任何一枚古币。”胡老板走出了座位,继续道:“这枚康熙通宝我也研究过,它的磨损程度极小,是‘全新品’的可能极大,如果是全新品的话,保存得当,铜质并会发生太大的改变,现在的重量跟原始的重量差不多也是正常的事情。”

  “古玩这玩意,无论有多少个理由能证明它是真的,但只要有一个理由存在疑惑,那就万万不得下手。”徐峰最后也把话挑明了说。

  白穆在一旁屏着呼吸听着他们的对话,在确定了最后基本上是这个结果的时候反而轻松了些许,他在心中长叹了一口气,果然想着要靠卖假货赚钱是行不通的,只是这胡老板也太没用了吧,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自己来,还非得装他手下这么憋屈。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就把真的古币交出来吧!”徐峰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胡老板、冯景轩的反应跟白穆一样,有些莫名其妙,然而下一秒,白穆才发现,他们是入了狼窝。

  只见徐峰迅速地在旁边装着钞票的箱子边上一抽,拖出一个暗格来,他从暗格里面抽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胡老板,道:“胡老板,既然来都来了,那就把真的‘五帝钱’交出来吧!”

  白穆这下彻底懵了,他紧张得动都不敢动,目光轻轻地看向了冯景轩,不知道为什么,白穆似乎看到了冯景轩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紧接着,他就看到冯景轩把手给举了起来,作出了投降的姿势,还朝白穆使了眼色,让他照做。

  白穆心里虽然十分不乐意,但是这种情况之下,他完全搞不清楚冯景轩的内心想法,除了跟着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于是他只好也把手举了起来,作出了投降的姿势。

  白穆心里早就骂遍了脏话,他可不想短短几天就接二连三地经历枪杀案,所以脑子也在快速地思索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才好。

  白穆还没想出什么头绪来,门就被粗暴地打开,几个身穿警服的人拿着枪闯了进来,这让白穆和冯景轩都为之一惊,他们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还会闹到有警察来的地步,不过这大概也不算是一个坏的事情,毕竟徐峰连枪都拿了出来,有警察来也许场面还能控制一下。

  兴许是拍卖会刚结束,门口外顿时挤满了人,警察把他们都拦在门口,然后砰地关上了门。

  徐峰估计也是被突然出现的警察给吓住了,一下子也懵了,在警察面前他估计也不敢乱来,于是只好放下枪,乖乖举手投降了。

  “你报的警?”白穆蹙起眉头,轻轻问了一声旁边的冯景轩,冯景轩愁眉不展,他对这件事也开始感到有些扑朔迷离,于是只能轻轻摇了摇头,并没有作声。

  警察迅速地控制了徐峰戴上手铐,把白穆、冯景轩和胡老板三个人也都被警察捉住,而他们身上的手机和桌子上面的东西也如数被缴纳了,胡老板紧张地想张嘴说话,可是还没开口,就被其中一个警察给打断了。

  “接到举报你们正在做非法交易,现在需要你们的配合调查,有什么,到了警察局再说。”

  白穆心想这下糟了,他看无奈地看向冯景轩,想着现在也没机会统一口供了,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冯景轩淡定得有点异常,眉宇之间有着一股无法驱散的从容,白穆转念一想,觉得冯景轩大概是想到了应对的政策吧。

  接下来,白穆他们被带出了那间会议室,现场围观的人堵得水泄不通,对着他们几个指指点点,小声讨论着什么。

  白穆本来觉得自己脸皮已经够厚的了,但是此时还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觉得这脸简直丢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当成犯人带走,还不能有半句反驳。

  白穆对着那些指指点点的人瞪眼,却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刘子循!而且很明显刘子循也正看着他,刘子循旁边站着是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女人,白穆虽然没有有见过几次,但也知道那是刘子循的母亲。

  白穆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想着刘子循也是警局的人,有他在总不会是坏事,他想着喊他,但是却看到刘子循看着自己轻轻地摇了摇头,似乎就像是知道了他的想法,让他别这么做。

  白穆马上顿住了,这次他脑袋转得很快,细想果然发现了事情有一些不妥。

  首先,如果刘子循是他们这个案子的负责人,那么他为什么不出来,答案那就是他不知道这案子,也不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但是就算如此,他看到了自己的同事不出来能理解,但是看到了白穆,按照他们之间的交情不过来询问下情况就非常奇怪了。

  所以,这整件事一定有问题!

  白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被带到了警局,他本来还以为为了防止他们作弊,会把他和冯景轩分别带到不同的审讯室里面去,可是意外的是,他们两个人都被带进了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房间特别简陋,除了一张桌子和一盏台灯,没有别的东西。

  让白穆和冯景轩坐下了之后,带他们进来的那个小警员让他们先等着,然后走出去把门关上了,整个房间的光线十分黑暗,所有光线只靠桌面上那盏昏黄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台灯支撑着。

  白穆忘了下四周,白穆不禁皱眉疑惑,因为刘子循的关系,他对审讯室还是挺熟悉的,可是这个也太简陋了点吧,随后白穆只觉得大概是因为每个地方都不太一样所以也没往深处想,他看了看冯景轩,问道:“哥,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刚刚……”

  “我也不知道情况,大概是被什么人举报了吧,等下看看警察来了怎么说吧。”冯景轩语气十分淡定,同时扭头看着白穆,眼神有些复杂。

  白穆愣了一下,又迫不及待地开口,但是他这次显然是顾虑多了一些,就算知道四周没有别人还是四处警惕地看了看,然后把声音压低了许多道:“不是,哥,你不觉得整件事很奇怪吗?”

  冯景轩似乎没有认真听白穆的话,他像是思索事情一样安静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挑嘴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白穆的肩膀,大声道:“我说木头啊,我知道你害怕,不过你就放心吧,胡老板经验足,有他在我们不会有事的,况且,真正的五帝钱还在你手上呢不是吗!”

  白穆莫名其妙地看着冯景轩,冯景轩朝着他得意地挑了挑眉,白穆觉得冯景轩的话中应该有别的意思,但却一时又无法理解出来,正欲开口问的时候,门被打开了,刚才那个小警员和一个留着胡茬的大个子拿着记录的工具走了进来。

  大个子一脸严肃走过来隔着桌子站在白穆和冯景轩的对面,啪地一声用力将手中的记录本往桌子上一摔,然后坐了下去,这让白穆和冯景轩都条件反射地浑身一颤,然后不约而同直勾勾看着大个子。

  “另外两个人都把事情给招了,你们也赶紧招了吧,配合工作的话我跟上头申请从轻处理!”另一个小警员也坐了下来,态度对比起来显得客气了许多。

  白穆和冯景轩对望了一眼,白穆本想从冯景轩那得到些什么信息,但是事实是什么都没有,他一时也有些犹豫了起来不知道怎么说,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却听到了冯景轩开口了。

  “我们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啊,就是很正常地在惊进行一桩普通的古玩交易而已。”

  紧接着,冯景轩就把事情的经过基本如实地全都说了出来,当然,他隐去了自己和白穆的关系,只说自己是个中间人,还有那“五帝钱”是仿造的和他们是伙同胡老板一起要杀猪的事情也没有说出来。

  没想到大个子听了之后似乎非常不满意,又来气了,猛地一拍桌子,怒道:“这就是事情的全部吗?那串什么铜币,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有为什么那个徐峰会拿枪出来,你们不做亏心事,别人至于这么着急吗?”

  冯景轩没再说什么,白穆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串“五帝钱”是假的无疑,而徐峰还带了那么多钱来,让人拿那么多钱来买一串假货,一个不小心都会成了诈骗,光是想想都觉得有些害怕。

  果不其然,负责唱白脸的小警员开口了,他说:“如果那串铜钱是假的,你们可就有了诈骗嫌疑,但是如果你们有真的五帝钱,那倒是另外一说了……”

  白穆也是个聪明人,那一瞬间,他终于是明白了过来这个小警员的话中话,这言外之意,就是让他们拿出真的五帝钱,否则,就要按照诈骗罪把他们给关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