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精神能力
庐山奔波霸2018-05-11 17:224,782

  ~

  ----------------------------

  血肉横飞!

  手撕活人这场景不多见,这人还不是什么普通的阿猫阿狗,还是个堂堂的修武者!

  传说中能做到这种事的,也就是个赵王李元霸了,那可是盖世的猛人,传说中一对金锤八百斤。

  还有华夏一些抗曰雷剧中,也有英雄手撕鬼子,让观众感叹鬼子面对如此一群**,坚持八年真不容易。

  “我勒个去,这家伙不会是结终者吧?”林凡暗自嘟囔。

  这一手简单有效,血腥粗暴,震撼人心,直接让他和那老三目瞪口呆,没想到一个路人甲,居然是这么个超级**…

  好比路边随便看到一个乞丐,竟然就是丐帮帮主北乔峰,一套降龙十八掌把你抽的天旋地转。

  更要命的是,这人将一个活人撕为两半,居然仍然面露微笑,说话间情绪都没有什么波动,好像撕的只是一张废纸,轻松写意,毫无负担。

  看对方这样子,再想想自己方才杀人前那一番挣扎,林凡还真觉得自己确实有点优柔寡断了。

  老三望着那人皱了片刻的眉头,居然没有勇气指责,直到最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朝元四层?”

  那人不置可否,只是这么笑着向这边走来。

  仔细看了看地上,王威那两片尸体,老三咬了咬牙,猛如蛇般弹起,向一旁跃出,竟要逃跑。

  他此时已将那人,和林凡当做一路,哪里还敢不跑?对方如果真是朝元四层的高手,别说是他,就是他们老大古狼来了,也是一个死啊!

  身体连闪,他步子飞快,脚步压过草地,哗啦啦的作响,仿佛蟒蛇爬动,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冲出数十米外。

  那位“结终者”眼见老三逃走,咧嘴一笑,忽然抬步横跨,身形斜抢,一个垫步,整个人便垫起,似猛虎跳跃山涧,猛烈刚强,一往无前。

  梁山好汉中有个插翅虎雷横,打虎形能跳过几丈的宽涧。眼下这人一扑就是二十米左右,可谓丝毫不在以下。

  眼见他脚步落下的时候,两臂一震,浑身肌肉颤动,自口内呼啸,真如老虎吼叫一般。

  “你妹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虎躯一震?”

  “老虎”一吼间再次扑出,不可思议的速度,整个人好像化作黑白两道**,砰地一声落在了老三的面前,双手一展,口内暴喝:“回去!”

  轰~~~

  在这暴喝中,老三甚至感觉鼻子中闻到腥风,一瞬间浑身如坠冰窖,好像赤手空拳,面对一只白额吊睛猛虎!

  这股恐怖的威压下,他乖乖的停下了脚步,身子都有些发软,哪里还有什么出手反抗的念头?

  “不错。”那人笑着上下打量了老三一下,“朝元一层后期,真正的修武者,倒是不错。你放心,我和他不是一路,只是想看你们交手罢了。”

  林凡立刻想起唐婉宁对自己说过,修武者在朝元期之前,被称为不入流,只有步入朝元一层,才真正算是修武者。

  “你说真的?”老三深吸了一口气,眼睛中重新焕发了神采,嘶哑着嗓子问着。

  那人扬天大笑,“哈哈!我要你的命易如反掌,还有必要骗你么?”

  “那么,我若杀了那小子,你也让我离开?”

  那人凝视老三许久,忽大声说道:“必须动手,就不该去想后果,否则胆气先弱几分。你这么多的顾虑,也配修武?”

  老三嘴角抽了抽,眼前这青年明明比自己小了不少,却一副长辈的口吻,偏生自己还不敢反驳。

  “难道这句是说给我听得?说我诸多顾虑是错的?”林凡听到这句话,心中一凛。然而,那人眼睛连看他也不看一眼,只是瞪视老三,将对方逼了回来。

  “你,把枪收起来,”那人扫了林凡一眼,缓缓说着,“交手时用枪,有什么看头?”

  林凡淡淡一笑,双手背到身后,纳戒上光芒一闪,已将枪和匕首全收了回去。

  老三暗自咬牙,他自然不可能当着另一人的面,去询问林凡的秘密,更何况到了此时,局面已不是由他控制,他也没有资格去逼问对方了。

  为今之计,只有快点打死对方,再看看如何脱身了!

  想到此处,老三脚步连踏,身体侧着冲了过来,速度又快又猛,仿佛一只高速移动的犀牛。

  既然开打,林凡也不再考虑其他,身子一闪,将对方的冲撞让过,一下子抢到了对方右侧,一手反掌传出,另一只做刁手,斜刁身后,乃是太祖长拳中的招数。

  老三刷拉一声回身,手臂反甩,五爪如钩,与林凡的刁手撞在一处。

  “咯咯”连响,林凡指骨一阵剧痛,竟然被老三收拢的五指捏得断裂!

  幸亏他的刁手先一步戳中对方的掌心,已将对方手心的骨骼击裂,否则这一招受伤还要重。

  身子向前一扑,他险些摔倒,老三却是站得稳稳,身子完全转了回来。

  “好猛!”林凡眼神一冷,方才这一下自己明显处于下风。

  这老三和王威不同,不仅招数更精,修为也更胜利一筹,如此硬拼,林凡吃了个亏。

  还没等林凡站稳,老三背脊如弓,脚步横踏,铁爪森然挥出,立刻带动浑身筋骨齐鸣,噼啪作响,好像天空乌云密布,闷雷滚滚。

  他立刻感到劲风扑面,爪未至而风雷先行,自己此时站立未稳,根基不牢,绝对难以抵挡。

  “闪!”

  心念一动,林凡身子斜蹿,双掌横切,用的是擒拿法中的截式,断向对方的手腕。

  这一招变化极快,双掌横切的落点正是对方发力较弱之处,而身体的斜移,也卸掉了对方大部分的力道。

  然而就在他这一沾即离的瞬间,老三腕子一颤一缠,手爪已在林凡臂上划过。

  噗嗤一声,鲜血就喷射了出来。

  林凡的劲力和速度,本不在对方之下,但招数远逊,空有力量而发挥不出。

  “你不该躲!”一个淡淡的声音忽然传出,却是“第二”的声音,出言提点林凡,“真气可疗伤,硬拼更有利!”

  所谓一语点醒梦中人,林凡眼前一亮,这才想起自己是进入误区了。

  他原想若硬拼,自己不是对手,却没想过若论技巧自己差的更多。倒不如硬碰硬,以伤换伤,靠着真气对伤势快速恢复的效果,反而大有赚头。

  用真气疗伤,可是修武者根本不具备的好处啊!

  此时老三看了一眼一旁观战的那青年高手,却见对方面色不变,似乎完全没有担心之意。

  “看来这两个小子,果然没有关系。”他松了口气,更加放开手脚,双爪齐发,双手散发着黝黑的色泽,仿佛两块黑铁铸就一般。

  林凡眼见于此,不退反进,双手扬起施展唐家擒拿手法,竟然是要以爪对爪。

  “咦?!”一旁观看的青年忍不住面露诧色,不明白林凡为何明明不敌,还要硬拼。

  “找死!”老三眼角闪过一丝寒芒,冷笑间,出爪更狠,两手便似杀猪时屠夫所用铁钩,凌厉无比,刹那间便与林凡捏在一处,“我成全你!”

  他专心苦练爪法,自信这一对爪下的功夫,虽不说抓暴木头,但捏碎人的骨头还是不成问题的,绝非眼前这小子所能匹敌。

  更何况方才一招相交,他已将对方一手的指骨捏的断裂,虽然自己掌心也受了点伤,但相比之下,还是大占便宜。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觉得,对方和自己对爪,那完全是在找死。

  四手相交,同时发力,两人指骨都受到巨大的压力,咯吱吱不住作响。

  正如老三所预料,虽然自己掌上剧痛,但对方的骨头已被捏的崩裂,不出片刻必然会被自己捏碎。

  咯嘣咯嘣~~~

  林凡所受的痛苦,远超过对方。他两只手的指骨不住断裂,却又在真气的灌注下一点点的修复,但还没修复好就又被捏得更为破裂,那种痛苦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

  刹那间,指头上已是鲜血淋漓。

  “小子,很痛吧?”老三冷哼一声,咬牙说道,想从精神上打击对方。

  “的确很痛…不过,痛不重要…”林凡额头冷汗渗出,面色有些发白,但他的脸上却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随即两只手猛然加力,

  “痛快,才最重要!”

  一句话,林凡感到浑身的学业,终于燃烧了起来。一道道力量,从那被已裂开的指头上传了出去,挤压在对方的手上。

  “啊!~~~”

  老三原以为,一招之下就是摧腐拉朽,却没料到对方竟有余力反击,意料之外的剧痛,让他忍不住一声惨呼。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绝不是一句空话!

  此消彼长间,林凡竟渐渐占据了上风,他此时鼓起一股刚劲,正是胆气先壮,两只手不住加力,根本不在意任何伤与痛。

  “怎么回事?这小子的爪子怎么这么硬?到现在还没被捏碎?”老三越来越觉胆寒,眼中忽然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骇然。

  “你,你是一层巅峰?!”

  他终想到一个自认为合理的解释,对方的招数明明不及自己,却能在这般对拼中不落下风,必然是内气的修为高于自己。

  而他本身是朝元一层,所以只能猜测对方,已是一层巅峰的修为了。

  林凡忍着疼痛,强笑了一下。而这笑容落在老三的眼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意味,让老三觉得已落在了圈套之内。

  “他果是引我硬拼,我中计了!”

  打人先打胆,现场临敌,胆气被压下,可说先输了一半。

  而老三此时便是这样,胆气瓦解,全靠最后一点求生的意识,苦苦支撑:“兄弟,是高某有眼无珠,还请高高手,放我一马?”

  林凡心中冷笑,他知道对方一开始就想打死自己,要知道鱼杀堂死了这么多人,对方若没把祸首杀掉,这人恐怕丢不起。

  实际上,他林凡也想打死对方,因为杀了这家伙,应也没人能想到,鱼杀堂的事和自己有关了。

  所以无论如何,对方此时提出这种话,让自己留手,那是把他林凡当三岁孩子看了。

  不说话,林凡的行动已是回答,他吸一口气,猛然咬牙,双手上运起全身的力气。

  骨骼碎裂之声噼剥响起。

  “混账,你这是要鱼死网破吗?”老三在凄厉的惨呼声怒喝,“你想清后果,我若有事,你家人谁也别想活!”

  林凡眼神中闪过一丝寒光,口中忽吐出一个字:

  “杀!”

  语出,林凡双手回拉,猛然间一脚踢出。

  在老三胆寒之时,这一声仿佛雷霆震荡,令他甚至昏聩,与此同时,林凡的脚尖正中心窝。

  砰地一声,老三的身子倒飞而出,口中鲜血狂涌。

  “我…我鱼杀堂,不会,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老三倒在地上,眼中神采渐渐流去,口中不住呢喃,仿佛只是他最后的意识。

  林凡走到对方身前,冷冷的看了看对方。

  这是他打死的第一个高手,这场战斗也是他从所未遇的苦战,让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还差得远,必须时时精进。

  “现在是不是…”他抬起头,想问问方才那带“虎威”的青年高手,自己是不是可以离开,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早已无影无踪。

  呼~~~

  他松了口气。

  这人从局面上是帮了自己,杀死王威,令自己不至遭受围攻。

  如果没有此人出现,他相信自己必死无疑。

  可究竟对方的用意为何,却让他难以明了,无法揣测。

  “难道只是个爱看人比武的武痴**?…又是一个头疼的事啊”喃喃自语间,林凡摇了摇头,将地上的老三以及王威的尸体背上,飞速离开,找地方去抛尸。

  他刚刚离去,一旁的树林中,忽然闪出两个人影。

  “热闹看完了,回家吧。”说话之人,正是方才那青年高手,望向旁边一道倩影。

  “恩,我说的怎样,他一定能赢吧?!”一旁的少女扭过头来,做了个鬼脸,“我师父厉害吧?!”

  这少女,正是唐婉宁!

  “朝元一层而已。”青年摇了摇头,“不过他方才用的招数,我看着有点眼熟啊?”

  唐婉宁嘿嘿笑笑,也不说话。

  “这人为何只用我唐家的普通招数对付修武者呢?是不知我来意,所以隐藏实力;还是空有内气,本身不会其他招数呢?…”青年垂头思索片刻,忽然望着唐婉宁,“无论如何,朝元三层,还不配教我们唐家的掌上明珠吧?”

  “我连修武者还都不是呢,为什么不能跟他学?”唐婉宁忽皱起眉来,直接转身就走,“我师父比你也差不了多少!”

  “他一层,我四层,差不了多少?”青年眼睛瞪得老大大,似乎这话是对自己的侮辱,“其实,你要学修武,陆家明明有…”

  “我要跟谁学不用你管!”唐婉宁忽皱起眉来,直接转身就走,“你要还说陆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提就不提。”笑了一下,那青年似无奈般摇摇头,跟了过去,“别说你要选师傅,就是选老公,哥也支持你…”

  “唐结终!!!”唐婉宁闻听此言,猛一跺脚,俏面通红,居然跑走了。

  “哈哈哈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位面天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