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皇子拜山门
柒姐儿2017-08-11 14:492,164

  长生山门前

  李璜粗衣麻鞋,双手拢在袖中,努力想要摆出一枚小道士的架势。可是身后数十丈外,风骚站位的大队人马还是深深出卖了他。

  作为中都百年来第一位未婚就被封为亲王的皇子,这些仪仗也就是刚刚配合了他的身份,并没有任何逾制的地方。可是身后除了仪仗之外,还有礼部的大半官员,以及绵延出一里以外的礼车。礼车并不是印了他亲王府的敕号,而统统都是长生山掌教李宸当太子时,曾用过的印鉴标记。这些,都是当今重文帝借着送皇子拜师,给自己的仙人叔父送的礼。

  而自己,又何尝不是礼单之外,重文帝对长生山所能表达的,最大的诚意呢?李璜自嘲的笑了笑。眼观鼻鼻观心,静默的等待仙师到来。

  春寒依然料峭,礼部的官员们跟随大部队远远站在山门之外,早有人在窃窃私议:

  “咱们这次来长生山,仪仗摆的是亲王规制,咱们礼部奉的可是圣旨,带的可是御赐啊!如今把我们晾在山门外有一个时辰了吧!”

  有自作聪明的并不接话,也有不怕死的言道:“可不是!却不知这长生山掌教会不会亲自出来接旨……”

  “浑说!这掌教是谁?是当今圣上的亲叔叔,华宣帝的太子。论人伦辈分也不该出来亲迎!”

  听者不服气,反驳道:“不论亲族,就轮朝廷规制,长生山不过就是江湖一门派,掌门还能大的过圣上?”

  话到此时,稍微知道分寸的人都已闭嘴。礼部侍郎张洪量抚弄着凌乱的美髯,轻声咳嗽,怨恨着恼人的春风,仿佛聋子一般,充耳不闻身后的议论,只管欣赏边陲的美景。

  长生山远在中都大陆最边缘的东郡之外,群山崇峻,绵延千里。其中有泰半早就深入到了异人族之地。只是因这深山险恶,人迹罕至,异人族与中都并没有为了这片疆土产生过争执。直到一百多年前,中都一伙追求武道极限的疯子,来到了这里。一开始异人族倒是组织人马来宣示过几次主权,可惜都被赶走,后来疯子里有个最疯的,居然感应天地,搞得群山涌动,再后来这伙疯子里居然又有人能够御风飞行……至此,异人族完全退出长生山脉。说起来,中都大陆倒是因为长生山门的仙人们,平白多了一大片疆土。

  突然,空中有乐声响起,山门内绵长的云阶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山门外的李璜面容一肃,摆了个手势。早有侍卫传了令下去,身后的仪仗鸦雀无声,也有胆大的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仙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先是四对宫装女子,又是四对内侍,都极有规矩地立在两侧。最后出来的是一锦衣男子,手扶着一个清秀少年,缓缓而来。

  有眼尖的官员看出,清秀少年正是被血骑追杀的罗正伊,那么这个扶着他的老者,只怕就是罗正伊传说中的仙人叔公罗向阳了。这可是百年前太子李宸的贴身内侍呀!算起来,罗向阳也有一百五十岁向上了,可是却依然是面白无须,团团一张脸,细长和蔼的眉眼,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五十岁上下。

  只看这罗向阳站定后,先侧耳听侄孙细细分说,听完连连点头,这才看向一人站在山门外的十皇子李璜。

  “这小子却也乖觉。”李向阳原本想着要为自己出一口恶气,狠狠羞辱前来拜谒的皇子,谁成想,李璜只让仪仗和礼车离得山门远远的,单身人粗布袍立了一个时辰,却越发的雍容自在,反倒让刻意摆谱的自己显落了下乘。

  “掌教有旨,迎孝亲王入长生宫。”罗向阳用足丹田之气,将掌教的旨意往远处播散,务必让远远的仪仗中,人人都能听见。

  这一句旨意,果不其然引起仪仗中的一阵阵骚动。礼部侍郎张洪量刚梳理好的一部美髯,抖动的面目全非。作为礼部官员,他比谁都知道,这“有旨”二字,何时能用,何人能用。就算是长生山如今是仙人府邸,就算一向骁勇善战的异人族都退了一箭之地,但是掌教毕竟是皇上的叔父,不论是掌教还罗向阳那老内侍,都不该在这个词上犯错,理由只有一个!他悚然而惊,飞奔出仪仗,大声呼喊:

  “吾乃礼部侍郎张洪量,求见掌教真人!吾乃礼部侍郎张洪量,求见掌教真人!”可惜他飞奔不出十丈,便仿佛撞到透明墙壁般,力量柔和,但是也绝不能让他再进一步。

  罗向阳袍袖一挥,一道精妙至极的生灵力透体而出,直接把张侍郎的嘴封住。

  仪仗队中众人很多都是一直听说,长生山有真正的修仙之人,但是不亲见,总是不信的多数。如今张侍郎实力演绎撞墙和封嘴,众人毫无礼仪大声惊呼起来,只有李璜如松独立,充耳不闻。

  罗向阳心中得意异常,这正是张铁被陈卿染封嘴的那一招,他回来看徒儿可怜得有趣,便磨着陈师弟教了自己,今日用在这里,真真是恰到好处,大大的长脸。回头定要封个大红包给师弟!罗向阳心中想,不对,师弟今日收徒,忙完这边的事,给小师侄添点礼。

  李璜心中暗暗叹气,前朝一避世大儒曾经写过,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是以历朝历代,都会设置事无巨细的科考制度,将文人牢牢束缚在朝廷这辆大马车上。而处理江湖人士,历来的方法就是剿灭或者招安。只是关于这长生山,父皇还是想简单了。“皇室出了武痴子,当年是华宣帝的笑话,到了重文帝,整整百年过去,武痴子没死,还把武功练成了仙法,这李家朝廷的天,怕是已经变了。

  “这位师长,小子李璜,这里先谢过师长亲身来迎,小子还有些贴身行李以及家人,可否一起入宫?”李璜的声音如玉磬般晴朗,尾音又自带一丝喉音的回味,听起来让人好感顿生。

  罗向阳刚刚露了两手,心情大好,自然不再故意刁难。李璜点了几名贴身家人出来,挑了随身物品,再不理会他身为孝亲王的虚名仪仗和礼车,毫无眷恋的走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峥嵘:神女应悔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峥嵘:神女应悔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