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望子成龙-6
第六2017-08-14 11:072,868

  陈麟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和队里交代的了,他只记得他临走时队员们或鄙夷或麻木的脸,还有郝老板沉痛的双眼。

  但陈麟始终不认为自己有错,就像张满说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更何况他原本就是应该进现在的公司的,是张满坑害了他才让他走了弯路,但好在张满来补过了,他又可以回到他原本的轨道上了。

  虽然他刚刚进来的时候没什么人搭理他,但陈麟相信,那是因为大家彼此还不熟悉。这里的厅堂大、设备新、队员还有统一的队服,就连食堂和宿舍都比原来公司的敞亮、有格调,特别是刚刚在张满带他进入队员训练用机房之前,在门口听着里面领队一声声或焦急或鼓励的吆喝声,陈麟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想要待的队。陈麟现在简直是看这里哪儿都比自己原来的队上好!

  坐在自己的单人房间中,陈麟等着张满或其他队员叫他一起去参加训练,但等到了很晚仍旧没有人来。

  也许因为今天是他第一天来吧!陈麟也没多想,直接洗洗就睡了。

  半夜的时候,陈麟总觉得有人在摸自己。陈麟算是睡觉还比较沉的人,想当初爸妈还没离婚前在家里摔锅摔碗的打架,他也依然能捂着被子就睡,但这并不代表有人不停地在他身上上下其手他还能不醒,尤其是当那只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裤裆!

  陈麟吓了一跳,一惊而醒。

  睁眼处,正对上一张涂满厚厚口红的血色红唇,然后他就听到了一种掐着鸡脖子似的笑声。

  “小东西,你终于醒了,睡得可真够沉的!”随着笑声而起的,是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说不上好听难听的声音,但随着那勾起的唇角,陈麟看到了唇角旁那厚厚的口红也遮不去的细细的纹路。

  再抬眼,第一反应是这人妆也太浓了吧?厚厚的粉底配上重重的油光,陈麟怀疑从这人脸上刮下一层来应该都能当腻子刷墙。再看那双离他近得离谱的眼,浓黑的瞳仁大得仿佛能从眼眶里掉出来,昏黄的眼白配上熊猫一样的眼线和睫毛,陈麟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不过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奇怪面前女子的妆容,因为他首先该怀疑的是,“你是谁?怎么到我房间来的?”陈麟往一旁侧身,还没睡醒的他下意识的身体反应是躲开对方。

  对方却并不让他躲开,同样涂得血红的长指甲勾扣在陈麟的脸颊上,又笑出“咯咯咯”的母鸡声,一边笑,还一边要把嘴唇往陈麟脸上贴,“这么快就当是你的房间了?那还不赶紧伺候好老娘?”

  还真是“老娘”,看着对方眼角眉梢浓重的妆也遮不住的皱纹,陈麟敢保证这人比他老妈岁数还大。

  已经清醒了些的陈麟再不让对方在他身上动手动脚,直接挥开了对方的手坐了起来。“你到底是谁?”

  看陈麟板起脸来对自己,对方也不高兴地坐了起来,甚至直接指着陈麟的鼻子吼道:“你装什么蒜?进了老娘的门上了老娘的床,现在不让老娘碰了?”

  “你的床?”陈麟被这话一吓,直接从床上蹦到了床下,光着双腿双脚直接站在了地上,此时的他只庆幸还好他没有裸睡的习惯。“你到底什么意思?”

  看着陈麟只穿着一条小丁字内裤站在床下,对方“噗嗤”一下就笑了,“行了,快到姐姐这里来,床底下多冷?看来张满是没有和你说清楚。”看陈麟也不像是装样,加上对方似乎是老油条,很快就明白了陈麟的困境。

  “张满?说什么?”听到张满的名字,陈麟稍稍放松了些,虽然没有重新爬上床,却是靠近床边,将床上的被子扯过来一角围在了自己的胸腹之间,省得对方老盯着自己的裸体看。

  “你不是叫陈麟吗?”对方也不靠近,靠在床头半躺进剩余的被子里,见陈麟点头后才继续道,“我是这间俱乐部的老板娘,应该说,整个俱乐部都是我的,你只要老老实实地听我的话,整个队里你都可以横着走,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了这话,陈麟此时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别的人都睡在一楼,他却被安排在了二楼;为什么张满在把他带进机房介绍的时候,所有人都瞬间的静默;为什么领队当时只是对他点了点头,却连他擅长打什么位置和角色都不问……这里的一切,早就透着各种蹊跷,只是他当时没看透而已!

  当时的他还单纯的以为只是因为他是新来的,却原来……问题是,听话?什么叫听话?听什么样的话?怎么听话?

  陈麟还抱有幻想地试探道:“您指的听话是?”

  “装傻!”声称自己是老板娘的人一把扯掉了陈麟拉拽着的被子,单手拍了拍身边的床铺。

  陈麟气不打一处来,他还是个童子鸡,虽然也想过要早一点破雏成为真正的男人,甚至想过要找个成熟点的姐姐,但也不能第一次就找个“干妈”呀!更何况他过来是想凭本事打比赛的,而不是过来卖的,如果这样上位,他和卖有什么区别?

  陈麟咬牙切齿问:“张满知道这事吗?”

  “张满介绍你来的,你说呢?”

  听完老板娘的话,陈麟火车头一样地冲了出去,也不管现在是大半夜的,只想找张满打一架。

  冲下了二楼,还没到宿舍区,陈麟就在一楼水房听到了“哗~哗~”的水声。

  陈麟寻声望去,发现水房里的人正是他要找的张满,于是二话不说,冲过去对着张满的脸就是一拳。

  张满发现来人是陈麟的时候已经躲开了陈麟的拳头,但大约是地上有水太滑,张满虽然躲开了陈麟的拳头,却依然摔了个大跟头,面前的一盆水和水里满满的十几双袜子就这样摔了出去,撒了张满一身一地。

  陈麟还想揪起来张满接着再打,但无奈张满脸上刚巧挂着一只未洗的脏袜子,还正滴滴答答的淌落着水珠,让陈麟怎么也下不去手,只能冲着张满咆哮:“你他妈又坑我!”

  张满面无表情地将脸上挂着的袜子单手取下丢回一旁的盆里,然后起身一边捡散落在地上各处的袜子一边反问陈麟:“我坑你什么了?”

  “你说你坑我什么了?那女人是怎么回事?”陈麟原本想要揪张满脖领子的,但张满的衣服因为刚刚滑倒那一下都被地上的水和盆里的水打湿了,陈麟嫌水脏,下不去手。

  “老板娘没跟你说清楚吗?”张满将袜子都捡完,重新放回水池里接水。

  “你还敢说你没坑我,你他妈都把我卖了!”陈麟咆哮的声音在水房里回荡,“嗡嗡”的震得整个水房似有回声。

  “是你从前自己说的为了打职业什么都肯做,这会儿装什么清高?”张满将水龙头关上,拿过一旁的肥皂开始洗袜子。

  “什……什么都肯做,那只是一个比方。”陈麟口齿一时打结。

  听到这话,张满突然停下来,转头看向陈麟。

  “你当初也说什么都肯做呢,你要肯你怎么不去,干嘛出卖我?”陈麟迎着张满看过来的眼,终于理直气壮地反问回去。

  不想张满听了,却突然“啪”的一声将手里的袜子扔回了盆里,“你以为老板娘要看得上我,我用得着在这里给人洗袜子刷臭鞋?”

  陈麟这时才看到,不止水盆里有满满一盆的脏袜子,水盆旁边还有三、四双大小不一的运动鞋。

  “这些,不是你自己的?”陈麟一时让张满吼得有点懵,只能顺着张满的话反问道。

  “你一天穿十几双袜子我看看?”张满冷笑。

  “当……当……”客厅的钟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是午夜十二点了。

  陈麟突然就明白了,张满在队里混得也不好,不然他也不用大半夜十二点的在这里给人洗袜子刷鞋了。可是……陈麟不明白了,难道追求自己的梦想就一定要这样低三下四吗?

  陈麟最终也没有回去二楼,他只是去买了两打啤酒,拎着来到了墨非烟的店里。

继续阅读:3望子成龙-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梦贩售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