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有不堪回首事
东竹西影2017-08-01 12:375,867

  32

  第二天上午,唐朝安睡梦中被老三叫醒,老三说要求图书馆看书查资料,撰写论文,叫他一起去。

  唐朝安看了看老五的床铺,发现他已经不在了,再看看老四也不在了。他问老三他们都去哪了,老三说他起来时老五就不在了,老四刚出去锻炼去了。

  唐朝安起来洗漱了一番,又和老三去吃了个早餐,便来到了图书馆。

  走进图书馆,唐朝安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禁感慨道:“想不到大学四年都快结束了,我才来过几回这里,我甚至感觉我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

  “想必如此感慨的人,不止你一个吧?”老三不无讽味地说。

  “常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我看我是进步不了喽!”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我们还年轻!”

  “对,年轻就是资本!哈哈哈~!”唐朝安这一声笑,不免自嘲。

  图书馆是一个让人自觉安静的地方,走在里面,能听到各种翻书发出的声音交错在一起,也能听到个别的嗡嗡声,放眼望去,也能扫描到一对两对的情侣在摩耳嘶语,叽叽咕咕地笑声。

  唐朝安在书架间转了几圈,竟不知从哪着手,该怎么弄。他便找到正在聚精会神看书的老三,问他:“老三,我这都不知道从哪抓起啊,你给我指导指导?”

  “你根据你的论文题目和大纲来找一些相关的资料嘛!”

  “题目?我连题目是什么都忘了,更别说什么大纲了!”

  “老大,像你这种情况,我看不如跟他们几个一样,去买一篇论文吧?”老三的语气颇有讽味。

  “这个还是算了吧!我怎么能跟他们一样呢?一个大学生连个毕业论文都搞不了,还算什么大学生?”

  老三怪异的笑着,又竖了个大拇指给唐朝安。

  老三只找了一本书,唐朝安转了半天就拿了好几本,他俩找个地方坐下了。

  唐朝坐在了一个女孩的对面,在他没坐下之前看到那女孩时,他下意识地对那女孩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坐下以后就似有若无地观察着对方,那女孩低着头,一只手托着腮帮子,另一只手翻着书,一头长发几乎遮住了她的脸,尽管他很想看到那张脸。过了一会儿,那女孩似乎有些不耐烦,把书使气似的合上了。她将头侧伏在桌子上,刚露出半边脸来,就又把头发抓下来盖住了。唐朝安看着她,看到她的后脊背抽动着,貌似是因为抽泣所致。他正看的入神,那女孩突然又爬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当女孩把散乱的头发顺着前额往后一推一捋,再把两鬓的发丝向耳后一捋以后,她便正脸对着唐朝安了。

  “雪蓝?”唐朝安有点颤抖地叫道,他的心热烈起来。旁边的老三被他惊的抬起了头。

  “唐朝安!怎么是你?”雪蓝既惊讶又略显尴尬。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雪蓝急忙抹了抹哭过的眼睛。

  “你也是在搞论文吗?”唐朝安问。

  “昂昂,是!昂,不是,我就看会儿书!就你一个吗?”

  “还有他!”唐朝安指了指老三。

  “嗨!你也来了?”雪蓝微笑着,冲老三招呼道。

  “嗨!美女,你好!”老三也冲雪蓝笑了笑,就继续看他的书了。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唐朝安关心问道,语调变得轻柔。

  “没什么!可能是看书看的被感动了!呵呵呵~”雪蓝强颜欢笑着,“我有点事儿,我~先走了,你俩好好学习,拜拜!”雪蓝忽然急促起身,准备离去。

  “昂!那你慢走!改天再见!”唐朝安只得如此说。

  “嗯!那我先走了!改天约!拜拜!”雪蓝招了个手就匆匆而去,唐朝安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你有没有发现她哭了?”唐朝安问老三。

  “好像是!”老三没抬头。

  “她为什么哭了?”

  “她刚才不是说了吗?看书看哭的!”

  “那是本关于她专业的书!”

  “昂!那就是失恋了吧?”老三轻易便说出了口。

  “你怎么知道?”

  “我瞎猜的!老大,你不会又生怜香惜玉之情了吧?”

  “你怎么知道?”

  “从你关切人家的表现,还有你们曾经的暧昧关系!可以推理出你是想乘虚而入啊!”

  “哈哈哈~,你别逗了!”

  是以唐朝安整个上午都没怎么用心做论文材料,他满脑子都在琢磨雪蓝为什么而哭泣,或是想一些与她有关的事情。等到中午吃过了饭,午休醒来后,老三再叫他去图书馆,他便不去了。

  到了整个下午,他都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给雪蓝打电话,要不要发短信,他总是把手机拿起来又放下,拨了号码又立即挂掉,写好了短信又删除。他怕雪蓝多心,也不想让她觉得自己太多情。万一她是真的分手了,此刻我去关心她,会不会让她觉得我有乘虚而入的意思?而我只是想关心她而已,而她应该也是需要关心的,不管是不是分手,一个伤心流泪的人肯定是需要被关心的,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

  33

  唐朝安下了很久的决心,终于还是给雪蓝打电话了。但是电话拨通之后,对方挂机了。结果他刚陷入了失意,雪蓝发来一条短信,内容是:晚上八点,校东门见。唐朝安的世界立刻被点亮了。

  晚上七点半,唐朝安就在东门等着了。将近八点,雪蓝才来了。她穿了一身裙子,大概是白色带花的,因为路灯光照在她身上,略显昏黄。所以根据色感,唐朝安判断裙子是白色的。唐朝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索性就问雪蓝:“你穿的裙子是白色的吗?”

  “是呀!怎么了?”

  “哦!没什么!觉得挺好看的!”

  “谢谢!”雪蓝略感羞涩,“我们去公园走走吧?

  “好!”

  于是两个人走向公园。

  公园里的夜晚,休闲的人很多,广场上的大妈在民族风音乐的节奏中脖子扭扭屁股扭扭,跳着广场舞,围观的人也不少,散步的人来来往往。平常在公园里走,偶尔还能听到某个角落里传来乐器的练习演奏的声音,或笛子或箫,或葫芦丝或二胡,古埙声也有,风气渐远的手风琴声最是引人怀旧了。但今晚听不到任何乐器的声响了,除了大妈们的广场舞曲。

  唐朝安和雪蓝两人漫步了许久,谁都没有发出第一声来。唐朝安想开口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也至于他心里有些尴尬。他们就默默地走到了湖边,湖光被安装在岸边的灯光照着,一处一处的发着光,又一处一处地暗弱。此时没有风,水面十分平静。

  雪蓝不说话,静静地站在湖边,目光投向湖面的远处,深情略带伤感。唐朝安则时不时看一看她。大约过了许久,她才说道:“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情节!”

  “哦,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遇见就是在这里!”唐朝安想起去年九月初,他和老六在公园溜达,老六偏让他作一首七步诗,并且只要在七步之内作成,就会有桃花运。当时他真的作了一首七步诗,结果雪蓝就出现了。他继续说道:“当时我和老六就在那块石头上坐着,”他指着湖边的一块青石,“然后就看见你站在湖边,跟你现在站的位置差不多!”

  “你们那个老六,像个神经病!”雪蓝说。

  “神经病?为什么?”

  “他当时来问我要联系方式,开口就叫我大嫂!”

  “哈哈哈~,我想起了,我见那逗逼把你吓得摔了一跤!呵呵呵~”

  雪蓝似是想笑却又立即止住了。

  “你最近心情不好吗?”唐朝安看着雪蓝,小心而轻柔地问。

  雪蓝没有回答,而是说:“我们去那边的亭子里吧!”她说着向凉亭走去。唐朝安随后。

  到了亭上,雪蓝转悠着,像是酝酿着舞步。忽然,她问唐朝安:“还记得我给你跳的那一支舞吗?”

  “当然记得,感觉像在昨天跳的一样,记忆里的画面依旧清晰!”唐朝安如是回想着。

  “为什么你还记得呢?”

  “因为那太美!很难忘却!”

  “哦!我还以为……!”雪蓝略微失意的表情。

  “以为什么?”唐朝安追问。

  “没什么,我想多了!”她以为唐朝安会说因为喜欢她之类的话。

  “好吧!你们女生总是这样欲言又止,冥冥若有微词却又不说出来,总是卡在喉咙之后咽下去!”

  “呵呵呵,你对女生挺了解的嘛!”雪蓝终于笑出来一点。

  “虽然有那么一句话叫‘女孩的心思你别猜,’但事实上你们还是希望男生来猜心思的。当然不可否认,那也是你们的矜持表现!”唐朝安自以为很有道理。

  “好!那你猜猜我上午那会儿为什么掉眼泪?这会儿又为什么和你在这里?”

  “这个嘛~我还真~猜不出来,呵呵呵~”唐朝自觉很尴尬。

  雪蓝也没有给出答案,而是又酝酿起了舞步,过了一会儿,她忽然说:“我想跳舞,你愿意看吗?”她看着唐朝安,虽然夜色下并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有昏黄的灯光照出来的轮廓。

  “好啊!求之不得!要配乐吗?我给你搜播!”

  “不用了!”

  雪蓝舞了起来,唐朝安认真的看着,虽然不像白天看的清楚,但那舞动着的身形和裙底,他还是看得到的。雪蓝那美妙的舞姿依旧和他记忆里的样式是一样的,只是这一次的舞让他感觉好像失去了原有的轻灵,却多了几分沉重,几分伤感。她像醉了一样,在灯光中显露的她的脸庞凄然伤神,如泣如诉一般,楚楚可怜。正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雪蓝的最后一个动作,像一片飘落的花,旋转着,直到委身于地。可是她委身下去之后就没有起来,而是抱着双腿,头伏在膝盖上,哭泣起来。

  一时间,唐朝安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安慰眼前这个哭的伤心的女孩。无可奈何之下,他也没有考虑别的,直接蹲下身去抱雪蓝,不料雪蓝被吓着了,惊喊道:“你干什么?”并狠狠地推开了他。他在毫无防备之下被推倒在地,头还撞上了亭上的凉椅栏上,幸好轻微地碰了一下,他只是略感微疼:“你别误会,我是看你哭的伤心,想安慰你!”

  “对不起,我以为……,你太突然……把我吓了一跳!”

  “说说吧!你干嘛哭的这么伤心?说出来可能会好受些!”

  雪蓝哽咽了一下,说:“我和他分手了!”

  “分手就分手嘛!至于这么伤心?”

  “可是我伤不起!”

  “想开点吧,其实想想,从去年你和他在一起到现在也就六个来月,我感觉六个月的爱情不至于伤的那么深吧?”

  “六个月的爱情是不值一提,却是我刻骨铭心~刻骨铭心的恨,永远难忘的羞耻!我真的难以理解~为什么?爱情究竟为了什么?”雪蓝哭诉着。

  “怎么了?他对你不够好?”

  “够好!一直都对我好,很温暖,很体贴!可是那种好就像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终有一天他会露出他的本色。去年寒假,我们一起回到我们所在的城市,因为彼此距离不远,所以假日里我们也能经常见面。我们每次见面,他就向我提出要求,要我和他做那种事。我们每次腻吻的时候,他~他就乱摸我的身体,我很不适应,甚至很反感那样。我跟他提希望他不要那样对我,可是每次他都没有改掉那个毛病,因为爱他,后来我也只好妥协了。可是他总是不停地要我和他去开房,我坚决不同意,他就闹情绪还要和我分手。你知道我以前一直喜欢他,好不容易和他在一起了,我怎么会和他分手呢?”

  “刚开学那段时间,有一个周末,他说带我出去玩,我就和他去了。我们玩了一整天,直到天黑,我要他回去,他却拖延着不想回校,等到了晚上,他说太晚了回不去了。我扭他不过,只好跟他去住酒店。我们刚打开房门进去,他突然就把我按门上轻薄我,我反抗却推不开他的力压,然后他又抱起我把我扔上床,压住我,撕烂我的衣服……长生天!我都被吓坏了,害怕死了!”

  “后来不知怎么的,我抽出一只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结果他也给了我一巴掌。他简直疯了一样,像个畜牲一样,面目狰狞。我奋力挣扎着,不知怎的就从他胯下抽出一只脚来,一脚蹬在了他的裆那里,我才抽身逃出了酒店。长生天,太可怕了!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他会是那样一个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样?”

  “前几天,他居然给我发了一个他和女人做那种下流事的视频,那么恶心的事,气的我直哭,我整个人都崩溃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这样啊?难道~难道爱情就是为了那种事吗?”

  “禽兽,简直是禽兽!”唐朝安听完雪蓝的诉说,满腔怒火。他想,要是那小子此刻若在他眼前,他肯定会揍他。

  “你对你喜欢的女孩会这样吗?”

  “肯定不会了!像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没资格去爱!”唐朝安气愤地说。

  “那你是单纯的爱她,还是也会有那种想法?”

  “这个~说不好,呵呵呵!不过我的初恋可是单纯的!虽然,偶尔会幻想那种事,但是我从来没有要那样!我顶多就是拥抱她,和她接吻,仅此而已呵呵呵~真的!”唐朝安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现在?”

  “现在?说实话,比竟都是成年人了,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没有性需求呢?但至少我行为不会那么下作龌龊!我觉得爱一个人首先最起码要尊重她!更要懂得爱护她!”

  “我是问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现在~?”唐朝安犹豫了,他脑子里立刻闪过两个人来,一个是何叶,一个是李晓嫦。

  “这么犹豫?说明你有女朋友了,只是没确定关系?”

  “呵呵呵~!”唐朝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尤其关于爱情的信息他又不想让雪蓝知道,所以他只好笑了。

  “其实,我还没有女朋友!”唐朝安最后决定这样说。

  “啊?怎么可能?你这么优秀!”

  “哈哈哈~,优秀不一定就有女朋友啊!哎,话说你们女生是怎样评定一个男生优秀的?”

  “高富帅!”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吧?我想这三个字是最普遍的评价标准!”

  “哦~好吧!”

  “怎么?难道你有新的标准?”

  “没有!我觉得这个标准用来评价我很好了!哈哈哈~!”

  “自恋!”

  “难道不是吗?”

  “确实是!不过我觉得你们男生没一个好东西,都是禽兽!”

  “我的天,这句话我从女人嘴里听了无数遍了!你说说我们不是好东西吧,你们一个个还爱不释手,死去活来;要说我们是禽兽,我觉得那女都一样,要不然男人女人怎么配对啊?当然了,禽兽也有善良和凶恶之分,比如你,是一只美丽的天鹅,你前男友那个东西则是一只恶狼!”

  “那你呢?”

  “我?我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呵呵呵~”雪蓝不禁笑起来,“你~你啥时候学会花言巧语了?”

  “就刚学的!哈哈哈~”

  “得了吧你!不知道又有多少女孩被你这花言巧语祸害了!”

  “这个真没有!我可是好男人一枚!”

  雪蓝这时终于站了起来,走出亭外到了湖边,她看了看泛着灯光的水面,又看了看夜空里微茫的几颗星,她叹问道:“爱情究竟是什么呢?青春又是什么呢?”

  “青春,是一次爱情的过程;爱情,是一个涉性的过程!”唐朝安想起老三说的这叫句话来,就随机说了出来。

  “这是你的理解吗?”

  “不是,这是我们老三说的!其实关于青春与爱情,谁又能说的清楚,解释的明白呢?”

  “我希望我的青春与爱情都简单点!”

  “确实,都该简单点,快乐些!”

  “不早了,公园里都没人了,我们回去吧?”雪蓝环顾了一下四周,不见一个人影。

  于是他们离开了公园。

  后来,唐朝安把雪蓝送到女生公寓楼下,才回到男生公寓,楼管阿姨差点把他锁在门外。

继续阅读:家门不幸,身世难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