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子
麦子先生2017-07-26 10:343,353

  春子说,华安,你结婚吧,算我求求你了,你结婚吧!

  那年我在鹤山寻工,吃不得苦,什么工厂也不想进去,哪怕进了,不到三天准会跑回来,一门心思只念着电子厂,闻说电子厂轻松,做梦也想着能进去。适逢春子往我租房隔壁,多日听我提起,一日欣喜来问,还想去东莞吗?

  我自是喜不自禁,她道,我带你去。

  到东莞那天,我见到了华安。华安个子矮矮的,结实,模样儿也不太尽如人意,只是尴尬的笑着。春子一见面便嚷道:“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

  华安笑道:“不一个人还几个人?”

  春子道:“你的那个她,还只是朋友啊?!”

  华安耸耸肩:“连朋友也不是了。”

  春子“啊”的一声,表现得颇为惊异,她道:“这么多年了,不容易呀,还好吧!”

  华安笑笑,没有应答。

  送走华安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春子是个熟络地儿,三两下就办好了入厂手续,不是热招的时候,名额有限,我于是无处可去,寄宿在厂外一家餐馆里。头一回流浪陌生地方,下落不明,心里十分不安,睡不着觉,于厅外坐着,数满天的星星。

  春子说:“别着急,明天再想想办法,记得那时候我与华安刚来时,也坐在夜空下数星星,我心里不痛快,华安他说,别急,会有办法的,有我在呢。后来果然就进了厂了。”

  我“嗯”一声。春子双手抱怀一阵,终于叹了口气,问,方南,你看华安怎么样?

  我说什么怎么样啊?人挺好的呀。

  春子又叹一口气,道:“是啊!他人这么好,为什么就是没人要他呢?”

  我说,这事得看缘份的嘛,哪里强求得了?!

  春子说,都是他自己太犟了,唉。

  传得沸沸扬扬的华安之恋原来是华安的自作多情,这让我有些不耻,那个叫什么红的姑娘与他见过几次面,说过几句话,也有在外走过几圈,至于牵手,该是有的吧,同一个厂,同事几个月,什么事做不成?但是问及华安,Kiss过没有?华安说,妈呀,干嘛说得这么露,三辈子没粘过女人的么?

  不用说,那是没有啰。

  至于这次分手的原因倒也并不复杂,因为这个版本已经出现过多次了的。说的是某一个晚上,那个什么红心血来潮的,女人经常会有些心血来潮的时候,突然打电话给华安,而这个华安也是心血来潮了,在外找了个洗头妹。电话来得正是时机,华安去上厕所了,于是洗头妹接了手机,说声,喂,你是谁?嗲声嗲气的让人骨头都酥了一半,然而对方良久不发声音,接着嘟嘟嘟,挂了。洗头妹莫名其妙的将手机递给华安那一霎那,华安脸瞬间白了,洗头妹将双腿张开,道,准备好了没,刚撒完尿一定很爽吧!岂料华安退到沙发上靠住,半晌没有动静,上前一摸,软不拉叽的,湿湿的,华安说,完了,华安说,好呀,这下真的玩完了。

  在我眼中,华安是算不上货色的,也许还在于我将爱情看得过于圣洁,毕竟年轻,接受不了那些下三滥的传闻,只是春子十分同情他,春子说,苦了华安了。

  我说:“什么,他还苦了?他夜夜做新郎!”

  春子说:“你又怎么知道他内心的苦楚呢?你只看到了表面,可是他连一个真正爱他的人都没有呀。”

  我说:“这是他自讨的,他如果不是这么乱来的话,又哪会将身边女子一个个吓跑去。”

  春子说:“这正是你看不到的地方了。”这么说的时候春子泪水开始弥漫双眼。

  说实话,春子对华安的那种同情让我惊讶。要知道,在鹤山租房的时候,春子对她丈夫非打即骂,一年也看不到温情时刻。

  下班再早,饭一定要老公回来煮,衣服一定要老公回来洗,一切大小事务,都得老公来整理,她只管把一双手拢在袖子里,大声吆喝着,时常夹杂着粗野蛮横,大骂丈夫窝囊废,即使丈夫不顶嘴不红脸罢,她也要气冲冲的坐到床头去,说,离婚,妈的,嫁给你这样没骨气的男人,白活在世上了,离婚。

  丈夫便低了头,将房门锁好,低声下气的去说话,然而她的话越来越高声了,她说,什么,家丑不外扬?我有什么丑,我偏要大声唱,我是看不起你,我就是要离婚。你算哪一世男人,哪个男人像你?!她说,问我爹干嘛,是我嫁给你还是我爹嫁给你,你问我爹去,你将我爹抬到你床上来好了,问我爹,你算什么?!说得激昂处,从床上跃下来,将门打开,道,离婚!

  春子算得上半个大名人了,女人们见了她准会翘大拇指,那大拇指带有说不出来的含义,于是常有人议论她。听说她好像是家里穷,生得姐妹多,又是老大,没得办法的时候,十四岁便给订了亲给这个老公,当时这个老公二十一二岁了,长得五短身材,相貌丑陋,寻不得个好亲事,这会儿一大黄花闺女送上门来真是要瞌睡送枕头,爱都爱不尽,一大把银子递过去,成了!春子那时不懂事,倒也没抗争,只是越长越水灵了,十七岁那年跟人跑出去打工,多年没有音讯,人们以为她是要逃婚了。又没得地址电话之类,无从联络,都笑话她老公竹篮打水一场空。她老公倒也不恼,岳丈前来哭诉,他也只道,省些心了,女孩子都这样,十七八岁时爱折腾,折腾完了心死了就好了,那时自然会回来的。这倒让他给说中了,二十岁那年,春子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当晚将老公拖到身边,说,准备结婚,快一些。

  那三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谜。

  我另外找了一家电子厂,离春子倒也不远,由于介绍人的关系,我常过来看她。这个时候,她就会将华安叫唤出来了,三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时间过得非常快。但是这种情况很少,春子老是将一颗心系在华安身上,一会儿嫌他少话,一会儿又称他多嘴,一会儿怪他走得太快,一会儿又烦他走得太慢,总之,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春子便会有一天的话题。这样的指责温情脉脉,有些打情骂俏意味罢,但华安不爱听,华安讨厌春子,这是我的印象。我说:“别老是针对人家嘛,人家不喜欢听。”春子说:“不喜欢听,是事实嘛,你说是不是,太犟了嘛,难怪没人喜欢,早该改一改了呀。”

  那话絮絮叨叨,像母亲教训儿子。耐心再好的人也禁不住这番轰炸,因而大多不欢而散。

  中秋节那天晚上,月亮很圆。我没有跑过去玩,我在厂里赏月,而春子以为我要去的,事先邀了华安。两人吃月饼,喝啤酒,一不小心就醉了。春子红着脸就倒在了华安怀里,华安连忙搀起她,放到凳子上。春子就哭了,春子说,华安,你不爱我了。华安说,你神经了你,你都结了婚了你说这干嘛呀你。春子说,结了婚可以离婚,你这么多年来不结婚是不是在等我,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将婚离了,跟着你,天涯海角。华安说,不可能的,你别傻了。春子说,你是不是嫌我了,嫌我嫁人了?可我第一回是跟你的呀,我的儿子也是你的呀,你娶我一点也不亏呀。华安说,现在说这事干嘛呢,真是的,现在还说干嘛呢,事情都过去了,忘了它,好不好,一切都过去了。春子说,那你干嘛不结婚呢?

  事情的结局或许的确令春子始料不及。华安说,我结不结婚关你什么事呀,我不结婚不代表我就在等你呀,你明明结了婚我发痴呀,我有那么笨吗我。春子说,我看得出来,我就看得出来。华安说,算了,你醉了,你都醉糊涂了。一边要送她回宿舍,她一甩袖子挣开,一双手往上一捋,胸罩便露出来了,她紧靠过去,将华安压在了栏杆上,她喷着酒气,道,华安,再要我一次吧,华安,你会发现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变,我一直想着你,爱着你,华安。岂不料,“咣”的一个耳光砸在她脸上,她听到华安说,贱货。她盯着那个身影渐行渐远,泪水一点点串到了地上。

  春子第二日便辞了工,回到鹤山,她对丈夫说,本想将你带过去当厨工的,工资太低了,不如在一起。她丈夫笑着点点头,说,当然一起好一点,你到那边去之后,我天天要为你担心,想那厂里的伙食你怎么咽得下去,衣服谁来帮你洗,又有谁为你解闷气,我想你一定很难过,我知道,你迟早会回来到我身边的。

  春子笑了,笑得挺别扭。

  华安后来到我厂里来过,他说:“哇,你厂靓妹可真多,给我介绍一个。”

  我说:“甭开我玩笑了,你那性子,风流快活多好呀。”

  他一本正经说:“真的,方南,我是说真的,我真要找人结婚了。”

  我说:“是吗?怎么突然又做这样决定了?”

  他说,是春子,她将我六年来的梦打碎了。

  春子一直与我保持着联系,我知道她之所以还要打电话给我,要的是华安的消息。春子问:“华安结婚了吗?”

  我说:“快了。”

  春子问:“什么叫快了?!”

  我说:“你知道吗?他现在叫的洗头妹再不共用以前那一个名字了。”

  春子问:“什么名字呀?”

  我说:“春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多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多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