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落日殇之毒
公子爱逐鹿2017-07-28 08:322,266

  扁大夫瞪了周薇一眼,语气略带讽刺,“你见过哪个醉酒的人,会睡得这么死?”

  周薇嘴巴张了张,一会儿才有些委屈又有些担心道,“那李大哥现在是?”

  “他是中毒了,而且,这毒诡异莫测,至今,尚未有解药问世。”

  “尚未有解药问世?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认识这毒?”

  “这是“落日殇”,据闻是由西洋人传入的,但凡中了此毒之人,若一年内无法服用解药,那就会从头部会开始抽搐,然后浑身绞痛乃至七窍流血,最后头部与足部佝偻相接而死,死状极其惨烈。”

  “这不是牵机药的症状吗?”周亭看了眼李越才向扁大夫提出疑问。

  “这毒应该就是由牵机药衍生出来的,但是,牵机药是急性毒,落日殇算是慢性毒,而且中了落日殇之人,真正毒发之前,总会隔上一两个月就沉睡一段时间,沉睡期间,雷打不动,不管外界发生什么事情,都无法将他从睡梦中叫醒,直到他自然醒。”

  周薇眸色尽是担忧,“既然这毒是由牵机药衍生出来的,那么牵机药的解药是否能解这落日殇之毒?”

  扁大夫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眼周薇,“我方才不是说了么,这毒至今未有过解药,别说是躺在床上的这人了,就算是紫禁城里面的皇亲贵胄中了毒也别想解!”

  周薇只觉得心中一阵绞痛,双手握着方巾不断绞动,还想再问些什么,却发现不知道该问什么。

  难道要问李大哥还有多长时间才毒发?

  此时,周亭也是一脸正色,看到女儿这般,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却还是保持着几分理智与睿智,“扁大夫既然对这毒这么了解,而且单单听到小伙计的描述就决定亲自来这里,想必是有了什么应对之策吧?”

  扁大夫垂了垂眸,拿出笔来写了一张药方,交与周亭,“按照这药方上的药材与剂量给他熬三次药,每隔两个时辰服用一次,他自然可以醒过来,至于其他,我不敢保证。他醒了派人通知我一下,我再仔细问问他本人一些情况。”

  说完便让徒儿楚轩收拾医箱离开了。

  “师傅,你研究这落日殇都已数栽,如今,还是不得解吗?”楚轩提着医箱跟在楚大夫后面问道。

  “如果能找到一颗落日殇的毒药,能准确地分析这当中的成分,也许就能更容易地找出了解药。”扁大夫难得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些年,他一直寻找中了落日殇之毒的病人,从他们的症状甚至血液中分析这落日殇的成分,也研究出一些解药,但统统都不是真正能解毒的解药,顶多,无非就是稍稍能缓解一些症状。

  这六年来,加上李越,他也不过才遇见三个中了落日殇的人,他眼睁睁地看着前面两个人痛苦地在他面前死去,而他,却无能为力。甚至,其中一个还是他最爱的人。

  从那之后,他就踏上了江湖行医之路,为的就是再遇见那中了落日殇之人,然后研究出解药,这是这些年来,他心中唯一的信念与坚持。

  只是,江湖行医六年了,只有三年前遇见过一个世家子弟,还有就是如今的李越是中了此毒的。

  落日殇,落日殇,这三个中毒之人到底有什么关联,前两个,他查过,却查不到任何关联。

  “把他带回府里吧!”周亭送了扁大夫后便对着镖卫示意将李越抬回周府,毕竟,人都中毒了,还留在客栈不太方便。

  “走吧!”周亭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有些无奈道。

  回到周府的时候,周亭立刻吩咐下面的人去熬药,一天三服药下来,李越终于在子夜的时候悠悠转醒。

  守夜丫鬟守了一夜,终于还是敌不过困意打起了瞌睡来,许是做了一个梦,又或者是撑着脸的手一滑,居然就被惊醒了,才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只昏迷的李越居然睁开了眼睛,于是,慌慌忙忙地冲出去,敲响了小姐的房门。

  周薇本来就睡不着,只是碍于男女有别,而且又是夜里,不好总呆在李越的房里,所以一听到丫鬟传来的消息便立马穿好衣服赶去。

  此时,李越已经从床上坐起,伸手拍了拍这刺痛的脑袋,还带着些刚睡醒的迷糊,一觉醒来只看到一个婢女,而且这个婢女还一看到他醒来就咋呼地跑出去,他还没来得及问这是哪里呢。

  昨夜他记得他喝酒了,还遇上了个像他妹妹的女采花大盗,跟她生了一通气,然后就是喝酒。

  他不是应该在客栈吗?

  这里又是哪里?

  正在纳闷之际,便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李大哥,你终于醒了?”周薇是小跑着过来的,此时还有些喘气,额头还渗着些汗珠。

  “薇,周小姐,我为何会在这里?”李越咋一看是周薇,正欲喊薇薇,却发现似有不妥,便转了口。

  “李大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李越揉了揉眉心,“我只记得我在房里喝酒的事,其他的都不记得了,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周薇见李越如此,有些欲言又止,想了想,才斟酌着问道,“李大哥,你可有什么烦心事,为何要喝那么多酒?”

  李越闻言,脸上微红,如此酗酒做派,还让人给看见了,实在不该,而且,此时,李越终于还是想起了先前的承诺,“现在是几号了?”

  “初三了。”

  听到了周薇的回答,李越真的是羞愧到了极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瞧着这时辰,自己可是醉酒醉上个一天一夜了,失约了不说,还得劳烦人家照顾。

  李越赶紧下床给周薇赔了个不是,“周小姐,真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醉到这么离谱,还耽搁了跟令尊越好的事情,真是非常抱歉,非常对不住啊!”

  周薇见状神色有些纠结,看样子,李大哥是还不知道他中毒之事,要不要说呢?

  说了,不是让他白白担惊受怕了,但是不说,要是他不注意真的出事了可怎么办?而且,扁大夫说了,中毒之人,一年之后就会毒发,而李大哥到底中毒多久了?他又还有多少日子?呸呸呸,扁大夫一定能找到解药的。

  “周小姐,你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不妨只说,我都可以接受的。”李越见周围神色纠结,心中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