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恨君不似江楼月
公子爱逐鹿2017-07-26 08:182,206

  周薇一听李越什么都不知道,还胆敢为自己父亲作担保,心中对李越的好感不由得又升了几个层次。

  周亭怒道,“简直胡闹!我查了十几年都还一无所获,就你一个连什么情况都摸不清的少年郎就敢在王莽面前口出狂言,胡乱许下承诺,还给我写下什么承诺书,你要知道,有时候江湖规矩,是连朝廷都管不了的,到时候,你若是真查不出来,那到时他要是取你性命,谁也拦不住!”

  周亭虽然是在骂他,但李越却有种十分窝心的感觉,“周堡主若是担心我,不妨把当年的事都细细跟我说来,说不定,我还就真能把那幕后黑手给揪出来呢”

  周亭见李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由得微微放下心来。

  “现在有些晚了,你先回去吧,明天你再过来,我把当年的事都一一跟你说说,也好让你心里有个谱,你放心,你是为了救微微才惹上这事的,我于情于理都会尽我全力帮助你!”

  李越道了声告辞便离开了。

  天色已微暗,天空中那弯镰月也早已高高挂起,李越微感伤怀,跨越数百年的时光,月都不圆,又遑论是人呢?

  七百年前的那个她,现在还好吗?

  怕是不好吧,史书上说,再过几个月,她就随自己去了,又怎么会好呢?

  李越仰头猛喝了一口烈酒,想起了还在江宁的那些日子,想起了那个女子在中秋那天乘着酒意在他耳边低喃的那几句,“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那几句话应该是她埋在心底已久的心声吧,那一世,为了南唐,他确实负她良多,那一世,为了南唐,他也负了自己良多。

  “微微,我想你了,你还好吗?如今在这个世界的薇薇,又是否是你的转世?”

  “应该是吧,毕竟容貌都是一般无疑的,薇薇,我希望她就是你,这样,起码我能在这一世好好地补偿你,守护你。”

  “薇薇,你知道吗,她的性子跟你截然不同,她性子刚烈,能文能武,甚至还有些调皮,她有自己的主见,也有自己的小脾气,可是,我却时常分不清,哪个是你,哪个是她,薇薇,我发现,我居然对她有些不一样的情感了,你会不会怪我?”

  突然,窗外传来一丝声响,李越喝酒的动作一顿,虽然已是半醉,但该有的警惕性却未曾放下,这是他从江宁到汴京后养成的习惯,哪怕睡着了,也不敢真正熟睡,始终留有一丝警惕性。

  只见一女子从窗外光明正大,一脸从容地爬了进来,然后大大咧咧地坐在他对面。

  “嘿,呆子,一日不见,有没有想本姑娘了,本姑娘说过会回来找你的,没骗你吧!”女子水灵的双眼不断转动,看着李越一脸狡黠道。

  李越皱了皱眉,一脸复杂地看着这个自称为赵子瑜的女孩,他讨厌姓赵的人,莫名的厌恶,从骨子里就非常厌恶,但是,眼前这个,他却讨厌不起来,甚至,是有些维护的,不然,他昨日就该把她交给官府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李越又喝了一口酒,醉意熏然道。

  赵子羽听出了李越语气中的不爽,轻轻拧起姣好的眉头,摸了摸鼻子,感觉今天又得碰到一鼻子灰的节奏。伸手拍了拍李越的肩膀,十分霸气地说,“来,呆子,有什么烦心事跟你姑奶奶说说,没准姑奶奶就能帮你排忧解难了呢,你是不知道,你姑奶奶我的本事大得很!”

  李越一掌拍开了赵子瑜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继续仰头喝起酒来。

  被这么赤裸裸地无视了,一直被人捧在手心奉承赵大小姐怒了,一脚踹向李越坐着的椅子。

  李越一时不察,居然就那样摔了下来。

  酒意去了不少,李越站起来,怒瞪着赵子羽,一把摔下握在手里的酒壶,厉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谁啊?你凭什么来烦我,你信不信我现在立刻就把你揪去官府?”

  赵子瑜脸色一白,被这样的李越给吓到了。从小到大,何曾有人这么吼过她,她咬了咬唇,想要甩手离开,却又有些不甘,这呆子,凭什么这么对她?

  “还不走?”李越又吼了一声。

  赵子瑜深呼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狂躁不喜的情绪,片刻,才咬牙切齿道,“算你狠,姑奶奶今日不跟你个醉鬼计较,不过姑奶奶这里都记住了,”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就等着倒霉吧,我风流书生楚留情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风流书生是江湖之人给她的名号,楚留情是她行走江湖自称的名炜。

  只要风流书生一出现在某个地方,那个地方有着未出阁的女儿的富贵人家都得惊慌失措,因为这风流书生最爱掳走达官显贵家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至于掳走去做什么,那就无人得知了,但是这风流书生行事诡异,言辞放荡,每次想要掳走一人之前,都会把含有被掳女子名字的艳诗或者被掳女子的春宫图撒得满城都是,那春宫图画得惟妙惟肖,而且还是被掳女子的容貌,这样就弄得全城皆知了。但是,哪怕全城皆知了,官府也出动了,重兵把守,那女子的家也请了无数的江湖人士作保镖,却总是躲不过神出鬼没,狡诈多谋的风流书生,可以说风流书生出道三年却未曾有过败绩。不过,这风流书生虽然把人给掳走了,但却是从未闹出过人命。一般被掳走的女子,都会在第二天以头发凌乱,浑身只剩下一件亵衣的形象昏迷在她家附近的街道,然后就弄得全城皆知,所有人都知道,那女子清白“没了”。

  偏生那些女子自己知道自己没有受到任何的侵害,可是哪怕她们磨破了嘴皮,都没有人愿意相信她们,甚至是她们的亲人都不相信,只是认为她们受了刺激,有点自欺欺人罢了。

  李越见赵子瑜说完了狠话却还站在那里,啪的一声便把手中的酒瓶摔了,“滚!”

  赵子瑜咬了咬唇,哼了一声便从窗户飞出去了。

  李越心情烦闷地关上了窗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