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市场
林盏2018-03-22 13:033,289

  白穆给宋秀荷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冯景轩跟宋秀荷说他开始发愤图强,已经开始在外面找工作了,白穆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茬,于是只能说自己还会在冯景轩这边住上几天。

  接下来的一天里,白穆可没有闲着,他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让冯景轩妥协让他去找徐峰,但是却屡战屡败,每一次不是遭到冯景轩狠狠拒绝就是冷眼看待。

  非要安个辈分的话,冯景轩算是白穆的兄长,白穆平时也哥前哥后地叫他,自己游手好闲身无分文,柏然被吞掉之后,所有的开支都是冯景轩负责,既然奈何不了他,白穆只能另想办法。

  白穆平时虽然游手好闲,但是认识的人不少,可以说整个城市各个行业都有白穆认识的人,但多数都只是点头之交,东寻西问之后,他决定先去一趟小市场看看情况。

  小市场是当地的一个古玩跳蚤市场,这里周边都是一些古玩店,一到周末,更是有许多小贩在地面上摆着地摊,贩卖各式各样的古玩。小市场里面看似风平浪静,但实则鱼龙混杂,也是这个城市赝品最多的地方,稍微一个不留神就会走进各种圈套,许多想着来这里拣漏的人反而被杀了猪,也有很多新手就在这里交了不少学费。

  所以小市场也被行内人笑称为古玩精英摇篮,要是没在小市场里面交过学费,那就不算在古玩界里头混过,但是作为古玩届准新人的白穆却绝对不允许自己丢这个脸,他必须有备而来。

  下午,天气十分闷热。

  白穆独自一个人到了小市场的门口,脚还没停下来,就有三四个看起来鬼鬼祟祟的人跑过来问他想找什么样的货。

  白穆虽然不知道行内具体情况,但是凭着他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他都能知道这些人不怀好意,而刘韬也跟他说过,在小市场里,不要轻易和别人说话,特别是主动上来搭讪的人,因为在他们眼里,你就是一头待杀的猪!

  所以白穆选择了对他们熟视无睹,这些人也觉得没必要在白穆身上浪费时间,也都讪讪离开,这边人刚走,那边白穆就远远地看到了刘韬朝自己走了过来。

  白穆本来是笑着朝刘韬招收的,可是刘韬这家伙走过来的时候脚都没站稳就对白穆开起了玩笑:“我说穆哥,你说什么曾经也是柏然的少东家,竟然要我这无名小卒来替你看货……”

  白穆一听到这话,收住笑容脸一板,看起来似乎有些不乐意了,刘韬赶紧收住了没说完的话谄媚了起来:“穆哥,你看,我就跟你开个玩笑,对不起啊……”

  白穆轻轻一拍刘韬的脑袋,突然又笑了起来:“小韬子,我逗你玩的,找你帮忙怎么还敢给你脸色看,我没事!”

  刘韬这才恍然大悟,也跟着嘿嘿笑了起来,然后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凑到白穆耳边沉下声问道:“穆哥,你是要找清朝的铜币?”

  白穆点点头,也学着刘韬的样子低声道:“具体的版别我都跟你说过了,但是你知道,如果是真材实料的话,价格肯定贵,所以我才找你想来这里找点……”

  白穆没有将最后的话说完,而是给刘韬使了一个眼色,刘韬心照不宣,他笑了笑,带着白穆往市场里面走去:“那应该不难办,你跟我来。”

  刘韬平时喜欢在各种奇趣的市场里打转,这个小城市里所有新奇古怪的事情他都了解,所以对于小市场他也是十分熟悉的,冯景轩不愿意帮忙,白穆也只好找刘韬来帮一把了,别的不说,起码以他们经常混在一起的交情,刘韬是绝对不会坑他的。

  恰逢周末,摆地摊的人很多,白穆跟在刘韬后面,不时打量着周遭的环境。

  “我知道有个地摊老板,专门倒卖古币,不过这地摊古玩的规矩,我可要先跟你说一说。”刘韬一边走,一边用恰到好处的音量跟白穆说起了地摊市场里面的一些奇怪规矩。

  地摊摊位的边上一般都会摆放着一个小凳子,如果说你在地摊上对某样东西感兴趣,千万不可以直接就去拿,首先你要坐到摊主准备的小凳子上,如果没有小凳子的话你就在一旁蹲下来,这表示着对摊主的尊重,同事也能让摊主知道你是对他摊位上的东西感兴趣。

  如果需要东西上手,一般都是示意摊主,摊主就会把东西拿到距离你比较近的地方放下,然后你再自己拿起来看,正常情况下不要直接让摊主递给你,主要是为了避免过手的时候发生意外,货物万一摔损了,那可闹不清楚了,很容易因此吃了哑巴亏。

  对于地摊上的东西,最好是不要向摊主询问,比如你询问了年份、质地之类的,很容易就暴露了自己的实力,这会让一些狡猾的摊主趁机坐地起价。

  当然以上这些都算还是小问题,最主要的一个是,如果不是你相中的货,不要轻易询问价格,问价不买,可是行内大忌,因为一旦询问了价格,摊主告诉了你,你觉得价格可以就能直接买,但是一般都会有一个还价的过程,无论还价多少都成,但是只要摊主同意了你还价的价格,这交易就算成了,就意味着你要掏钱了,许多生手就是因为不懂这个规矩,莫名其妙地买了自己并不太喜欢的东西。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无论你对地摊上的东西有什么意见,也不能问摊主是否真伪或者当着摊主的面找“老鹰”来辨别讨论,这是古玩行业千百年来的规矩,如果买到了假货也不能退,只能自认倒霉,算是吃了药了。

  白穆一路听一路点头,心中不仅感叹,这古玩界真是多繁文缛节,小小一个地摊就能够列出一箩筐规矩,不过听了之后还是觉得自己懂得了不少,跟这个行业又拉近了一点距离。

  “那我等下,只需要看着你表演吗?”白穆笑了笑,问刘韬道。

  刘韬回眸,对着白穆摇摇头:“不用,如果是熟悉的人,其实可以无视某些规矩,我跟那个地摊老板还算熟悉,等下你需要什么样的,你自己去说会比较清楚。”

  白穆点点头,继续跟在了刘韬后面,心里莫名地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以前父亲白丰曾无数次要带他去古董交易会学习这方面的知识他都拒绝,竟想不到,今天会独自踏上这条路,想想也是有些讽刺。

  小市场里虽然不算大,但是走起来路有点绕,因为白穆是跟着刘韬走的,所以现在他已经记不清来时的路,如果让他原路返回,他大概会迷路。

  大概五六分钟之后,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一个毫不显眼也没特色的地摊档。

  地摊摆在一个角落,摊主是一个五十出头的老头子,蓄着小胡子,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也不去管自己摊上的东西有没有人看上,似乎打盹才是人生第一乐事。

  地摊上乍一看上去,跟别的地摊差不多,都是五花八门的小玩意没有规则地摆放着,玉器、铜器、瓷器应有尽有。

  白穆跟着刘韬走到摊主的旁边,摊主并没有察觉到有人,没有任何动静,只见刘韬给白穆使了个眼色,然后便伸手去碰了碰摊主。

  “胡老板,胡老板!”

  胡老板打了一个激灵,靠墙的身子挺直了起来,睁开眼睛看到刘韬的时候一笑,露出了黄褐色的牙齿:“你……噢,是小刘呀!”

  刘韬看到胡老板醒来,便弯下腰在胡老板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下巴对着站在身后白穆抬了抬,白穆对着胡老板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胡老板听着刘韬的话点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着白穆招了招手,示意白穆过去。

  “小兄弟想拿些‘新货’?”白穆一凑过去,刘老板就开口说道,满嘴的烟味让白穆禁不住轻轻皱了皱眉。

  白穆看了看胡老板,他带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这是想试探他吗?还好白穆有做过功课,特地了解了一下古玩界的一些特有名词,这个“新货”即是假的古玩,现代的伪造品。

  白穆点头,轻声说道:“没错。”

  “具体点。”胡老板继续问道。

  “顺治通宝同一厘、康熙通宝背大台、雍正通宝楷书小平背宝南局、乾隆通宝小平钱背汉文二十四年、嘉庆通宝背天下太平。”白穆这两天已经把这五个古币记得滚瓜烂熟,版别说得一字不漏,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装也要装得像个行内人。

  可是这话音刚落,白穆就看到胡老板的脸色一沉,思索了片刻才恢复过来,拿出箱子开始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大声说:“今儿个早点回家休息咯!”

  白穆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却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站直了身子,轻轻碰了碰旁边的刘韬,问道:“小韬子,这几个意思啊?”

  刘韬笑了笑,解释道:“胡老板这个人啊,精明得很,如果平时摆摊的时候偶遇上特殊的生意,他都会用这一招,这看起来是提早收摊回家,其实是避开人多的地方,因为有些交易总不能在太多人面前曝光,毕竟周边的人都是吃这一行的饭,有些东西藏着掖着对自己没有坏处。”

  白穆听了之后恍然大悟,这古玩界,当真个个都是老狐狸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