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未至的缘(上)-4
第六2017-08-30 20:533,151

  灰梦蝶和梦晗烟同时瞠大眼,原是等着貘非烟说下文的,却想不到此时的水晶球里又出现了新的画面。

  白玫一个人在茫茫的白色中四顾寻找,声嘶力竭的样子似乎在喊着什么,然后画面一转,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已经落在了她的怀里,她微笑着抱着孩子一直摇一直亲,可才不多时,那原本漂亮可爱的孩子便开始嗷嗷地哭泣,才哭不大会儿,脸上的泪水已经化为血水,全身也慢慢全部浸在血液里,白玫怀中的襁褓也没有了,就那么双手捧着一个赤裸裸的血红色的哭得狰狞的婴儿,可婴儿的面目也慢慢模糊掉了,变作了一堆不断淌着鲜血的肉块,白玫哭喊尖叫着也不知该不该把手里的东西扔掉,最终那一坨血肉也全部变作血水从白玫的手中流掉了。水晶球里白玫的影像跌坐在地嚎啕大哭,睡在一旁椅子上的白玫也泪流满面,不断地呢喃着“孩子,我的孩子……”

  梦晗烟早就被吓得脸色苍白,一径往貘非烟的怀里躲;吞吃过自己兄弟姊妹和亲生母亲的灰梦蝶虽然不会被血肉模糊的画面吓到,但脸色也不太好,甚至口气也不太好,他直接冲着貘非烟质问道:“这是你让她做的梦?”一句话,吓得梦晗烟一个激灵,猛然从貘非烟怀里抬头望向自家兄长。

  “不是。”貘非烟的语气无奈中带着一点点怜悯,表情却很平常,“前面一段我只是强读了她的记忆,至于这个,”貘非烟指指水晶球里一身是血还在不断哭泣的白玫,“这是白玫自己隔三差五就会梦见的内容,大概是她打胎的时候刺激到了。”

  “白玫的梦?”灰梦蝶皱眉,好像有一点点思路了,却仍浑浑噩噩地抓不住整个事件的重点。

  “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小女孩就是白玫的梦魂。”貘非烟不再卖关子,直接一语道破。

  “梦魂?”灰梦蝶和梦晗烟异口同声地诧异道。

  “我怎么不知道还有梦魂这种东西?”灰梦蝶是打娘胎里就在人类的梦境中生存的,自认不会有谁比它更知道人类梦中的一切,可它从梦蝶一族的传承中,却并没有读取到关于梦魂的相关资料。

  貘非烟轻点头,“你不知道很正常。梦魂是人类的执念借由梦境反反复复炼化而来,而当梦蝶一族在人类身体中时,梦蝶便是被寄宿人类的最大执念,那时的人类只会梦到与梦蝶相关的一切,所以其实可以说,梦蝶是另一种变相的梦魂,或者说,叫异体梦魂。”

  “变相的梦魂?”

  “异体梦魂?”

  “嗯,都反复不停地频繁出现在人类的梦境中,都需要人类以大量的精神力来给养。”貘非烟继续耐心地解释,“而且梦蝶幼虫的生养所需要的精神力是十分庞大的,被梦蝶寄生过的人体理论上讲将不会再有多余的精神力来生出梦魂。况且梦魂在人类中生成的几率本就万中无一,既要求人体精神力足够充沛强大,又要求其执念够深够重,这本身几乎就是个驳论。再加上梦蝶生命周期十分短暂,又几乎全程都在孕育后代,一直无缘遇到梦魂或遇到了并没有发现也实属正常,毕竟梦魂在人类身体里藏的位置太深了,在几近灵魂的位置,所以梦蝶传承中可能没有记载也不足为怪。”毕竟谁能说哪个种族的知识体系就是完全完备的呢?各族也不过就是把各自经历或听闻过的有所整理备案以作传承而已,这中间还不算记录过又丢失的。

  对于貘非烟的说法,灰梦蝶无从反驳,毕竟它自己在梦蝶中就属变种,并且在梦蝶的传承中也没有记载。只是有一点灰梦蝶仍有疑问,“那你找白玫的梦魂干嘛?”它可没忘一开始貘非烟对着白玫露出的那副既渴望却又胆怯犹豫的奇怪表情,让它还一度以为貘非烟动了凡心,然后紧接着貘非烟就带着它和晗烟直奔梦魂的藏身处去了。那么隐蔽的存在都让他给找到了,要说没貘非烟没所图,灰梦蝶才不信。

  “这……”沉吟半晌,貘非烟终于还是说了,“梦魂于梦一族,大补。”

  “什么?”

  “你疯了!”

  貘非烟的话再一次成功地惊到了梦晗烟和灰梦蝶。虽然他话未明说,但意思已经表达的足够清楚——大补,他这是要吃了那梦魂!

  “你知不知道噬魂者会永坠魔道,你是想让猎魔人和除魔师追杀你到死吗?”灰梦蝶没想到貘非烟居然有这么大胆的想法,别说做,光是想想都很恐怖。

  “不算噬魂,况且也不是给我自己用。”貘非烟缓缓摇头。

  “不算噬魂?”

  “不是给你自己用?哥,你不会是……”

  灰梦蝶和梦晗烟的关注点再次南辕北辙。

  貘非烟轻敛着眉头坐在茶几旁,一手轻轻点着几案,一旁杯子里的茶水便随着貘非烟手指轻敲的节奏被激出一圈圈的涟漪。一时之间,一室静默,只听得到白玫在睡梦中抽抽噎噎的哭泣声,而水晶球里,正反复上演着小小的孩子从无到有再到血肉模糊的画面。那就是白玫的执念经由梦境炼化的过程,平时的她大约早就该醒来了,可这次因为喝了幻梦无法自主清醒过来,便反复做着相同或相似的梦境。

  “哥,你说话啊,你到底怎么打算的?”还是梦晗烟先忍不住,着急地问了出来。

  貘非烟抬头,清冷的眼,一脸的平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想给紫烟用。”

  “真的是……”晗烟喃喃地怔愣出神。大哥为了她们的成长真的是操碎了心,也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无论你给谁用,也逃不过噬魂这一节。”灰梦蝶急急大叫。

  貘非烟却很冷静,“我刚刚又仔细想了一遍,没有问题。这个梦魂,还不算灵魂。”抬手指指白玫的方向。

  “不算灵魂?”晗烟被貘非烟一句话唤回神智,灰梦蝶却一时呆愣不明所以。

  “是。我们都知道灵魂分生灵和死灵,有肉体的灵魂便是生灵,无肉体的灵魂便是死灵。夺舍便是死灵夺生灵的肉体。可是那梦魂,却还尚属一道游离的精神能量体,连真正的生魂都算不上。”貘非烟肯定道。

  “精神能量体?可我们刚刚看到她时,明显是已经开了智的。”对于貘非烟的说法,灰梦蝶却还有话说。

  “这就是我一度犹豫的原因,但是刚刚你们也都看到了那梦魂腿上的锁链是不是?”见晗烟和灰梦蝶都点了头,貘非烟才继续道,“她现在正处于一个聚魂的过程,等到那铁链完全变成血管或血肉状的形态,她便是一个完整的生魂了,至于能不能脱开那些血肉也就是白玫灵魂的束缚,独立作为另一个生灵存在,就不好说了。”

  “完整的生魂?另一个生灵?一个人的身体可以同时有两个灵魂的吗?”晗烟毕竟还没有成年,很多梦貘一族的传承都没能觉醒,所以常常是一副蒙圈的状态。

  “自然是可以的,灵魂共体在人类中并不算少见,死灵依附生灵托体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而这种又更特别一点,由于是一个灵魂分离演化而来,在人类医学里,管它叫做——人格分裂。”貘非烟对妹妹的问题通常是有问必答的。

  人格分裂,这个词就太熟悉了。“这就是所谓的双重人格?那照你这么说,多重人格岂不是有很多个生魂。”灰梦蝶咂舌。

  貘非烟点点头,“灵魂一旦分离,就会造成虚弱和不稳定,不稳定的灵魂极容易再度分离裂变。只有分离出来的生魂快速生长成为完整独立的生灵,灵魂才会再度稳定下来,但毕竟能长成生灵的生魂还太少,所以我们能见到稳定双重人格的人就很少,多数人格分裂的人都是多重人格,也就是体内有多个分离出来的生魂。”貘非烟摊摊手。

  “而这些个分离出来的生魂大多想要脱离主灵魂,此时的主灵魂又已经因过多的分离裂变而过于虚弱无法占据主导地位,所以多数生魂都会以互相伤害折磨的方式共存,所以多重人格的人通常情况下会很痛苦?而且还有主灵魂被消灭的危险?”灰梦蝶恍然大悟一般,说完还打了个响指。毕竟这种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它太熟悉了,当初它不就是因为太想活,才拼命成长?最终先于自己的兄弟们孵化,才获得了生存下来的权利。

  貘非烟笑笑,默认了灰梦蝶的说法,才想再说什么,突然一个偏头间一眼看到了身旁的水晶球里,白玫正陪着已经长到四、五岁的小女孩在游乐场里玩耍。小女孩更漂亮了,梳个公主头,粉扑扑的小脸满是笑意地搂着白玫亲吻她的脸颊,可下一刻,貘非烟就从那孩子一张一合的嘴唇读出了一句话,“妈妈,宝贝哪儿做的不好,你为什么不要我了?”然后,再一次的鲜血淋漓……

继续阅读:4未至的缘(上)-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梦贩售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