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奇怪的司机
林盏2017-07-10 18:023,674

  “我猜,很有可能是钟志谦!”顿了顿,高扬补充了这么一句。

  “什么!?”白穆惊讶道,这个钟志谦就是之前白穆为了取得高扬信任提到的钟先生,也就是刘韬的那个亲戚,白穆对他了解不多,但是听刘韬提起过,钟志谦是一个古玩爱好者。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判断?有什么原因吗?”一旁的冯景轩问高扬道,他觉得高扬的话有些奇怪,如果他怀疑钟志谦的话,那昨天他们说是钟先生介绍来的时候,为什么他反而放他们进去了呢?

  “张继把古币交给我之后,钟志谦曾经三番四次旁敲侧击地来询问过我,所以我才会怀疑他的。钟志谦这个人虽然跟我常有古玩上面的交易,但是他的为人,我不敢恭维,他曾经还为了一幅丹青而对别人大打出手,为了古币而做出这种事情来也不是没可能!”高扬说起这些话时,脸上带着愤愤的表情,似乎在他心里已经认定钟志谦就是杀害张继的罪魁祸首。

  这着实让白穆觉得惊讶,他本以为高扬跟钟志谦的交情很不错,却想不到高扬对钟志谦怨气这么大,不过这些也只是高扬的凭空猜测,无凭无据也不能就此断定就是钟志谦,顶多也就是怀疑。

  “那张继交给你的古币是……”白穆实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耗下去,直接问了关键的事情,这说不定才是这件案子的最关键东西。

  “噢,你看我,说着这些事都把正事给忘了。”张继说着,弯下腰,从椅子下面拿出了另一个盒子放到桌面,道:“这就是张继给我的古币,既然他说要交给有‘五帝钱’的人,我也就信守承诺交给你们了,我也一把老骨头了,管不了太多的事情了。”

  白穆拿到盒子后,心跳突然加速,这枚让张继丧命的古币,一定能让他大开眼界吧。

  可是打开盒子之后,白穆却十分想飙脏话。他看着盒子里面那枚小小的铜币,所有的兴奋都在一刹那化为乌有,他伸手把铜币拿了起来,看起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铜币,比五帝钱要稍微大一些,正面上的字是“乹封泉宝”,背面写着“天策”,除了上面有些许绿锈之外,看起来倒是挺完整的。

  可是,这跟白穆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能够价值到能让人赔上性命的东西,不过他细想了一下,觉得也不是没可能,毕竟古玩界的事情,已经刷新了他很多次三观了。

  白穆拿着那枚古币左看右看,想从中看出点什么来,可是硬是看不出半点玄机。

  “你这‘熊瞎子’懂看,这古玩界还要什么人才!”冯景轩挤兑了一句白穆之后从他手中拿过古币,看了一眼马上就认了出来,道:“这是唐朝的乾封泉宝,存世可是不多啊!”

  “这个古币的价格不菲,但是它的收藏价值远远高于它本身的价格,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老张把古币交给你们也有他的理由,其他的我就不过问了。”高扬说完,缀了一口茶,眼中似乎还隐藏着未知的波澜。

  看到高扬把话都说道了尽头,白穆他们也不好再追问下去,这个碰面算是到此为止了,白穆谢过了高扬之后,跟冯景轩拿着铜币走出了房门。

  白穆和冯景轩离开茶庄之后并没有在公交站等公车,而是在茶庄所在的那条街道上走了一段路。

  “我说你在外头都学会坑人了啊,说起谎来还挺溜的,毫不含糊啊。”走着走着,冯景轩突然说道。

  白穆当然知道冯景轩指的是刚才骗高扬的事,他扬了扬手中装着古币的盒子:“要不然,这货怎么能落到我手上,而且,我是拿那串值好几百万的‘五帝钱’交换的,虽然撒了谎,但我也不至于是骗子啊!”

  “你在外面啥都没学会,倒是那张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我也跟你明说了吧,你刚才欺骗高扬这事我不管,但是这古币什么来头你应该很清楚,张继为了它死于非命,要是给那些人知道这东西在我们手上,你觉得我们会是什么下场?”冯景轩虽然这段时间也陪着白穆调查,但是他想让白穆知道的是,自己不是支持他去调查,而是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危险,随时都会惹祸上身,他是不放心他,让他收手。

  白穆也只的冯景轩并非开玩笑,他明白冯景轩的意思,为了让冯景轩放心,他随口说道:“你就放心吧,大不了发现情况不对劲,我就跑远远地把它卖掉,绝对以自身安全为主!”

  但是实际上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的,关于这枚神秘的古币,关于张继的死。

  冯景轩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在路边顺手拦了一辆正开过来的出租车,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报了目的地之后,白穆就靠着座椅闭目养神,路很平稳,周边也很安静,白穆渐渐放松身子,正当快要睡着的时候,却听到冯景轩突然大声问道:“你要带我们去哪?”

  这话像是一道电流,猛地刺激到了白穆的神经,他猛地睁开眼,第一反应就是朝外面看去,一看才发现这路越开越偏僻,并非是开向市区的。

  司机似乎没听到冯景轩的话,他并没有回答冯景轩,而是像一个发条机器人一样继续开着车,白穆朝司机看过去,看到司机表情冷漠,明显是刻意而为之,如此状况之下,白穆心中难免有些急,看来真的是被他早上的乌鸦嘴给说中了。

  出租车后座与前面的驾驶座之间隔有一层防护网,他们无法阻止司机,如果司机不停车,那他们想离开这里,唯一的办法也只有跳车了。

  白穆用肘子轻轻撞了撞冯景轩,然后用下巴朝着窗外指了指,给了冯景轩一个暗示的眼神,冯景轩心领神会,点了点头,可是正当他们准备行动的时候,车子突然来了个急转弯,一个大甩尾让他们重心不稳,在后座位上撞到了一块,接着听到咔哒一声,车门被锁住了,连唯一能下车的方法都封住了。

  白穆用力撞了几下车门都无动于衷,于是指着司机的后脑勺大声说道:“我警告你,现在就让我们下车,不然等下有你好看。”

  司机继续无动于衷,他一路狂飙向郊区,一路上刹车和加油来回快速交替,让白穆和冯景轩想采取些什么措施的时候又被打断,一时间他们也无从下手,只好紧紧贴着椅背双手握紧车上的东西以避免被甩得到处乱撞。

  过了一会儿,出租车到了地广人稀的郊区,司机终于放慢了车速,他缓缓开口道:“要是不想死,就把古币交出来,我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得更大,毕竟已经死了一个人了!”

  刚才在后座上一路被颠簸着过来,白穆已经有些晕头晕脑,他看向冯景轩,发现他也是有些狼狈不堪,再看向司机时才发现他的脸上不知何时带上了脸谱,而对于之前司机的样子,他也早已经忘记。

  “我早该猜到是他们这些见不得光的脸谱人!”白穆如看透一切一般小声嘀咕了一句,但心里却有些想不通,这个古币刚到他们手,怎么刚出了门就被脸谱人知道了呢,莫非是被跟踪?

  “什么古币?你找错人了吧大哥!”冯景轩说道,现在看情况他们是处于劣势,只能先试试装傻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逃脱了。

  司机邪恶地笑了两声:“好,不知道是吧,我会让你们知道的。”语毕,司机一踩油门加了车速,刚放松了一点的白穆和冯景轩猛地往后一靠,两个人都猛地贴在了椅背上。

  白穆皱着眉头看向司机,忽然灵光一闪,他顺着座椅慢慢滑下去,直到整个人的背都贴在坐垫上,两只手紧紧抓住椅子,抬起脚用尽全身的力气朝那块安全网接二连三地踹去,大约七八下之后,只听到哐当一声,安全网成功被踹掉下来,与此同时司机猛地一刹车,因为惯性白穆瞬间往前倾去,直到额头上撞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才停了下来,他的心一顿,微微抬起了眼,近距离地看到了一把枪。

  气氛瞬间静了下来,白穆觉得他这个月真的是命中犯枪,从张继被杀到跟徐峰交易,再到现在,已经第三次跟枪打交道了。

  白穆心里已经说了好几遍脏话,但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这枪随时走了火,让他的脑袋开花。

  “大哥,有话好好说,这人不值得浪费你的子弹。”冯景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

  “呸!跟我玩!你们都是自己作的,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把古币交出来,否则,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司机一边怒道,拿着枪的手一边往白穆的脑袋怼去。

  “大哥……”冯景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司机扬起手甩了一个耳光,与此同时,抵在白穆脑袋上的枪口松了片刻,白穆刚想动,枪口又重新回到了远处,依旧冰凉。

  听到冯景轩被抽的声音,白穆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个司机千刀万剐,可是现在被控制着,有着一腔的怒火也不敢乱来。

  “好,只要你放了我们,我把古币给你!”片刻之后,冯景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白穆一顿,心想难道这家伙真的要投降不成?

  “古币在他的身上,我给你拿出来!”冯景轩看了看白穆,继续说道。

  “我劝你别耍花样,不然我可真的一枪崩了这小子!”司机同意了冯景轩拿古币,但又担心冯景轩有诈,不忘警告他道。

  白穆还没多想,就感觉到冯景轩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

  混蛋!不会真的是要给他古币吧!白穆感觉到冯景轩的手莫道了自己口袋的盒子,但是马上又换了地方,他心里一惊,意识想不透冯景轩到底想干嘛,下一秒,白穆马上又感到枪口离开自己,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传来,震耳欲聋,让他的耳朵嗡嗡嗡地响。

  白穆往后一倒,捂着心口喘着大气,自己还能呼吸,也就是这一枪没打到自己脑袋上。而眼前,冯景轩正捏着脸谱人的手腕往后掰去,扭到一定程度之后,脸谱人终于吃痛地一松手,枪了下去。

  白穆没有多想,赶紧捡起枪,然后用空出来的手朝脸谱人的脸上伸过去,扯下了他的脸谱面具,接着非常泄愤地一拳砸过去,顺带骂了一句脏话:“我让你拽!”

继续阅读:第17章 险中逃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