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说便说不了
东竹西影2017-07-31 11:356,792

  29

  清明时节,天气温暖。春回大地,正是女孩们简衣露肤的时候,也是一个让男性们萌生渴望的季节。的确,万物都渐渐焕发出新的生命力,草木发芽抽绿,飞鸟叫唤着伴儿,走兽褪着掉厚厚的绒毛,一切生物种都按照大自然的规则开始新一轮的繁衍生息。作为人这种动物越发禁闭不了他们的本能欲了。

  乘着清明假日,踏青的男男女女手挽着手,肩并着肩,胳膊搂着腰,走在路上,颇招惹人眼。尽管人群挤到了没边走,那一对对情侣的世界里也只有他们彼此两个人。

  唐朝安和老三贺兰山正当走在游赏的路上。因着连日来窝居在寝室里无所事事生出的烦闷,他们便想着出来透透气,姑且消遣消遣这些剩余的大学时光了。

  就在前几日,何叶还打电话问唐朝安到了清明节要不要到她所在的城市去,他却借故搞论文而没有应答她,此刻看到成双成对的情侣粘糊在一块,他反又想着要是何叶相伴左右该有多好的种种情节了。

  “算了吧!且将所有的烦杂情绪都抛向在山光水色当中吧!”唐朝安心中所想,不禁念叨于嘴边。

  “孤独未尝不好!”老三说。

  “我不是孤独,而是迷茫!”

  “迷茫?谁的青春不迷茫呢?”

  “那你迷茫什么?”

  “我迷茫生命,生存,生活;迷茫于来路,去向;迷茫于看不清大千世界!”

  “哈哈哈~,老三,你干脆去做个哲人吧!去搞这些深奥的问题!”

  “你说我说的这些问题难道不重要吗?”

  “似乎很重要!可是你弄懂这些问题也没有用啊!人嘛,该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顺势而为,顺其自然!”

  “什么叫‘顺其自然’?”

  “就是既来之,则安之,不怨天,不尤人。”

  “那你迷茫什么呢?”

  “我迷茫爱情呐!”

  “在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迷茫于爱情,有的迷茫于爱与不爱;有的迷茫于该爱谁;有的迷茫于爱在哪里,你迷茫于哪一种?”

  “你说的三种我都迷茫!我既迷茫于爱谁,也迷茫于爱与不爱,更迷茫于爱在哪?”

  “那就像你说的顺其自然吧!或者如庄子所言:‘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如果顺其自然,爱情的路就很明了,可那却又不是我满意的结果!”

  “呜呼!何必自寻烦恼呢?不如做一条快乐的小溪吧,你看那山涧的水,任意的流淌着,可它也不知道它的方向啊!做一只快乐的鸟儿吧!你听,它孤独的叫唤着,但它不知道它的伴侣在哪啊!可它并没有放弃叫唤。这世上的事没有谁能够彻彻底底的明白,也没有谁能够预知未来!人生在世,有时候要随遇而安,有时候却要砥砺前行!”

  “哈哈哈~,老三,你还真有点哲人的意思啊!”唐朝安笑着说,“不说费脑子的事了!加把劲,让我们登上山峰,一览众山小!”

  “好啊!我最喜一览众山之壮观景象!”老三对此一向洋溢着无限热情。

  他们二人跟打了鸡血一样,一路向上蹦着,超过了许许多多路上的游人。

  当黄昏渐渐从巍峨的山峦间掩去,尘世的喧嚣便也随着人迹的远逝而变得宁静。此时你若顿足或者且行且止,那些清脆如歌的鸟鸣声,仿佛能够听懂你的心一般,随着你的脉律的起起伏伏跳跃在血的流动中。而当你放眼去寻觅它们的身影,回映给你的只是那些青翠如洗并在晚日的余辉下散着斑斑点点油光的云松,这些云松的体格并不高大,但每一株都在为这深幽的山谷增添秀色。至于那流在山谷间泠泠作响的溪涧,则以她最温柔的性子在你的耳畔为你唱着清纯的乐曲。

  自然,山水能悦性,集苦顿成烟。

  30

  清明过后第二天,李晓嫦来找唐朝安了,唐朝安喜出望外。

  李晓嫦要去赏樱花,她说乐游原上的樱花盛开了,所以过来找唐朝安一同前往。

  乐游原是古代唐人的游览胜地,原上建有寺庙。寺里栽植了树种繁多的樱花树,每逢春来花开之际,游赏的人群便会纷至沓来,一睹这东瀛小岛嫁来的花树的容貌。

  唐朝安和李晓嫦就是随着人流涌进寺院里的,走进院内,着实比院外车水马龙的喧嚣世界安静了许多,听听得一处一处嘈嘈切切杂杂的人语声。

  李晓嫦则照旧挽着唐朝安的胳膊,旁人若了想必没人怀疑他俩不是一对情侣,但他们却顾不上旁人的眼睛,只管按照自己的性情来。于唐朝安来说,这确乎满足了他情人空缺的心理。

  他们走上石桥,顿足看池水,寻鱼影,既而过了石桥,便看见道旁栽植的一株一株的樱花树了。树的枝枝桠桠挤满了开放的花朵,每一朵花都可著一艳字且尽得风流。但樱花的颜色却又多样,有全粉的,也有粉白的,粉红的,全白的也有。

  慢悠悠的走着,香气一阵一阵的往嗅觉里钻,仿佛全心全意要沁人的心脾。偶尔泛起一旋轻风,樱花就会簌簌的飘落下来,而后静静地躺在绿绿的草地上。每当樱花摇落一瞬间被李晓嫦刚好看到,她就忍不住惊呼:“哇!快看!樱花下落的样子好美哦!”

  唐朝安则故意不解风情地打击她:“女汉子还能懂得欣赏这样的美啊?”

  李晓嫦就会反击道:“你再说,信不信我揍你一顿?”

  唐朝安笑笑,只好不敢再言。

  一位女士正站在一棵樱花树旁画画,她在草地上支起一个画架,她头戴白色帽子,左手端着颜料,右手执着笔聚精会神的描绘着。

  唐朝安和李晓嫦走近看时,她的画作已经基本完成,但她仍然没有放下手中的笔,而是看一看树,再看一看画,随后就一点一点的补充着稍缺的颜色,她的画面看上几近具象完美。

  “大妈画的真不错!”唐朝安信口而言。李晓嫦却戳了他一下。

  “咋了?”唐朝安还疑问道,李晓嫦没有回话,而是拉着他走开了。

  “你叫人家大妈,万一被听见,多影响人家的心情啊?”李晓嫦语气咄咄。

  “不叫大妈那叫什么?她看上去就是个大妈啊!”

  “万一人家是个艺术家呢?你在那种情境之下那样称呼人家,多破坏艺术氛围啊?”

  “哟!你还不简单呢?艺术氛围你都懂?”

  李晓嫦二话没说,就给了他一拳,使了三成力打在他的肩膀上。

  “我看我以后得去学点功夫,不然老受一个女人欺负!啊!好疼!”唐朝安手捂着痛处说。

  “哼哼!知道疼了吧?小女子可不是好欺负的!”李晓嫦得意地说。

  两个人说着,走着,笑着,漫步调绕过几座古典式庙宇,这些庙宇气质很古朴。走进一个院落,院落里的樱花树高大繁茂,树身已然苍老,显然是上了把年纪的,但高头上垂下的丝丝缕缕的枝条上的花朵一簇簇的开着,颜色和气质丝毫不输前庭新栽的那些“青侯”,真可谓风韵长存。院中央立着一座纪念碑,碑上刻着几个隶书体字,曰:空海纪念碑。

  游人们来到这里就开始闲脚了,当然也有忙着摆姿势拍照的人儿。唐朝安和李晓嫦也闲下来了,唐朝安坐在一诸横斜生长着的树干上,李晓嫦则依靠在树干上,两手向后托着,身体舒展着,很惬意。她穿了一件淡色牛仔裤,裤子的紧绷感恰好显衬出她的两条修长的腿,而双腿以上的腰身也恰到妙处,一张素颜脸,两鬓毛毛乱乱的,发后扎着马尾辫。此刻她闭着眼,静静的,不知是在享受着时光还是在想着什么。由于她闭着眼,唐朝安才把她浑身上下打量了个遍。

  “你为什不穿裙子呢?”

  “裙子?我不喜欢!”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喜欢!”

  “你可以试着穿一下。你看那些穿裙子的女孩多美!”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我干嘛要学她们?难道不穿裙子就不美了吗?”

  “你美吗?”

  “我不美吗?”

  “反正是丑!”

  “你是不是欠揍的很呐,老兄?”李晓嫦看唐朝安的眼神里像飞出两把飞刀似的。

  “姐姐,你的眼神那么犀利,吓的我好怕怕啊!”唐朝安故作害怕的样子,逗笑了李晓嫦。

  “哎呀我的哥,你说你一副男神的样子,怎么却是屌丝的气质呢?”李晓嫦笑着说。

  “做人嘛,何必太完美?”唐朝安得瑟起来。

  “我看你就是一副欠收拾的样子!”说着又顺手拍了唐朝安一拳。

  “哈哈哈~,你看,那女的对她男朋友多温柔,你能不能别老给我上拳头啊?”唐朝安指着不远处凉椅上的一对情侣,那女人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双手搂抱着男人的脖颈,好不浓情蜜意。

  李晓嫦看了一眼,立即转过头来,说道:“我是不是你女朋友!”

  “那你也温柔点嘛!”

  “让我学她那样儿?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哈哈哈~,你呀,就做个女汉子吧!”

  唐朝安和李晓嫦不说话的时候,他就弥望着一树一树的樱花,有时候一片凋谢的花瓣在空中翩翩飘着,他注视着它,直到它落到草地上。他这样看了半天,也冥想了一些事:“无可奈何花落去,……”,他忽然吟诵道。

  “嗯!这句诗以前好像学过!叫~什么来着?”李晓嫦听到唐朝安吟出这句诗,也急转着脑筋,搜索着储存的记忆点,“啊,我想起了,这是晏殊的词,它的后一句是‘似曾相识燕归来,’对不对?我记得以前我还背诵过呢!”

  “你说哪个中学生没背过?”唐朝安这样反问李晓嫦时,也勾起他的一些记忆来,他想起读高中时,每天晨读都是背诵课文,到了语文课堂,老师还要检查背诵情况,并且总要叫两个学生对出上下联句来。有一次,他和何叶被同时叫起,老师当时就让他们背诵晏殊这首《浣溪沙》,何叶背上一句,他就接下一句。当时他的心里是比较激动的,再者班上的同学都知道他俩在谈恋爱,老师却不知晓。当他们一句一句的对接着,节奏很流畅,仿佛字里行间传递着爱的蜜意一般。当时那种感觉太美妙了,而如今那种感觉却再也找不回来了,正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也!

  “晓嫦,你说,爱是什么?”唐朝安忽然就问。

  “爱?我不知道!”李晓嫦若有所思,“反正不是把爱天天时时刻刻挂在嘴边的那种!”她说这种爱情现象时脸上布满了嫌弃的表情。

  “呵呵呵~,人家那也是一种表现形式嘛!”

  “可我就不喜欢那种表现!爱何必多言?”

  “虽然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我问的不是这!”

  “那你问的是什么?”

  “爱情的本质!”

  “本质?好吧!我也不懂!反正我还没有爱过!”

  “你没有谈过恋爱?”唐朝安感到很惊讶。

  “没有啊!怎么了?用得着这么惊奇吗?”

  “真的假的?”

  “这有必要骗你吗?”

  “哈哈哈~”唐朝安笑了起来,“不过很正常,你那么凶,谁敢喜欢你啊?呵呵呵~”

  “喂!至于吗?再说我以前不是给你说过吗?怎会还问?还笑?”

  “你有说过吗?我不记得了!哈哈哈~”

  李晓嫦见唐朝安笑不停,就又捏起拳头来,“这次我非得让你哭笑不得!”

  唐朝安见势即刻溜之,李晓嫦追逐之。

  “在樱花烂漫的季节,期盼所有的诗人都死掉!”不知是哪个诗人写过这样的句子,仿佛烂漫的樱花,已经没有一个诗人领略她的美,也没有一个诗人能够表达她的美。

  乐游原上,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31

  自清明以后,唐朝安的室友老五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躺在床上,蓬头垢面,失魂落魄,就连往常没日没夜的游戏生活也不继续了。室友们看不见他的搞笑行为也觉得缺了什么一样,了无趣味。

  某天中午,唐朝安和老三吃饭回来,见老五依旧在床上躺着。唐朝安就关心地问:“老五,这两天你是怎么了?都这时候了还去吃饭?”

  “看样子是不是失恋了?”老三开玩笑说。

  “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正在在玩游戏的老四突然一连三波笑。

  “老四,什么情况?”唐朝安问老四。

  “被游戏妹给甩了!哈哈哈~”老四嘲笑一般。

  “老四,你他妈给我闭嘴!”老五发话了。

  “老四,你过分了昂!平时见你俩如胶似漆,现在他失恋了,你不多安慰安慰,还嘲笑他!不够意思了吧?”唐朝安有意训责着老四。

  “老大,‘如胶似漆’这词你用他俩身上?”老三惊讶地问道。

  “是啊!不合适吗?”唐朝安坏笑着。

  “老大这话虽然是血口喷人,但是老五,为了你,哥受了!”老四说,“起来吧!我陪你去吃饭!”

  “你们都闭上鸟嘴,我他妈难受着呢!”老五拿被蒙上了头。大家拯救无效,都各自撤离了。

  到了深夜,唐朝安听见他下铺的老五辗转反侧把床弄的咯咯吱吱的响,甚至听到他微微抽泣的声音。他知道这是一个失恋者的悲伤。于是他就想试着调解一下老五的情绪,他小声地问:“老五,你还没睡着?”老五没有回话,他继续问:“我还不敢确定你和游戏妹是真的分手了吗?清明那两天你们不是还在一起吗?”

  “那是和她在一起的最后一次……!”老五开口说话了。

  “那你们为什么要分啊?不是一直挺好的吗?”

  “她说她玩腻了,跟我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玩腻了?没明白!你俩有过矛盾吗?”

  “几乎没有过!我们俩是玩游戏认识的,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产生了共鸣的感觉,我们才认识三天,而且第一次约会我们就去滚床单了。我原以为那也只是一次艳遇,但后来我们并没有断了联系,反而越加热情似火地处在一块,玩在一块了,可以说,游戏世界里的快乐没有谁比我们更懂。我们从彼此的身体上感知着游戏的快乐,说实话,我们在一起,我从来没有想过以后,也没有想过天长地久,但是当她提出分手仿佛从梦中醒来,瞬间就被人在心上刺了一剑,心很痛,那一刻我才发现我不能失去她。可是不管我多么苦苦哀求,她还是决定分手。她说我们本来就是跟着玩的感觉走在一起的,现在感觉没了,再继续下去真的没什么意思!”

  “我恳求她不要走,毕业后我们就结婚,她说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和男人结婚的事,和男人在一起玩的开心就够了,不开心就散了,为什么要拿婚姻绑定人身自由呢?现在想想,我以前只顾玩了,真的没有好好的了解她,直到分手以后我才发现我一点也不了解她。”

  “我信誓旦旦地对她说,只要她嫁给我,我会好好努力养活她,她却说用不着,还告诉我,她家很有钱,她就是一个千金小姐,而且是独生女,根本用不着找一个男人来养活她。我最后问她,我们同床睡过那么多次,难道也只是玩玩而已吗?她说那既是游戏也是爱,游戏结束了,爱也就结束了。她还说我并不是和她上床的唯一一个男人,在她高中的时候就谈恋爱了,并且很早就有了性爱行为,之后换过好几个男朋友,几乎都与他们发生过性关系。”

  “唉!她那样一个女孩,离开你也是好事!”唐朝安听了很久,此时插话说。

  “不,你错了!”老五立即顶言道:“她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并不是一个所谓‘水性杨花’的女孩,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绝不会再想着其他的男人,她很专一。但是她一旦对一个男生失去感觉,她就会毫不可惜的选择放弃。我不隐瞒的说她是一个痴迷于性的女孩,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聊一些关于性爱的话题,她特别大胆的描述着她的那些感触,讲了她和前几任男友的性事。当时的我听着她讲也是觉得她太荡了。但是她又让我十分好奇,起初也只是想着既然送上门来了,玩一玩也可以。结果和她接触了之后便欲罢不能,割舍不下了。她当时对我也是如此。”

  “我知道,大多数男人都不会容忍或者接受一个与很多男人发生过性关系的女人,但我对那并不心存芥蒂,只要她愿意和我在一起。可是她却离开了我,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失恋的痛,我和我初恋分手也没有过这样,但是这一次,我真的太难过了!”

  “难道这就是爱情?”唐朝安既问他又自问。

  “我想是的,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但是我是真的对游戏妹动了情,可是我没有想到在我觉着爱的那一刻竟是她离开我的那一刻,简直虐心啊!”老五长叹似泣。

  “小点声,大家都睡着了,别吵醒了!”唐朝安提醒老五说。

  “老大,你有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有没有痛过?”

  “我~好像没有!”唐朝安之所以说‘好像’,是因为他觉得他的爱和爱的人都是单纯的,不像老五他们那样带性而爱。

  “那~当你看到老二和苏雨影在一起的时候,你心里也不痛吗?”

  “也没有!”

  “真的假的?”

  “真的!只是~有点遗憾!”

  “遗憾她没有成为你的女人,而是成了老二的女人?”

  “差不多吧!”

  “其实吧,我觉得苏雨影那女孩也很现实,老二没钱以前她怎么不答应老二的追求呢?后来老二赚了大钱她就选择和他在一起了!”

  “你怎么知道?”

  “老二说的,而且老二那辆车是以苏雨影的名义买的!”

  “哦~!”唐朝安这一字之叹意味深长。但他不愿相信老二说的话,而是坚信自己看准

  女孩绝不会那么庸俗,再者他也是“高富帅”,怎么就追不到她呢?

  “老大,你心里还有苏雨影吗?”老五追问道。

  “说你的事,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

  “我的事不用说了,就让她成为过去的一页吧!”

  “想开了?”

  “有些话说出来会好受许多,跟人倾诉一下也会解脱并获得轻松感!”

  “是吧?那你小子怎么感谢我?”

  “老大,你将永远活在我心中!”

  “这话听着怎么感觉我像是要赴死似的?”

  “呵呵呵~!”老五笑了。

  “嘘~!小心吵醒这两个货!”

  老三老四都早已经睡熟了,鼻息声如潮声。

  “赶紧睡吧!都快三点了!”唐朝安找到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说道。

  “行!睡!老大,多谢了,听我说了半夜的话!”

  “只要你宽恕了自己就好!”

  “宽恕?好!是该宽恕自己才好!”

继续阅读:都有不堪回首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