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望子成龙-3
第六2017-08-14 10:473,292

  梦晗烟出来的时候,陈麟有一瞬间看得呆愣,“喔哦,真的有神仙姐姐!”结果又被陈绢在脑袋上勺了一巴掌,“女人太漂亮是祸水懂不懂?”

  晗烟原本还想向母子二人笑笑打个招呼,突然听到了陈绢的话,一时无措地看向自家兄长。

  貘非烟接过晗烟手里的茶盘,安慰地轻拍了拍妹妹的肩,“前面没人,你去看店吧,这边我来。”

  梦晗烟离开的时候,陈麟似有不满地白了母亲一眼,却终究也没说什么。

  貘非烟将茶盘放到茶几上,说了句“我们喝杯茶慢慢聊”,然后就开始专心泡茶。

  母子对着沉默不语甚至都不再抬眼看他们的墨非烟也没什么办法,只得坐到墨非烟的对面,等着对方将茶上桌。

  对于突然间一室的静默,母子二人好像都不太适应。

  陈麟虽然中间嘟囔了句“我们又不是来喝茶的”,但大概因为周围太静了,静得除了墨非烟泡茶时涓涓的流水声,居然好像还能听到他们自己的呼吸声,所以陈麟的嘟囔也几乎都是含在嘴里的。

  陈绢一开始紧紧攥着自己的包,后来大概是找到了让自己慢慢放松下来的办法——就是盯着墨非烟的每一个动作。

  举腕,倒茶,“哗~”,淡金色的液体沁入莹白淀青花的茶碗中,涟漪轻旋,七分满,旋腕,另一杯,“哗……”空气中从进门开始就时有时无的香气似乎更浓郁了些。

  哗……

  哪里来的水声?

  声音不大,却持续不断。

  不会是哪里漏水了吧?

  陈绢努力睁开双眼,轻拍了拍有些发沉的脑袋。

  四周很静,也很暗,只听得到水声。那水声不大,却淅淅沥沥不间断地听得她莫名心烦,所以也不等自己适应或分辨周围的环境,陈绢起身跌跌撞撞地向水声的方向寻去。

  浴室的门虚掩着,里面透出光来。哦,对了,这是自己家!

  “麟麟,你在里面吗?”陈绢单手托住有些发晕的头,隔着浴室门向里面喊话。自从和老公离婚以后,这四室两厅的房子里只有她和儿子陈麟两个人住,所以不做他想,浴室里如果有人,一定是陈麟无疑。

  哗……只有水声,没人回话。

  “麟麟,你在洗澡吗?”陈绢虽然这么问,心里却在嘀咕,这大半夜的洗什么澡?吵得人觉都睡不好。

  哗……依然没有回答,只有水声。

  “陈麟,你在不在里面?”这小子不是忘记关水就去睡了吧?陈绢已经不耐烦了,使力地敲了敲门。

  大约是使得力气过大,加上门本身就没关严,浴室的门在陈绢的面前自动缓缓打了开来。

  “你在干嘛?”陈绢尖叫出声。

  儿子陈麟明明就站在浴室里,之前却一直不肯回她的话,而此刻陈麟的右手攥着刮胡刀,左手则埋在洗手池注满的池水里,有涓涓的红色不断从他手腕上的几处伤口里冒出来,和着没有关闭的水龙头的水不断地溢出水池。陈绢之前听到的流水声,就是溢出的水流落到浴室地面上的声音。

  陈麟面色苍白、目光呆滞地看向自己的母亲,也不知是在喃喃自语还是在问陈绢,“是刮胡刀的刀口太浅吗?为什么血就是流不干?”

  “你疯了!”陈绢的声音干涩而凄厉,充斥着整个浴室,拍打到墙壁又从墙壁撞回到自己的耳膜,就有了一种撕扯般的痛感。

  陈绢一手夺过陈麟手中的刮胡刀扔向垃圾桶,一手捂住儿子手腕上鲜血淋漓的刀口把他往浴室外拽。陈绢不知道自己哭没哭,但她知道自己抖得厉害,因为垃圾桶明明就在她的手边,她扔出去的刮胡刀却不知道蹦到哪里去了。

  陈绢把陈麟拽进屋,摁进沙发里,惨白的日光灯仿佛把陈麟的脸照得更白了几分。

  陈绢一手紧紧攥着陈麟满是刀口的手腕,一手去翻医药箱。没有云南白药,只有创口贴。陈绢找了一块最大的创口贴,抖着手,却半天怎么都撕不开纸包装。鲜红的血顺着陈绢的指缝不断往外冒,陈绢终于失去镇定,两只手死死扒着陈麟的手臂跪坐在地,哭喊着问儿子,“麟麟,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一个抬眼间,却看到满墙红底或黑字或金字的奖状。是的,满墙,贴了满满一面墙壁!但那曾经引以为傲的存在,此刻却让陈绢觉得那红色和手中的红那么像,就好像满墙的鲜血不断在流淌。

  ……

  “我妈怎么睡着了?”陈麟看着不过墨非烟泡个茶的功夫,就已经在旁边的椅子上睡过去的母亲,不禁有些奇怪。

  “大概追你追得太累了吧!”貘非烟瞟了一眼陈绢的方向,将手里倒好的茶,一杯放到了陈绢的面前,一杯递到了陈麟的手里。

  陈麟虽然不爱喝茶,但还是将墨非烟递过来的茶盏接到了手里。“倒也是,能追着我徒步爬三十二层楼,我都不知道她体力有这么好!”陈麟说着,撇了撇嘴。“但也不能这会儿就睡啊!”陈麟才想叫醒母亲,不想墨非烟却冲他比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嘘!”然后墨非烟微微倾身向陈麟的方向,低声问道:“你当真想做职业玩家?”

  “当然是真的。”陈麟也知道这些话不能让母亲听到,不然她指不定又怎么大呼小叫呢!于是也冲墨非烟的方向挪了挪身子,一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母亲的方向,一边压低声音对墨非烟道:“我和兄弟们都说好了,我们组一个战队,打比赛,把排名打上去,没准儿哪家公司就能看上我们呢,然后我们签职业选手,争取能打到国际比赛,只要在国际比赛上拿到名次,那到时候还不是要名有名、要钱有钱,还能为国争光,你说是不是?”

  貘非烟挑高一边的眉毛,缓缓点了点头,“野心不小。”

  “那是!”陈麟颇自豪地微微扬了扬下巴,不过马上又正过脸来一本正经地补了一句,“你别以为玩游戏简单,那也是正规职业,也算竞技选手呢!”

  貘非烟垂眸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杯,面部表情似乎柔和了些许,“我从来不认为玩游戏简单。这世上原本也没有什么简单或不简单的事,会者不难难者不会而已,入门容易精进难,事事如此。”

  墨非烟第一句话陈麟听着还挺顺耳,只是越到后来他越不懂墨非烟在说什么了。于是他在心里对自己道:这人就喜欢弄些悬乎的,装逼嘛,谁不会?

  貘非烟抬眸,就看到陈麟心不在焉又有些不以为然的神情,于是浅浅一勾唇角,道:“不说这些,我这里现在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能让你成为职业选手,你去不去?”

  “真的?什么办法?”陈麟整个人都坐直了,神情也专注并兴奋了起来。

  貘非烟不知道打哪儿掏出了一张表格,递向了陈麟。“这是一张业内选拔赛的报名表,由几家游戏竞技公司联合举办,并不对外开放,参赛者可以自带队伍也可以单人参赛,比赛结束后他们会从中间挑选他们中意的人才。至于你最终能不能被选上,就要看你自己了!”

  “真的假的?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陈麟才听到一半,就一把抢过墨非烟手里的表格,等墨非烟把话说完,他仍旧头也不抬,眼睛直巴巴地看着表格问道。

  “我是开门做生意的,你知道,总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合作者自己找上门。”貘非烟耸耸肩。

  “比赛就在明天?”等陈麟终于把表格上的内容看完,不由突然如坐针毡般地惊呼,就差没跳起来了。

  “是,所以如果你确定要参加,就要赶紧去准备了。”貘非烟淡淡回道。

  “可是来得及吗?我都没有报名。”陈麟急慌慌又有些怯懦道。

  “这张报名表就相当于门票,你到了那边,拿着这张资格表就可以进,不过,这一张表最多只能进一队人参赛,而且中途不能换人,你可想好了。”貘非烟指着表格上的注意事项道。

  “好,我知道了。墨老板,你真是个好人!”陈麟一边说着,一边举起表格狠狠亲了一口。

  好、人?貘非烟微微挑眉,只是稍一停顿,便仍是浅笑着催促道:“好了,你快去准备吧!时间恐怕不多了。”

  “好嘞!”听了墨非烟的话,陈麟瞬间蹦起来就往外冲,却在刚刚冲到要转出屏风时,突然刹住了脚步。“那我妈她……”

  “你放心,她睡醒自然就回家去了,你今晚在外面将就一晚,等明天比赛完,真的成了职业选手,木已成舟,又是正当职业,她也不会说什么了。”貘非烟劝。

  “可是……”陈麟似乎还有犹豫。

  貘非烟以为陈麟是因为年纪小,不敢在外面过夜。“你要实在没有地方睡,等你母亲回去后,你晚上回来我这边睡一宿也可以。”

  “哪能没地方睡?像我们这种玩游戏的常常一刷就是一宿。而且就算不刷游戏,我那么多哥们,睡谁家不是睡?”陈麟拍拍胸脯,一副自信的模样,末了又冲墨非烟指指自己的母亲,“那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妈,等她醒了,你先别告诉她我比赛去了,等我……等我明天拿了名次回来,再给她一个惊喜!”

继续阅读:3望子成龙-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梦贩售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