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二见胡老板
林盏2017-07-10 18:023,593

  白穆让冯景轩看了那串假的“五帝钱”,冯景轩研究了好久得出了结论——做工精细,仿真度极高,若不是这行内资深的人来鉴别,估计很容易就会“打眼”。

  “打眼”在古玩行里的意思就是因为没仔细看或者贪小便宜而买到了假货。

  “依我看,这串假货的造假方法极有可能是用‘翻铸造假法’来做的。”冯景轩认真地分析道。

  可惜白穆只关心能不能骗到徐峰,对这些什么方法似乎并没有兴趣,他问冯景轩道:“那你说拿着这串铜钱去给徐峰,能不能让他打打眼?”

  冯景轩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道:“那很难说,跑道儿本来就是在道上混迹的,对古玩还是有一定的鉴定能力的,但大多数应该都不至于太过精通,有些比较功利的跑道儿,古玩到手他们只要一把玩觉得可以,那就会进入下一步程序,如果成交了,拿到佣金,等买家发现是假货,他可能已经不知所踪了,不过在这行都是要信用值的,所以我觉得这是比较悬。”

  白穆听了冯景轩的话之后频频点头,但是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在消化冯景轩的话还是想着怎么做才能万无一失。

  “你就不想听听这‘翻铸造假法’是怎么一回事吗?”看到白穆没有说话,冯景轩又开口道。

  白穆摇摇头表示拒绝:“你们古玩界套路太多,一套一套的,我听起来也觉得费神。”

  “你确定真的不要听吗?我跟你说,这里面可能有你想知道的消息呢。”冯景轩循循善诱,白穆终于有些好奇,他将信将疑地看着冯景轩问道:“真的?”

  “不信拉倒!”冯景轩丢下那串铜币,目光回到电脑上,继续噼里啪啦地打字。

  白穆见状赶紧坐到了冯景轩的旁边,谄媚道:“我信,我哥说的话我当然信啦,你别写了,给我说说看!”

  冯景轩计谋得逞,他想着趁机给白穆学点东西,于是开始说起了这个“翻铸造假法”。

  所谓“翻铸造假法”就是用一些不值钱的真正的古币来熔掉之后,再选用真钱作母钱制模来伪铸稀见品,就连铸造的方法都是按照古人的铸币方式,此类假币乱真度高,非常难辧别。

  白穆听了之后,有些疑惑道:“选用真的母钱制模?那也就是说,铸造这假币的人也有跟这版别一模一样的真货?”

  “对,按照道理来说是这样的。对于这点我也觉得这有点奇怪,虽然说着‘五帝钱’并非十分稀有,存世应该也有一些,但是能够凑到这么整齐的一模一样的应该不是容易的事情,更奇怪的是,这串假货跟真货比起来,细节上基本如出一撤,一些特有的纹路和磨损的地方都十分相似。”

  听到冯景轩这么说,白穆突然想了起来胡老板说过的话,他说当初是有人找他铸造假币,所以他才故意多铸了一份,莫非,那个人就是张继?

  白穆又把这两天经历的事情重新捋了一遍,张继死后,脸谱人似乎从他身上搜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如果这东西就是张继找胡老板铸造的假货,那整件事就说得通了——张继用假货把脸谱人糊弄了过去,为的就是保住真货,但是后来脸谱人发现了那是假货,所以才会派人重新到垃圾场去寻找,也就是白穆后来碰到的那个脸谱人。

  “既然这假货连脸谱人都不能蒙骗过去,那么徐峰这种在古玩界混迹已久的老手,估计也很难让他‘打眼’,我算是白折腾了。”白穆皱起了眉头,似乎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飞走了。

  一旁的冯景轩看起来倒是轻松不少,他笑了笑,说道:“那就少赚一点,不是还有个胡老板吗?”

  白穆疑惑地朝冯景轩望过去,只见冯景轩笑得一脸神秘莫测,他一时间竟也猜不透冯景轩想怎么做,不过他这么说那就证明他有办法帮自己,那就够了。

  白穆第二次见胡老板的时候,是在一个茶庄里头,身边的人也由刘韬换成了冯景轩,这让白穆心里多了不少底气,一来是冯景轩功夫底子不错,二来是他毕竟是念鉴定出身,懂得古董方面的许多知识,起码不会轻易地就被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关键时刻能给他提供意见,不会临时掉链子。

  此时胡老板正坐在白穆和冯景轩的对面,堆着满脸的笑容啜了一口茶,然后朝冯景轩看了过来,接着又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白穆,道:“小伙子这么快就想好了?”

  白穆也马上露出奉迎的笑容,道:“那是那是,胡老板在这古玩界也混了大半辈子了吧,有些事情,晚辈们还是得跟您学习学习。”

  白穆说完,双手递上了那串假的五帝钱,只见胡老板忽而停住了送往嘴边的茶杯,轻轻蹙眉,不解道:“你这是干嘛?”

  “胡老板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吗?咱们就按照您之前说的计划,只要您肯点头,明儿我就约那个人出来,咱们来杀一次猪。”白穆说完,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心里却慌得很,生怕这胡老板一拒绝,他可就真的连半分钱都捞不着了。

  胡老板放下茶杯,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拿过了白穆手中的五帝钱,然后停下了笑,瞬间变得一本正经道:“好在你小子没有私下去找那个人,不然你可要遭罪咯!”

  白穆听闻这话,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以为顶多像刘韬所说一样,那串五帝钱变成了废品,按理说也不算遭罪,莫非这胡老板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不是?

  如此想着,白穆小心翼翼问道胡老板:“胡老板您的意思是?”

  胡老板没有立刻回答白穆,而是不紧不慢地又拿起了茶杯一饮而尽。茶杯落桌,冯景轩即刻又给他斟满,脸上也是有些紧绷的神情,未知总是最可怕的,在没有了解透胡老板这个人之前,他可是一点都不能放松,因为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你们这些小年轻啊,肯定是没在古玩行里混过,我当初给这‘五帝钱’你的时候还想着,若是你能看出这其中的蹊跷,那就算我胡某人赠给你了,枉我当初还以为你是个‘飞虫’,现在看来,不过也只是个‘熊瞎子’而已。”胡老板两眼一眯,朝着白穆笑了笑。

  冯景轩本来严肃的神情因为听到胡老板的这句话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但是他又不好笑出来,于是就成了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白穆扭头瞪了他一眼,心里又气却又不敢当场发飙。他虽然对古玩着实一窍不通,但是胡老板说的那两个词他也是有听说过的。

  古董行里经常会把买家分为几个等级,古玩高手一般称为“老鹰”,这种人一般都是有名号的,不是文物专家就是资深玩家,所有的古玩物件在他们的眼睛里都是分毫毕现,无论是多么高仿的赝品都逃不过他们如老鹰般锐利的双眼。这些人不出手则以,一旦出手必是捡漏,卖家拿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比“老鹰”稍微逊色一点的称为“老狼”,虽然不如“老鹰”厉害,但是也绝对是个在古玩界里摸爬滚打了有些年的角色,再接下来就是“飞虫”,也就是入门级的新手,能够装模作样,但是实战经验实在不敢恭维,排在末尾的就是“熊瞎子”,这个词也很好理解,就是什么古玩知识都不懂,基本没有辨识真伪能力的人,在古玩界中,跟瞎子没有什么区别,也是古玩卖家们非常喜欢的人,因为从他们的身上能够赚取不少油水。

  不过让白穆有点安慰的是,胡老板没有把他归类为更加惨不忍睹的“羊牯”。

  所谓“羊牯”,就是大肥羊,一口咬下去全是肉。这类人一般比较有钱,但是什么都不懂,人家说什么他信什么,而且从来不听劝,卖家最爱就是这种人,因为他们往往是“杀猪”的好对象,一旦进入卖家们的视线范围,那必须不能让他空手回去。

  白穆心里虽然不爽,但为了能够赚足好感知道胡老板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他也只能开玩笑般说道:“胡老板你没把我当‘羊牯’真是抬举我了,那你就指教一下我这瞎子,告诉我这古币里有什么蹊跷吧。”

  胡老板倒也爽快,他招呼白穆和冯景轩来到自己身边,他先是拆下了其中一个古币,然后拿出随身带着的放大镜把它扩大,古币身上的纹理细节也随之呈现。

  “古玩界一般会有许多外人不知道的秘密。在‘跑道儿’的集体中,平时揽的活多了,一般他们拿到的货中都会有真货和假货,但是为了防止已经出手了的假货再落入自己人的手里,他们通常会在假货上面做上一些小标记。”胡老板说到这里,把手中的古币立了起来转到某个地方,然后对白穆说道:“你们看这里。”

  白穆朝放大镜看过去,在古币的侧边上,看到了三道不明显的划痕,他心一缩:“这就是那假货的标记?”

  胡老板点点头:“没错,所以就算假货做得多么逼真,只要看到有这标记,知道的人肯定会仔细鉴定,到时候无论是伪造得多么逼真的假币,也只会落得穿帮的下场。”

  白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同时悄悄朝冯景轩瞥了一眼,发现冯景轩也正看向他,但下一秒就一脸骄傲不可一世地仰着脑袋。

  哼,瞧你那嘚瑟劲!白穆虽然在心里念了冯景轩一句,但打心底里还是很佩服他的,毕竟那天他也看出了这古币上的端倪,所以才跟他说要找胡老板的。

  随后,白穆在冯景轩的帮助下,成功让胡老板点头答应了让他亲自出马搞定徐峰。

  “原来如此,看来不是行内人真的不懂得这些啊!”白穆假惺惺地感叹了一句才问出了自己关心的事:“既然这古币上都有假货的标记,那这猪怎么杀啊?”

  胡老板笑了笑,道:“只要你们答应我,卖出去的钱分我一半,我自有办法!”

  白穆和冯景轩对视了一眼,得到了冯景轩肯定的眼神之后,豪气一拍手掌道:“只要能杀猪成功,分您一半又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