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望子成龙-8
第六2017-08-16 09:002,363

  陈绢回屋去睡觉了,她觉得她需要睡一觉让自己好好冷静、调整一下,但才睡下没多久,至少她自己觉得她还没睡醒,就被屋外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给惊醒了。

  推开房门,陈绢看到一身西装革履的陈麟正拎着行李箱风尘仆仆地从外面回来。

  “你这是去哪儿了?”陈绢茫然。

  “把你吵醒了?我刚出差回来。”陈麟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向客厅的时钟,陈绢便也顺着陈麟的目光看过去:凌晨四点半。

  “那你赶紧睡吧!”陈绢没别的想法,只觉得这么晚了,儿子应该休息。

  “我不睡了,回来洗个澡换身衣服,一早还要赶到公司去开会。”陈麟拖拖拽拽地将行李箱送进卧室。

  陈绢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不禁心疼道:“你什么工作这么辛苦?”

  陈麟闻言诧异回眸,“妈你怎么了?我的工作不是还是你托二舅帮我找的么!”

  陈绢僵愣在当场。是……是她帮他找的吗?

  “行了妈,你快去睡吧,我要洗澡了!”陈麟回过身来,似要关门。

  陈绢一把将门按住,迎着陈麟疑惑的表情,她搜肠刮肚了半晌,才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你工作这么忙,什么时候谈恋爱啊?”

  陈麟浅浅勾了勾唇角,是一个不太像笑容的笑容,“那你就再帮我找个媳妇儿。”说完,面前的房门合上了。

  面前唯一的光源被掩去了,陈绢陷入了一片黑暗,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片黑暗中待了多久,她只知道她是被一阵爆竹声惊醒的。

  愣愣地回望,窗外一片深浓的夜色中闪烁着各式斑斓的烟火,客厅的电视里聒聒噪噪的是主持人新年的祝福……原来,已经过年了吗?那她怎么没有做年夜饭?

  看着冷冷清清的客厅和空空荡荡的桌子,陈绢一时有些茫然无措。

  再一低头,看到客厅餐桌上散落着的贺卡和几张三人合影,陈绢才隐约记起来,儿子之前已经打过电话,说因为国外不过农历年过圣诞节,所以他们请不下假来,而且也不好耽误孩子的学业,所以过年就不回来了。

  明明,儿子一直都那么听话;明明,媳妇也是她给找的,孩子也是她催着他们生的,甚至出国也是她让去的,但怎么,一切和自己当初想的都不一样呢?她怎么,还是不满足,还不是不快乐,还是,不觉得幸福呢?

  陈绢呆呆地看着照片里三个人或在雪地里打闹,或在圣诞树下拥抱的笑脸,眼泪缓缓滑了下来。她不是不希望儿子幸福,她希望儿子比谁都好,可是原本她是可以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们幸福的,而不是这样远隔重洋的只对着几张照片。

  于是陈绢决定了,她要到儿子身边去,甚至在拖着行李走进飞机场的时候她还在想,儿子见到她指不定怎么惊喜呢!

  可是陈绢没想到的是,迎接她的是昏暗的房间、家徒的四壁,还有儿子独坐在角落里的孤单背影,就像许多年前书桌前秉烛夜读的那个背影一样,冷硬而没有温度,寂寞却不容她靠近。

  “麟儿……”陈绢开口,却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现在你满意了?”陈麟的声音幽幽地传来,低沉却缥缈,让陈绢觉得面前的儿子离她似有十万八千里,“工作没了,老婆孩子也走了。你在国外过不惯大可以自己回去,没人一定让你来,你逼我做什么?”

  “我……我……”陈绢想说她没有,可她头脑一片空白,不敢肯定自己到底有没有。

  “从小你就要我什么都听你的,学校你选、文理科你定,即使我不喜欢的专业,我也硬着头皮去学了;到大了,工作你给我安排,媳妇儿你给我安排,即使我没那么喜欢,但到底已经是我的老婆了。现在呢?你又要怎样?你既然那么喜欢支配我的人生,那不如干脆我的人生你来过好了。”陈麟回头,血红的一双眼,恶狠狠地盯着陈绢。

  “我没有,我没有……”没有什么,陈绢自己也不知道。

  “还是说,我的命是你给的,我就得像牵线木偶一样让你耍着玩?”陈麟突然露齿一笑,“那不如,我把命还给你吧!”

  陈麟不知打哪儿变出一把刀,当着陈绢的面,当胸插进了自己的心口。

  “不要!”陈绢尖叫着去夺,但已经来不及了,大片大片的血汩汩流出,染红了陈麟白色的衬衫和陈绢捂上去的双手。双手间黏腻温热的触感让陈绢瑟瑟发抖,这感觉似曾相识,只是她一时回忆不起来。

  陈麟的声音却不放过她,恰在此时沉沉响起,“但愿这样可以还清了罢,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没当过你儿子。”

  陈绢愣愣地睁开双眼,怔怔地流泪,嘴里似还低低呢喃着“再也不逼你了”“我错了”之类的话。

  “陈女士,陈女士?”一个清朗沉稳的声音忽近忽远地在耳畔不断回响。

  这是哪里?陈绢大睁着双眼,却好半晌反应不过来。

  “陈女士,你还好吧?”那个声音又再响起。

  陈绢循声望去,就见到了面前一位奇装异服的俊美男子举着一张面巾纸在她面前。

  “你……”哦,对,这人叫墨非烟。陈绢愣愣地看着面前那张洁白的纸巾。

  “擦擦眼泪吧!”貘非烟又把手中的纸巾往陈绢面前送了送。

  “……”陈绢坐直身子,顺势接过墨非烟手中的纸巾糊在自己脸上,脑子里却在飞快地搜寻着之前的记忆。

  她是追着儿子来的这里,然后这人让他们签了合同,然后他们喝茶……儿子,陈麟,她的麟儿呢?

  回忆起了部分记忆的陈绢紧张地四处张望,却发现她的儿子陈麟就睡在她一旁的椅子上。“麟儿!”看着十几岁的儿子完完整整的在自己的眼前,陈绢又哭了,才想抬手摸摸自己儿子尚年轻稚嫩的脸庞,却发现陈麟在睡梦中居然也一直眉头深锁的无声地流着泪。

  “麟儿,麟儿。”陈绢慌忙地推着陈麟的手臂,想要把人推醒。“麟儿你醒醒啊,麟儿!”

  “妈~”陈麟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泪眼朦胧地看到自己的母亲后,居然一下子扑到陈绢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麟儿你怎么了麟儿?”陈绢想要把陈麟从自己怀里挖出来好好问问清楚,无奈把脸深埋在她怀里的陈麟只是摇头只是哭,却怎么都不肯抬头。

  “墨非烟!你到底把我儿子怎么了?”陈绢弄不起来陈麟,只能冲着一旁的墨非烟大吼,无奈已经哭哑了嗓音和犹自挂着泪痕的双眼怎么也显不出气势来。

继续阅读:3望子成龙-9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梦贩售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