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新货
林盏2018-03-22 12:543,681

  胡老板收拾好东西之后,自己先走,刘韬带着白穆在小市场四处转悠了一下才离开,为的就是分批行动,不让人觉察他们是一伙的,白穆不禁又心生感慨,这一行活着真累啊!

  胡老板的家距离小市场并不算远,走路约莫十来分钟左右,很快就到了。

  白穆他们到了胡老板家之后,胡老板让他们在客厅里面稍等,自己则走进了一间房间,关上了门。

  白穆无聊之余四处观察了起来,房子不大,但是所有装修都是以复古为主,木制屏风、古木椅子、木制牌匾,这些在白穆看来就是全都是旧木头制成的各种家具,白穆最后停在了一个木格子架前面。

  木格子架上放着各式各样的古玩摆件,白穆看了一圈都没有发现自己认识的,刚想讪讪离开之时,却不经意地瞥见了角落格子上的东西。

  白穆的心猛然一顿,走过去之后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上面摆放的确实是一个青铜面具,材质看起来是铜制的,面上勾勒出的图案分明是一个脸谱,虽然图案跟之前看到的不一样,但是白穆直觉这两个面具,就是同一个款式的。

  白穆刚伸出手要去触碰那个面具,身后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白穆的手猛地缩了回来,回过头就看到了胡老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他思索了一下便朝着胡老板那里走了过去,心里想着等跟胡老板把这生意谈成了再套一套这个青铜面具的信息好了。

  白穆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了胡老板手里拿着一个防水的塑料袋,袋子里面看起来装的是一块布。

  胡老板招呼白穆和刘韬在他对面坐下,然后打开了塑料袋把里面的布给拿了出来,接着把布打开,里面包着的是五枚铜币。

  白穆一开始以为这只是胡老板给他们看看样板,就是能做出来的新货能够鱼目混珠到什么程度,可是当白穆拿起铜币认真看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样板,这就是他想要的那串五帝钱,五个铜钱的版别跟他在垃圾场捡到的那一串一模一样,白穆这种不在行的人乍眼看过去,还真以为是自己捡到的那一串。

  这也忒快了吧!这胡老板难道用的是什么黑科技?白穆心里犯着嘀咕,他以为起码要找上好一阵子,现在这速度让他有点咋舌,感觉就像是老早准备好等着他的到来一样。

  不仅白穆吃了一惊,他发现一旁的刘韬也显然有些意想不到,两人对看了一眼心照不宣都没说话,倒是胡老板像看透了他们的心思一般,笑了笑先开口了:“小兄弟是不是惊讶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串跟你提到的版本一模一样的‘新货’?”

  从胡老板的语气当中,白穆能够听出他有些别的心思,所以一时不知道说啥,只好点点头表示默认,然后等待着胡老板的答案。

  “这样,咱们来做个交易,我可以告诉你答案,甚至可以以最低的价格把这五帝钱出给你,但是你要如实回答我的一个问题。”胡老板带着似笑非笑的脸,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白穆。

  “什么问题?”白穆微微皱眉,总觉得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买这串五帝钱版别的‘新货’。”

  胡老板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让白穆觉得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诈,可是他又不太确定,想向一旁的刘韬求助,希望他能给自己个建议,谁知道他刚转头看刘韬,刘韬这小子马上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别过头去。

  白穆自己在心里暗骂刘韬这小子不仗义,他琢磨了一下,心想若是不答应,兴许胡老板就不卖这个铜币给他了,若是答应了,然后随便撒个谎骗过去,应该行得通吧。

  挣扎了几秒之后,白穆决定就这么做了,于是他开口说道:“成是成,不过我能不能多加一个条件?”

  “只要条件不过分,我当然愿意。”胡老板回答道。

  “肯定不过分,我想知道那边那个格子架上的青铜脸谱是怎么来的?”白穆指了指胡老板身后的那个木头格子架。

  胡老板的脸色有了一秒的疑惑,但很快就又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没问题!”

  胡老板如此爽快倒是让白穆有些惊讶,他朝胡老板点了点头:“一言为定,那我就洗耳恭听胡老板的答案了。”

  “大约在一个月之前吧,有一个人来找我,让我给他找一串五帝钱,而这五个版别刚好就跟你今天要的一模一样。”胡老板说完这话,白穆的心一顿,下意识地想到了脸谱面具人的那句“找到了”。

  按照自己的分析,张继死之前是把重要的东西扔了出来,那脸谱面具人在他身上找到的很有可能就是一串赝品。

  难道说,那个来找胡老板买假五帝钱的人,就是张继?白穆皱眉,有些着急,马上开口问了出来:“那个人是不是……”

  “诶,小兄弟你先别着急,你得先告诉我你得原因,我也不怕实话跟你讲,当初那个人来明确地要这几个铜币的时候我就有些好奇,所以特地多拿出来了一套……”胡老板说完,冷冽地看着白穆,似乎在告诫他这是我的地盘,你可别耍花样。

  白穆深呼吸了几下,试图让自己的情绪平静,在心里面也快速地想着要用什么借口来搪塞过去,他快速地转动地脑袋,担心万一穿帮说不定还得罪人,而且说实话也无妨,于是露出了笑容道:“因为有一个人,在高价收这套五帝钱。”

  胡老板点点头,眼中发出了潋滟的光,笑道:“我果然没有判断错。小兄弟,你了解对方的背景吗,我跟小刘也算是熟人了,我觉得咱们可以合作,来杀一次猪。”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胡老板把手比作刀在自己脖子上一横,顾名思义,杀猪!不过把自己当做猪来比喻的,白穆还是头一次看到。

  杀猪,行内术语,意思就是把高仿赝品拿到和顾客约好的地方卖给顾客。这胡老板的意思明摆着是想和白穆合作,然后平均得来的钱。

  哼!我可不是傻子,自己能做得来的事,凭什么分你一半!白穆心里狠骂了一句,脸上依旧微笑不减:“胡老板,咱们刚才谈的交易上可没有这一点。”

  白穆本以为胡老板会跳脚,但是没想到胡老板却淡定得很,他将五帝钱用布包好放进塑料袋子里面,然后拉起白穆的手,把塑料袋放到了他的手上,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堆着满脸笑容打断了他:“小兄弟,这铜币送你了,你也别决定太早,回去好好考虑,想好了再做决定,哦对了,你刚才问的那个青铜面具的来历,我可以告诉你,他是一个人送给我的,就是我前面说到的,来我这拿那串五帝钱的那一个人。”

  白穆一愣,他果然没有猜错,那个人真的是张继,他来这里买赝品的目的应该是想到了自己会有被追杀的那天,可是他把这青铜面具送给胡老板是何用意呢?

  还有胡老板的态度也非常反常,白穆隐隐间觉得有些不安,一时不知道如何应对,他朝刘韬瞥了一眼,刘韬神情严肃,微微点点头。白穆只好朝着胡老板点头,先把事情答应了下来。

  从胡老板家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黄昏,白穆一路上都有些不安,走了一段之后,回头看了看已经离胡老板家蛮远了,他的心才稍微放了下来,立马拿出那个装着五帝钱的袋子打开,把古币拿出来,仔细看了一番。

  白穆原以为胡老板会掉包一串并非同样版别的五帝钱他来牵制他的决定,但是这古币就是刚才那串,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在白穆看来,做工也算得上精细,拿在手里分量也是足,不像一般的工艺品一样轻忽。

  白穆有些不解,便问旁边的刘韬道:“小韬子,你说这胡老板是几个意思?我看他就是想从中捞一笔的呀,现在他倒是把这古币免费送给了我,这不是表示他放弃了跟我杀猪的念头?还让我考虑考虑,这很匪夷所思啊!”

  刘韬看着白穆摇了摇头,笑了笑道:“穆哥,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啊!胡老板让你考虑考虑,其实就是让你答应,如果你独自拿着这铜币不回头了,结果大概就跟一口拒绝了他差不多吧。”

  白穆还是听得不是很懂,又问道:“那如果我刚才一口就回绝了他,会发生什么事?”

  “倒也不会发生什么,只是如果你不答应他的要求,估计你手上这串五帝钱也没什么作用了……”刘韬说得一本正经。

  白穆有些急眼了,连忙追问道:“怎么说?”

  “胡老板在这一行里面也有些人脉,在你这边确认了有人高价收这铜币的事实,如果你不选择跟他合作,即使他打听不到这个在找五帝钱的人是谁,他也能搅得你做不成事来,简单点说就是,假货肯定是出不了手了。”刘韬解释道。

  白穆狠骂了一句脏话,伸手搭上刘韬的肩膀,两眼一眯,叹了口气道:“小韬子,你说除了跟他合作,我还有别的路走吗?”

  “穆哥,其实我有个疑问,虽然说柏然现在不归你,但是怎么说你曾经也是那里的太子爷,正所谓烂船也有三斤钉,你手里的古玩也不少吧,有那么缺钱干这些冒险的事情吗?”刘韬没有直接回答白穆,而是提了个疑问,显得小心翼翼。

  白穆瞪刘韬一眼,自己现在有多窘迫并不想告诉他,因为他觉得那有损自己的形象,但却不得不在心里承认这个能让他咬牙切齿的事实真相,柏然落入陆恒译手中之后,除了他们之前住的房子,连一个子都没给他们留,别说是古董了。

  白穆不知道如何回答刘韬,只要转移话题道:“我说你小子,刚才胡老板要跟我交换问题的是,我想找你给意见你干嘛假装看不到,现在还有脸问我这些!”

  刘韬一脸委屈道:“哎呀穆哥,这事毕竟是你自己最清楚的事情,能不能说也只有你自己斟酌最好不过,我不能瞎给意见啊!而且,这明明是两码事,干嘛扯一起说!”

  白穆假装没听到,放在刘韬肩膀上的手臂用力一揽,道:“虽然你这么对我,不过我呢还是很够义气的,今晚决定请你大搓一顿,想吃什么,跟哥说!”

  刘韬一下就高兴了起来,开心道:“我想吃海鲜大餐!”

继续阅读:第6章 重返现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