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话 八话
幽州张某2017-07-27 20:473,296

  七话

  “你这是在拉拢我么?”

  看着面前的令牌,张枫冷冷地问道。

  “哈哈,张兄把我说得太过龌龊了。我和乔虎不过是对张兄的大名仰慕许久,才精心准备,如果有什么唐突之处,还望张兄见谅。”

  “副……”张枫拿起令牌把玩着随口说道。

  “……呵呵,这也不过是一开始,张兄先做这副统领,待众人都对张兄的为人清楚之后,我二人再让出统领之位。这样,也免得最初就让张兄做统领,弟兄们心存疑惑。”

  看着张枫的表情没有变化,赢拓赶忙补充道:“我和乔虎自然是对张兄十分仰慕,可其他弟兄,多少因为之前的传言有所误会,要想消除他们的顾虑,尚须时日,还望张兄体谅。”

  接下来的时间,应该是郭岚最难熬的,因为二人都不再说话了。

  郭岚偷偷瞄了师傅一眼,发现他只是微微眯着眼睛,似乎并没有想给出答复。

  而对面那个赢拓,也就微笑着静静等候着。

  唉!

  郭岚在心底叹气,这种氛围真难受啊。

  就在他想活动一下肩膀时,师傅忽然再次开口。

  “想来,你既然不急于离开,也一定找好了落脚的地方。这样吧,容我考虑下,明日此时,我会来这给你个答复。”

  说完,张枫便站起身来示意郭岚准备离开。

  “也好,只是既然正事说完了,张兄何不再多坐一会儿,与我小酌两杯?”

  赢拓也起身,却仍是做挽留状。

  张枫目光下移,看了看自己面前那杯没有动过的酒,“呵呵,还是不了。这酒太烈,只怕我是无福消受。”

  说完,张枫带着郭岚大步下楼。

  赢拓一直没有动,而是微笑着看了看那杯酒,又望向窗外。

  “能在乱世活下来的人,都不简单呐。”

  ……

  再次回到热闹的街市,郭岚才终于感觉到了喧嚣。

  虽然从跟随师傅一行人开始,他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可是,这种冒险的行动,还是少一点好。

  “岚儿。”

  张枫一边走着,一边开口叫道。

  “师傅。”

  刚准备开小差的郭岚,赶忙收敛思绪,并排走到张枫身旁。

  “你刚才看明白了什么没有?”

  “嗯……徒儿愚钝。”

  “那你知道今日我为什么要带你来么?”

  “……徒儿不知。”

  “想让你看清乱世人心的险恶。”

  郭岚当然听不明白,疑惑着眨了眨眼。

  张枫忽然停住脚步,正视着郭岚说:

  “第一,那赢拓来见我,其实做着两手准备:我如果答应,那便成了他的棋子;如果我不答应,今日便很可能被除掉。”

  郭岚“啊”了一声,心里彻底懵了。

  “他很清楚一件事,如果不能说服我帮他,那么,他这次来山桑,便很可能白走一回。因为他怕我会从中阻拦。”

  “可是他不是想让师傅做那什么营的副统领么?”

  “呵,那只是个手段罢了。如果我刚刚明确地拒绝他,那么我相信下一刻他的那些手下就会让你我二人碎尸万段,至于那块令牌……给谁不一样。”

  “……”郭岚张大了嘴,完全没有想到刚刚这么凶险。

  “还有,知道那杯酒我为何没动么?”

  郭岚摇了摇头。

  “他在酒里下了毒,我若是喝了,他要逼我就范,可就容易多了。”

  直到这时,郭岚才真正明白了整个过程暗藏的危机,不觉暗暗有些后怕。

  “那……师傅你会答应他么?”

  “说不准,至少要先去试试刘备的口风。”

  “师傅,那赢拓口中所说的乔虎是?”

  “过去的一个同伴而已,现在也在汉锋营中。”

  “哦……对了师傅,我……”郭岚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为难地看着师傅。

  “是要去拜访那画师么?”

  “嗯。”

  “去吧。……唉,一个你、一个玉貘,我倒想看看糜帅究竟打算做什么。”

  郭岚听师傅这么说,慌忙想解释,却被师傅挥手阻止了。

  “去吧,岚儿,我相信你绝不会背叛我。”

  郭岚应了一声,便转身而行。

  他的身后,是与喧闹的市井格格不入的师傅逐渐模糊的身影。

  八话

  山桑城虽不具规模,却有着相对不错的地理位置。

  由于西南方向有河流经过,因此这里的土地水资源还算充足。

  不同与其他郡县之主,曹操在治理方面,更注重养蓄民生。

  也正是因为这样,田地才没有荒废。

  只是现在是冬季,所以仍旧显得有些冷清。

  郭岚出了城,便向着西南方向走去。

  守城的士兵现在都换成了刘备的人马,所以对这个小家伙也都认识,他进出城,顶多打个招呼便可。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关于张枫的传闻吧。

  郭岚多少也有些感觉,只是他并不精于动脑,索性就什么也不想了。

  他们来到山桑,已经有半个多月了,所以各项事宜逐渐也都形成了规律。

  而就在几天前,某个“画师”忽然主动向张枫提出要教郭岚作画。

  心思缜密的张枫,自然不能拉下脸拒绝这位地位不一般的“画师”,于是就干脆顺其自然,顺便看看这位“画师”和他的同伴究竟是什么打算。

  换句话说,苦命的小郭岚,被师傅卖了。

  ……

  走了没多久,郭岚就看见在不远处的树下,一个男子正提着笔专心地观望远处的景色。

  这男子,看上去就和一般百姓无二:穿着很随意却得体的衣服,发髻用头巾裹着,面容朴实,虽然是握着画笔,但却能看出那只手很苍劲有力。

  很显然,郭岚的脚步声被男子听到了。

  他转过头看向郭岚,微微一笑:“来了?”

  “三将军好。”

  “呵呵,在外面,还是别这样称呼了。叫我′先生′如何?”

  “是。”郭岚很规矩地回答。

  是的,郭岚对这个男子的称呼是“三将军”。

  这个男子,就是刘备的结义弟兄,有万夫莫敌之称的猛将——张飞。

  第一次见到张飞时,郭岚真真被吓了一大跳。

  传闻之中的那个“燕人张益德”,可是被描述成了如同恶鬼一般的存在。

  可郭岚却怎么也没在刘备的营帐中见到这么个人,直到刘备向张枫介绍众人之时,郭岚才知道了,原来一直站在一旁那个看上去就好像“邻居家大叔”一样微笑的男子,就是那个“万夫莫敌”。

  后来,郭岚在刘备阵营中呆久了,才冲兵士的口中听到了关于张飞的种种。

  这个男子,并不像世人所知的那样,只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

  而恰恰是这个男子,多次谋划奇策,令刘备军度过难关。

  至于世间对于他长相的描述,大概要归咎到这个“三将军”的某个嗜好了。

  那就是每逢大战,他必然会粘上一大把假胡须,而他本人对这个嗜好的解释是:如果有胆小的敌人看到这副模样能吓跑,就省得动手了。

  唉,他就不怕后世万一真有人将他的生平记录下来,会将他描绘成个屠户一般的人么?

  “想什么呢?”

  被张飞这样一叫,郭岚立刻意识到,自己开小差的坏毛病又犯了,赶忙收敛思绪,略显尴尬地摇摇头。

  “呵呵,”张飞当然不会和郭岚这么大的人较真,“我方才遍观美景,却不知道该从哪下笔。”

  郭岚这才注意到,原来张飞面前架板之上的画纸,还空空如也。

  “三……先生擅于作画,也有踌躇的时候么?”郭岚有些好奇地询问。

  “其实这作画,和做人一样,一旦落笔,再想要去改,就很难了。”

  郭岚没有完全听懂,但却又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便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我主动要求教你作画,其实也是怕你这张白纸,在一开始就落错了笔。”

  郭岚不禁在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个三将军,上阵杀敌出手挺痛快的,怎么说起这些却这么深奥?

  “呵呵,听不懂也没关系。”张飞显然看穿了郭岚的心思,“来,你来说说,若是让你画出这眼前的美景,你会从哪画起?”

  “先生,我不懂画。”

  “呵呵,无妨,随便说说。”

  “那……就先画那座山吧。”

  “哦?为何?”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如果把那山画出来,便能根据它的位置去画其他了。”

  张飞听郭岚这么说,赞许地点了点头。

  “看来你倒是有这作画的潜质,只可惜,今日是没有机会教你了。”

  说着,张飞指了指郭岚刚刚来的方向。

  郭岚顺着张飞所指看去,发现从山桑城的方向,跑来一骑,还牵着一匹空马。

  郭岚认得,这人,是张飞手下亲随骑兵——燕云十八骑中的一人。

  “三将军,刘将军请你回城商议军务。”

  “唉,不省心的命,不省心的命啊。”张飞一边冲郭岚苦笑,一边收拾着作画的器具。

  而后,便跨上马,顺便带上郭岚,跟那骑兵返回了山桑。

继续阅读:九话 十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