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采花大盗楚留情
公子爱逐鹿2017-07-21 08:142,523

  见周薇久久不言,李越心中闪过一丝微弱的失落,微微叹了一口气,又准备离开。

  “你曾经有一个妻子,只是她已经离你而去了,是不是说明,你如今是单身的?”周薇终于还是压下心底的疙瘩,问了出来。

  李越一顿,答道,“没错!”

  听到女儿的问话,周亭却是坐不住了。

  “你问他单不单身做什么?他就算现在是单身也抹不掉他曾经婚配的事实,我周亭的女儿,怎么能嫁这种二手货呢?”

  “爹!”周薇不悦地喊了一声父亲,“萍水相逢,我们有什么资格嫌弃人家?这位公子风华正茂,有所婚配很正常!”

  转而,又对李越道,“还望公子不要介意家父所言,小女子在此斗胆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李越揖了揖道,“姑娘言重了!在下姓李名越字从若。”

  周薇低声念了下李越的名字方道,“实不相瞒,公子今日的表现,实在让小女子折服不已,不知公子可愿与小女子交个朋友?”

  李越闻言愣了一下,前世今生,确实没有遇见过像周薇如此直白的女子,但他却不讨厌她这般,甚至听到她这样说他心中是有着些许欢欣的,起码,他们之间还能有所联系。也许是因为她那张熟悉的容颜吧,微微一笑朝着周薇作了一揖“当然,求之不得!”

  周亭见女儿如此,本想再说什么,却也生生咽了下去。

  周薇又道,“不知公子家住何方?往后无事也可找你谈论些诗词歌赋,甚至还可以比划比划。”周薇见李越的文字遒劲有力便猜想此人一定也是个习武之人,而且功夫不俗,有心想要试图一下此人功夫的深浅。只是,眼下,怕不是比划的好时机,毕竟方才管家曾言,只要在文武两处都能赢过她,便是她的如意郎君了。

  李越淡淡道,“江湖之人,天涯为家。”

  “江湖之人?”周薇倒是没有想到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李越会给自己定义为江湖之人,江湖之人,那便是四海为家了,四海为家,天涯之大,怕就怕无缘再次相见,后会无期了。

  周薇眼里闪过一丝向往,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侠客梦,她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跟着她的盖世英雄仗剑走天涯,但似乎,以她现在的情况看来,她爹爹多半是不同意的。可如果……

  “公子打算在此处呆多久?”

  李越一愣,想了想,“也无大事,许是几天吧!”

  周薇又问,“不知公子住在何处?”

  李越说,“就在前方的慈悲客栈。”

  周薇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却是不言,待再聊上几句,李越便拱手告辞了。

  李越走后,周亭见女儿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便有些着急道,“薇薇,你总不会还对那人心存念想吧,他可是……”

  “爹,你就不用操心我的事了,我与他现在只是朋友,更何况他成过亲那又如何,如今的男人,但凡有些本事的,哪个不是三妻四妾?”

  周亭一脸不敢相信道,“这话果真是从你嘴里说出的么?你从前不是常说,你的夫君定要才貌双全,且对你一心一意的么?你从前不是极其厌恶那些三妻四妾的男子么?你不是说你这辈子一定要找个愿意陪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么?”

  周薇低着头,突然间有些心绪难明,其实,她并不是不在意,只是,方才那一刻的心动,是她活了十八年却未曾有之的。只是,她突然抬起头看向父亲,嘴硬地辩论道,“他现在不是单身么,更没有什么三妻四妾,也不算违背了我之前所说的不是么?”

  周亭闻言瞪大了他的双眼,嘴里直呼气,两边的胡子被他吹得一上一下的,颇是滑稽。

  “爹爹,你有时间在这里跟我蹬鼻子瞪眼睛的倒不如到外面宣布一下,停止招亲吧!”

  周亭傲娇地一甩头,“要去你自己去,老子没空!”

  李越回到客栈,便把自己锁在房里。

  从怀里拿出一块羊脂古玉,这是从纳兰容若的墓室中取出来的,却也是属于他的。

  还记得这玉还是他尚是安定侯的时候,到江南游玩时在一片深山里挖出来的,后来,他高价寻来一个雕刻师,把这块羊脂玉雕刻成两块玉佩-鸳鸯龙凤玉佩。

  龙佩他留在身边,另一块凤佩他则送给了小周后。

  如今,龙佩在经历千年风雨后,又重回他的身边,那么,凤佩呢?凤佩如今又何在?凤佩的主人如今又何在?

  李越用拇指一遍遍地抚摸玉佩上的纹路,心绪飘远……

  突然听到楼下一阵喧哗,李越皱了皱眉头,正欲下楼看个究竟,不料,才刚打开门,一道黑影便闪进了房里,他一时不慎,居然被点了穴道。

  只见那黑影慌忙关上门阀,然后用丝巾把他双眼蒙住,蟋蟋蟀蟀地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李越轻皱眉头,正欲利用内功将穴道冲破,那人却突然扯下了蒙住他双眼的丝巾,随即,一粒不知名的药丸便从他手中滑进了自己的嘴里,那人拍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那粒药丸竟然就被自己吞了下去。

  李越冷眸看向眼前这人,只见方才还是一副男人装扮的她此时却换上了女装,而那男装却不知道被她给扔到哪里去了。

  那人说,“你最好配合我,否则没有解药的你不出一天就会毒发身亡,要知道,我亲自配置的毒药,天下除我之外,无人能解。”

  李越就那样看着她不说话,甚至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兴味。

  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女子来不及深究李越的表情,慌忙将李越的外衣褪去,只剩下一条里裤,然后又将自己的衣服轻拨弄乱,玉手一弹,把李越身上的穴道给解了,低声道,“你最好给我老实配合点!”

  然后便拖着李越滚上了床,被子一翻,盖过二人。

  轰的一声,没人任何问话,门被打开了。

  那女子十分应景地尖叫起来。

  一声胜比一声尖锐。

  一群人明显有些愣住了,站在门口进退不得,最后还是领头的让大家转过身来,然后沉声叫着床上“颠龙倒凤”的两人赶快穿戴好。

  官差办事,素来不讲个理字,让你穿戴便只得穿戴,哪管你现在在做些什么事呢!

  两人很快就穿戴好了,李越沉着脸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那名女子一脸“羞嗒嗒”地站在李越身旁,紧揪着李越的衣袖,一脸不知所措的害怕模样。

  那领头的尴尬地笑了一笑,却突然间想起要努力维持住严肃威严的表情,干咳了一声道,“今晚,我们在李员外家布下天罗地网捉拿采花大盗楚留情,结果还是被他给跑了,我们亲眼看着他闯进这家客栈的,所以麻烦两位配合一下,我们官差要搜索办事,这也是为了百姓们的安全着想,毕竟楚留情早一日落网,就少一位无辜少女受害。”

  说完,也不顾两人是什么反应,便是一阵狂翻。

  李越低头神色古怪地看着旁边揪着他衣服的女子,采花大盗?还楚留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