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只未定
东竹西影2017-08-21 19:205,119

  2

  国庆假期第四天。唐朝安的室友老二、老四、老五照例窝在宿舍里打游戏。事实上这学期以来,他们几乎天天如此,每天睡到自然醒至中午,醒来稍稍洗漱一下,或者下去吃个便饭,回来继续打游戏直到晚上公寓楼的灯被灭了才把手从电脑上移下来,中间解决饥饿的问题就是提前买一大包吃的喝的摆在边上。

  “他们在虚拟的世界里战斗并寻求着安慰或者快乐!”这是老三曾经给他们的评语,现在唐朝安深以为然。可他自己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去做,手里除了一部手机就是一根烟。他所以忧愁,是因为他在等雪蓝的一个回答。

  就在国庆节前几天,他向雪蓝表白了。但雪蓝当时并没有接受,她说她还需要考虑,因为还有一个男生也向她表白了。这是雪蓝亲口告诉他的,事实上是雪蓝在以前一直喜欢那个男生。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她渐渐对他失去信心的时候,那个男生却女反过来追求她了。所以唐朝安每每想到这一点,就更加的忧愁了。

  假期第五天,唐朝安依然没有等来消息。说他不主动是不可能的,他一直给雪蓝打电话却无人不接听,发短信她也不曾回复。而室友们疯狂地玩游戏,更让他感到烦恼。

  回想起大一时候,兄弟们干什么都攒在一块儿,吃饭同去,上课同去,旷课同逃,就连上厕所有时候都排一排,更不用说出去玩耍了。记得那时候兄弟们都喜欢骑着单车出去玩,原先是租借,后来干脆每人买了一辆,除了老三买了一辆二手且很便宜的自行车外,其他人都是越野型的车子。有一次在一条宽阔的大道上,几乎没有车辆和行人,兄弟们就飙起车来。路上偶尔过来一辆车,哥几个就拼命的追赶,直到疲惫不堪,才把车停靠边上,随意坐马路边休息,大口大口喝着纯净水。然后冷不防将半瓶水一顺流泼在兄弟身上,当然谁使坏谁就是被群揍的那一个。兄弟们闲够了就继续骑着车走,有一次迷路了,一兄弟跑去向一路边停靠的车主问路,敲了半天玻璃窗,车窗降下才伸出来一男人头,却把唐朝安室友臭骂了一顿,那哥们灰溜溜的返回来,兄弟们问啥情况,他说看见车里面还有一光着身子的女人,于是听明白的人都笑他,不明白的也跟着笑了。那时的兄弟们,就像骀荡的野马驹。

  后来,兄弟们就慢慢地寻找各自的恋爱目标了。“但现在颓靡的他们,难道是因为恋爱造成的吗?”唐朝安自问自答:“应该不是,而是即将迎来的毕业以及毕业后的未来。”

  说起恋爱这件事,其实唐朝安在高中时就有女朋友。他的初恋女友是他的同班同学,叫何叶,模样清秀可爱,心性特别单纯。他们班上喜欢她的男生有很多,但她一向不与男生接触,所以也没男生敢主动靠近她,即便靠近她她也躲避开了。

  有一回在语文课上,老师讲曹植的七步诗,夸夸其谈。唐朝安一时兴起,当堂就对老师说他也能作七步诗,老师一听很惊讶,于是就让他走七步作诗一首。唐朝安站在众人面前,一直盯着他喜欢的那个女生看,看的那女生脸都红的低下了头。偶然间,窗外吹进了一阵风,唐朝安即兴便作了一首诗:

  此间一阵风,温婉入她眸。

  亭亭似荷叶,浅浅一低头。

  他走了七步,刚好走到那女孩面前,教室即刻响起雷一般掌声。试想,谁能说诗中的荷叶不是眼前的何叶呢?自那以后,唐朝安便追到了何叶。然而他与何叶的初恋,等到上来大学以后没多久便分手了。

  在大一时期,室友中还有女朋友的就是马俊了。老二的女朋友跟室友们见过一次面,人长的很漂亮,体型娇好,骨子里散发着还未成熟的媚气。以至于大家对她的一致评价是:太娇气!

  据老二讲,她的家庭条件极好,从小娇生惯养,她要什么家里就得给什么,如果没满足她的意思,整个家都能被她弄塌了。

  但老二机能忍受她的脾气,所以兄弟们都夸他是极品好男人。那女孩是外校的,所以老二经常出去找她,据说只要老二迟到一分钟,她就得跟他闹半天脾气,更不要说送的礼物不合她的心意的时候了,她分分钟就让他滚了。

  后来,极品好男人也被甩了。据老二讲,他的“千金女友”脚踩两只船,另一只是豪华游轮,而他只是一只乌蓬小船。老二更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和他都上了床了,最终还是要甩了他?老二失恋以后,就开始搞他的创业梦了,他要挣钱,他要雪洗被人夺爱的耻辱。也是从那以后,他的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他还经常给室友讲黄段子,讲他和女人“滚床单”的故事,好奇的室友听这些故事,眼睛个个贼亮,都对充满着淫荡的憧憬,唯独老三绕道而行,避躲不及。

  唐朝安听到那些事时,老二有些触肉的话,使他想起和何叶的一次奇妙的接吻来。往常他只是吻一吻何叶的脸颊或者额头,而何叶从不会主动吻他。但有一次,他们进行了嘴唇相吻,而且他还是试着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结果两人激动之下,被何叶咬伤了舌头,此后他再也不敢那样尝试了。

  后来,老二还给自己弄了一条个性签名,曰:爱情并非永垂不朽!

  3

  假期第六天,仍旧没有好消息,唐朝安眼前的一切照旧。偶然间,他在QQ上看到了老三的一篇日志,内容如下:

  清晨,端一杯清茶,站庭院里细细啜饮,使劳筋动骨之疲,舒然适然。

  时鸟去鸟来,自相嘤嘤,音如天籁;又门前树林,落木萧萧,黄叶随处。远山连脉,静然默然。

  而庭内黄粒,堆积如山,则一岁所得,喜然乐然。

  噫!生民何以苦然?生民何以乐然?若使民劳有所得,苦亦乐也。

  唐朝安的室友老三,名叫贺兰山,来自“遥远的乡村世界”,这是他自己说的,每逢有人问他或者他在自我介绍时都会这么说。他是唐朝安最知心的朋友,至少唐朝安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贺兰山的性格很保守,也很传统,甚至有些复古。大家说流行语他不懂;大家聊女生,他不参与;大家逛夜店,他根本不去。记得大一时上体育游泳课,当班上女生穿着泳衣一一登场时,男同胞们“哇哦”惊呼,独他背对着躲在唐朝安身后。等到第二次上游泳课他就再也没去,改选其它科目了。

  贺兰山平时最喜欢搬弄古典诗文,特别刚上大一那会儿,平常与人说话交流之乎者也,搞的兄弟们也多不近他。曾有一回,唐朝安在老三面前说曹植写七步诗没什么,他也能写出来。老三却说“七步成诗并没什么稀奇,能在七步之内做出诗来的人有的是,但是都无法与曹植相提并论,因为曹植是在兄弟相残、被危机生命的关头做出那样意义深刻的诗来的,就当时那种随时有可能被杀的环境氛围下,内心的恐惧恐怕也会使人意识混乱的吧,何况是作诗呢?诗的艺术凝拟并非轻而易举。”也正因为这样,唐朝安反而很欣赏他,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有共鸣之处,他那种保守传统与“他们”的开放形成了鲜明的两个世界,有时候就会让唐朝安觉得“他们”的某些开放近乎放肆。就拿男女爱情来说吧,他并喜欢过于开放的男欢女爱的方式,有时候在校园里溜达,不经意间就能看到情侣俩浓情蜜意的情景,行为尺度比影视表演还要大。

  但是这样的老三又让唐朝安为之担忧。老三从那“遥远的乡村世界”走出来上大学,将来要在城市里工作和生活,首先从思想上他都不符合潮流了,他能跟上城市的节奏和步伐吗?

  如今再过半年多就毕业了,他还是那样的小农情性,仿佛大学教育并没有改造了他。

  假日第七天。直到下午以后,唐朝安无聊烦闷的情绪才被一条突如其来且又渴盼已久的短信给洗掉了。那是雪蓝发给他的,内容是:亲,你在哪呢?有空吗?约一下,老地方见,好吗?

  唐朝安看完短信,内心立刻火热起来,尤其对方一个“亲”字,都能将心给融化了。他立即回复到:好的,我马上出来,等我哦!

  年少的心情总是容易张扬在外。唐朝安开始洗脸刷牙,换衣服,整理头型,把沉迷于游戏的“战神们”都惊动了。老五看着老大全然一新的样子,问道:老大,你这身打扮是要“约炮”去吗?

  唐朝安边弄衣服边骂:“滚!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啊!”

  “确实和我不一样,老大是高富帅嘛!”

  当然!怎么样?我这造型?”

  “好!漂亮!”

  “老大,晚上还回来吗?”老四插话问。

  “回来啊!不回来去哪?”

  “去开房啊!”

  “滚吧!我说你俩咋都这么不要脸呢?”

  “我们咋了?约妹子不就为了开房吗?”

  “有句话叫做‘人不风流枉少年’嘛!你看人家老二三天两头换一个女朋友!多带劲!”

  “得得得,你们和女朋友也经常去开房?”

  “当然了!”老五刚答完,老四插话道:“我没有!我们家羽毛姐说那是结婚以后的事!”

  “那你岂不挺可怜啊?”老五挖苦老四。

  “谁说不是呢?但是为了神圣的爱情,我甘愿付出一切!”

  “那你还挺慷慨的嘛!”唐朝安赞扬了老四。

  “老大,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家里的不让碰,外面的就说不准了!”

  “放屁,人家是个好男人啦!”老四雄变雌声。

  “不扯了,我先出去了!”唐朝安系好鞋带以后就走了。

  “唉!我忽然好想念我的游戏妹啊!”老五叹气道。

  “你是想念她的味道吧?”老四别有一番意思的说道。

  4

  唐朝安到达公园时,雪蓝已经在五角凉亭等了,以往都是他先在那里等她的。走过板桥时,他见早先日子里开在湖上的荷花如今都已枯黄了叶子,水中的红鱼也不见了踪影。

  “你去哪了?一连七天都没你音信!加上之前也有些日子没见,快有半月了!”唐朝安走上凉亭看见雪蓝就问。

  “这几天出去玩了,所以没联系你!你是想我了吗?嘻嘻~”雪蓝的声音里饱含着甜蜜和欢快。

  “几天没见,你反倒懂我心思了!说,这几天跟谁在一起了?”唐朝安略带调笑的说。

  雪蓝有些娇羞,她先没有回答,而是温柔的邀请:“我们拥抱一个吧?”

  “这么好?为什么呢?我有点受宠若惊啊!”唐朝安虽然这样说,但他自然是欢喜不已的。

  “拥抱之后我再告诉你!”雪蓝说,并上前和唐朝安拥抱了一下。

  “谢谢你!在那些孤单日子里的陪伴和对我的爱!”雪蓝真诚的说。

  “怎么了?感觉今天你像变了个人似的,又是拥抱又是感谢的话!”唐朝安莫名其妙。

  “我想告诉你,我和他好了?”

  “谁?”

  “就是我一直跟你提的那个男生,我一直喜欢的那个!”

  “哦~!这么说你们这几天一直在一起?”

  “是的!这是我今年以来最开心的几天时光!”雪蓝很满足的心情溢于言表。

  “以后你天天都会开心的!”唐朝安言语祝福,内心却失意着。

  “嗯!一定会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一阵风吹过亭间,唐朝安感到格外的凉意。雪蓝刚开始的一段表现让他以为是他的爱情来了,结果这一反转让他跌落了下去。不错,雪蓝曾经是说过她有喜欢的人,但她说那个男生并不喜欢她,所以他总以为自己追到雪蓝的机会多一点。而如今呢?他输给了就连雪蓝本人客观上评价那个不如他的男生,这是为什么?他有些想不明白。

  然而雪蓝接下来的一番描述,则更让他伤心了。

  她说:“我知道,他与你相比,并不是高富帅,他没你体贴,没你懂得哄女孩子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他,也许喜欢一个人并不需要理由。有时候,我看见他心里就慌乱如麻,我甚至不敢多看他一眼。我感觉他就像我们草原上的马,眼神里满是辽阔的草原,他也像天上的雄鹰,有着宽广的胸怀。可能是文化的因素吧,我们毕业后会一起回到我们的草原,一起回到我们的故乡。”

  唐朝安看着雪蓝说话的神情,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蜜甜,洋溢着春天般的勃勃生机。而他此时已是如同秋天般的心情了。就这样吧,已经挽不回了。所谓“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天快黑了,我也有点冷,咱们回去吧?”唐朝安说。

  从公园到校园的路并不长,唐朝安一路却不言不语,雪蓝为了调节尴尬,偶尔说一句两句的,唐朝安也没听清她说什么,只是一个“嗯”一个“哦”字回应着。他心里有些感伤,但他极力克制这种情绪表现在脸上,但事实上他看不见自己脸上的微笑的表情有多敷衍。只是雪蓝没有注意而已。进了校园和雪蓝分别后,他望着雪蓝的背影渐渐远去,干道两旁站立的老梧桐,落下一片一片枯黄的叶子,叶子在风中旋转着,做落地前最后的舞的表演。她,是别人的爱了。

  唐朝安在回自己公寓的路上,恰巧碰见了苏雨影。他和苏雨影一个是太阳一个是月亮,永远没有共处的时空。所以,这种碰见只会是擦肩而过,最好的也不过是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微笑做为认识的寒暄表达。这让他更感凄凉。

  唐朝安走进宿舍门刚好撞上老二要出去。老二即问“他们不是说你开房去了吗?怎们这么快就回来了?”

  唐朝安没有说话,径直走了进去,他看见老三老六也已经回巢了。但他不和任何人搭话,上来床就躺下了。

  五更以后,半睡半醒的唐朝安听见外面的树枝飒飒作响,他想大概是下雨了。他爬起来朝窗外一看,果然下雨了。早上还有课,到底要不要去,他有些犹豫,看看其他兄弟还是熟睡着。根据以往的经验,他知道除了老三,其他几个准是不去上课了,于是他也决定不去了,选择了继续睡觉,或是为了消退还未消散的烦闷与苦恼。

继续阅读:当时只道是寻常,忌思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