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梦蝶蝶梦-5
第六2017-08-07 09:002,111

  “你还没有说,为什么你能活这么长时间?庄重的梦又是怎么回事?”过了好半晌,貘非烟才记起来话题好像彻底跑偏了。

  “唉!”想不到听到貘非烟的话,梦蝶轻叹口气,反而收了刚刚淡漠无所谓的表情,显出一副悲伤的模样,“其实事情很简单的,庄重梦到的那个女子,就是我的母亲。原本一切都很平常,就像每一个情梦蝶遇到了自己钟情的那个人类,然后将自己全部交出去了一样,我的母亲看上了庄重,也如愿获得了庄重的喜爱而在梦中交配了,甚至她都已经产卵生下了我们。”

  说到这,梦蝶突然不说话了。貘非烟却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否则结局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在庄重身上的也一定不是面前的这个雄性浅灰色梦蝶。但是貘非烟什么也没问,只是安静地等。

  晗烟也没说话,好像她已经完全进入了梦蝶的悲伤情绪里,她甚至看起来比面前的灰色梦蝶更像要哭出来的样子。

  “梦蝶只有短短一个月的生命啊,这一个月交付了她们全部的爱恋和寄托。从来没有人,从来没有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背叛了情梦蝶,毕竟能将情梦蝶从茧中唤醒的一定是单身的男子,而且从情梦蝶入梦到幼虫孵化母蝶死亡也不过是短短的一个月时间,远不像幼虫要长三年才能成茧那么长久,更何况这一个月每晚情梦蝶都陪着他啊,怎么能,怎么能……”梦蝶显然已经过于激动了,小小的身子大幅度地颤抖着,连他身上浅灰色的蝶粉都因剧烈的颤抖而纷纷落了下来,像下一场灰色的绵绵细雨。

  “庄重背叛你的母亲?”貘非烟的声音很沉,虽然用的是问句,但却是肯定的语气。

  “是。”梦蝶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颤抖,“大概就像你说的,庄重心思太重,他戒心太强、太现实,所以他大概不相信梦中的一切吧!所以在有人介绍他去相亲的时候,他去了。母亲那个时候就开始哭。梦蝶的法力毕竟太低微,性格也太柔弱,母亲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样?但是显然她在梦中的哭泣也没能制止庄重接下来的背叛,他不但相亲、约会,甚至和那名相亲的女子接吻了。”

  “怎么可以这样?”晗烟轻嚷,而貘非烟只是深锁着眉头不说话。他在等,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

  果然,梦蝶接下来就说道,“母亲崩溃了,她不想看着她深爱的男子可能和别的女人上床、交配,即使他们才是人族同类,而她只不过是一只梦蝶。所以在还没到最后三天可以孵化虫卵的期限,母亲便开始强行孵化幼虫,只不过这一次她孵化的不是雌卵,而是雄卵。母亲的心思很简单,她要绝了我人父在梦一族的种,她不要这个负心的男人有梦蝶的后代留存下来!”

  “她在自杀!”貘非烟道。

  “是的,她在自杀,孵化幼虫就意味着母体的死亡。我们这一窝一共有六个兄弟姐妹,三雌三雄,原本梦蝶孵化幼虫应该一只一只孵的,但她大概太想要速死了,所以同时孵化我们兄弟三个,只是也许她也没想到提前孵化会比正常孵化困难那么多吧?不但幼虫破卵的时候酸液腐蚀性强了好几倍,甚至更需要大量的营养来弥补先天的不足。我是这三个兄弟中第一个孵化出来的,等我有意识的时候,母亲的三对足只剩下了最上面的一对前足和头部,两对翅膀和身体已经全部被我吃掉,甚至我还吃掉了三颗雌卵,这都是在我意识没有清醒的时候吞吃的。等到我终于完成了孵化全程清醒过来,有了自我意识,知道母亲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什么?”

  “是什么?”

  非烟兄妹二人终于异口同声地齐齐问道。

  “她让我把剩下的另外两个,还没完全孵化就快要破卵的兄弟也吃掉,因为如果他们此时破卵出来,没有了母蝶身体的保护,流出的酸液会损害到人父的精神,她怕庄重就此废了。”梦蝶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你的母亲,到死还是爱着庄重。”晗烟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声音也抽抽噎噎的。

  “是。”这一点灰梦蝶无法否认。

  “你最后还是把你的兄弟吃了。”貘非烟很肯定,因为庄重进来的时候精神并没有任何损伤,除了他说的那些梦。

  “是的。这是母亲临终的遗愿,我必须完成。就像母亲最后一句话是让我把她也吃了。”灰梦蝶的小脸也灰灰的,所以貘非烟看不出来他是否苍白了脸色。

  “所以你也吃了?”貘非烟突然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从灰梦蝶的话里,他不难推断出,灰梦蝶的母亲总共就和他说了两句话,都是临终遗言,却一句是让他吃了兄弟,一句是让他吃了自己。

  “吃了。”灰梦蝶重重地点头。

  “所以你恨庄重。”貘非烟长长地叹息。

  “是的,我恨他。”灰梦蝶说着,还恶狠狠地往庄重的方向瞪了一眼。只是庄重熟睡着,对此一无所知。

  “所以你这灰色的身体,一是因为怨气,一是因为变异是吗?”貘非烟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是的,变异。大概是因为吸收了太多的养分,我在母亲死后不久就提前结茧了,并且在结茧后可以自主直接破茧而出,入住了庄重的身体。后面的事情你应该就知道了,那个死人的梦就是我弄的,死在他怀里的那个女子就是我母亲化形成人的样子。我要他永远记得我母亲的样子,永远记得我母亲是因为他死的!”说到后来,灰梦蝶不由又激动了起来,连声音都是恶狠狠的。

  貘非烟又沉默了,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一时间屋里只能听到晗烟断断续续地轻浅抽泣声。

  “喝口茶吗?”长久的沉默之后,貘非烟突然问了灰梦蝶一句完全不相干的话。

继续阅读:2梦蝶蝶梦-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梦贩售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