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被班主任骂了
罗亮2018-03-11 08:057,528

  晚上,没有星星和月亮,一切仿佛都隐没在黑暗中。万籁俱寂,仿佛一切都不存在。没有时间,没有声音……

  这是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坟墓和杂草就是这里的一切。大大小小的棺材,排成一排。坟墓旁边堆放着一大推杂物,有的棺材已经破烂不堪。

  夜,静的可怕。甚至有点让人窒息的感觉。

  今晚的天空格外的朦胧,万籁俱寂,仿佛可以将一切的生灵而吞噬,如果现在有一个人,在这里路过。在这里一大推的棺材中,你可以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甚至不能用自己的正常思维来思考,因为,即使你用正常思维来思考。也不能来解释什么……

  其中一个棺材,并没有和那些破旧不堪的棺材一样。突然一阵冷风吹过,棺材的四周散发出缕缕青烟。

  棺材周围,出现了些鲜血似的血红。棺材有着隐隐约约的震动,接着棺材上面出现了一团五颜六色的火苗。

  这些火苗不像我们看到的普通鬼火一样,普通的鬼火都带有一种幽蓝色,而棺材上面的却是五颜六色的。相比之下,更显得十分的诡异。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碰到这种事,一个人走在山间小路上,然后一阵冷风刮来。身后有一团鬼火飞来,你走的越快,鬼火飘得越快,小文我就遇到过这种情况。

  棺材上面的鬼火,开始变得十分的诡异起来……

  棺材上面雕刻着很古老的符文,有些类似于八卦阵的图像。这些符文有些已经看不到雕刻的字迹。

  从手法来看,这些符文应该出自一千多年。大家应该都知道,一千多年就已经有人在研究符文。包括练就丹药,大家应该都知道古代的皇帝大多的都怕死。整天求神拜佛,四处命人练就或求取所谓的“长生不老”药。尤其是始皇,甚至不惜一切,命人去东海求寻所谓的“长生不老”药。可最后什么也没到,还造就出了一个ri本出来……

  符文的字迹有些粗糙,但不影它的作用。既然符文雕刻在这里就有它的用处,其它的棺材上面并没有雕刻符文。

  棺材的抖动越来越激烈了,忽然棺材上面的棺盖不见了。接着可以从棺材之中看见一个仅有20来岁的年轻男子,身穿一件类似于古代皇帝才能穿的龙袍。腰间挂着一枚玉佩,男子躺在棺材里面,仿佛在熟睡一样。男子的脸,和正常人的脸一样充满了血色。并不像死去的人,不过男子的眉头皱的很紧。

  忽然,男子睁开了眼睛……

  ………

  ………

  “邓坚文,醒醒……”,坐在邓坚文旁边的一个哥们摇了摇邓坚文的身体。

  邓坚文睁开眼睛,看了旁边的哥们一眼。然后,拨开了那个哥们的手。

  “干嘛!”邓坚文郁闷的问道。

  本来邓坚文快要看到梦境中的所发生的事情,没想到被眼前这个又矮又胖的哥们一吵。又没看到,的确够无语的。

  邓坚文做这个梦,不下于几千次。每次都是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了,邓坚文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做这个梦。邓坚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从初中,到现在高三还在做这个梦。做梦总不是每天都做相同的一个梦吧!而且一做就做了六年,试问那个同学可以做一个相同的梦,做六年?

  邓坚文还为此苦恼了一阵子,还特地到网上查了一下,还真是五花八门。

  其中一个哥们说:“”我小时候有段时间经常做同一个梦,就是我梦到我在一个沙漠里,但是地上的不是沙子,是石头,小小的头,

  然后我就一直走啊一直走,就看见一个小木屋,然后那小木屋不是直接在地面上的,小木屋是以一个楼梯支撑着地面在离地面大概2、3米的地方的,然后我就爬上楼梯进去小木屋看,看到屋子中间有一根很长的豆芽,大概有一米高,然后我就盯着豆芽看,后来豆芽就张开它的嘴来咬我,我就跑,它就在后面一直追我要吃了我,然后就醒了,还有那个梦的气氛让我感觉很压抑,还有点害怕。但我没做过一两次这样的梦,哥们牛啊!做了几年的同样的梦,而且是每天都在做!真是奇葩!哥们你厉害啊!

  网上众说纷纷,各有各的说法。之后邓坚文再也没查过…………

  “邓坚文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有多危险啊!校长刚才在这里路过的时候,往窗口看了一下,如果被校长抓住了是要被开除的。”邓坚文旁边的哥们越说越起劲。

  “罗吉良你知不知道,我对你已经很无语了。”邓坚文把玩着圆珠笔瞟了一眼罗吉良说道。

  本来邓坚文已经快要看到梦境中的男子,没想到经过罗吉良的这么一吵,又不知何时才可以看得到。

  “你会无语?不会吧!”罗吉良甩了甩肥胖的身体,摆摆手对着邓坚文说道。

  “是个人,都会被你弄得无语!你不看看你这身肥胖的身材,是个女的,都会被你压成饼!”邓坚文戏耍着小胖子说道。

  “那又怎么样,哥不在乎!哥这叫健壮!你懂什么??”罗吉良说。

  “你这叫健壮?这简直是死肥猪的标准。”邓坚文指着罗吉良的身肥肉说。

  然后,邓坚文接着说道:“罗吉良,你有没有看过熊出没?”

  “看过了,怎么了?”罗吉良疑问的问道。

  “你就是那里面的熊二。”邓坚文说。

  “如果我是熊二,你就是光头强。死光头,不会长头发。每天砍几棵树都拖拖拉拉的,每天还要被老李催。每次来砍树,都被两头熊欺负的要死。哈哈!”罗吉良大笑道。

  “我的个天啊!怎么摊上了一个国宝级的同桌!我的神啊,快来救救我吧!”邓坚文真想对天大喊。

  “哈哈,邓坚文你还说我。你不看看你自己,全身长得根排骨似的。”罗吉良大笑道。

  “好了,不和说了,越说越气人。”邓坚文郁闷的说。

  “……”罗吉良说。

  “对了,还有几分钟下晚自习?”邓坚文问。

  “让我看看,还有10分钟。”罗吉良说。

  “哦!”

  接着邓坚文显得无事,四处观看,大多同学都在复习。有的同学在讨论学习话题,更有的同学更是在讨论“岛国文化”。反正都快毕业了,再不放松一下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反正校长现在不在,班主任有事回家了。

  毕业之后,大家都各奔东西了。考得起的会去上重点大学,考不起的,要不再读一年,要不回家种田。

  邓坚文坐在位置上,看着这些同学的讨论。也陷入了沉思当中……

  “叮铃铃!同学下课时间到了,请你们走好!老师您们辛苦了!”学校的一个广播机,播放着女声下课铃声。

  “终于下课了!”有的同学欣喜道。

  有一位叫陈涛样的同学更****似的唱起歌来:“千年等一回,哼哈,哼哈,老子上吊也无悔……”

  但没几个人会理会这个****,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回去了。大多数同学都住在学校,有的同学是和别人合租一套房子。

  “走吧!哥们,回寝室去。”罗吉良拍了拍邓坚文说道。

  “额……你拍我干嘛啊!”邓坚文问。

  “大哥回去啊!你没听见我刚才叫您老了吗?”罗吉良说。

  “……”邓坚文说。

  邓坚文和罗吉良出了学校,直奔寝室,来到寝室邓坚文叫罗吉良把门关好。然后,邓坚文拿出一包哈德门牌子的香烟。自己点上了支,然后抽出了一支扔给了罗吉良,两个人开始了吞云吐雾。

  烟过三巡,邓坚文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望着灯泡。

  “邓坚文,我们还有半年就要毕业了。毕业之后,你打算去干什么?”罗吉良问道。

  “我嘛!考上继续读,考不上就回家,要不去打工。”邓坚文毫不在意的说。

  “邓坚文,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和我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读书的。你说你要考上全国最著名的大学,我发现你现在变了。不像以前那样的刻苦,成绩也是一落千丈。每天开始抽烟喝酒,每天晚上都到外面鬼混。”罗吉良越说越生气。

  “人是变的,我觉得以前的我挺傻的。是,我承认这是我以前的愿望。但现在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挺不错的,呵呵。”邓坚文望着灯泡说着这些话。

  “你……邓坚文你变的我都快不认识你了,我知道你被她伤的很深。但你也不能这样的一味的堕落!这世上好女孩多的是,这样的人不值得你留恋。”罗吉良望着邓坚文说。

  “是啊!整整三年了!!!我真的被她伤的那么深吗?”邓坚文喃喃自语的说。

  “唉!”罗吉良望了邓坚文一眼什么也没说,把灯一关。然后,爬到自己的床铺自己去睡觉了。

  邓坚文今晚失眠了……

  邓坚文抽了一晚的烟,烟蒂扔的满屋子都是,开始回想以前的点滴滴……

  第二天,早上六点教学楼开始响起了广播歌。第一首唱的是“大约在冬季。”是位男歌手唱的。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

  请将眼角的泪拭去

  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

  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

  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

  虽然迎着风虽然下着雨

  我在风雨之中念着你

  没有你的日子里

  我会更加珍惜自己

  ………………

  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总共三首歌,歌曲第二首是(霍元甲),第三首是(青藏高原),每首歌曲都有它各自的特点。

  罗吉良在听到歌曲的第二首就醒了,邓坚文还在睡觉。罗吉良立马爬到了邓坚文的床铺摇了摇邓坚文的手,引得后者推了推手。

  “邓坚文,醒醒快起床了。等下要做操了,不去的话,要扣分的。”罗吉良又是摇了摇邓坚文说。

  “扣就扣吧!别吵我,我要睡觉。好困啊!”接着邓坚文不理会小胖子的叫喊。

  罗吉良见叫邓坚文不醒,然后独自一人拿着杯子。挤好牙膏,就在寝室刷起牙来了。刷完牙,罗吉良到了小便池放了放水。

  然后直奔操场,他可不想被扣分和记大过。

  八点二十,下了早自习,罗吉良跑到寝室。把邓坚文从被窝中叫醒。邓坚文是昨天凌晨三点多睡觉的,所以到现在被罗吉良叫醒,还有点犯困。

  “邓坚文你被扣分了,而且是扣了2分。一分50块,而且被班主任李老师知道了。班主任被你气的个半死,叫你吃完早餐就去他那里。”罗吉良说。

  “不管它了,走吃饭去。”邓坚文摸了摸肚子说道。

  邓坚文和罗吉良来到了大食堂,大食堂早就人满为患。排队的吃早餐的队伍,早就从大食堂排到了大食堂门口。队伍很拥挤,一个挨着一个。

  “邓坚文都怪你,害得我要排那么长的队。轮到我们的时候,我想我都没的吃了。”罗吉良怨怨的对邓坚文说。

  “哎!这有什么关系的,吃不到老子带你去学校外面搓一顿。”邓坚文显得极为大气的说道。

  “这是你说的哦!到时,可别不认账。”罗吉良说道。

  “嗯,好,我是这样的人吗?”邓坚文郁闷的说道。

  “你就是这样的人,狗杂子一个。不过这次我信你。”罗吉良说道。

  然后,邓坚文开始了他的排队生涯……

  排队吃早餐的人,慢慢开始变少。最后快轮到邓坚文他们,邓坚文在罗吉良的后面。最后还有两三个人,快轮到了邓坚文他们。

  快了,终于轮到罗吉良了,罗吉良把碗伸过去。食堂的大师傅帮罗吉良打了一勺米粉,然后装米粉的大铁盆空了。邓坚文刚想把碗伸过去,最后还是没伸。

  “对不住了哥们,你今天没饭吃了。”罗吉良拍拍邓坚文的肩膀说道。

  “算了,没得吃就没得吃。”邓坚文郁闷的说道。

  最后,罗吉良一个人,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一个人吃着碗里的一勺米粉,邓坚文在大食堂买了一桶面,在食堂用开水冲了一下。然后,来到寝室。

  邓坚文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开始解决桶面。

  咳咳!

  “我特么的,这是怎么了。吃口面都会被呛到,人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塞牙。”邓坚文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

  邓坚文拿起一个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继续解决着泡面。

  当罗吉良来到寝室,邓坚文已经解决完泡面了。罗吉良把碗和筷子一放,然后,来到邓坚文的床铺上一坐。

  “邓坚文拿根烟来抽。”罗吉良对着旁边的邓坚文说道。

  “没有,抽完了。”邓坚文摆了摆手说道。

  “你丫的,昨天刚买的烟,你一晚上就抽完了。我没抽几根,沃艹!”罗吉良说。

  “额…”

  “地上还有烟头,你可以捡起来抽抽啊!”邓坚文说。

  “我抽你个毛线啊!”罗吉良说。

  “我咧个去!你不抽就不抽。用的着骂人吗?不就没抽到烟,有什么大不了的。”邓坚文说。

  “你说的到轻松,有本事,你昨天晚上别抽啊!”罗吉良愤愤的说。

  “不就是一包烟吗?我给钱你,你去8学校下面的小店铺买。”邓坚文说。

  “嗯,拿钱来!”罗吉良伸了伸手说道。

  邓坚文摸了摸口袋,从口袋里拿出了身上的所有钱。一块的,五毛的,就是没有五块的。

  然后,邓坚文往自己的全身搜了一遍。就是没有一个子,邓坚文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罗吉良开始数邓坚文拿出的钱,总共六块钱。三块一元的纸币,六个五角的铜币。

  “擦!这么少的钱。还说没吃到饭,请我搓一顿。我估计你是想请我去吃辣条,买包哈德门的钱,正好多了两块。”罗吉良说。

  “这不正好可以买四包“香飘飘”你两包,我两包。”邓坚文说。

  “额…”罗吉良邓坚文弄得无语了。罗吉良打开宿舍门就出去了,学校外面的小店铺,在学校的五六百米左右。这家小点铺据很多人透露,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卖的假货。

  有一次,邓坚文和罗吉良来到小店铺。邓坚文在小店铺买了两瓶矿泉水,矿泉水上面没印刷生产日期。矿泉水瓶子外面,全都是发霉的灰尘。邓坚文和罗吉良那天喝完以后,直接拉肚子。在厕所一天来回蹲了不少五六次,邓坚文和罗吉良气得直接把小店铺的人,全部都骂了个遍。

  “唉!被扣分了,真不知班主任会被气的怎么样。”邓坚文自言自语的说。

  邓坚文在自己的床铺上,坐了一会。然后直接出了寝室,直奔班主任住的地方去了。

  老师宿舍在学生宿舍的隔壁,离学生宿舍并不远。邓坚文没花几分钟就到了班主任的宿舍,班主任的房间是在一楼靠左边的第一间房间。班主任一般隔两天回一次家,早晨八点左右就到学校。

  邓坚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了敲班主任房间门。

  “请进!”

  邓坚文只听见一声男声,然后轻轻的推开了门。然后就走进去了,邓坚文顺着自己的目光。邓坚文看见了班主任的身影,班主任的隔壁坐着一个男老师。

  班主任李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总是带着个眼镜,上身穿着一个白色衬衣,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裤子。每天到晚都喜欢板着一张面孔,李老师比邓坚文差不多高了一个头。

  班主任旁边坐着那位老师,是邓坚文班上的生物老师。长得很丑,一米六的个子。班上所有的同学,都喜欢叫他阿宝。每次上他的课时,同学们都背地里喊他阿宝。

  邓坚文把门,轻轻一关。走到了班主任李老师的身旁,把头放的很低。

  “邓坚文,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李老师望着邓坚文问道。

  “这…个…,班主任…我知道。今天,我害你扣了两分,是我不对。”邓坚文说。

  “你知道,你被扣了两分。就等于我被扣了两百块钱,班主任的总分是100分。你知道吗?”班主任声音越来越大的说道。

  “额,知道,班主任对不起!”邓坚文弱弱的说道。

  “你现在说这些,有用吗?平常总是要你们认真读书,你们有几个认真了?真是一个个切栾蛋,说你们这些死皮也不认真听。把我的话都当耳边风了,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班主任生气的说道。

  “班主任,我……”邓坚文想要说什么还是没说出口。

  “唉!和你们这些死皮说了也没用,邓坚文,老师有一句话。想对你讲,一定要认真听。”班主任说。

  “嗯,老师您说我认真听着。”邓坚文说。

  “邓坚文别怪老师骂你,不是老师心疼钱。而是不愿你被那些学校外面的那些人带坏,你以前是个不错的学生。成绩也很优秀,这些老师我都知道。本来按照你这样的成绩有可能考上重点大学,校长也看好你。我也多次,受到校长的称赞。说我教出了一个读书的好苗子,可这些对于老师来说,一点也不重要。老师不在乎这些,老师希望你可以考上大学。这是对你,对你父母的一个交代。”李老师心平气和的说道。

  “嗯!”邓坚文说。

  “好了,邓坚文我也不扣你钱了。我知道你家里过得不好,家庭条件也挺困难的。回去吧!以后认真读书。不要再迟到开小差了,你是来这里读书的。不是来这里开飞机的,听老师一句劝,好了回去吧!”李老师说。

  “额……”

  邓坚文把门轻轻一关,走出了教师宿舍。邓坚文走到了自己的寝室,坐在了床铺上。

  没过多久,罗吉良急匆匆的打开了寝室门。把门一关,然后用木棍把门撑住。坐到了邓坚文的床铺上,从口袋中拿出了哈德门。和几包香飘飘,然后,邓坚文拿起哈德门。抽出了两根,递给罗吉良一根。

  邓坚文用打火机,帮罗吉良点了点烟。罗吉亮抽着烟,拿起香飘飘直接吃了起来。邓坚文也拿起一包香飘飘抽着烟吃了起来,二人并没有说什么话。两人抽着烟,吃着香飘飘,好不快活。

  邓坚文拿起自己的按键手机,玩起了QQ来。刚登陆进去,信息滴滴的响不停。

  邓坚文不断的阅读着QQ上的信息,大多的都是老同学和兄弟发的。邓坚文也一一回复了,邓坚文加的都是认识的朋友。

  不过当邓坚文翻到最后一个QQ信息,是个女孩子发过来的。邓坚文从来没有加过任何女孩子,唯独除了三年前的她……

  信息的内容很简单,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在吗?”这是一个叫“文墨”的女孩子发的。

  邓坚文看见对方的QQ,已下线。不过邓坚文还是回复了对方,不过邓坚文刚发完,对方还没过两分钟就回复了邓坚文。

  “在?”邓坚文问。

  “嗯!”文墨回复道。

  “额……”邓坚文说。

  “嗯!”文墨回复道。

  “你是?”邓坚文问道。

  “文墨!”文墨回复道。

  “哦!”邓坚文说。

  “嗯!吃饭没?”文墨问道。

  “嗯,吃了,你吃了没?”邓坚文说。

  “吃了!”文墨回复道。

  “哦哦!”邓坚文说。

  “你叫什么名字?”文墨问。

  “专属的爱情!”邓坚文想了想说道。

  “我问的不是你的网名,是你的姓名。”文墨回复道。然后,发了两个生气的表情,其中还带了两把刀。

  “这就是我姓名啊!我姓专,名属(鼠)的爱情。”邓坚文回复道。

  “呵呵!你别逗我了,还有人起这样的名字。”墨墨回复道。

  “你还别不信,我爹妈没问化。我爹姓专,所以我妈希望我以后,可以专心意意的对待自己的爱情。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所以不要少见多坏。”邓坚文一本正经的回复道。

  “哦!我信你。”文墨回复道。不过信息后面加了两个白眼。

  “那你为什么叫文墨?”邓坚文问道。

  “你想知道?我就不告诉你。”文墨回复道。

  “那我来猜猜,肯定是你爸妈。觉得的你肚子里的墨水太少了,所以才起的这个名字。文墨,蚊子里的墨水。”邓坚文笑嘻嘻的回复道。

  “你才蚊子呢!算了,懒得理你。走了,拜拜!”文墨回复道。

  “哎!别走啊!”邓坚文说。

  最后,文墨的QQ逐渐变成了灰色。

  邓坚文在自己的QQ里,逛了一圈。看了看她的QQ,还是灰色头像。静悄悄的,仿佛人间蒸发一样。然后邓坚文退了QQ,邓坚文看了一下按键手机上的时间。还有10分钟上课,邓坚文叫了叫身边的罗吉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邪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邪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