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个家到底谁是老大2
秋姐2017-07-26 10:263,116

  老杜在厨房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后,迈着轻漫的步伐上楼,进到了他和晓芸的房间。只见晓芸侧身躺在床上,看着旁边的婴儿床,闷不出声。躺在婴儿床里的信伊似乎知道妈妈心情不好,没睡觉但也不哭闹,只是摇动着小脑袋。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老杜轻轻地坐在床的另一边,心平气和地看着晓芸。

  “不就是换部手机嘛。我又没说给他们买什么高级大品牌,特别贵的那种。”老杜继续轻声说道。

  “但是你看他们才多大,就互相比来比去。”晓芸跳起来坐着说,还是先前气急败坏的样子。

  “手机更新换代这么快。你不会因为他们说新出了一款手机,要换就答应给他们换吧。这样怎么行? ”晓芸继续说道。

  “没有了,怎么可能。”

  “还有,那智能手机害了多少人哪,特别是年轻人,简直玩物尚志。你不怕那几个因为玩手机误了学习?”晓芸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三个小子所在的房间。

  “怕——”老杜拖长字音来说,因为说到实际他也曾经担心过,但担心归担心,不能因为自己害怕而不让孩子向前走,所以话锋立转接着说:“智能手机这东西,怎么说呢,的确有些人像你说的,因为它玩物尚志、老宅在家里、现时生活圈子变窄、机不离手,一离开人就不踏实甚至还傻不愣蹬地被骗。什么不好的事情都听说过。但是也有好的啊,有些人把手机彻底当成看世界的工具和了解某种信息的渠道,在网上也交到值得交往的朋友,甚至还有人用手机赚到了很多钱。你又能怎么说?就像钱这东西,你说它是好东西,它就是好东西﹔你说它是坏东西,它就是坏东西。就看你怎么用它。那几个小子怎么用手机,我们的确不可能老盯着,但是可以和他们谈条件。”

  “谈条件,什么条件?”晓芸听了刚才老杜的一番话,语气缓和许多。

  “这个,你来定吧。”

  “哦,你看这样好不好……”晓芸不生气了,想了一下,然后开始像个很有智慧的人,和老杜细细商量来着——如果他们怎么样,我们就怎么样﹔如果他们不怎么样,我们就不怎么样。

  老杜一边听着,一边不断摸脸摸头,同时又不断点头,并伴着“嗯,嗯”。最后他重重地点了个头说:“嗯,不错就这样吧。不过你要守信用,说得出来就要做得到。”

  “当然。”

  老杜看到晓芸估计气已经消了,心中暗喜。老婆是没事了,但他有事,于是接着说: “还有一事,明天你跟那几个小子说完你的条件后,你要配合我演一场戏。”

  “演戏?演什么戏?”

  “到时你就知道了。”老杜面对微笑,微笑中又稍带诡异。

  这个房间在开会,与此同时同在二楼的另外一个只有二十五平方米的房间也在开会。

  成绩一向不错的振轩坐在书桌旁,在两个表弟面前一边互摸自己的手指一边猜疑,接着问了一个很正式的问题:“你们说,我们的姑妈姨妈妈是不是患上了产后躁狂症?”

  “产后躁狂症?产后抑郁症我到是听说过。”benben本来还躺在床上玩手机,听到表哥这么一说,“噌”的一下爬起来接着跑到振轩的身边,睁大着眼睛看着在学识方面让他佩服而且都是从老家来的的表哥。

  “什么症,大表哥、二表哥你们在说什么?”

  “去去去,小屁孩知道什么。”benben把家齐推开,不想让家齐影响他和表哥开会。家齐委屈地坐到振轩的另一边,也视大表哥为了不起的大人物似的,很老实地看着振轩。

  “如果姑妈还是不会给我们买新手机,怎么办?”振轩脑子里又出现新的思考,继续问道。

  “那我们就自己买。”benben让人意想不到的极为轻松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有钱吗?”振轩扭过头看着benben。

  “表哥,你可能忘了一件事——我们过年领到的红包。”说完嘻嘻嘻的笑。

  振轩和家齐听到那个词,都想起了过年的时候青岛这边的亲戚发的红包,然后都跟着笑了起来。

  第二天晚饭弄好了,香喷喷的饭菜都摆在桌上。一家人捧着碗,夹菜,嘴里嚼动着,但谁也不说话,整个饭席就只听到碗筷互碰的声音。晓芸一边吃,一边低头想着怎样开场合适,不管怎样也要为自己昨天说过的有可能八头牛都拉不回的话找个台阶下。对面的三个男孩子则是一边看着她,一边想着昨天三人会议讨论出来的一样东西——红包,现在要不要提?三个人嘴巴慢慢蠕动,眼睛互觑了几回。老杜瞟瞟左手边的三个小子,然后又瞟瞟右手边的晓芸,三个小子的眼睛像三把厉剑一样直射向晓芸,但晓芸就只是垂着眼睛不说话。

  等了许久,眼看饭就要吃完了,晓芸还没开始。老杜等不急了,在桌子下用脚踢了一下晓芸,向晓芸使了个眼色。晓芸明白,她放下刚吃完饭的碗,对着对面的小子们先是一句:“你们还想不想买新手机啊?”

  “啊,什么?”benben小声地问。

  “你们还要不要买新手机?”晓芸重复一次她先前的问题。

  “要”benben先醒悟过来,答道。三个小子先前一直闷在他们老想着的红包里,对于她们的姑妈、姨妈、妈问的问题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们还以为这家的女主人打死都不会再跟他们提换手机的事情呢。现在来了个雨转多云,不过不知道后面事态发展会怎样,三个人像关注新闻大事似的眼睛眨也不眨地都看着对面的这个女主人。

  “你们想要换新手机不是不可以,只要答应我说的几个条件。第一,给你们换手机后,你们要每天早睡早起,放学后不能在外面贪玩。第二,手机给你们是用来学习或者有事方便联系的,不是用来炫耀,更加不是老玩游戏的。第三……”接着晓芸就把昨天想好的怎么怎么一连串地说了出来。说完后,问一句:“怎么样啊?”

  几个男孩子很仔细地听完了,觉得还行,都点点头。

  “那说得出来,就要做得到。是不是?人得守信用,讲原则。”晓芸发现自己的台阶不仅得以下来了,邻导权威还得以继续展示着,颇得意的准备起身收拾完碗筷。老杜这时问“说完了?”

  “说完了。”晓芸脸上挂着得意,看都没看老杜一眼,偷笑着回答说。

  突然“啪”的一声落在晓芸面前的桌子上,原来老杜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紧接着对着晓芸大吼道:“你完了,我还没完呢。”他的这一拍,不仅晓芸连同那三个孩子都猛地抬起了头,身体吓了一个胆颤后齐刷刷地望向老杜。

  “这个家到底谁说的算,钱是谁挣的?这家的吃喝拉撒,这房子、车,家里面这么多张嘴。如果没有我,能有这个家吗?”老杜边高亢喊着边手划着。

  “老公。”晓芸奇怪而又害怕地小声叫道。

  “你叫我什么,得叫我‘他爸’。在孩子们面前该怎么叫就得怎么叫,”老杜继续大吼:“你以为你很能干吗?我请个保姆来也可以。保姆如果没有和我结婚,那除开不能和我名正言顺地过日子,给我生孩子之外,你能做的,她也能做。但是钱是由我管着,那个保姆想要多少我就给她多少,只要我认为值就行。”也许老杜的一些话点中了晓芸的敏感之处,晓芸由刚开始的面色紧张转化成了伤心无疑。

  老杜看见晓芸还木木地看着他,又再吼了一声: “看什么看。”始料不及被老杜这么大骂一通的晓芸终于忍不住,跑进房间去了。

  先前也被吓了一跳,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啥回事的三个男孩子望望这家的男主人,又望望这家的女主人,看到两个大人在气势上的变化,慢慢的知道了:男主人在示权威,这家是我说的算,我是老大。

  三个人互相也望望,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后心灵相通地都低下了头。本来是已经都吃饱了,但是又把菜盘子里还剩着的一些菜叶和汤汁弄进自己的碗里,边偷笑边假装还没吃饱,继续吃着。

  “我厉不厉害啊?”老杜趁晓芸走后,转过脸来对着在假装继续吃饭的三个小子说。

  “厉害!”三个孩子边夸边嘻嘻地笑着。老杜这回也得意了。

  不过对于姨夫的突然发飙,benben笑完之后,因为奇怪所以忍不住还是问了一个问题:“姨夫,你——是不是也得了产后躁狂症?”

  “什么——”被benben这小子这么突然的一问,老杜此时一脸的懵相。

继续阅读:第二章 这个家到底谁是老大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谢谢你还有我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