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话 二话
幽州张某2017-07-28 09:043,525

  一话

  长剑锋已损,犹可诛佞臣。青史声名败,炙血鉴忠心。

  ……

  「建安四年(公元一九九年)六月,徐州境内」

  微风轻轻吹过,带来一丝凉爽。

  郭岚耸了耸肩,将有些垂下的竹篓背带提了提。

  为了躲避酷热的日照,他特地早早便开始爬山,而现在,距离山顶已经不远了。

  他是为师傅出来采药的,可是爬这座山,却有其他的目的——山顶上,埋葬着一位前辈。

  这是那位前辈之前的一句戏言,说如果哪天自己死了,就找这么个僻静的山顶葬了,省得老有人来祭拜惹他心烦。

  这话还在耳边,就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可说这话的人,却已经阴阳两隔了。

  想到这些,郭岚不禁苦笑了一声。

  不过,紧接着,他便有些警觉起来,因为在那座孤坟之前,有个人影。

  他慢慢俯下身子,将竹篓轻轻放在一旁,尽量不发出声响。

  而后,他将右手伸进了自己的怀中,紧紧握住了那把匕首。

  下一刻,他忽然暴起,用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冲向那人。

  那人显然也是一惊,不过似乎他早有准备。

  只见他双手在胸前反向一拉扯,郭岚的身子两侧立刻有如虫鸣般的声音想起。

  出于本能,郭岚的匕首也已经脱手而出掷向那人。

  只不过他的匕首与寻常人所用有些不一样,这匕首的握柄末端有个圆环,与之相连的,是一条铁链。

  这是他师傅的得意兵器——链刃。

  这件兵器的特点,是能弥补匕首攻击距离过短的缺陷,同时又能做到收放自如。

  对方见到这件兵器,表情有些吃惊,赶忙收住了招式。

  原来,这人的武器,是一种极其纤细的丝线——蛛丝。

  是的,经由特殊方式处理编制的数根蛛丝,其韧性与锋利程度完全不亚于利刃。

  对方收招的原因很简单,见到郭岚的兵刃,他便立即知道来者何人。

  “你的身法比以前更灵活了,装束也更像你师傅了。”那人一边松着丝线,一边对郭岚说。

  的确,现在的郭岚,虽然才十五岁,却几乎和他师傅当年的样貌完全相同:头发很随意地扎在脑后,却很倔强地让前额垂下几缕,一身深色的布衣,敞着胸襟,好让凉风带走身上的热气。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完全摆脱了当年的稚气。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北面马上要开战了,你不去么?”郭岚此时也看清了对方。

  虽然他没有说,可似乎他们二人的心里,都无法摆脱自己师傅的影子。对方的打扮,也越来越像自己记忆中的那位前辈了。

  随意披散在两旁的头发,挂在嘴角那自己都浑然不觉的笑,还有那个拴在腰间的酒葫芦。

  “正是因为要去,才赶来祭拜一下。毕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着回来。”对方并没有想隐瞒什么。

  郭岚没有再开口,而是静静地收回链刃,走到了那座孤坟前面。

  说是孤坟,其实有些太过抬举它了,如果不知道的人,只会将这里当作是个土丘。

  坟前也没有什么墓碑,只有一块草草安插的木牌,算是对死者的致敬。

  郭岚恭恭敬敬地跪下,而后缓缓磕头行礼。

  而那人,就自顾自地将丝线收起,也不看他。

  “征哥,你想段师傅么?”

  那个用丝线的人叫武征,大郭岚五岁。他们二人的渊源,太过深厚了。

  听到郭岚这样问,武征不禁停住了收拾的动作,慢慢直起身子,望着虚无的远方。

  “我也不清楚,或许吧,毕竟一同生活了那么久。”

  郭岚口中的“段师傅”,是武征的老师,也就是这孤坟之中埋葬着的人。

  “谁能想到,一代名军师,一个曾经影响了乱世的人,死后就这么孤零零地安息在此呢?”武征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悲凉。

  郭岚感同身受,心底也泛起一丝忧伤。

  “你师傅怎么样了?”武征察觉到气氛太过压抑,便换了个话题。

  “还是老样子,不动、不说,如果不是还能吃下东西,便真跟死人没两样了。”

  “唉,他们都是执念太深了……”武征叹了口气。

  “不过好在……有她一直照顾着,或许会好起来吧。”郭岚这么说着,眼睛里似乎又闪过了一丝希望。

  武征坐到了一旁的石头上,招手示意郭岚。

  郭岚站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土,走过去坐到武征对面。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正好今天遇到你,反正我也不急着起程,倒不如让你给我讲讲。”

  “你是想问……起因?”

  “是。当年曹操一直犹豫不决,即便刘备执意,他也未必会点头。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曹操忽然决定对吕布出兵的?”

  说起过往,武征的眼中竟然有些闪烁。

  郭岚看他这个样子,稍稍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这事,还要从我们刚到豫州时说起……”

  二话

  「建安二年(公元一九七年)年末,刘备在吕布的凶猛攻势下撤离小沛投奔曹操,徐州全境皆落入吕布手中。而那时的郭岚,正跟随师傅张枫,在刘备的阵营之中……」

  今年的冬季,似乎格外地冷。

  郭岚在床上几经挣扎,还是最终放弃了起来的念头。

  不过,他这小小的幸福,在下一刻便被师傅打破了。

  “岚儿,起来练功了。”

  “……哦。”

  即便郭岚努力掩饰,可语气中的失望和无奈,任谁都听得出来。

  穿好衣服,将被子整理好,郭岚最后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床,沮丧地走了出去。

  “去洗把脸。”

  很显然,师傅从自己的脸上看到了幽怨的表情。

  “是,师傅。”

  郭岚对张枫的话,还是很听从的。

  其实说起来,他和张枫的缘分十分奇妙。

  当年张枫在去往洛阳的路上遇到歹人袭击,恰巧被郭岚一家搭救,从某种意义上说,郭岚也算是张枫的半个救命恩人呢。

  只是当时的张枫还没有现在这般阴沉,而郭岚也没有想过日后自己会成为他的徒弟。

  或许是造化弄人吧,后来刀兵四起,郭岚所居住的小村庄也没能幸免。

  不知是乱军还是盗匪,将村庄烧杀抢掠一番,为数不多的乡邻们,都成了乱世的牺牲品。

  当然,也包括郭岚的父母。

  也许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吧,蒙难的当天,郭岚正和另外两个孩子在山上玩耍,阴差阳错地躲过了一劫。

  当他们回到村子时,眼前的炼狱让他们完全无法接受。

  宁静的村子,已经完全化为火海,地面全部被血染红了,而最让他们震惊的,是倒在地上已经僵硬的村民们那一双双惊恐而又空洞的眼睛。

  最先回过神来的郭岚,疯狂地跑回自己的家中。

  尽管心里已经知道不可能,但他还是存有一丝丝的期盼。

  然而,希望最终还是变成了绝望。

  他被泪水渐渐模糊的眼睛里,是父母那临死前无助的神情。

  到后来,四处辗转的郭岚和另外两个同伴竟机缘巧合地再次遇到了郭岚,并被他和他的同伴收作徒弟。

  ……

  “啪!啪!”

  郭岚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借着凉水的清爽,让自己从过往的记忆中回到了现实。

  将脸擦干,郭岚才又再次回到院中,而张枫,就那么静静地立在寒冬的晨光里等待着,任凭凉气从空荡荡的右边袖筒吹过。

  是的,张枫的右臂,已然不在了。

  “唰啦。”

  张枫忽然将左手抬起,一道寒光闪过,郭岚本能地向侧面躲开。

  不过,下一刻郭岚便从张枫微微皱起的眉头看出了自己尴尬的处境。

  张枫只是将兵刃丢过来而已,自己未免太过胆小了。

  不敢去看张枫的眼睛,郭岚低头慢慢走回原处,将链刃拾起。

  “昨天口头传授给你的要领,可曾记得?”

  “嗯,徒儿谨记。”

  “演练一番。”

  “是。”

  郭岚不敢怠慢,赶忙左手握住链刃铁链的末端,右手握住匕首握柄,微微叉开双腿,摆好架势。

  他的面前,是院子中那棵已经只剩枯枝的老树。

  张枫昨天教他的,是一招诱敌之术。

  郭岚努力地在脑海中回忆着,在确定自己已经完全捋顺之后,便开始了演练。

  他按照张枫所教,先向着“敌人”,也就是那老树,微微踏出一步,之后便立刻转身后撤,做出要狼狈逃走的样子。

  而在转身的同时,右手的匕首也脱手而出,与之铁链在掌心滑动。

  借着转身的力道,郭岚用右手将铁链向自己的左侧挥动,这样,匕首便被牵引着在自己身前划了个半圆。

  而当他完全背对着“敌人”之时,突然用握着铁链末端的左手手掌猛击挥了半圈的铁链中部。

  这便是杀招。

  被牵引着划弧的匕首由于铁链受这一击之阻,立即加速变向,冲着郭岚身后“敌人”的咽喉刺去。

  这是张枫在多少次性命攸关的搏杀中亲身体会到的招数,没有任何花拳绣腿,只求一击毙命。

  说实话,郭岚这招用得已经很不错了,可是,他却因为太过在意张枫的态度,而忽略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敌人”,并不是活人,“它”并没有追击过来。

  而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他错误地估算了距离。

  匕首没有击中树干,而是在铁链伸直的一刻,被反向地拽回,朝着郭岚的脑后刺来。

  郭岚在匕首走空时,便暗叫不好,可是由于自己对这招还不熟悉,竟被铁链束缚着难以闪躲。

  眼看着,他的咽喉便要被匕首刺中。

继续阅读:三话 四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