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未至的缘(上)-5
第六2017-08-30 20:533,459

  貘非烟脸色微变,一掌拍在了水晶球上,震碎了里面画面的同时,也震碎了白玫的梦境。“不能再等了,不能让那梦魂一直炼化下去,她已经又成长了。”貘非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哥!”梦晗烟看着急切的貘非烟也着急,可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说?

  “你真的要化了她?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好在灰梦蝶替她问了出来,“她已经开始聚魂了,也许几年后就是一个完整的生灵。”灰梦蝶也在生死边缘挣扎过,它太明白那种太想活的渴望。

  “你也说了也许!也许是她还没长成完整的生魂白玫就请个心理医生疏导,然后将她反吸收;更多的也许是,她根本成不了完整的生灵就会生出更多的生魂,然后互相残杀;若是白玫因为受不了众多生魂折磨而自杀死了那就更精彩,一堆生魂破体而出、四散奔逃,好一点的残魂大约还能入个畜生道,弱一点或者运气背一点便直接魂飞魄散。”貘非烟已经开始动手将白玫身上的幻梦缓缓清除,“况且你以为现在就不残忍吗?就算是不死之身,让你每天不停的化作一堆残肢断体再重新组合试试?”

  “你说什么?”貘非烟的最后一句惊到了灰梦蝶。

  “那不是只是白玫的梦吗?”晗烟终于找到了话说,也正是灰梦蝶想要问的。

  “那孩子是梦魂,梦就是她的本体。”貘非烟叹息。

  “所以,她就真的是,每天在变成一滩血肉模糊的碎肉,然后再重组?”灰梦蝶问得艰难,一旁的梦晗烟更是脸色苍白,都快要吐出来了。

  貘非烟点点头。

  再一次的,一室寂静。

  “唔……”白玫的眼睑开始掀动。

  “她快醒了,”貘非烟轻声急道,“晗烟你快去,将紫烟带来,务必注意安全;灰梦蝶,你赶紧回去,别让她看到。”

  “知道了,哥。”梦晗烟再不犹豫,疾步离开,转过屋子的拐角后,就施了个法诀,直接回族里接妹妹去了。

  灰梦蝶可就没有那么听话了,它并没有回去自己的水晶球里,而是一个转身,悄悄飞进了貘非烟脑后的长发里,摆明了要全程围观。不仅如此,它甚至还直接趴在貘非烟耳朵边上问道:“白玫能同意让你取走她的梦魂吗?”

  “我自有办法。”貘非烟低声回了灰梦蝶这一句后,便不再说话,因为白玫已经醒了。

  “我这是在哪儿?”白玫扶着扶手,将自己从椅子里支起来。

  “你不记得了?”貘非烟递给白玫两张纸巾。“擦擦脸吧,你刚刚一直在哭!”

  “我……”白玫愣愣地接过纸巾,依言擦了把脸,才发现果然纸巾迅速被水渍打湿。

  “你哭晕过去了。”貘非烟眼睛都不眨地睁着眼说瞎话。

  “实在不好意思。”白玫低着头,迅速用纸巾把脸擦干净。

  貘非烟也不说话,安静地等着白玫将自己收拾干净。等白玫把脸擦干净,终于抬起头来,貘非烟轻声道,“你常常做恶梦?”

  “为什么这么问?”白玫整个人紧张防备起来。

  “因为你刚刚晕过去后,一直在说……”貘非烟适时停顿。

  “说什么?”白玫皱眉。

  “孩子。”貘非烟只轻声说了两个字,却如施了定身咒一样让白玫僵硬呆愣在当场。

  半晌过后,白玫突然“蹭”的一下站起来,转身就要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原本就留不下这个孩子。”貘非烟也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白玫停了下来,瞠目瞪向貘非烟。

  貘非烟稍稍放松下来,淡然道,“你子女缘未至,三十五岁之前并无子嗣。”

  “你怎么知道?”白玫似信非信,狐疑地望着貘非烟。

  “我不止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你被人夺了事业运。”貘非烟浅浅笑着。

  “什么?”白玫拧眉惊呼。

  “那个刚刚在门口和你吵架的人,是不是你孩子的父亲?”貘非烟问。

  白玫犹豫了犹豫,终于点头。

  “那就对了。”貘非烟轻点头,“你们是不是曾经竞争过同一职位?”

  “你怎么知道?”白玫惊呼。按道理,这人不应该知道她和江湖是同一家公司的,毕竟公司没有统一工装,而且在这一层的公司少说也有十几家。

  “而且是不是,他升职和你怀孕几乎在同一时间?”貘非烟再问。

  “这……”白玫呆愣当场。之前因为一切来得太突然,兵荒马乱之下便没有注意这些,如今细细想来,可不就是如此?“你的意思是?他的升职和我怀孕有关?”

  “这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你的命里此时本不该有孩子,而你的怀孕确实导致你升职失败、工作不顺利。”貘非烟的话让白玫回忆起,确实她在刚得知怀孕的那段时间不但情绪不稳定经常对身边的同时发脾气,而且工作上还老是出错,导致同事和领导都对她有诸多不满。那一段时间江湖总是人前人后地替她求情做和事佬,但仔细一想,江湖和公司里诸多同事的关系岂不正好是那时才开始有的长足进展,领导也才开始对他刮目相看。

  “可他何必执意要让我拿掉孩子,他已经如愿升职了啊!”不想白玫的注意力还在孩子的问题上打转,根本没有被貘非烟带跑。

  貘非烟摇摇头,“你怎么还不懂。无论是不是他让你拿掉那个孩子,这孩子你都留不住,就算你不去医院人工流产,也可能因为各种原因保不住。子嗣缘未至,就是你三十五岁之前根本不可能有小孩。”

  “三十五岁之前不可能有小孩吗?”白玫听了貘非烟的话,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是。而且江湖现在的那个职位原本应该是你的,你的事业运被那个本就不该来的孩子阻了,你懂我的意思了吗?”貘非烟苦口婆心地劝。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白玫愣愣地,下意识地问了这么一句,可才问完,她就后悔了。何必问个陌生人该怎么办呢?自己的人生,还是自己做主的好。

  果然貘非烟略一沉吟,紧接着就问她,“你想不想报复江湖?”

  白玫笑笑,缓缓摇头,“好歹相爱一场,如今虽然知道了真相,好聚好散也就是了。”白玫终于找回了自己一贯的自信优雅,才想对面前的男子说一句谢谢然后离开,不想男子的一句话又留下了她。

  貘非烟点点头,“你能这么想,自然是最好不过了,但是,你不想让他也见见你们的女儿吗?”

  “你怎么知道……”白玫诧异惊呼,只是后面“是女儿”三个字都没说出来,就被貘非烟打断了。

  “你的梦里,不是反复有一个小女孩出现?”貘非烟双手呈上了一张店用名片,“而且,你真的想让那个噩梦一直折磨你下去?”

  白玫低头看了眼手里小小卡片上面的字,喃喃念出了声,“美梦贩售栈?”

  “是的,”貘非烟扬起一个惑人的笑容,“我们可以帮助顾客解决所有关于梦的问题。”

  “包括去除恶梦?”白玫盯着貘非烟问道。

  “一次就能见效,百分之百成功。”貘非烟浅笑着答。

  “你哪儿学的广告词?”不想一直躲在他长发里的灰梦蝶听了却忍不住翻着白眼吐槽,好在他的声音很小,白玫并听不到。

  白玫低着头,对着自己手中的名片犹豫。

  看出白玫犹豫的貘非烟知道白玫是舍不得孩子,于是轻声问,“你真的不打算让孩子的父亲看看她的样子,毕竟那也是你们两个人的孩子。”

  “要怎么做?”白玫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猛地抬头问貘非烟。

  要说白玫一点都不恨不怨江湖是不可能的。他先是以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为由一直隐瞒着他们的关系;后来又以工作不好找、刚升职还不稳定为由不许她辞职、不肯结婚,逼着她拿掉孩子;等到孩子没了,她被愧疚感折磨得夜夜恶梦,不过想要他的一点点理解和安慰的时候,他却说她大惊小怪、小题大做,甚至最后要将她当精神病往医院里送……她不想报复他什么,但她想让他至少知道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

  “嫁梦!”貘非烟给了白玫两个字的回答。

  “嫁梦?”白玫瞠目结舌。

  貘非烟笑,“知道植物的嫁接吗?”

  “当然知道。”白玫点头。

  “和那个差不多,只不过是梦的转嫁而已。”貘非烟摊手,一副看起来不过小事一桩的样子。

  白玫深吸一口气,终于用力点下头。“好,需要我做什么?”

  貘非烟笑容深刻了些,不知打哪儿变出一张合同和一支笔,放到了茶几上,“你只要把这份合同签了,然后,”貘非烟想大门的方向指了指,“将孩子的父亲带进这扇大门,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用做,交给我们就好。”

  白玫低头看了看茶几上的合同,什么都没说的,拿起笔来“唰唰”两下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一边将合同交给貘非烟,白玫一边问道:“我什么时候带他来?”

  貘非烟收好合同,对着白玫浅浅躬了躬身子,“合同一周内有效,本店晚上十点打烊,鄙人貘非烟,随时恭候您的再次光临。”

  白玫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便仰首挺胸地踩着高跟鞋走了。

  待白玫出了门,灰梦蝶一下就从貘非烟头发里飞了出来,“你合同不是一向都一个月有效的吗?这次怎么才一周?”

  貘非烟面色却沉凝下来,“我已经断了白玫的执念,那梦魂撑不了许久的,只希望白玫的速度越快越好。”

继续阅读:4未至的缘(下)-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梦贩售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