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也困难
东竹西影2017-08-04 09:176,245

  38

  唐朝安回到学校公寓后,就一直躺在床上,一言不发,一动不动。他回来的时候,寝室里没有一个人,出奇地安静,只有外面的喧闹声不断侵扰着他,给他频添烦乱。

  他那样躺着,直到室内的光线渐渐暗下来时,他才听到有人推开门进来了。从他们讨论的游戏话题中他判断出是老四老五。他没有搭理他们,他们大概也没有注意到他。不一会儿,他听见又回来两个,从老五口中判断出是老三和老六。

  他听见老五说:“老三,老六,你俩把论文搞完了?”

  “差不多了!”是老三的声音。

  “你说你俩费那个功夫有啥用啊?直接买一份不就得了吗?”是老四说的,他语气带有讽味。

  “我没有闲钱!”是老三回击老四的,语气较硬。

  “哎哟!你没有我借你嘛!真是!”老四毫不退让。

  “你的钱送我我都不要!”

  “哎哟喂!我他妈送乞丐也不会送你!”

  “行了!你们吵的有意思吗?看不见老大在床上躺着吗?”这是老六忽然说的一句话,声调的升高是有意制止他们吵架。

  他们这时才注意到寝室里还有个人躺在床上。他们看着唐朝安,却不见他有一点响动,倒把他们几个吓了一跳。

  “老大你怎么了?”老三先过去爬上唐朝安的床沿,问他。其他人也过来看他了。

  “我没事儿!你们不要吵架,都快毕业了,大家和气一点!”

  “老大,你这几天都去哪了?”老四问。

  “老大这几天不在吗?”老五感到很惊奇。

  “老大也就三四天不在,你都一个月没回宿舍了!”老四说老五。

  “老五,你这么长时间都去哪了?”唐朝安问。

  “哦!我一直在网吧!我原本还不打算回来,是老四今天来网吧找到了我,我才跟着回来的!”

  “老大,你说话怎么有气无力的,你怎么了?”老三很关心地问。

  “该不会是喝哪个妹子床上滚了三天三夜,就虚了吧?哈哈哈~”老五一脸坏笑的表情,猜测说。

  唐朝安瞪了他一眼。“我没事儿,最近回了趟家,跑的累了!”

  “哦!6月13号就要毕业答辩了,你论文完结了吗?”老三问。

  “我~还没有!”唐朝安想到这,忽然忧虑起来,毕竟这不是件小事。

  “今天都6月5号了!再不弄就毕不了业了!”老三语重心长地说道。

  “老大,不行就买一份吧!我有路子!而且他们做这个都很专业的!”老四见机插话推说道。

  唐朝安对此不置可否,他看见老三看他的那种眼神,仿佛在告诉他做假论文不该是一个大学生做出来的事。

  “不如就买一份得了!我和老二也都是让老四帮着买的!他有渠道,一份才八百来块钱!”老五也附和老四说。

  “明天再说吧!我现在想休息!我太累了!”唐朝安说罢就翻过身去了。

  大家也没不再言语,各自散开了。

  第二天早上,唐朝安醒来的很早,他一醒来就觉得心房有点阵痛,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正常。虽然他醒来了,却还在床上躺着。

  不久,老三老六相继起床了,他俩洗漱一番后,老三发现老大也醒着,便问他要不要下去吃点早餐,他说不想吃。老三说他们还会去图书馆,问他去不去,他也说不去。之后他俩就出去了。而老四老五却跟死猪一样还睡着。直到中午他们才起来,收拾了一下,就跟唐朝安打招呼说他们要求网吧,走了。

  唐朝安还想:“这两小子把阵地又转移到网吧里去了,都快毕业了,还贪玩不止,真是没一点危机感,真不知道毕业后他们会去哪?能干什么?”他忽然自己发笑起来,“哦!我是不是太可笑了?我难道知道自己的去向吗?我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吗?”他一下子想到自己将面临的毕业问题,仿佛突然被人顺着脑壳敲了一锤子,感到莫名的惊慌与恐惧。他既而又想到他曾经所有触手可及的美好愿望突然间都已幻灭,他的心就泛起阵阵的疼痛。他抚摸着胸口,又胡乱思想着:“我是不是得了心脏病?要是得了心脏病,一不小心可能就死去了!”他冥冥之中听见有人告诉他,使他越加恐慌起来。“要是死了也好,一了百了,死也是一种解脱啊!”他脑子里又琢磨起了死亡,“死亡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我死之后会去天堂见上帝呢?还是下地狱呀?会在天堂见到我的亲生母亲吗?”“不不不,我还不想死,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是多么的可惜啊!”“可是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已经没有了家,一个人无依无靠,如果真的得了心脏病,有谁会管我呢?”“爸,妈,你们知道吗?我多么想依赖你们啊!”他躺在床上转辗反侧,胡乱思想了一堆,使他越加烦乱不堪。

  “爸,我曾经对未来的许多美好的设想,原本都指望依靠您的啊!可我真不知道您为什么要贿赂那些蛀虫那些苍蝇呢?结果还把您自己搭进去了,您毁了自己还毁了家,您说您值得吗?”他内心对父亲的这种做法十分埋怨,“您说那一切都是为了家为了我我,难道是我害得您坐了窂?”

  “妈,我好想您,可是这二十多年来我却不知道你早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我从来没见过您,您就连一张照片都没留下。您也是因为我才失去了年轻的生命,我竟然是害死您的罪魁祸首!要是当初您不生我该多好,那时您就不会死了!如果您没有逝去,也许您和我爸就在乡下过着安稳的日子,也许日子很贫很苦!但是那样也许父亲就不会进城,也不会遇见我的后妈。没有她,父亲也许就不会图谋赚大钱,不为赚钱也就不会开什么煤矿,不开煤矿也许就不用为了经营而去贿赂那些掌控一方的官僚们!没有贿赂的动机,父亲也就不会犯罪坐牢了吧?可是这样推理,您不生我,世界上也就没我了!哦哦!我的这种推理多么可笑,多么幼稚啊!”

  “都怨我的后妈,要不是她,我爸也不会走那样的路!可是~可是我怎么能怨她呢?她养育了我将近二十年啊!我真是禽兽不如!”

  “爸,如果你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我怎么可能知道她不是我的亲妈呢?那我一辈子不就是她的亲儿子吗?她不就是我一辈子的亲妈吗?爸啊!你不该告诉我真相的,或者你在我小的时候就给我讲明白啊!她虽然没有生我,可是她扶养我将近二十年,那种含辛茹苦的过程,与一个亲生母亲又有什么区别呢?”

  “呜呼!上帝啊!这都是你造的孽吗?唉!不想了,我的头好痛!”唐朝安摸了好几次自己的脑门,想了这么多,他又不禁流下泪来。

  就在这时,老三和老六回来了。

  “老大,你还没起来?不去吃饭吗?干嘛老这样躺在床上啊?”老六问。

  老三则走近唐朝安的床边,问:“老大,你究竟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事儿!就是太累了!”唐朝安的语调有气无力。

  “再累也得吃点饭啊!你昨天下午就没吃饭吧?”老三很关心地说道。

  “哦!我现在就去!”唐朝安刚要坐起来时,才觉得他浑身发软,他强力挣扎着坐起来,下了床。

  “你快去吃吧!回来咱们一起看看《平凡的世界》!”老三说这话时很高兴地样子。

  “平凡的世界?是什么?”

  “是电视剧,路遥的小说改编的!”

  “是啊!老三这几天看的痴迷了都!”老六附和道。

  “哦!那我先去吃饭了,你们先看吧!”唐朝安穿起了鞋子,去盥洗室洗漱了。他简单洗了一把脸,刷了个牙就好了,要是搁以前他总要整理打扮的明光锃亮才出去,现在都简化了。

  唐朝安吃过饭回来,老三老六正在看视频,见他回来了,老三立即道:“老大,这些天我一直用你的电脑看电视了!”

  “没事儿,你尽管用吧!”

  “你过来坐这,咱们一起看《平凡的世界》,挺好看的!”老三热情地邀约道。

  唐朝安也想了解一下他听说过的这部名著,便凑过去看了。然而只看了几分钟,他就犯困上床躺着去了。

  “老大,不好看吗?”老三惊疑问道。

  “挺好的,只是我感觉他们的世界与我相去甚远了!”

  “不远吧?我倒觉得我们都是一个平凡的人,我们都生活在平凡的世界里,我们的人生也都是平凡的!这个你多看几回就有体会了!”

  “我最近很累,实在没有心力看了!”

  “老大和咱们还是不一样,人家是富二代啊!”老六的话似有讽意。这让听进耳朵里的唐朝安又难过起来,他不知道现在的他该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富二代身份?突然之间什么都没有了,他在毫无预知的情况下,变成了一个穷孩子,一个无家可归的穷孩子,还没有却将走向流浪的流浪者。

  下午时,老三和老六要去图书馆,便顺着叫唐朝安也去搞他的论文,听说起论文,唐朝安一阵惊慌,昨天兄弟们还提醒他来着,他竟全然忘记了,眼看答辩日期将近,他却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么一档子事。由于这突来的危机意识,促使他拖着身体跟两兄弟一同去了。然而去了图书馆又有什么用呢?他没有任何有关写作的思路,他都不知道该从哪抓起。他在图书馆里晃了半天,什么也没干成,已经剩六七天时间了,如何能搞出一篇万字论文来呢?不如买一份算了!其实昨天老四说他有渠道能买到论文的时候,他就有所考虑了,所以想到这一点,他不过是再次加强决心而已。

  等到晚上,老四回来了,他却又不好意思开口明说,就给老四发了条微信表明他的意思,不料老四看了微信后当着众人的面问他:“老大,你确定你要买论文吗?如果要买,我现在就帮你联系了!”

  这一问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更让唐朝安顿时感到尴尬。想当初他慷慨陈词说一个大学生连一篇论文都搞不出来还算什么大学生,他决心自己一定要亲力亲为完成毕业论文,为毕业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但现在他却要买了。他扫了一眼室友们的举动,发现他们都异样地看着他,他便只好佯装睡了。

  “老四,赶紧给老大弄一份。其实这也没什么,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了!”老五如此说。

  老三老六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老四为老大着手办的事情就有了结果,他给唐朝安报告:“老大,这篇论文可以搞,但是对方要求加钱,因为我们给的时间太紧了,他们需要组织团队合力完成,所以酬劳需要多一点!”

  “多少?”唐朝安问。

  “3000!”

  “行吧!但是在6月11号,我必须要拿到文稿,我也需要熟悉一下内容!”

  “这个没问题!但是他们说须先付一半订金!”

  “行!我现在就转给你!”唐朝安说着就用手机支付给老四转了钱。

  老三一直默默注视着唐朝安,他分明看见他的眼神在有意避开与他的交汇。说实话他是不希望唐朝安买论文的,这次宿舍六个人就有四个都是买了。他早就听说历届都有抄袭买作的情况,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他真的不想看到他的同学也照样做,但是他阻止不了任何人,这种风气的蔓延在学生的学涯里仿佛是习以为常了一般。记得当初唐朝安说他不会买作的时候,他颇为他赞赏。老六曾经也想买,是他竭力说服他,老六才放弃了那样做,但他也知道,老六的文本内容几乎是抄袭套作的,而此刻,面对唐朝安的做法,他努力劝自己说唐朝安这么做是迫不得已的,毕竟时间太紧迫了,要是没有论文他便无法参加答辩,自然也不能按期毕业了。“唉!算了吧!随他们去,我做好自己就可以了,做好自己就很不容易了!”他如此感叹到。

  39

  几天来,唐朝安的身体略显消瘦了,他近来的烟火也越加重了,平常两三天甚至一个礼拜才抽一盒,这几天他几乎一天一盒都不够,以前他自认为自己没有所谓的烟瘾,现在他却真的克制不住了,也许是烟火太重,他的肺腔受到了烟流的冲击,以至于时常犯疼,有时候咳嗽起来没完没了。

  某次他去买烟,给钱时才发现自己钱包里没钱了,他便去自助银行取钱,取了一千后他查询了一下账户余额,才发现卡里只剩下整整十万了。他想起这十万是老二还给他的,而这十万是去年他的母亲给他的。由此,他不禁想起他的母亲来,“想当初我问父亲要这十万块钱的时候,他没有给我好脸色,还是我的母亲给我的,要不然我也无法帮老二解围了。我的母亲——我的后妈她养育了我二十年,待我就像她的亲生儿子一样,从来没有让我觉得她不是我亲妈的生分感来。小的时候,接送我上学放学是她一个人的主要日常,她还怕我在学校的午饭吃不好,经常给我送午饭来,每次做饭前她都要问我想吃什么,她都会给我做。而且我上学带的零花钱在同学中比较起来是最多的,尽管那时还并不富裕。我的衣服从来没自己洗过,直到上大学离开我所在的城市以后才省去了她的麻烦。我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她都会给我买回来。在家里她总是以她对我的溺爱来对抗父亲对我的严格,我有时候甚至怀疑父亲倒像一个继父,却从来没有想过她的继母身份,她怎么就不是我的亲妈呢?可是这一次家庭发生了变故,她却离开了父亲离开了家离开了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她离开了却没有告诉我,她还爱着我爱着她这个孩子吗?哦!我的天啊!谁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谁能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他就这样在诸多的回忆中犯着心痛,他忍不住悲伤滚滚泛流。

  毕业季,校园里到处都能看到毕业的景象,男生女生们穿着各式各样的戏服,表演起千奇百怪的动作来,是为了将青春的印迹定格在画面里,在画面里他们洋溢的欢乐,在画面外他们却躲在某个角落里感伤着这易逝的青春。

  唐朝安每逢看到这些场景,内心则感到无限的惆怅与迷茫。这都缘于他原先对毕业后的种种美好幻想被破灭了。而他此前从未思考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要独立去面对世界并要在世界里生存下去,而他对于世界一无所知,如今怎样面对未来这个问题已经切切实实的摆在他面前,他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井底之蛙,所看见的一块明亮的天空,突然间被一块石板盖住了,明亮变成了暗黑的世界。“我该何去何从?”这是他近来一直拷问自己的问题。

  距离论文答辩仅剩两天了,6月11号这天,唐朝安果然拿到了他出钱买的论文。

  这天晚上,何叶忽然找他聊天了,用“忽然”一词是因为这么多天来,他脑海里从没出现过有关她的意象,几乎跟遗忘差不多远了。反倒是李晓嫦时不时会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且看何叶与他的聊天内容,如下:

  何叶:最近还好吗?有没有想我?

  唐朝安:还好!……(后一个问题他假装忽略了)

  何叶:最近有没有和你爸妈联系呀?(她也没有追问第二个问题)

  唐朝安:联系了,怎么了?

  何叶:那你有没有问咱两的婚事呢?

  唐朝安:这个~我还没问,下次再问,呵呵~(他实际上没有笑意,只是想掩饰他的并不在意)

  何叶:怎么可以这样啊?终身大事你用点心嘛!还有,再过几天我就毕业了,时间很紧的!

  唐朝安:其实吧,我觉得咱两真的还年轻,结婚这件事提的太早了,要不再等两年吧?

  何叶:可是我真的等不了那么久,我想早点结婚,过有家的生活!

  唐朝安无力招架何叶的催促之言了,他无奈将手机仍在一边,沉默着。过了好久,听见手机的消息提示,他才再次拿起手机解锁看消息。

  何叶:我听说最近咱们老家发生了很多事,说是办了好多贪污腐败分子,很多都是大领导,还说咱们那地方都成了贪污腐败的重灾区,这些事你都知道吗?

  “

  唐朝安:你什么时候关心起政治来了?

  何叶:不是,其实这些都是我爸告诉我的,还有网上流传的很多新闻。

  唐朝安:哦!确实是!

  何叶:我还听说……

  唐朝安:你还听说了什么?

  何叶:我还听说你爸也犯了事儿被抓了?

  唐朝安:是!

  唐朝安回复这一个字竟犹豫了好久,事实上他对父亲因犯罪被抓这种事是感到很羞愧的,之前所以没有告诉何叶他没问婚姻的事,也是怕何叶知道实情。如今既然她知道了情况,索性实话实说,且看她作何反应。

  何叶:那你爸被判了十年?你妈也出国了?你们家……倒塌了?

  唐朝安:是!

  何叶:那你一定很难过了!唉!真是不幸!

  唐朝安没有再回复,眼里冒出一点苦酸的泪花来。

  何叶:我还以为那不是真的,现在你都肯定了,那确实都是真事了!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唐朝安:不知道……!

  何叶:哦!(何叶回复这一个字以后,再没有回复什么)

  唐朝安便也没有心思再理她了。

继续阅读:伤离别,路也茫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