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离别,路也茫茫
东竹西影2017-08-05 11:236,733

  40

  6月12日这天,老二终于回校了,他是为了毕业答辩才回来的,室友们见到他都有些喜出望外了。当室友问起他最近的景况时,他就又向他们讲起他的创业史来,他说他和一帮朋友合伙在地铁站下的商场里开了一家名为“男主角”的主题餐厅,主要卖猪蹄。他还说根据经验以及市场观察,男女间约会吃饭一般都是由男同志掏腰包,所以他把主要服务对象定位为青年男女群体。他还说他的店面设计是多么的温馨浪漫,多么的优雅宜人。他说的头头是道,有鼻子有眼。听者老四老五连连为他叫好还希望将来他发达起来把他们也带上致富之路。

  老二讲了半天才发现唐朝安在床上躺着,他就问:“老大,最近挺得住吗?”

  唐朝安听着有些惊异,其他人听着也觉奇怪。

  “你说的啥?什么挺住挺不住的?”唐朝安疑问。

  “你爸不是坐牢了吗?”老二说。

  “老大的老爸坐牢了?你怎么知道?”老五惊问。

  “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老二故作惊讶,“老大没告诉你们吗?”

  “没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四也问。

  众人都睁大眼睛看着唐朝安,唐朝安默忍不言。

  “老大的老家“打虎拍蝇”行动闹的很热啊!好多人物都下马倒台了,新闻评论说他们那地方都成了贪污腐败的重灾区,大大小小的官员几乎都遭到了法办。”

  “这跟老大他爸有啥关系?”

  “他爸因为行贿罪,偷税漏税等罪名被牵连进去了!”

  “难怪这几天老大总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原来……!”

  大家的目光再次集中在唐朝安身上,他原来是面向外躺着,现在已经是是背向外面面对着墙壁了。此时的他恨不能找一个老鼠洞转进去,根本不敢去看他们看他的眼神,怕他们嫌弃他,鄙视他有那样犯罪的父亲,更怕他们投来同情的眼光来看待他这个“丧家之犬!啊真想不到丧家之犬这词用来形容自己是那么的恰如其分!”

  “行啦!大家以后不要再老大面前提起这件事了!”老二像是在宣布一个装腔作势的命令,以显示他对唐朝安的关心,殊不知他是故意把这些事抖露在大家面前的,他想室友们都来嘲笑唐朝安,毕竟这四年来唐朝安一直以“富二代”的身份居于情面,在他面前耍出来的阔气严重伤害了他的面子,所以当他赚了那笔大钱之后,他就想着去一点一点拿回自己的面子了。因而这一刻看到唐朝安的掩面装睡,他的内心甭提有多欢乐了,但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唐朝安始终没敢回过头来看一眼他的室友们,他的眼角滑落着泪珠。忽然,他感觉到有人在抚摸他的后背,他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是老三,两人的眼睛相对了那么一瞬,然后各自转移开了。老三对唐朝安说:“坚强起来,不要倒下去,要向孙少平一样有韧劲,即便我们生活在平凡的世界里!”

  唐朝安得到老三的这般安慰,心里委实感受到了从未感受到的厚厚的温暖。

  41

  2015年7月1日是毕业生彻底离校的最后期限,从6月13日这天算起只剩18天了。这天上午唐朝安和他的室友们参加了毕业论文答辩会,但他们六个人并非全部顺利通关,老六还需要二次答辩。下午几人聚餐庆祝时,他们聊了起来。有人说老六运气总是不好,那么多差劲的人偏偏把他定为二次答辩人选。而学校这样做只是做样子走过程。有人则说,答辩老师就是个变态,学生都毕业了还在无聊的论文上设卡,这不是故意拖学生的后腿吗?还有人抱怨一个戴眼镜谢顶的院系权威教授批评了他,说着他还模仿那个教授说起话来:“同学们,你们让我很寒心呐!四年了,你们觉得交上的这份答卷来终结你们的学业,你们满意吗?你们扪心自问,你们认真做这件事了吗?答辩的同学都快过半了,我审阅了半天,竟然没有一份能称得上有点水平的论文,你们看看这些同学的论文,看看有多少内容都是抄袭的,你们就是复制粘贴你也该把字体改成统一的吧?竟然挪过来动也没动一下。我们院系的这个专业搞论文也有十多年了,我指导学生论文也有很多年了,可是纵观这些年来的论文水平没有一点点的进步,甚至都开始倒退了!同学们,你们就打算这样交待你们的青春了吗?”

  这位兄弟对那位教授的模仿可谓惟妙惟肖,教授的那段话让他表演得几乎一字不差。想想当时的情景,教授的讲话让唐朝安提心吊胆,羞愧难当,当时他在心里直是默默祈祷他的论文能够通过。现在听室友说起,仍然感到如在当时,坐立不安。

  也有人骂:“那教授就是个变态,在我们面前发牢骚,难道论文搞不好,单单是学生的责任吗?”

  “不过教授对老三的论文倒是赞赏有加啊!”

  “人家老三是靠自己一点一点努力写出来的论文,是下了功夫的!”

  “不管是自己写的还是买的或是抄袭的,不都为了毕业吗?反正我达到目的了,其它都无所谓了!”

  大家说了一通,老三却静悄悄的,一句话也没有说。要是搁以前他准又和他们争辩起来,甚至会批评他们,但是现在他安静了。他想以沉默来抗议他们的不正风气,然而并无效果。

  饭罢后,他们准备结账走人。川菜馆的老板正在柜台上笑迎他们过来,即用川腔道:“各位兄弟,都吃好了吗?”

  “吃好了!吃好了!”他们跟老板应和着。

  “唐总是手机支付还是现金支付哦?”

  唐朝安听到这些话,倒有些尴尬了。此时落魄的他生活尚且所剩无多,又拿什么来请客吃饭呢?虽然他卡里存着十万块钱,但他前思后想觉得这十万块钱是不能动的。他觉得这十万块钱从来源上讲,也是他父亲获得的不合法财产,如果他把这笔钱花了,他在心理上会有负罪感和羞恶感的。现在店老板以为还是他付账,他看了一眼其他人,似乎都习惯性的站在门口等他结完账出来,并没有付账的意思。就在那一刻老二刚好从卫生间出来,来到柜台,并呼唤外面的兄弟“兄弟们,都过来结账!”大家听到这样的呼唤都惊讶了,只好纷纷前去结账。这是兄弟间四年了来聚餐第一次施行AA制,唐朝安怎么也没有想到。

  到了晚上,将要熄灯时,何叶给唐朝安发来了微信。

  何叶:现在睡下了吗?我想和你聊聊。

  唐朝安:正准备睡,不过你尽管说,我一时半会儿睡不着。

  何叶:你什么时候毕业离校呢?我7月1号就毕业离校了。

  唐朝安:我们也是7月1号。

  何叶:哦哦!你现在工作签了吗?

  唐朝安:没有!

  何叶:那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唐朝安:不知道……

  何叶:哦~~

  到此两人聊天暂停了,唐朝安以为何叶不再说了。过了一会儿,何叶又发来了。

  何叶:其实从昨天到现在,我认真想了很多,觉得咱两毕业后就结婚,太着急了!你现在陷入那么大的困境,一个人都无家可归,如果结婚了,我们就都变成了流浪人,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算了吧,你说呢?

  唐朝安看过她的这些话顿感混沌,他不明白“何叶这是什么意思?是因为他现在一无所有了吗?当初是她提出结婚,现在却说算了,对待婚姻是不是太轻率了?”他还不知道怎样回复,何叶又回过来一条:我知道,你可能承受不了,但是我真的很抱歉!我们都应该现实一点,我的初心只想要一个稳定的生活,有稳定的家还有稳定的经济,而这些你都给不了我了。女人的青春本来就很短暂,我不想花时间去等了,我也不想和一个人为了所谓的爱情折腾下去,我只想结婚过安稳的日子!所以,对不起,我们只能分手了,请你原谅!

  唐朝安看完这一条,脑子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怎么理解何叶的意思了。想来想去,越加使他烦乱无绪,他只好一字不发,将手机扔一边,拉起被子蒙住头睡去。

  第二天,老二第一个要从宿舍撤离了,他简单收拾了一些物品装箱,其它诸如书籍之类全部都扔掉了,最后卷起铺盖,叫上老四老五送他走了,没有和躺在床上的唐朝安打一声招呼。这学期以来,他就几乎很少在学校住,也许他早就不喜欢住在学校了,他的心一直在外面的世界里荡。

  老二等人走后,宿舍里只剩下唐朝安一个人了。这几天床已经成了他的唯一依赖,除此而外,他似乎再没什么值得伸手动脚的事情了。加之近来饮食量失常,他的身体状况渐趋虚弱,看起来像是一个病人,有时候他感到心口疼,有时他又觉得肺疼,而他最惯常的疼痛是头疼,这大概是他近来思量的事情太多了。当各种疼痛一同并发时,他就感觉到自己很快要死去一样,而他却还偏偏毫无知觉的陷入了死亡的迷境中,他怀疑自己的心脏某天突然会停止跳动,或者做一个大梦拥有不会再醒过来。但他转而又想“要是死了也好了,反正已经无依无靠、无家可归了。这宿舍如今是他唯一的家,可是很快也得撤离了,他该去哪呢?要是死了,倒可以去见亲妈了,说不定她在另一个世界有着一个温暖的家,她如果见到我一定会欢喜的不得了,肯定会收留我的。可是万一他要认不出我来怎么办?她走的时候我才刚降临人间,现在我都长这么大了,她能认出来吗?现在的她是年轻还是也老去了呢?我连亲妈的照片都没见过,她会是什么样子呢?不不不,她死了,她已经化为灰烬了,什么也不存在了!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人死了就会化为土灰,不会有什么地域或者天堂,所以我永远见不到她了!一个人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亲身母亲,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的呢?既然活着那么痛苦,为什么不能选择死亡呢?死亡到底是什么呢?”他胡思乱想起来,总是没完没了。

  42

  6月16号,老二搬走之后,老四和老五也撤离了。他们收拾了一下,拉了箱子就走了,地上丢下他们的一堆书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个平常就在楼道里打扫卫生的阿姨,路过这敞开着的寝室门口,看见一堆书,就敲了敲门,问:“喂,同学,地上的这些书你还要不了?不要的话我就捡走了?”

  唐朝安翻起身看了一下,说:“哦,不要了,阿姨,你都拿去吧!”随即他又躺下了。房间里太安静,他都能听到阿姨收拾东西发出的杂闹声,她嘴里还念念说着:“哎呀太可惜了!这些书都这么新,里面什么也没有画,这可都是花钱买的哦!这些孩子上学都干什么了?书里没一点学习的痕迹哦!”许久,阿姨才收拾离去,唐朝安听见阿姨关上了他寝室的门。

  6月20号,老六在上午通过了二次答辩,下午他便要去参加某大学举办的招聘会,老三也跟着去,他们见唐朝安一个人老躺在床上也不是办法,就硬拉他下床,两人把他夹到了会场。

  来到招聘会现场,唐朝安震惊了,他没想到参会的人竟有这么多,人与人之间的拥挤简直能挤出水来。他们三人在人群里挤,一家一家地投简历,后来唐朝安厌烦了拥挤喧闹的人群,就独自找个角落躲了起来,直到老三老六打电话找到他,他们回去了。

  6月25号,这天下午后,老三从外面回来,看到唐朝安仍像尸体一样躺在床上,他实在看不下去就爬上床梯,把唐朝安揪住往下来拉。

  “老三,你要干什么?”唐朝安无力地反拉,他说话都没力气了。

  “你起来,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啊?我不哪也想去!”

  “你快点!”老三的嗓门突然放大把唐朝安吓了一跳,他看到老三的脸色变得铁青,觉得这个“命令”不听不行,他于是下床跟着去了。

  他俩穿过几条街,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这里人烟稀少,只有一条火车道直直地延伸向两方,两端一眼望不到头。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唐朝安疑惑不解地问。

  “让你出来走走,散散心!”

  “那去公园啊!来这么荒芜的地方,越散越烦乱!”

  “来!你来这铁轨上走走!”老三站在铁轨上叫他。

  “小心火车过来着!”

  “没事儿!这条轨道几乎没有火车经过。只是晚上偶尔会经过火车头!”

  “你怎么知道?”

  “我经常来这里转悠!”

  唐朝安这才放心地走上去,他走在上面心里忽又生出一个念头来:“要是有火车经过,压轧死了也好!”

  两人在两条平行的钢轨上左摇右摆地走着,老三的平衡比较好,走的还稳,唐朝安走两步就滑下脚去。

  “老大,你听说过海子吗?”

  “海子是谁?”

  “海子,是一个诗人,‘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就是出自他的笔下,可惜年纪轻轻地他就自杀了,而且他就是卧在这铁轨上自杀的!”老三叹息道。

  “一个诗人,死也死得这么诗意!”

  “一个人只有到了走投无路,对生命彻底绝望了才会选择自杀,自杀,也是一种解脱。”

  “自杀,也是一种解脱?”唐朝安既问他也问自己。

  “其实生命诚可贵,任何一个人都不该辜负他的生命!”

  唐朝安不再说话,只是在铁轨上慢慢地走着,寻找着平衡。

  “老大,我把你带到这来,是想开导开导你,你最近意志太消沉了!”

  唐朝安沉默不语。

  “我想给你讲讲三本书里的三个主人公,你读过《少年维特之烦恼》和《麦田里的守望者》吗?”

  “没有,听说过!”

  “《平凡的世界》你总该看过吧?”

  “也没有!你看电视剧时我都没跟着你看,哪还看过书呢?”

  “好吧!那我就讲讲这三本书里的主人公,维特,霍尔顿和孙少平,这三个人物和你一样,都是青春之年,单就背景来讲,维特和霍尔顿都出生于富裕家庭,而孙少平只是一个贫穷农民家庭出生的孩子。但是这三个少年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对自我有着理想追求,他们都渴望冲破生活环境的园囿。不同的是,维特生活在封建专治社会里,他不满现实社会的压迫,想要追求个性解放,自由平等的理想世界,霍尔顿则生活在资产阶级家庭,他憎恶那些贪婪虚伪的人们,他追求纯真无邪的单纯世界。孙少平,尽管他是一个平凡的甚至贫穷到骨子里的农村娃,但他也不会埋怨憎恶自己所生活的天和地和人,而是以一股坚忍刚毅的力量继续走在他平凡的世界里。关于他们命运最后的结局是,少年维特为了反抗他反抗不了的时代自杀了,霍尔顿则是一直在孤独中迷茫,在迷茫中幻想,幻想他是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而对于现实他也改变不了什么。而孙少平,不管生活有多么艰难困苦,他仍然自强不息的生活着,对未来充满着希望。”

  “所以说,老大,贫穷或者富有,决定不了一个人的前途和光景,不论我们生活在怎样的背景下,都该不断去完善自己的精神品格,就像孙少平一样。在这人世间,让人活命的虽然是物质,但真正能让人立于不败之地的始终一个人的精神品格。你现在虽然没有了家,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但是你不该消沉下去,你要知道,你以前所拥有的,并不是你自己努力得来的,所以即便失去了又能怎么样呢?你现在要学会独立,即不久你就要独立面对复杂的社会,独立生活。”

  唐朝安听着老三讲,可他几乎没有听进去些什么,他近来的脑储存仿佛达到了极限,运行变得很困难,几乎再装容不下东西了。他曾试图想删除一些东西,却又搜索不到那些垃圾,仿佛一片空白。有时候,失落,恐慌,无助,孤独这些情绪胡乱纠缠成一团,简直让他感到糟糕透顶,以至身心俱疲。

  “老大,我知道你现在很悲伤,很迷茫,但是如果你一直这样颓废下去,可能会越发的难以振作起来了。离校时间只剩七天了,七天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你要好好想想你的未来了。”

  “离校时间只剩七天”这句话跌到唐朝安的耳朵里,就跟晴天霹雳似的,猛然间让他惊魂动魄,立刻惶恐不安起来。七天之后该何去何从?他没有答案,而且他只要想一想就头痛不堪。

  “我头好痛!老三!”他捂着自己的额头,坐在了铁轨上。

  “我理解,你是承受了太重太大的打击,但是人生就是这样,有很多事是我们无法预料也无法掌控的,对此我们只能学着慢慢的不断的去承受起初承受不了的东西,从而一点点的强大内心的世界。说的大气一点,做为男儿,我们必须要顶天立地!”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做吗?”

  “回去做几份简历,然后出去找工作!争取在离校之前找到工作,你得先让自己有饭吃啊!”

  “你找到工作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不找呢?”

  “原本我也打算找一份工作,先在这座城市安顿下来,但是思前想后,总觉得这座城市不适合我,所以我打算回我的乡村世界去!”

  “回乡村做什么?乡村那地方,你要是回去,怕是一辈子就毁了!我还没听说有大学生往农村跑的,你可要想好了!”

  “有回农村大学生,怎么会没有呢!新闻上都报到过,大学生卖猪肉卖菜的,多的是!只是你没关注而已!”

  “那你回去做什么?”

  “没想好!但是我相信一定会大有作为的!伟人都说过,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青年人到乡下去大有作为!”

  “那你回去你爸妈同意吗?岂不是觉得多少年供你上学白费了?”

  “我想他们慢慢会理解的!”

  “也许吧!但愿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要像孙少平高中毕业一样,不论在哪,脚踏实地,心向未来!”老三竟情不自已地敞开怀抱,面对着即将落幕的夕阳,夕阳放射出血红的万丈霞光,不禁使贺兰山的心涌起阵阵澎湃的激情,他对自己已经做出的决定充满无限憧憬。

  而唐朝安看着帷幕沉沉中的夕阳,那透射出的霞光却被乌黑的云层一点点吞噬,直到黑暗降临,仿佛是希望变成了绝望一样。方才好兄弟的种种恳心劝说,又被这种触景生情的伤感所掩埋了。

  天黑了,两人也回校了。

继续阅读:同向天涯各自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