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对我笑吧就像你我初次见面
月光浪子2017-07-22 08:593,473

  我进入酒店安顿好行李,沐浴换衣来到茶座坐在阴凉一角,点上一杯薄荷冰饮和一碟松饼。先舒舒服服的享受一下再试着给叶麓打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伸手招来侍应“你们今天这里有庆典?”

  “是的,先生。”

  “这里看得到吗?”

  “庆典1点开始,在这里也是可以看到的。不过整个车驾仪式都是从行政厅沙殿里出发开始的,您如果感兴趣可以去游览观赏一下我们的沙殿。”

  “沙殿?谢谢请告诉我怎么去方便?”我含笑给她小费,她拿出纸笔给我写了三种方案,步行,的士跟地铁。

  我拎起包决定步行,双手插在裤袋里慵懒地游走穿插在城中,并不着急时间充裕。但凡看到有趣的店铺或风情独特地方我都进去逛上一圈,跟许多出门的旅行者一样东走西逛只是我多一项寻人。在满街人头攒动的人群中四处张望着,目光旋转于人流来往穿梭在楼层与楼层之间架起的天桥上,尤其经过十字路口,我的眼睛总是在寻觅着什么……慢慢地沿着路牌来到充满欧陆小镇风情的中孚路,紫蓝色花朵落下铺散四周围,远处尽头是一座气势磅礴的白色宫殿,前殿高处两端圆顶的中心喷洒出水柱,水花圆弧型包流下在日光中这座小型喷水池晶亮清透。

  我被吸引住,身不由己地向它走去。

  两旁奶黄的三层小楼白色明砖贴砌,一扇楼台外都有一方黑色雕花扶栏围护的小阳台,一些墙外的台面上摆着颜色鲜艳的三色堇和金盏花。两幅巨大的海报从两旁楼顶挂落,随风而动,彩幅上的人时鼓时伏。我的脚站在一侧彩幅下,抬眼往上去画中的七个人,一位气宇非凡的中年男人居中威赫棣棣端坐在王座上,两侧偏位坐着的,一位穿黑青色军服的中年人面色严肃;另一位着西服面容随和。他们身后立着四个人,黑青色军服的中年人身后,长身笔挺的立着一位同样穿着军服的英俊青年;着西服的中年人身后站着一位穿淡绿色无袖薄纱高领长裙的美丽女子;目光焦距定落在中心,王座身后挽着高髻穿着白色金丝镂空垫肩礼服的贵妇满颈满肩戴着层层落落,蒲昔拉蒂设计的黄金与宝石完美相容无比奢华的金饰;她身边的右边,军服青年的左边,王座的之后的另一个女人在我目光掠过时一把揪住了我的心,我凝视着她,黑色的长发挺直的鼻梁,那双深凹的眼睛郁气森森,即使身上点缀着精细的白钻也无法照亮她,只因她自身的光芒太过强烈。

  哄——唦唦——哄——唦唦——白日烟火骤然响起,我仰起面孔金色的火花在浅灰色硝烟中绽放,淅淅沥沥洒落消逝。一声又一声,庆典开始了。

  沙殿的正门缓缓开启,军队奏乐高歌,喜庆渲染下人们热情高涨朝庆典大队招手呼喊。外有部队在道路旁摆设护栏立队站岗内有黑服保安混入人群加护保围,军旅乐队响鼓吹笛开道而来,后面各色艳装彩服的美女热舞旋转,高空抛仪杖,颠足飞丝缕,花样繁多气象万千,瞧得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我在人群中被推搡挤压,白炽炽的日光当头曝晒,只觉头重脚轻呼气困难。一架华丽的大型马车队徐徐临近,车上站着挥手的中年人真是我在海报上看到的王座上的人,我拍拍身边的人,指着他问“这是谁?”

  “麐谷总统姜至坚!”

  “什么!!谁啊?!”我根本听不清,那人摆摆手指着身后那幅巨大的海报,我这才发现海报上每个人物一侧都有标注,可惜现在离得远瞧不清。

  礼炮响停,我叹了口气又找人询问。是个当地人,他告诉我,那是他们的姜总统,总统身畔的贵妇是他们的第一夫人,另一位站在总统身后穿着纯白色斜肩贴身长裙的黑色长发小姐是总统的女儿,她叫姜培。她站在车架前端颔首微笑,裙袂在风中荡漾丝着柔质地。

  我遥望着她,她伸手撩起一边长发夹入耳后,耳垂上闪烁着金色的一点光芒。

  “叶麓!”我高声呼喊。

  人们的欢呼声潮涌般此起彼伏淹没了我的声音,礼炮再次响彻天空。

  我朝她举臂高挥,再一次嘹声呼喊“叶麓!”她面对着我这一方人民的呼声挥手回应,我埋没其中,谁还会注意到!万分失落下,我转身挤出人群,行走经过的每一处,每一处都人声鼎沸,有救护车的声音由进而远,在这种时候时常会发生人与人之间的碰擦,难免出现人伤事故。我毫不在意继续往酒店方向走。

  大汗淋漓的倒在酒店房间的床上,拿着冰箱里的啤酒大口灌着,脑中各种想法层出不穷:她是叶麓吗?那个能了解我心思的叶麓?我疑惑了甚至觉得有点怕,原先她给我的感觉是个平凡普通却又很难得遇上的知己,所以我追寻她而来到麐谷。现在呢?如果今天那个站在万人之上的女人才是真实的叶麓,那么……地位如此悬殊,我……与她根本不会再有交集。

  我拿枕头捂在脸上,心中很难过。家是回不去的,麐谷是否还值得逗留?我轻声叹息“你是叶麓?还是姜培?想得太多脑袋硬生生发胀,渐渐无法思考,我睡了过去……

  不知不觉耳边想起乐声,难道是庆典还未结束?我翻身,音乐声音越来越响,我豁然睁开眼脑袋转醒过来这是我手机的铃声在响。拿起枕边手机,是她?我滑开接听。

  “喂?”

  “林?是我。”

  “叶麓?”

  “你在麐谷是吗?”

  “是,”我半开玩笑“我来找你,给你打了很多电话却无人接听,差点绝望了。”

  她笑:“欢迎你到麐谷,你现在在哪儿?”

  “我……我在酒店。”我犹豫是否该向她询问我心中疑惑,换做以前无需多想,坦诚己见是我们的沟通方式,现在?现在不一样了,“你在哪儿?”

  “林。”她说“我在今天庆典上看到你,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仍是这样坦诚,我心中那股火焰一点而燃,以坦诚对待坦诚“你是姜培不是叶麓。”

  “我是姜培,也是叶麓。”

  呵呵呵呵……我手覆在额上:“你太让我吃惊了。”

  “林,请你别生气。”她满含歉意“别挂我的电话,我们出来见一面好不好?”

  “我不会生你的气,再说实际上你这种身份隐瞒姓名也很正常。”我坐起身“我们在哪儿见?”

  “等下我给你电话。”

  我看着挂断的电话上面时间显示:9点05分。竟然睡得那么久,我赤足走在绵软的地毯上拉开窗帘,玻璃窗上印着外面夜色下的街市一片霓虹幻彩。手里还紧紧握着手机,生怕是在做梦。好一会儿,怔怔坐回床头,梳理思绪。

  一个多小时之后接到她的电话,我冲冲赶出酒店外,她站在路灯下一身普通的灰色短袖T恤搭着牛仔裤,长长的黑发披落着,那么好看。我走近她,才发现她身后不远处有辆黑色劳斯莱斯,几个黑人戴着墨镜站在那儿注视着我们。

  我们相互对视,她伸出手我握上去“你排场真大。”

  她另一手揽上我的肩给了半个拥抱“看到老朋友真好。”这话让我莫名感动“我说过我会来找你的,你看,我来了。”

  “晚上我才看到你给我打了那多次电话,林,”她轻声说“我不准备道歉,现在道歉也不具备任意意义。在麐谷在这里,我们就当重新认识吧。”

  “我是姜培,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叶麓。这个两个都是真名,很奇怪吗?一个人拥有两个名字?”

  “我是林毅,我只有这么一个名字。”我看着她微笑“哪一个名字你常用?”

  “玫瑰即使换了名字,芬芳依然如旧。”她撩起一侧长发“名字不过是个名字而已。”

  “是,你是你。叫什么对我来说无所谓。”

  “谢谢你,林。”我们相互看着,我说“谢谢你才是,姜培。”

  我们一起走入茶座,楼上高层平台一列碎文玻璃组成隔栏,一张长方圆木桌子前后左右搭配着七张底部藤制镂空,上层坐垫洁白的圆凳,半截圆木对半切开被当作花瓶里面种植了形态各异的嫩绿色茄红色的多肉植物,几朵类似莲花。我两头看看空无一人,她无奈的耸耸肩。是的,现在只要和她在一起,必然会享受到特殊待遇。

  我手扶着玻璃隔栏放眼望去,幽蓝的天空下街市道路亮起了红白黄交错的灯影它们交织成一片璀璨星河。

  她坐在那儿手托着腮,瞧着我“你来找我,你的朋友知道吗?”

  “我们中国人一般这样问,你的家人知道吗?”

  她笑了。

  “我现在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我自嘲自娱“抛妻弃家,一无所有。”

  “你还有我这个朋友,至于家只要你愿意是回的去的。”

  “我出来就没有在打算回去。”

  “就像胎儿离开了子宫。”

  “对。是这个意思。”说着我发现自己有一颗异常坚决的心,甚至有时自身都无法控制它。

  “你变了,林。”

  “怎么?脸变瘦了?”我摸摸脸颊“估计是离婚这事闹的。”

  “不是,恐怕你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

  “我要你带我游览一下麐谷,很想去看看你说的那个湖。在的士上我问了司机但他说他没有见过那样一个湖。它在哪儿?”

  “它在中庭。”

  “怪不得,不是人人能够去观赏的。”我俯身向下吸入夜的气息。

  此刻,黑色劳斯莱斯里走出一个人,他扬起面孔往上看着而我正俯身往下,楼层距离太高,他只能看到高处我的一点身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