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峰回路转
林盏2017-07-10 18:033,484

  审讯室里很安静,白穆现在说话不是不说也不是,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怎么?这么久还没想好吗?”小警员大概是按耐不住了,开口催促道,“是真是假你都要考虑这么久,你说的话我们怎么相信。”

  “警官,我能不能见一下你们局里管北区的刘警官?”白穆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他又不愿意这么干耗着,干脆想着动用刘子循的关系,兴许还能起点作用,毕竟刘子循现在在他们局里面还是有一定的知名度的。

  没想到这两个小警员面面相觑了一下,随后大个子又使出了自己的招牌动作——拿起记录本狠狠砸向桌面,怒道:“怎么?想用关系来脱身吗?我告诉你,别说是刘警官,就算是局长来了,他也不能帮你,你还是老实点,把古币交出来吧。如果不交,那也成,你们两就等着被定诈骗罪吧!”

  白穆有些焦灼,他皱起眉头思索了片刻,打算妥协,毕竟那串古币虽然值钱但是能帮助他和冯景轩破了这牢狱之灾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他刚想开口,一旁的冯景轩却突然拉了拉他的手臂,因为有桌子挡着,对面的两个警察并没有察觉到。

  “两位警官,我因为只是个中间人,所以这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我看他也是一时想不开,要不这样,你们先休息一下,我来试着劝一下。”冯景轩脸上笑眯眯地看着大个子和小警员,一脸阿谀奉承的模样。

  白穆的心一顿,他了解冯景轩的性格,他这么说绝对是有自己的原因的,也许是拖时间想办法,也许是他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办,但绝对不会是要交出真正的五帝钱,如果真的是要劝他的话,刚才也不会阻止他了。

  大个子和小警员听了冯景轩的话,对视了一眼,像是得到共鸣一般互相点了点头,然后同时站了起来。

  “那行,你好好给他做做思想工作,我们等下再进来。”

  “行,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冯景轩笑着目送大个子和小警员离开,待门关上了之后,他才回复动了动笑得僵硬的脸,回复了正常的表情。

  “哥……”白穆看到大个子他们离开之后,马上想问冯景轩个究竟,但是由于有些许激动,音量控制得不是很好,有些大。

  冯景轩立马把手指放在了唇边,作了一个示意白穆噤声的动作,把白穆后面还没说的话给堵住了。

  白穆这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他看到冯景轩指了指周围,又指了指耳朵,也能猜到了大概的意思,这地方有监听器一点都不稀奇,毕竟如果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说的话大多都是真话。

  “什么情况啊这是?”白穆凑到冯景轩的耳边,轻轻问道。

  “我说木头,你就把五帝钱给他们拿出来吧,要不咱们就等着坐牢了!”冯景轩先是故意用正常的音量说话,为的就是方便窃听器能够窃听到他的声音,紧接着他凑到白穆的耳边,轻轻说道:“我们差点被当成‘猪’给杀了!”

  白穆听到这话一惊,虽然没有立马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事情跟自己所认为发生的一切有些偏差。

  冯景轩看到白穆一头雾水的样子,又补充道:“这些警察,是假的!”

  白穆这才反应了过来,然后回想起来在发生的种种,也觉得越来越不对劲,比如刘子循为什么看到他也不过来,比如这个审讯室为什么这么奇怪,这些都是破绽啊,他怎么一开始就没想到这一层呢。

  “哥,我不能就这么答应了呀!那可是我的全部身家!”白穆也学着冯景轩的样子大声说道,冯景轩听起来像是为了应付大个子他们而说的,殊不知这其实也是白穆内心的真实想法,眼看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还惹了一身膻,谁能乐意呢。

  “那你把他们支走,是想到了什么办法了吗?”白穆也凑到冯景轩的耳边,轻声问道,虽然他现在的疑问非常多,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眼下最主要的还是先逃脱,不然别的事情都是白搭。

  “钱财乃身外之物,如果不拿出来,那就是牢狱之灾,到时候留着这个铜币又有什么用呢?一串铜币拯救三个家庭,你想想,这是造了多少级浮屠啊!”冯景轩拿腔拿调,说完之后摇摇头低声道,“没有,就是想着和你商量来着!”

  白穆听到冯景轩这话不禁有些失望,对方现在手上有枪,而且人多,而且现在在他们的地盘上,硬来肯定不是最好的办法,搞不好吃上几发子弹就去见白丰了。

  “你还需要一点时间考虑一下!”白穆现实把这演戏的话说了出来,然后才对冯景轩说道:“要不我先假装愿意把古币给他们,但是古币不在身上,需要放了我们才能拿到,只要离开了这里,那就好办多了。”

  “目前来看也只能这么做了,那等下你就假装同意交出五帝钱,到时候我们再见机行事!”冯景轩的话音刚落,外头就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响,持续了一会儿之后又归于平静。

  冯景轩和白穆面面相觑,冯景轩朝着门口指了指,然后两人悄悄走到了门边上,冯景轩把耳朵附在上面仔细听着外面的情况,安静得有些异常。

  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之下,冯景轩和白穆不敢贸然出去,于是只好又回到了桌子边上,继续演戏。

  “你是想好了没有?我能等,警官可等不了!”先是冯景轩接着刚才的剧情说道。

  白穆先是酝酿了一下感情,然后叹了口气,不情不愿道:“我同意了还不行吗,谁让我这么倒霉碰上你们这些人呢!”

  白穆的话刚说话,门就被用力推开,刘子循警惕地举着枪进来,他看到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只有白穆和冯景轩的时候才放松了警惕,站直腰板笑了笑道:“你说谁是倒霉的人呢?”

  白穆看到刘子循也是一阵惊喜,马上站了起来,有些激动道:“刘子循,你家伙好样的啊现在才来,我还以为你要抛下我不管了呢!”

  “外面的人你都搞定了?”冯景轩看到刘子循也是很惊讶,随即马上想到了刚才听到外面的那阵嘈杂的声响,心里想着那估计就是刘子循带人来吧这个窝给捅了。

  “搞定了!这个假派出所不是第一次犯案了,但是窝藏得隐秘,而且他们行动较少,一直没办法端掉,今天多得你们两个当了这诱饵啊,不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定这群坏蛋。”刘子循对着冯景轩笑了笑之后突然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他皱了皱眉头,疑惑道:“不过你们是怎么招惹上这群人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白穆也是一愣,然后故作深沉地说:“这个说来话长,回去慢慢跟你说去!”

  “成,走吧,反正你们也需要配合一下,一起回去做个口录。”

  由于有刘子循这个熟人,白穆和冯景轩在警察局做口录的时候是由刘子循亲自出马,这种待遇简直绝无仅有。

  对着刘子循,白穆也是几乎完全实话实说了,但是有些事情他还是懂得分寸,他们想用假古币去换真钱这种事情他还是没有说出来的,毕竟这种事情放在刘子循面前有些敏感,所以刘子循知道的真相当中,就是以为白穆他们用真的五帝钱去跟徐峰交易,最后却因为徐峰想抢五帝钱,所以拿出了枪来,后面的事情,就是假警察登场把他们带到假的派出所去询问了。

  “其实徐峰的那支枪,包括那些假警察的枪全都是假的,如果一开始看仔细点,说不定凭你们俩的杀出一条血路不是难事,也犯不着在小黑屋里面演戏了!”刘子循逗趣说道。

  听完这话之后,白穆马上反驳道:“你当警察,天天拿枪的当然这么说,我们这种从来没接触过真枪的人,怎么能看得出来,而且当时枪可是指着我们脑袋的,那时候谁还有心思去看枪的真假啊!”

  “行了,你们这边也差不多了,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回去了,我还要去看看另外两个人是什么情况。”刘子循收拾好东西起身准备往外走去,白穆突然想起了什么,便问道:“诶,对了,你今天怎么会在桃湖酒店?”

  “我今天本来是休息的,但是我妈说桃湖酒店有个什么陶瓷拍卖会她想去,我就陪她去了,没想到竟然让我撞到你们,所以这次也得多亏我妈,不然你们两个还不知道逃出来了没有。”刘子循说完,有一个警察就走进来把他给喊走了。

  冯景轩也站起来往外走,走了几步发现白穆还愣在原地,他便喊道:“木头,你走不走?”

  白穆回过神来,几步跑到了冯景轩的身边,带着几分疑惑道:“要不我们等一下吧,我想等子循搞定那边出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是现在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吗?”冯景轩的眼神中带着些许鄙夷道。

  “大致是清楚了,但是好像有些东西又不是很能理解!”白穆越说眉头越皱,似乎正在努力去想那些他不能理解的事情。

  “我劝你还是不要等,不然等一下说不定会有什么别的麻烦,你想知道的话,我就把这件事情的情况从头到尾告诉你好了!”冯景轩毫不客气道,因为他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事情是一个阴谋的人。

  白穆听前半句的时候先是疑惑在警察局还能有什么麻烦,听到后半句的时候就有些不高兴了,完全把前面的半句给忘记了,他瞪着冯景轩道:“冯景轩,敢情你真的是什么事情都知道了啊,怪不得我在桃湖酒店的时候就觉得你不太对劲,连我都瞒得这么死,这到底什么情况?”

  冯景轩用下巴指了指门,示意白穆走出去,道:“边走边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