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五帝钱(一)
林盏2017-07-10 18:033,849

  大概是因为在垃圾堆里摸爬打滚了好一阵,那串铜币有些脏,白穆此时也不顾不上讲不讲卫生,直接就用自己的衣服把铜币给擦干净,本想细细研究一番,但是却无奈自己完全是个外行人,连半吊子都不算,只好揣好了之后,往外走去。

  虽是盛夏,但是郊外的午夜还是有些沁凉,白穆站在垃圾场的门口不安地等待着冯景轩的到来,时而看两眼手中的铜币,似乎看看几眼就能参透它们一样。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两束灯光进入视线,白穆一开始心是松懈了下来,可是待车子开近了他的心又给提了起来,他紧张地往里退了退,皱起眉头来。

  冯景轩的车白穆是已经熟悉到了化成灰都能认得的境界,这辆车的灯光比起冯景轩的普吉要偏白些许,起初白穆以为自己判断错,但是车近了他就确定了,那确实不是冯景轩的车,所以来人并非是冯景轩。

  如果不是冯景轩,这大半夜的,会是谁呢?难道是刚才的那些脸谱人折返了?想到这,白穆握着古币的手掌都沁出了汗来,为了安全起见,他躲进了旁边较为隐蔽的草丛里面,带着未知的恐惧等待着。

  车在不远处就停了下来,白穆疑惑之时,手机震动了起来,让神经紧绷的他又是吓了一个哆嗦,掏出一看才发现是冯景轩发来的信息。

  “你在哪?我在附近了。”短信上,冯景轩表示自己已经到了。

  白穆皱眉,朝着刚才车开来的方向看去,此时车灯已灭,通向外边的路上没有路灯,望过去是一片黑暗,无法辨认出什么来。

  “刚才那车是你开来的?”白穆回复了信息。

  “嗯,预防万一,我特意换了辆破车过来。”冯景轩很快地又回复了白穆,这确实是冯景轩的性格,做什么事情都想得非常周到,把车换了,就算有人或者摄像头看到也不是自己的车,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看完信息,白穆松了一口气,赶忙从草丛之中走出来,发信息让冯景轩把车开了过来。

  白穆看到冯景轩的时候,心中安定了不少,倒是冯景轩一看到白穆就皱着眉头,一脸不爽的样子。

  白穆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身子,不好意思笑道:“在里面睡了大半夜。”

  “你这衣服可是我送你的!”冯景轩没好气道。

  白穆伸手随意地拍了拍衣服,在他心里这衣服跟那能要人名的东西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但是现在要冯景轩帮忙,他也只能像狗腿子一般赔笑:“哥,回去我一定好好洗干净,现在咱们先办正事行不!”

  接下来,白穆带着冯景轩去看了张先生的尸体,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毫无保留地统统都告诉了他,毕竟这世上,也只有冯景轩会一接到电话就大半夜地爬起来帮自己了。

  “既然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暴露过,唯一见过你的人也已经成了死人,那你就当没看到过这件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冯景轩冷肃的脸上露出带着不安,说完之后拍了拍白穆的肩膀,就往车的方向走去。

  白穆站在原地没动,似乎想着什么。冯景轩的话自然是没错,可是白穆一想到张先生死之前看他的眼神,就总觉得这事情跟自己撇不开关系。

  冯景轩走几步之后,发现白穆没跟上来,便回过头,训话般说道:“我说你还愣在那干嘛?是想等着天亮了警察来把你带去喝茶呢?还是觉得有刘子循罩着你就能安逸了?”

  这话白穆听起来总觉得自己像是个小白脸似的,他脏话都到了喉咙,硬是被他生生咽下,要是平时,他肯定要跟冯景轩吵起来,但现在这种环境之下,白穆还是有分寸的,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人。

  “你说的是没错,可是我总觉得张先生有些奇怪,他看到了我之后就突然不要命豁出去一般,就像是在为了打掩护,而且……”白穆顿了一下,拿出了那串他在垃圾堆里面翻到的铜币,举手吊在眼前:“这个是他发现我之后悄悄丢到垃圾堆里面的,似乎也是刻意让我看到的,你说,他是不是认识我?”

  冯景轩看到那串铜币,先是一愣,随后走了过去,一把夺了过去,摊在手心上细细研究了一会儿,说道:“你就别自作多情了,这世界上好人还是很多的,但凡是心地善良的人都不会想拖累一个陌生人的,至于这铜币……”说到这里,冯景轩的面色有些凝重,“两个月之前,有人托付柏然收这类铜币。”

  白穆听后不禁有些吃惊,他想不到这事竟然还能跟柏然扯上关系,这让整件事更加错综复杂了起来。

  冯景轩是一个悬疑小说作家,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面生活,白丰有一次去到孤儿院,十分喜欢他,于是就开始资助他。因为自小受到白丰的照顾,也算是白丰的半个儿子,平时除了在家里面写小说之外,也会到柏然去帮忙。他当初学的专业是古玩鉴定,对这些古玩了解得不少,在柏然自然能帮上不少忙,这一点跟白穆比起来,简直高下立判。

  “这个铜币,是不是很值钱?”白穆问得小心翼翼,但冯景轩却把铜币往口袋里一装,另一只手顺势拽住了白穆的手臂,拉着他往车那边走,冷冷道:“不值钱!”

  白穆心一抽,靠这个铜币大赚一笔的期盼瞬间被掐得粉碎,让他失望透顶。

  回去的路上,白穆坐在副驾驶上,仍然觉得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太过突然,就像一场梦一样,可是转头看到冯景轩冷硬的脸,又被迫接受了这一事实。

  白穆心底对那串铜币还是不死心,他觉得能让张先生被追到这地步甚至还丢了性命的东西不可能不值钱,于是便拐弯抹角地想从冯景轩口中套出关于那串铜钱的信息来。

  “哥,你说这串铜币不值钱,为什么那些脸谱面具人会不折手段拿到呢?”白穆如是问道。

  冯景轩明显是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所以干脆泼了白穆一头冷水:“谁说那些脸谱人是为了这串铜币的,你刚才不是说,他们还在张先生的身上搜到了一样东西之后就走了吗?那才是他们想要的!”

  白穆这才想起这一茬来,但是随后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他疑惑看着冯景轩道:“不对啊,你不是写悬疑小说的吗?怎么这都想不通啊,张先生肯定不会让脸谱人得逞的,他既然能找机会丢一样东西,那必须是重要的那样。”

  冯景轩觉得白穆是铁了心要跟他拗到底,他也只好妥协,决定跟白穆说说那串铜钱,难得他对古董感兴趣,就权当是给他科普科普了。

  那串铜钱,俗称“五帝钱”。严格说来,“五帝钱”又分“大五帝钱”和“小五帝钱”,大的指的是秦始皇半两、汉五铢、开元通宝、宋元通宝和永乐通宝。而一般情况之下所说的五帝钱都是指“小五帝钱”,也称作“清代五帝钱”,即清朝最兴盛的五位帝王——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和嘉庆在位期间所铸造的古钱。

  从古代起,我国都有用古钱币驱邪的习惯,所以这五帝钱,对于许多人来说,都只是能够用来挡煞避灾,旺财兴运的。这种风俗习惯到了今时今日依旧流行,只不过在这个鱼目混珠的时代里,衍生了很多制造假古玩的产业,所以现在市面上能见到的五帝钱,有九成都是假的,几乎都是现代复制的工艺品。

  “按照这说法,五帝钱不应该因为市场短缺而价值上涨吗?”白穆疑惑道,他直接伸手进冯景轩的口袋去掏出那串铜钱,冯景轩开着车也不好阻止他,只能任由白穆妄为。

  白穆把五帝钱举在面前,在昏暗的光线之下装模作样地看着,末了还用手掂量掂量,按起来颇为专业道:“这几个铜币摸上去质感不错,掂量起来也属于沉的那一挂,应该不至于是工艺品吧。”

  “这的的确确是真的古币,而且都是‘一眼货’。”冯景轩专注地看着前方开车,头也不回,回答得云淡风轻。

  “一眼货”是古董行里得术语,顾名思义,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出来是真的,不需要过多复杂的鉴定手段,不过据白穆所知,时常也会有一些古玩新手或者不识货的有钱人拿着“一眼货”到柏然鉴定,也不知道该说他们谨慎还是傻。

  “不过这五帝钱并没有多大规定,只要是他们五个皇帝在位时期铸造的铜币拼到一起就算是五帝钱,但是铜币的新旧程度和版别的价格都不一,即使是近年来因为市场的需求增多,五帝钱价格有所上涨,但是许多清朝时候的古币,价格也是很低廉的。”冯景轩说起这些来毫不含糊。

  古币的价值受到几个因素影响,除了冯景轩提到的品相和版别,也就是存世数量之外,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也是估量古币价格的重要因素,就像北宋仁宗时所铸的九叠篆书体“泉体通宝”,就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美术字,其文化价值非常高,所以是在行内很受追捧的藏珍品。

  被挖掘或是传世流下来的“开门”古币其实有很多,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时代变迁,大多古币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磨损,如果是从土里面挖掘出来的陪葬品,就很少能遇到品相很好的,古币的材质居多,但是主要铜钱为主,埋在地底下时间久了,会被腐蚀、生锈,直接影响了品相。一些品相不好版别居多的古币,在市场上也只能卖上个几块钱而已。

  传世下来的古币,也叫作“熟坑”,一般都会是精良的美品,价格自然也会高一些,如果恰巧是存世不多或是收藏价值高的,在行里都会很受欢迎。白穆捡来的这一串,就是传世下来的。

  白穆在一旁听得认真,也能感觉得出冯景轩对古玩的东西还是很热情的,心想若不是当初被自己的导师勒令退学,说不定冯景轩现在已经是古玩界里面的精英了吧。

  “那这几个铜币,都值多少钱?”白穆皱了皱眉,还是不死心,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东西,如果真的不值钱,那可真是亏大了!

  “这个要回去仔细看过才知道,如果按照现在的市场价,除非极品品相和版别的五帝钱,不然,怎么也不会超过一万块,你就别想着靠它们赚大钱了!”冯景轩看透了白穆的心思。

  白穆撇撇嘴,似乎因为被冯景轩看透了心思有些不爽,他干脆把座椅靠背向下调,然后直直躺了下去,如果这几个铜钱真的不值钱,那为何张先生会因此而丧命?再想到冯景轩所说的有人寻找同类古币,这背后肯定隐藏着什么事情吧。

  最后,白穆又想到了张先生看到自己后的表现,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总感觉这其中似乎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继续阅读:第3章 五帝钱(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